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6 15:34:14| 人氣1,55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物第十章-死前的回憶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漫無目的在空曠的雪地上行走,直到我望見那在冷冬白景中出現的一抹綠意

女孩純真無邪的紅咚咚小臉,像是冬末初開的粉色雪球花

小花般燦爛的笑容,溫暖的掛在小女孩的嘴角上

       

在狹小巷弄相互碰撞的行人,不小心撞落男人身上的物品

掉落在地的是一張黑色繡著銀線的半臉面具

    

當莽撞的路人正要抬頭開口道歉時,卻被那張惡夢似的鬼臉給嚇得馬上屁滾尿流的跑走了

   

[哇---醜陋的妖怪阿!]

那人尖叫著,匆忙的逃離了現場

   

男人習以為常般的聳聳肩後,低身想撿拾地上的面具

不料卻對上了一張從未見過的親切笑臉

       

[先生...這給還您]

女孩雙手奉上已拍乾淨的黑色面罩

            

[小姑娘,你不害怕我嗎]

男人面無表情的接過面具戴上

      

[媽媽有教過我,看人不能只注重外貌喔.再見了,特別的叔叔]

這孩子大約只有十三到十四歲的年紀,穿著粗麻的衣裙上沾滿泥土與補丁

女孩轉身跑進狹窄的小路裡去...

    

由於敵人追殺的關係,我必須暫時委身待在這窮鄉僻壤之地

隨處可見窮困潦倒的悲苦景象

街上許多生病骯髒的低階人民,厭厭一息的倒在路邊等著發爛死去

       

[還真是個落後的地方呀]

看完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聖凡喬在原地又停留一會後

帶好面罩後拉上兜帽,快速的離開此處

    

我到底旅行了多遠呢?

他是絕對不會讓自己死在那些人手上的

       

男人離開了貧民窟

          

小女孩回到了住所,一群農人們正在從低垂的樹枝上採收帶有翠綠與葡萄紅色澤的橄欖果實

一部分的農民搖晃樹枝或用扒子梳弄枝幹,讓結實累累的果實陸續落在地上的布袋裡

也有一些婦女蹲著撿拾掉落在布袋外頭的果實,像雞群不斷低頭啄地般的彎腰忙碌著

  

[媽媽]

女孩終於完成媽媽交代的事情回到橄欖園

     

[喔,我的寶貝小雪球回來啦]

滿頭大汗的婦女擁抱可愛的小女孩

    

然後前方出現了騷動聲響---

     

[給老子滾開,閃一邊去阿]

聽到這尖酸刻薄的怪腔抱怨詞,就知道又是那吃飽沒事幹的大地主來巡視園區了

       

[呀,主人來啦]

識相的僕人們趕緊噤聲跪地,讓出一條走道給主人通過

    

身著華服的主子被僕人用轎子抬到了下跪的母女倆面前

         

[唔--恩萊]

滿臉油膩的胖子用著不懷好意的噁心笑容,垂涎的看著隸屬於自己土地下的女人

       

[大人日安]

女人輕輕低頭行禮

        

[呵呵,不必那麼多禮.恩萊呀,我上次的提議妳決定好了吧]

地主綠豆大的眼珠裡,像是剝光衣服般的視線狠狠的在女人全身上下留連往返掃視著

      

女人搖頭望著自己的女兒,感到十分為難

        

[大人,小的身分低微,況且還有女兒.請大人再考慮您的提議...]

女人下意識將身旁小女孩摟的死緊,就像隨時會失去她那般

      

[嘖,晚上一樣的來屢行承諾吧]

男人不耐的回瞪了小女孩一眼,之後便差遣僕人將他送回大宅第裡去了

         

[...是]

女人的面色看來非常憂愁,但小女孩還不懂那是為什麼

------------------------------------------------------

在小女孩陪著母親忙完農事之後,一行人擠入位於園地角落爲僕人們打造的一座壁不遮風的泥造屋內準備入睡休息

    

小女孩的媽媽在哄完寶貝入睡後,跟著一旁的大嬸交代完事情,便急沖沖的一人提燈走進了籠罩在黑幕下的橄欖園裡去了

            

[媽媽!!]

