2013-08-14 14:16:22| 人氣1,37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物-第11章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之後的夢境




從世界分崩離析之後,所有居住在王國的難民們紛紛逃往各處

一公一母的野狼站在開滿蓮荷花的湖邊停下腳步,公狼的嘴裡叼著一隻才剛斷奶沒多久,陷入昏迷小狼崽
 
他們同時看著逐漸被黑夜吞沒的河流嘆息著,接著母狼打破了沉默:[塞奇,我不肯定這樣做是否正確]

[呼呼...我相信她...她有遺傳到...我族堅強的韌性呀]
終於逃到了這裡,他已經毫無遺憾了
身後已無追兵,他轉身舔吻母狼與自己同樣傷痕累累的身體

仔細一瞧才發現兩隻狼身上分別都受了輕重傷
從公狼殘破虛弱的身上散發出濃重的瀕死血味來看,公狼已來日無多了.體力透支的公狼將孩子轉交給母狼後便倒了下去.河岸上的綠色草地被公狼身上象徵結束的顏色給迅速漂紅枯萎

[噢噢...雖然孩子很重要,但我更不捨即將諸加在你身上的懲罰.難道真的沒有別的法子了嗎?]
母狼看著倒地不起的伴侶呼吸與心跳頻率逐漸緩慢,忍不住傷心的哭了起來

好不容易牠們花了多大的勁才只救出了這個孩子
但如今將要做出的決定,有可能會讓她失去所有的摯愛

[莫托溫...親愛的...呼...呼...我的身體已經沒救了...由我接受懲罰...最洽當不過...可你還能...再走出...新道路的]
公狼異常平靜的說
他感覺體內的生命正以飛快的速度從傷口崩裂處湧出流逝

[不...不要說這種話.我只想永遠伴隨在你身邊阿]
母狼試著替伴侶清理傷口
但公狼傷勢過於嚴重,她知道一切都回天乏術了

[我深愛的你們...烏魯.馬克魯(來世再會)]
公狼說完這段話後,安祥的闔上雙眼永遠睡著了

[流著先祖血液的孩子呀,接受我們在遠方的祝福吧]
然後母狼和緩的將昏睡的幼狼放入水中靜看水裡的變化
水面激起一陣色彩絢麗的水波浪花後,將小狼給拉了下去

起先小狼慌亂甦醒後不斷用腳掌划水掙扎,驚恐的呼救哀嚎
潛藏在蓮花湖底下的幾隻水妖精聞聲浮出水面,如游魚快速的來到掙扎小動物的身邊

那些似人似魚的水中精靈用著濕黏蹼爪溫柔的一隻接著一隻的陸續抱住小狼
當水妖精們紛紛舉手抬起小狼後,開始放聲高歌唱起夢之鄉的歌曲
小狼像是失去神智般的放棄停止掙扎,然後在水靈手中再度陷入沉睡
妖精用著精靈語談論一陣子後,將小狼裝在由荷葉包裝成的小船搖籃裡給拖離湖岸旁

那些水妖精準備將小狼拖往湖水與死者冥界的交接口

那是條由冷藍幽光聚合成的冷冽深水,裡面充滿來自世間各處的幽鬼魂體
它們放開搖籃任由水流將小狼推往著魂體混合成的急流中
這些靈魂將前往各界出口,再度以轉生後的新身分繼續執行各自該修行新生命課題

母狼只能無能為力的看著被放逐的小狼不斷的被強勢水流給拉往底部,直到搖籃沉沒在那一大片廣闊,由綠葉紅花環繞的水花園裡

[烏魯.馬克魯...]
痛不欲生母狼朝天淒厲的長嚎一聲後,便轉身沒入森林.永遠離開了此處

至此之後和平王國永遠消失,陷入毫無章法的混亂紀元裡...
-----------------------------------------------------------------
小笛從窗外刺眼陽光的照射下醒來,她覺得內心沉重極了
她起身擦乾流滿淚水的雙頰,這個夢讓她不由自主的感到悲從中來

昨天大概是沒睡好吧
她在夢中像自導自演的感受到這兩隻狼乘載巨大悲痛,如同真實般的情緒波動給深深影響著.她醒來覺得自己就是夢裡的狼其中一份子

[有可能嗎?]
她翻身回頭看了看床頭的時鐘,已經接近中午了

回想在這幾星期狐尾姐姐努力訓練自己與祖靈溝通的能力,也許是從那些火堆裡源源冒出的幻境不知不覺影響了自己吧.

狼族祖靈後來再也沒有真正的出現過了
她記得狐尾姐姐有跟她說過,上次那頭從火堆跑出來的就是小笛心中的野性獸靈
而在火海中的那張臉,狐尾姐姐說那個是阿厄努帕的殘存精神體
只有擁有強大意念的靈魂才能將自己的意志留在時空中永不消滅

[連阿厄魯帕都看不下去了啦]
狐尾姐姐每次訓練完後,總是搖頭又是嘆氣的.
說自己真的很沒天份,乾脆放棄乖乖當人類算了

[不要,我想當狼族家人的一份子!]
她也總是這樣回答姐姐

時間又過了一個月了,小笛只訓練到能在火堆裡看到一些象徵性的場景
有時候是一隻白色貓頭鷹隱藏在黑夜密林中,用著發出藍色幽光的大眼直望著她瞧
但是她不懂那對馴服獸靈會有什麼幫助,或是實質的意義是什麼

狐尾姐姐總是看完後總是愁眉不展的要她繼續感應,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關於可能任何代表獸靈的蛛絲馬跡

[還有福萊斯...不曉得他身體好了嗎?]
小笛突然想起了好友
一想到那天之後他們都只有短暫電話聯絡

每次接聽電話先應聲的都是老管家居多,管家爺爺說福萊斯又生病了
所以老管家要幫福萊斯拿著話筒,盡量讓少爺以躺著的姿勢的跟小笛對話
他的身體變得很虛弱,沒辦法來找小笛(那時她居然鬆了一口氣,可是也一直很愧疚).聽說還因此連請了一星期的假沒去上課

小笛決定這次應該自己打個電話問問看,畢竟自己也很擔心福萊斯的身體情況

[該不會和我那天看到的異狀有關吧?]
小笛邊想邊拿起電話開始撥打
撥通電話之後,福萊斯的聲音依舊溫柔親切.聽起來身體有好多了,不再有氣無力的

雖然他們比以往聊的還久
但從那天之後,一想到那些古怪片段就令小笛心驚膽顫,心神不寧
關於她與好朋友的事,有好幾次都想與狐尾姐姐談談其中弔詭之處,想請姐姐幫忙協助
可話每每到了喉嚨卻又給硬生生吞了回去

[也許他沒事.可出現他身上的那些奇怪影像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福萊斯一定發生什麼事了,他一定需要幫助
搞不好福萊斯也不清楚自己發生了什麼?

又...這一切會不會只是訓練所產生出的副作用或幻覺呢?
把那頭像是要吃了自己的怪物跟好友作聯想
小笛搖了搖頭,不想相信這個誇張的念頭

[小笛...你要來我家玩嗎?老管家說我現在可以見客了]
電話另一頭的福萊斯熱心邀請著

[決定了,是好朋友就該跟他談談才對.或許事情沒我想的那麼嚴重也說不定呢]
小笛發覺自己沒有那麼害怕見面了
也許是一直很過意不去自己之前對好友反常的舉動,另一方面也很擔心福萊斯的身體狀況

最後她決定自己去探訪好友

[不可以阿!]
雖然內心馬上有股強烈直覺警告小笛應該將這些計畫告訴狐尾姐姐後,再決定要不要去找福萊斯.不過也有另一道衝突的念頭穿插過來說著要她別多此一舉的好.狐尾姐姐對人類沒有好感,有可能說了之後她會被禁止與好朋友來往

[福萊斯是我的好友,我也許能為他幫上一點小忙]
小笛對自己內心的恐懼這麼說道

[嗯~距離狐尾姐姐到來的時間還有幾個小時,應該來的及回來上課吧]
在桌上留下小紙條在桌上告知父親去向後,小笛整理好一些必備的東西放進背包裡
出門去拜訪福萊斯了
-----------------------------------------------------------------
一抹黑影乘著風滑過底下綿延不絕的山峰峻嶺,來到有著一大片由著棕黑綠色調樹林交織成的綠色長毯前.牠漆黑明亮的眼珠裡閃爍著最後一道夕陽餘暉,這生物決定藉著這點逐漸黯淡的光線繞過從綠毯邊緣一條像是被撕碎的裂縫下的河流前緩慢下降.