發覺母親不在身旁的女孩立刻醒了過來

驚慌的想追上媽媽的腳步,卻馬上被媽媽的朋友給攔了下來

         

[小雪球,快睡吧.媽媽晚點就會回來了]

女工阿姨輕聲拉回小女孩安撫道

          

黑夜裡的微光無聲穿越橄欖園進入後方隱密僻靜的樹林裡

            

腦滿肥腸的地主冷不防的從交雜層疊樹影中出現在婦人身後

他色慾橫溢的將女人拉進濃密的樹叢,急躁的命令她快點褪去底褲...

         

在不知睡了多久之後,工人宿舍的房門'砰'的被硬生生打開了

一個高大的黑影走了進來,其他人都無視意外聲響繼續熟睡著

那黑影來到一臉驚嚇的女孩身旁,然後粗魯張手抓兔子般的捉起小女孩

      

[不要,放開我!誰快來救我阿--]

女孩放聲尖叫,並試著扭動掙扎

但那些工人全都像睡死了那般無動於衷

       

[瑟芬阿姨,米羅叔叔---]

小女孩急切的放聲大喊,但所有人皆毫無動靜

  

[別白費力氣啦,沒人會幫你的]

陌生人喘著粗氣將抵抗的女孩套進了麻袋裏

      

[呀呀---放開我!]

接著她像貨物般的被人扛在肩上給抬了出去

          

[救命,救命阿---!!]

小女孩的求救聲最後消失在陰森灰暗的樹林裡

       

[主阿,請原諒我們的罪過吧]

那人離去後,女工淚流滿面的起身關上大門

試著忽略從遠方森林裡傳來微弱的悽慘呼救聲

            

女孩最後被帶進了森林深處,然後被無情的甩丟在地上

她試著掙脫逃跑卻還是枉然

狡詐的魔鬼在月光下顯露出真正的原型,將她給蠻橫的拖了回來

    

[嘿呵]

那人一手急躁的解開褲頭,一手固定住女孩徒勞揮舞的小手

       

[唔唔...大人說我想對你怎樣都行.仔細一看你還真是個標緻的小故娘阿]

像飢餓野獸看到獵物的狂喜面容,那人猴急的對著女孩尚未發育完全的身軀肆意揉捏玩弄著

            

[不,不要.走開,誰來救救我!]

驚慌恐懼的女孩在深夜無人的森林大聲呼救,但野獸撲了上來

         

[別白費力氣啦,就乖乖的讓我上了吧.之後我會讓妳痛快死去的]

掐緊獵物的男人用力勒緊女孩小小脖子,一面還不忘扯下女孩的衣褲

      

[不---!!]

女孩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等著被凌虐處置

                

[撲滋]

一股溫熱液體噴濺在女孩的臉上與身上

                  

死神般的黑影不知何時貼到男人身後

             

那身穿黑袍的陌生人用匕首般尖銳的長指甲的劃開了男人血脈噴張的頸動脈

大量腥臭液體像是泉湧般從割開的傷口飛射而出,女孩全身像是洗禮般淋上代表罪惡的血色美酒

   

她目瞪口呆的傻愣著,目睹這惡夢般延續的一幕

                          

[下流的東西,回到地獄去吧]

像冷風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平淡說道

黑影最後將畜生連著頸部皮邊肉搖晃欲斷的頭顱給扯下踢至一旁樹下

    

[嗚呃...]

畜生的豬腦袋悶哼了一聲

身首分家的軀體一陣抽續,然後從體內洩出一堆惡臭穢物就此沉寂了

                  

[呀阿阿---]

渾身浴血的女孩這時才恢復意識開始懼怕驚叫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那黑影走進了月光底下,露出邊紋閃爍銀光的半臉面具

            

[您是...早上的那,那個先生?]

女孩抖著聲音問道

       

[...告辭]

身穿黑色披風的男人轉身沒入樹林陰影

  

[等等,先生.好心的先生,請您帶我一起走好嗎]

女孩突然如大夢初醒般的哭著拉著蒙面男人的衣擺請求著

            

[跟著我沒什麼好處的]

男人拉回了披風,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

      

[嗚嗚...]