醒目黑影最後停在孤立在綠海中的光禿黑色老橡樹上放聲高叫,歡慶自己今晚找到棲息地點
 
突然,老橡樹底下雪塊崩落一角,溶出一道冷藍光線聚焦在自己身上打轉
覆雪的地面像是有著生命的迅速堆疊凝聚成一個獸類形體,目光凌厲的不明生物直往自己方向惡狠狠看過來.這詭異的現象把老烏鴉嚇得一面厲聲尖叫,一面趕緊揮動翅膀離開這令人困惑害怕的場所

原來那是一頭有著藍色眼眸的白狼從雪地竄了出來
他抬頭吐著白煙嗅聞著身旁流動空氣,眼睛耳朵也不時更換方向的觀察四周狀況
在確定一切沒有問題之後,這頭白狼抖去一身厚重的雪片,起身推開堵住洞穴前的雪堆
他用著溫柔的聲音告知三隻小狼此時沒有危險,可以出來洞穴走動一下
 
[白狼哥哥,外面安全了嗎?]
首領幼崽中的一隻小母狼梅洛怯生生的問著

因為之前居然有幾隻吸血蝙蝠跑到他們的地盤外來虛張聲勢威脅著
躲在洞穴的他們只能無助的聽著狼群驅趕地盤邊緣的入侵者
打鬥的叫喊與受傷的尖叫聲,此起彼落的交換合奏出的驚悚樂章

說要是不服從新任鬼王的命令者將永逐夢境之地
幸好其他家人與那些妖怪對峙一整天之後將那些討厭的吸血蝙蝠們給打到飛也似的呈鳥獸散奔逃.最後戰鬥結束後,有些同伴們有幾隻也都受傷掛彩了

父親說它們一定還會再回來的
要不是這些天連日大雪,他們真希望快點甩開那些尾隨後頭,到處追蹤偷襲的無恥怪物們.接著快點找到新的同族人結盟住在安全的容身處

那麼什麼是所謂的吸血蝙蝠呢
這要從很久以前的世界開始說起

地球上分了五界,由人界,妖界,神界,靈界來互相牽制與協助維持世界的平衡

生物會留在何界都是由本身自己做決定的,但能化成什麼形體就由自己靈魂在各界的修為來作決定了.大部分其他各界修行足夠的靈魂都同意回到所屬的信仰樂園(靈界)終此度過永恆與無生老病死痛,無煩無惱的快樂自由生活.但也有些願意到其他界冒險一試,看看能否在其他世增加自己的修行能力與開闊自身視野,增加自己的力量獲得成長

夢境之地是屬於妖界的國度
古早之前的夢境之地是由吸血鬼王所治理的美好國度,但好景不長
吸血鬼王國很早以前就出現動亂,那些自甘墮落的惡魔爪牙當了逆國叛徒
推翻了狼族和吸血鬼族,以及保護人類世界的條約以及破壞了夢境之地和平

其實吸血鬼從來不用獵殺人類來取得鮮血的(所以供血人就是這麼來的)
但那些叛徒吸血鬼認為自己法力無邊,憑什麼要停止獵殺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呢
況且從獵殺及吸食其他生物性命也會增加自己的魔力和力量
它們內心只有無盡的掠奪與虐殺的衝動,只想著要用武力來爭霸全界
於是它們有了新的稱號,就叫吸血蝙蝠

它們極端痛惡老先王要與人類和平共處的狗屁約定,畢竟在更久之前人類一向是吸血鬼拿來當作玩具消遣的低等食物.於是趁老先王衰弱時群起叛變,脆弱的吸血鬼王國很快的被推翻了.幸好還有許多其他愛好和平的夢境生物從滅亡的國度逃了出來,躲在各界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夢境此後就再也沒有吸血鬼王國來負責管理了,此後重生的生物能力也沒大到能再度建立起一個國家.夢境其他生物再也無法完全信任以及擁護其他種族,或是為其他種族賣命奉獻.它們在那場戰爭中失去太多重要的人事物了.這大概也是那些叛變吸血鬼所做的好事吧,它們一直都沒能成功掌管夢境之都創立自己的城市.而如今那些屬於叛黨中的吸血蝙蝠刻意散撥接管王國的訊息,想必是在這些表面平靜的日子底下收集夠多兵力準備好奪得夢境之鑰了

夢境之鑰是開啟夢境核心大門的重要工具,只要誰擁有的它就能任意操控夢境所有事物
曾經吸血鬼王有打開過幻夢堡壘的大門,但得到鑰匙過程始終都是個謎
傳言只要是有皇家血統的人,而且具備管理夢境資格的條件的國家領導者.那把鑰匙就會自然出現在他的手上
 
說到這裡,白狼雖然也不明白此時該怎麼作才算正確
小笛也許有資格拿到那把鑰匙,但是叛徒吸血鬼也可能拿的到手
拖延並盡力減弱它們的軍力是目前白狼唯一能想的到的辦法
 
[凹嗚~白狼哥哥帶我們出去山的另一頭走走嘛]
小公狼勇達故作可憐兮兮的模樣,躺在地上露出肚子乞求著白狼
白狼回神過來,查看小狼們目前位置

全部的小狼都放棄偷溜的機會,來到白狼身旁嘻鬧著

[不行,你們只能在這附近走動.這是首領們交代的命令唷]
白狼裝了個公首領生氣時像是想咬碎敵人顱骨的凶狠面容

勇達與梅洛識相的乖乖的閉上嘴吧了
父親大人發起脾氣來可是威力十足的,比那些吸血蝙蝠還要令人害怕一百倍呢

最後一隻不放棄的小公狼戈烏,討好似的不斷舔著白狼乳白色毛皮:[白狼哥哥,我們整整關在窩裡有一星期之久了耶!我想看看斷牙哥哥曾經跟我們提到山下狩獵場的天然冷泉,聽說有一群美麗的白鵝在那裡冰湖裡歇息著準備過冬呀]

[哎呀,說不定能抓上一隻回來加菜呢]
勇達興奮的舔了舔嘴角,他覺得自己餓了好久
 
[現在可不同以往,我不願冒這個沒必要的風險]
白狼依舊聞風不動把蠢蠢欲動的小狼們給咬回身邊待著
 
[那...父親大人跟母親大人應該快回來了吧?]
梅洛安靜了下來,覺得此時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嗯,差不多了]
白狼在心中約估算一下後點點頭

可惜不能在此地用嚎叫來聯絡彼此,畢竟他們離那些吸血蝙蝠還不夠遠
太大意的話,可能就要擔負失去族人的風險

[假使月夜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再回到這裡,我一定會告訴她那些對她而言意義重大的事情的...]他在藍天的其中一朵白雲中看見了那條小黑狼的身影

他想告訴小狼關於他要狐尾訓練她的原因,還有當初讓她離開的原因,還有她的前前世是個擁有什麼樣的崇高身分的狼

但...之前說要讓她離開安心當人,而如今又想把這些事實告訴她
這樣的做法是否又太過殘忍或自私呢?

可月夜也說過自己想當一頭狼阿,這不就是了嗎?
且月夜就算變成人也保有狼的獸性還有生存必備的本能
她天生就適合當一頭狼,在他與她共同生活的日子裡他就發現過這個要點了

但是當一個人類能保護她不受任何傷害,這不也是當初她父母將她投入冥河花園的原因之一嗎?

更何況她身旁有一隻不吸血的蝙蝠後代守護著,一切都會很安全才是

為了狼族的未來而又把她帶回夢境來
你之後能安全的把她送回人間度過剩餘的時光嗎?
白狼的良知與現實的考量交戰衝突著,但他心裡卻不得不認同將來有可能需要她集結跟領導狼群的力量

只因為她是阿厄魯帕唯一倖存的後代...
而狼族需要她喚起古老的獸靈,讓獸靈帶領她前往夢境各處尋找其他同類
還有最重要的...重新喚醒祖先精神體的意識
 
[沙沙]
騷動聲響從洞穴外500公尺外傳了過來
腳步有節奏深陷雪地的踩踏回聲,他瞳孔放大的豎起耳朵尾巴警戒起來
對面模糊的黑影故作輕鬆與刻意放大動作緩慢現形,表示心中無加害意圖
 