女孩想追尋聲音,開始在迷宮似的森林裡胡亂的奔跑著

最後她跌倒在泥地裡,萎縮在一棵大樹下無助的顫抖抽泣

       

[看了真叫人令人於心不忍,這樣丟下她自生自滅也不是辦法]

遭雨打落的小雛鳥...既無助又脆弱

她的生死就看自己的決定了

   

男人並沒有真正的離開此地,從暗處觀察的他終於看不下去了

          

[唉,你跟我來吧]

從陰暗處現身的男人為自己的多此一舉以及心軟搖頭嘆息

           

[叔叔---]

就像遮不見天的空中降下的一道光芒

女孩像是得到救贖般的緊抓男人衣角抽泣著

                    

[不怕我用這張令人生厭欲嘔的臉生吃了你,就跟我走吧]

男人扯下披風,擦淨女孩一臉血污

女孩掛著淚珠的笑臉又重新展現了如暖陽般的笑容

                

[閉上你的雙眼,我們馬上就到家了]

女孩乖順的閉眼讓男人抱起了自己

    

不稍一會兒,只聽風聲呼呼從耳旁流逝

女孩感覺自己在安全的搖籃隨波逐流,沒一眨眼的功夫後男人就將她放落下地

             

[哇...好大的房子阿]

豎立在兩人面前是一間荒廢很久的大別墅

木製大門木板鬆脫開敞,破舊房間門窗沾滿塵灰蛛網

          

一進門,霉味揚起灰塵的臭味直撲而來

薰得女孩流淚直咳:[咳咳,這裡是...?]

                 

[我以前的家]

男人率先走了進去,脫下披風和面具

在燭火映照下露出半邊駭人的恐怖面容

  

女孩像走進新世界用雙眼到處探索著古老的建築裡頭的擺飾

最後她將好奇心轉回到男人臉上

           

男人的半張臉上曾受過腐蝕性藥物的侵蝕

臉上燒壞的組織鬆塌坑疤,有些傷口像被屍蟲啃過般的扭曲變形

焦黑組織將他一邊嘴角翻起,噁臭唾液不受控制的從口中滴落在地板上

                 

男人另半邊完好臉龐十分俊俏迷人,可惜也同樣覆蓋一層充滿恨意的殺戮之氣

                     

女孩伸手想摸摸那些傷口:[叔叔...您的臉很痛是嗎?]

         

[你做什麼?!]

男人先是打落女孩伸出的善意小手

然後警戒的回瞪著她吼著

           

[媽媽說,人的手具有魔法.只要充滿愛心的撫摸傷口,傷口就很快好起來了]

女孩毫無畏懼的天真解釋著,依然是那抹無防備的溫柔笑臉

     

男人愧疚之心油然而生

         

[怎麼可能有那種事情,根本是無稽之談]

但他嘴裡卻脫出與心裡不同的冷言冷語

    

[...]

女孩抿著嘴,怯懦的退開了

    

[不說這些了.話說回來,當時你怎麼一個人會在那種地方呢?]

男人試著緩和現場僵硬的氣氛

    

女孩很快的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男人

     

[叔叔,我還可以再見到媽媽嗎]

對上女孩未經世事的期盼大眼,男人決定早點打破她無知的妄想

       

[你回去有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留下來學習幫我打理大宅吧]

男人轉身離開,不忍去看孩子傷心的小臉

       

[嗯嗚...好的]

孩子掩面嚶嚶啜泣著

      

那模樣觸動男人內心的一角,他不安的回頭又補上一句:[別哭喪著臉了,難得妳有一張好看的臉龐]

        

[嗚...]

真是自找麻煩

   

他回頭又走上前去拭去女孩泛紅眼框裡的粒粒珍珠,蹲下輕聲的揉著孩子頭頂安慰道:[你要振作起來,我會讓你變成一位人見人愛的小婌女.然後讓你嫁到好人家去過好日子的]

   

[叔叔說的是真的嗎?]

孩子終於又重新打起精神來,再度露出那個可愛笑靨

  

[再真不過]

他真心承諾道

        

[打勾勾,就這樣說定了]

男人伸手與女孩定下了沉重的誓約之印

-----------------------------------------------------

春去秋來,季節輪流轉換了幾個年頭後--

   

在男人的守護下,女孩漸漸成長茁壯

小芽終於從厚重的雪地裡掙扎脫出,長成一株散發迷人帶有魅力花香的可愛女人

   

那棟宛如鬧鬼的大別墅也被女孩細心佈置成一間美輪美奐的溫馨住所

經過的人們對於出入房舍裡的主人們身分議論紛紛,卻沒人膽敢闖入那不祥禁地

         

[叔叔,我回來囉.今天一起去花園野餐好嗎]

像蝴蝶飛舞的女孩拉著叔叔的胳膊撒嬌著

    

[愛米莉,我說了多少次...]