像是秋末吹落的最後一片紅棕色枯葉,那形單隻影的身影出現在洞穴不遠的前方樹林邊小碎步的跑來.白狼瞇眼低沉的叫了一聲示意小狼們通通回窩去,就算他知道所來何人了

那總是慵懶甩著有如被微風輕搖晃動的芒草般令人心醉神迷的圓尾,對所有雄狼都語帶勾引與做作的傢伙回來了

雖然白狼不得不承認她也是個迷人的雌狼,可惜目前生理衝動與交配的渴望不在白狼的計畫之中,更何況這頭雌狼又叫做狐尾

[你終於回來了,情況如何?]
狐尾稍早去前方路線作了調查
 
[老樣子,沒有進展.我沒有接收到來自其他族人的訊息]
狐尾喪氣的垂下尾巴
 
[這裡的食物日漸稀少,鹿群都往別的方向陸續離開了.我們一直待在這也不是辦法]
她接著說出她這些日子以來擔心已久的事實

上次的遭遇清楚的說明了森林周圍的魔法屏障效力正逐漸消退,這裡不再是安全的避難所了

[我知道,不過這些都要等首領回來才能做出決定]
白狼明白的點點頭

[吸血蝙蝠的蟄伏期結束了...]
早就不隸屬吸血鬼底下做事的狼族早已跟他們分離很遠了
在之後的世代狼族與吸血鬼族始終保持著一種微妙緊張的關係
只要誰別礙著了誰,要做什麼雙方都不會加以插手干預

而如今他為了小笛弄傷了一隻吸血蝙蝠,它會找來更多吸血蝙蝠來報仇血洗恥辱
只因所有的吸血鬼至今認為自己能力優越於狼族之上
狼族人曾效命於血族,在吸血鬼的底下做事.在所有吸血蝙蝠來看狼族不過是吸血鬼的僕役罷了

之後的世代有些喜獵嗜殺的吸血鬼族無論是狼族或是其他在夢境的生物,都會加以玩弄之後全族滅之.發生這件事只是剛好給那些會吸血的腐爛活死人有藉口趁虛而入罷了

當下就是要盡快找出其他還倖存的狼群,還有那些依舊守著誓約的不吸血蝙蝠及其他願意幫忙的夢境生物

其他界要給予協助是很困難的事情,因為一個錯誤的決定可能會破壞了彼此之間的世界平衡狀態,甚至最糟有可能面臨國家毀滅.除非是災難已波及到自身國土,不然...

如果他們不能快點找到那些曾屬於狼族的保護所,和集結剩餘不吸血蝙蝠們的力量來反抗這些不死血族.那他的家人們以及夢境其他生物,甚至人類世界可能會全數步上滅亡的結局
 
[白狼,我其實一直很想問你一個問題]
趁著白狼沉思之際
狐尾突然坐到自己身旁來,白狼不自覺的警戒起來
 
[有些問題我有沉默的權利]
他冷漠道
 
[咳咳,說真的,那人類真值得你付出那麼多嗎?]
狐尾忽視他保持距離的模樣,嬌聲嬌氣的擺出嫵媚動人的姿態來
 
[狐尾,要我跟你說多少遍?月夜她是我們的家人]
白狼受夠這母狼拙劣的小把戲
除了挑撥離間動搖別人內心,這女人到底還會些什麼?
 
[嗚嗚噢?就只因為她曾收留過你這條流浪狗嗎?]
狐尾佯裝訝異的問著
 
[你這女人膽敢再造次...]
白狼露出牙齒表示他的不滿
 
[哼,瞧你.相較我與你同住了那麼多年,情份卻還是不如那個人類小孩阿!那我也不囉唆就有話直說了吧!我想提議與你離開族群另組家庭,你也知道我從來沒忘過自己還能生育的事實]
狐尾說完便想用身體磨蹭白狼胸前挑逗他

慍怒的白狼起身閃了開來,厲聲斥責道:[你跟那孩子這些日子相處下來難道沒有發現她的優點嗎?那孩子雖沒有天賦異稟,可我在身上看見她對狼族的忠誠與強烈成為一員的渴望.現在族群命在危及.你還光想些有的沒的,我真替你感到羞恥!]
 
[呵,瞧你認真的像什麼似的.我是跟你開玩笑的啦]
見招數沒有使成的狐尾很快又露出一如以往虛偽的笑容
 
[努呼呼...所以你來找我就是要說那些不好笑的廢話是嗎?]
白狼冷眼瞪著這條滿腹詭計的母狼,不曉得她又想玩什麼花樣
 
[唉,當然不是.我只是在想...那孩子就是你要找的人對吧?]
這次狐尾專注的紅色眸子像道焰火竄入白狼如冰天雪地般凍寒的藍色雙眸裡
 
[...]
白狼避開她的眼神,沉默下來

[不回答也沒關係,不過對於與你結伴的請求,那可是最真不過的表白了!]
狐尾自言自語的結束詢問
 
[哧!現在這種結骨眼上頭,我沒有心思想著另找伴侶的念頭]
白狼受夠似的離開她的身旁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真希望有天在你心裡的地位能跟那孩子一樣重要]
可惜白狼沒有看見此時狐尾脆弱又真實的模樣,她對白狼的提議是真心的

[少來了狐尾,現在可不是捉弄人的好時機.誰都清楚你真正看上的是什麼玩意]
白狼在心底無法信任這女人

打從一開始她加入家族就試圖勾引首領,希望能踢下翡翠.到後來還跟別族狼私奔離開了族群.最後又失魂落魄的獨自一人回來,請求大家的諒解與再次包容她的加入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在她面前表現出真正的自己的

[呵呵呵呵,別那麼嚴肅嘛.誰叫你要我去辦那些討厭的苦差事]
狐尾淒然一笑,像是默認了他的決定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真的很想親自去教導那孩子]
白狼像是撫平彼此毛皮(讓氣氛和緩下來)似的轉移話題

[哼,我也是很想在家顧著這些小毛頭的,至少不會受傷又要跑去人間.人類居住的地方臭死了,連他們自己也一樣臭]
她回頭看向洞口外探頭探腦的三隻小狼
心中強烈渴望著如果將來能夠建立屬於自己的家族,那該有多好阿

[那就把自己訓練的更強一點!]
白狼又板起面孔訓斥道

[好啦,談點別的吧.你覺得我們會找到願意合作的夢境生物嗎?像是不吸血蝙蝠之類的...]
狐尾假裝不在意,一面理毛一面將對話轉到目前最令人擔憂的部分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許只剩我們狼族還在遵守這個約定了吧.目前先找到其他同族狼群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白狼對於未來處境並不看好,畢竟之後狼族最後也跟著四散到夢境大地各個角落去了
只有隱藏族群與盡力低調分散各處生活,那狼族才能有存活的機會

[咦?]
狐尾突然抬頭望著月亮升起的方位

[怎麼了狐尾?]
白狼也跟著戒備起來

[我好像聽見臭狗崽呼喚我似的]
隨著天空一顆流星的殞落,她說出了奇怪的回答
-----------------------------------------------------------------
在狐尾姐姐的強迫威脅下
小笛發現自己與人群的接觸能力,還有最重要的功課確實比以前大有進步了.她已經可以獨自搭公車到有一堆人群的地方,去補習班上課或是幫爸爸買東西回家.因為福萊斯身上發生那種事之後,她暫時沒辦法再次接近好朋友了.只好自動自發請求老爸找個耐心又溫柔的老師多惡補一點功課

一開始總是比較無法習慣,但日子久了倒也覺得還好了.她努力適應生活,所做的都是為了能夠再度回到夢境

狐尾姐姐要自己多努力一點,等能操控獸靈就能在晚上回到夢境當一晚的小狼
雖然時間短暫,但一想到和狼族家人有相聚的可能性,又不至於在失去人世的朋友家人
她為自己的付出感到十分值得

[也許明年我就可以回到學校去了,不過那時也沒辦法跟福萊斯待在同一班了...]
一旦知道這個事實小笛反而覺得有氣無力的

當小笛輾轉經過幾個車站,轉入小巷徒步個幾十分鐘後
終於在一堆灰色建築中看到在落日陰影中發現那座高聳顯眼的尖塔地標

[沒想到我靠自己來到了這裡]
小笛對自己又達成一個小小的成就很是心滿意足,迫不及待的想快點來到城堡的大門前

[嗚噁--]
才走過城堡邊緣的白色欄門旁
小笛不自覺的乾嘔一聲,又是那股令人不快的臭味

挾帶濃烈花香與那些充滿鬼魂低語的噁心臭味直往腦門衝上
她的鼻腔,腦袋...都填滿了那些像是在死人墳上種滿的玫瑰花味
每當小笛靠進福萊斯大宅一點,那濃郁香氣越發激烈,光怪影離混合各種雜訊的玫瑰花香令她感到渾身不舒服.這次的奇異臭味遠比上去還來的來勢洶洶許多

[不行了...]
那臭氣瞬眼之間就遍佈全身上下,虎視眈眈的包圍了自己
小笛蒼白著臉扶牆蹲了下來

[好...難...受]
她這時才開始後悔自己把事情想的太過天真了,當場不支倒地暈了過去

而大宅的門也悄悄的應聲開啟了...