聖凡喬不悅的皺眉提醒著

    

[是~淑女講話應該要輕聲細語]

女孩調皮的學著叔叔平時訓話的口吻回答

   

[愛米莉!]

男人露出冷肅的神情

      

女孩無視男人嚴厲的目光,繼續挽著男人手臂請求:[來嘛,我們出去走走曬曬太陽啦,叔叔~]

   

見到那人見人愛的笑容,聖凡喬無可奈何的鬆下強硬的表情,隨著打著洋傘的女孩來到了別墅外的後花園裡

   

來到樹蔭下的草毯就坐後,愛米莉喜滋滋在花布餐巾上展示自己早上親手作的各種點心

                 

[嘻嘻,叔叔您看.這裡有燻春雞三明治跟你最愛的波爾多干紅葡萄酒喔]

女孩興沖沖的從野餐籃拿出了自製餐點

         

男人在一口咬下三明治後有了新的感受,他發現這女孩真的長大了

從剛開始手忙腳亂的只會做出焦黑或沒熟的古怪食物,到現在有模有樣的程度

  

他望著對面在陽光下戴著波浪滾邊黃棕色編織遮陽帽,手上摘了幾株小白花對他招手的小女孩

   

現在的女孩離過往那段黑暗時期已經很遙遠了

看著貼身絲質洋裝底下若隱若現的誘人曲線,以及那明眸貝齒的小臉上經常展現出如向日葵外放奔放的活潑笑容

         

再回頭看看曾經死氣沉沉的老別墅,他一人的時候從沒想過要重新裝潢整頓的

到現在可見各式花樣布巾點綴老舊木櫃,以及其他家具上頭

那些是小女孩經過特訓而縫製出的可愛作品

   

房間桌上,櫃子上每日出現不同花材裝飾精緻瓷瓶

還有常年保持光亮潔淨的房間跟身上整齊潔白如新的一身衣物

這些全都是愛米莉在他那死灰單調,又陰暗的世界裡意外增添的色彩與光芒

           

愛米莉讓他這個以為自己徹底死去的老傢伙,對於人世又重新出現了想長久待下去的渴望

他曾以為是他救了愛米莉,但現在看來似乎不再是那回事了

     

只不過...

                           

[愛米莉...你已經不知不覺長的亭亭玉立啦]

他喚回蹦跳兔子般的可愛孩子,欣慰的摸著她的臉頰說道

          

[叔叔好討厭喔,故意說反話鬧人家]

女孩不以為意的鼓著腮幫子抗議著,逗笑了聖凡喬

自從跟這孩子的相遇之後,歡笑跟麻煩事從來不曾少過

           

[咳,我是說真的.該差不多幫你找對象了]

當聖凡喬臉色一斂的與女孩相視時

   

女孩卻撇開視線,呵呵笑著的回答:[人家才不想離開叔叔呢]

             

[別孩子氣了,愛米莉.這是我當初答應你的承諾阿]

看著女孩紅潤玫瑰般的雙頰,雪白巧手跟一頭如飛瀑流洩的金色長髮

還有她那始終保持高貴純潔的靈魂,以及充滿愛的柔軟好心腸

         

[看來要找個與她門當戶對的對象不好找囉]

聖凡喬邊想著邊搖頭的笑著

他內心感到一陣喜悅,卻帶著一絲苦澀

   

這孩子不同自己遇過那些光有空虛皮囊的腐肉們那般無趣可笑,她已在自己內心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啦

      

但是他不能自私的不履行當初的承諾

是時候該放手了...

    

[愛米莉遇見叔叔之後,便毫無所求了]

想起打勾勾發誓的那晚,她的內心就只能夠容下叔叔了

女孩躺回叔叔的懷中嬌聲哀求

           

[愛米莉,我不值得妳這樣做.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麼說我們嗎?美女跟怪物...這種謠言最終會害你找不到好人家去的]

由女孩身上散發出的誘人體香味,撩起聖凡喬心底最深沉的渴望

他作勢歇斯底里的怒吼,卻無法抹去此時心中最真實的感受

      

這孩子已蛻變成具有魅力的成熟女人了,他克制自己不被潛藏的慾望所征服

        

[我不在乎,只要能待在叔叔身旁我就心滿意足了]

女孩適時的遞上了一杯美味紅酒,結束了話題

      

[你阿...唉]

聖凡喬又再次的被這抹笑容給說服了

   

其實自己也捨不得就這樣放手,可他怕有一天他會對她做出無可饒恕的事情來

但現在...就靜靜的享受兩人共處的寧靜時刻吧

-----------------------------------------------------

[嗚嗚...叔叔]

夜晚,拖著白色睡袍的愛米莉又來到聖凡喬的房間裡

    

[怎麼了,愛米莉.又做惡夢了?]