[少爺,完全按照您的吩咐]
主人與撐傘老管家走出了宅第,抱起不省人事的小女孩

[做的好,白翼.這下她不會被那些狗東西給繼續影響了]
主人的眼中燃燒著無盡的妒忌之火

[小笛,我要你是我的就該乖乖待在我身邊阿]
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輕微的斥責般,他小心呵護的抱著小笛走進屋內
-----------------------------------------------------------------
小女孩滿身大汗的從床上驚醒的跳起身

她又做了一些奇怪的夢了,但是夢中似乎少了些什麼
夢見自己成為某座城堡的女主人,在熱鬧哄哄的舞會裡和賓客們開心的同歡跳著圍圈舞蹈
大家同樂繞著餐桌跳完之後,接下來就是一對一的雙人舞了
城堡的男主人帶著面罩,一身黑衣筆挺的從人群中朝自己走了過來

在他笑著與自己打過招呼並親吻手背之後,他們跳起了一支搭配的天衣無縫,宛如兩隻悠揚水上滑行漫步,比翼雙飛的天鵝之舞

在跳完最後一段後,男主人正準備摘下面罩時,夢境就戛然而止了

[這裡什麼地方?]
小笛醒來後從有著奇花蔓草圖騰的金邊落地鏡前,發現自己置身一處富麗堂華的美麗寢室裡

牆上和天花板都鑲滿了奇幻風格的銀色邊框圖繪,有著美麗水妖精們在水池嬉戲的圖畫,或是牽著狼狗的獵人們正和其他不知名長滿利嘴尖牙的可怕生物搏鬥,還有一群蒼白醜陋大怪物在刑求室內用各種刑具,哈哈大笑凌遲虐待囚犯等之類的畫作或雕像

牆上也掛了幾盞鍛鐵的水晶吊燈,而她床後花卉布幔上以及家具上都有蝙蝠圖騰陪襯其他自然元素組成的浮雕作為圖樣裝飾

待小笛下了繡著飛鳥滾邊的羽絨床想看看四周環境時,門後傳來了輕微的敲門聲響

[叩叩]
有著石磚圓拱造型的厚重木門外,傳來金屬門把敲擊聲響

[請...請進]
小笛緊張的又爬回柔軟的大床上頭,用棉被蓋住自己的上半身

[小笛?你還好嗎?]
小笛從棉被一小角窺看所來何人

[福...福萊斯是你阿?]
小笛這時才鬆了口氣爬起身,原來自己被福萊斯給帶回家裡來了

[是的,是我.老管家發現你暈倒在我家門前,你身體還好嗎?]
福萊斯憂心忡忡的上前觀看小笛的身體情況
他用手摸摸小笛的額頭後,深切的凝視著自己

[嗯,那麼你的身體呢?]
小笛覺得福萊斯的距離近到讓自己有些不自在

[托小笛的福,我已經好的差不多囉]
福萊斯裝作活潑狀的跳上跳下,開心的揮手微笑著

[那真是太好了]
知道好朋友沒事,她覺得安心許多

[小笛,能在遇見你真是太開心了.我一直有些話想對你說]
福萊斯又再度作回自己的身旁,臉色沉重的像是要宣佈什麼大事一般

[什,什麼話?]
小笛感到緊張起來
難道他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是嗎?

[小笛...你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
福萊斯煞有其事的在床邊跪了下來,輕柔的握緊了小笛的柔夷詢問著

這話轟的炸開了小笛腦袋所能承受的情況
她嚴重覺得要不是她聽錯了就是福萊斯正在逗她

[耶!?]
她困惑的看著好朋友,不知此時應該要作出何種反應:[你,你...胡說個什麼阿,福萊斯?你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

[我是認真的,打從一開始我就對你頗有好感.在我們分隔那麼久的時間後再次相聚,我想該是把握機會的時候到了]
小笛仔細的看著福萊斯俊俏的臉龐,看起來沒有開玩笑的成分在

[可,可,可...]
她感到瞬間臉紅耳熱,語無倫次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

[答應我好嗎?我是以結婚為前提提出這個請求的,雖然現在談結婚還太早了些]
福萊斯又在自己的心中投下威力十足的震撼彈一枚

結婚?說這個會不會太早了阿
慢著,這不是問題的重點.福萊斯到底在想什麼阿?!

[可...不...我是說...唔...]
六神無主的小笛大腦一時塞入太多自己無法處理的資訊
說話開始結結巴巴了起來

[小笛,難道你從未對我有好感過嗎?]
福萊斯輕輕的皺起眉頭,看起來有些傷心

[不,不對...我的意思是...有...不對,等一下啦,這...這一切都太突然了]
她又慌又亂的急於開口解釋,但始終無法表達出自己內心此時的正確想法

這時老管家與慕瑞尼也一同出現了:[小笛小姐,就請答應少爺的要求吧.你不答應他預備跪一整晚了]

小笛看著跳上床鋪的大狗不斷舔吻自己的臉頰,像是非常熱烈歡迎自己的到來
不過這隻大白狗卻讓她心中浮現出一群一團模糊的色彩,有白色紅色灰色的模糊影子在小笛的內心世界裡晃蕩著

原來是一整群的野狼
他們聚集在小笛心中的一小角落上站著
個個睜著眼目不轉睛凝視著小笛,像是也等著傾聽小笛的回覆

[難道是我配不上你嗎?我知道了]
垂頭喪氣的福萊斯鬆開了小笛的雙手

[不!只是這一切都太突然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表示才好]
她下意識的拉回福萊斯解釋著

[相反的,我卻等了好久好久了]
好朋友的這番話讓小笛嚇得抽回了手

[我,我...需要時間好好想想]
一時之間也無法做出回應的小笛,只好滿是歉意的朝好友輕點了頭

[嗯,我會耐心等待的]
接著福萊斯引著小笛來到有著玫瑰花窗的桌前,為她砌上一壺花茶

[阿!]
小笛突然驚呼一聲,讓福萊斯差點抓不穩茶杯

[怎麼了小笛?]
他急切的看著小笛

[我好像有件事要告訴你,不過我忘記了]
小笛絞盡腦汁逼自己回想著自己來這拜訪的另一個原因,但是她居然想不起來是什麼問題了!

[沒關係,現在最重要的是考慮我們之間的事呀]
然後兩人舉杯喝下花茶
福萊斯的笑容在花茶朦朧蒸氣下顯得又香又濃.
甚至味道強烈到要把狼群往小笛心頭上抹去那般

[咳咳---]
香氣嗆口的玫瑰花香大把大量的塞進了小笛的腦袋裡
不知怎麼的她突然覺得頭好暈好暈,整個人又開始不舒服了起來

[小笛你沒事吧,還是你先繼續休息?我打電話跟你父親說一聲讓老管家帶你到醫院去檢查身體?]
小笛試著打起精神,免強站了起來
頓時之間她感到天旋地轉,那些在她心上的狼都消失了

[不好吧...這樣太麻煩你了]
福萊斯過來扶著搖搖欲墜的小笛
還來不及弄清是怎麼回事,她覺得花香像是淹水般的不斷湧入自己的口鼻
房間四周的溫度也不斷下降變冷,身子不斷瑟縮發抖

[嗚...]
在花香與刺冷寒風的雙面夾攻下
她聽見來自遠方的霧中穿越腦袋裡如同水滴波紋擴散的迷幻嗓音,那聲音讓小笛腦袋也跟著浮浮沉沉的.最後她在看見好朋友與老管家的嘴角裡帶著自己無法理解的詭異笑容

那些鬼影黑霧又從福萊斯背後竄出的飛上天花板頂盤旋飛繞,像是禿鷲發現了腐屍異常興奮躁動不已.花香突然劇變成噁心屍臭,那些鬼魂又開始崩潰淒厲的發出烏鴉般的尖嘯哭吼聲

[天阿...狐尾姐姐,白---]
她試著在心中向遠方的家人呼聲求救著,然後失去了意識



























圖源:http://forum.slime.com.tw/thread242039.html


有空閒回來練習了
要再接再厲唷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378) | 回應(2)|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上一篇:怪物第十章-死前的回憶

RedBanyan
噢!!再接再厲加油!!!我最喜歡這一篇了>w<
是說小君這篇有沒有改分類啊??
之前怪物是分在短篇文裡面的,
我是因為要回去看前面回顧一下才發現的XDDD
2013-08-19 22:55:58
版主回應
攏嘛你們啦
這個本來是短篇耶
結果越寫越長...越寫越長
(其實很感謝你們,不然我不會想那麼多出來)

喔0.0
感謝小孩提醒
我來改一下
2013-08-21 18:31:58
RedBanyan
怪我囉XD(欸小屁孩!!

小君也來玩送月餅囉^^
快加油!!你們玉兔快飆高囉XDD
2013-08-24 08:56:08
版主回應
阿阿...我盡力啦q.q
2013-09-07 22:59:3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