看著愛米莉瑟縮懼怕的模樣來看,她又夢見那晚的事情了

    

[叔叔今天也陪我睡好嗎?]

愛米莉像小貓依偎在聖凡喬懷中哀求著

      

[愛米莉你這習慣要改改,你已經不是從前的小女孩啦]

聖凡喬猝狹的趕緊叫愛米莉離開自己的大腿上,卻羞恥的無法忘記那豐滿彈性臀部所引起的短暫刺激感

        

[可是人家又做了那個可怕的夢了,嗚...]

才推開沒有多久,這孩子又像樹脂膠黏了上來

    

[別怕,愛米莉.我會永遠守護你的]

他逼自己盡量想起關於監護人的義務

     

[叔叔,我可以不要嫁人行嗎?]

阿阿...許久未見的期待眼神

那一次他無力更改局面,但現在呢?

  

[就這麼放任你這朵美麗的小花逐漸衰老凋零嗎?那可真是浪費生命阿!]

他假裝無法妥協

    

[愛米莉想永遠待在叔叔身邊]

小東西卻也堅持的很

     

[跟著我這樣的老男人對你的聲譽會有不好的影響阿]

他半警告半威脅著

    

[真是的,叔叔.愛米莉說了千百萬次了,我不在乎別人怎麼去想]

小東西依然黏著自己老緊

     

[愛米莉...可以嫁給叔叔呀]

男人聽完差點沒整個人摔在地上

      

[你這個小笨蛋,胡說什麼?!]

他強烈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什麼

但死去的心臟卻好像又重新開始跳動起來

        

[人家是說認真的阿,自從您救了人家---]

那麼,這是同情是嗎?

  

聖凡喬依照原始的本能推開了親愛的她

  

[我不需要你用這種方式來報答我!!]

他怒火的吼著小女孩

     

[可是,人家就是喜歡上叔叔了阿]

女孩也以同樣氣勢吼了回去

    

[喔,愛米莉.我可是你的監護人阿]

他真的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也許從他撿她回來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是他的剋星了

    

[難道叔叔討厭我嗎?因為我是被撿來的?]

女孩受傷的問著

    

[不,不是這樣的,我答應過你了!況且我又老又醜,不值得你虛耗青春在我身上阿]

他背對女孩坦白說出自己最介意的事實來

         

[愛米莉不曾那麼認為過,我只想跟您一起度過下輩子就足夠了]

梨花帶淚的姑娘毫無嫌棄的吻上了怪物噁心的老臉,並用雙手環抱住他的後頸埋著頭哭個不停

             

老吸血鬼想起自己與吸血鬼簽訂契約的那一年

那時年輕不懂事的自己不顧一切的追求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

女人笑容如蜜卻暗藏禍心,他發現自己所作的一切不過是惹人發笑的蠢事罷了

           

狠毒的女人聯合眾多新歡之一想下毒奪財害命之後雙宿雙飛

就連跟他生下的孩子也慘遭毒手,早一步先離開自己了

     

但最後他沒有被毒物給弄死,在昏迷的時候他被抬到千骨塚的土坑裡準備被毀屍滅跡

當這兩個狗男女打算用藥燒壞他肉體時,他被灼傷般的劇痛給痛醒了

       

[嗚哇---好痛阿---阿阿!!]

他痛苦的抓破燒爛的臉悲慘嚎叫著

那兩個賤人還以為死靈附身回來找他們復仇了,嚇得從此跑不見蹤影

         

最後他封閉自己的內心,從此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位來自陰間的訪客,那位好心人想收留自己作為他的僕人

    

[可是大人,小的並沒有值得讓你用心之處阿]

     

[呵呵...你那帶著憤世忌俗的雙眼,充滿陰鬱的怨恨之心深深的吸引著我.來吧,跟隨我到處玩弄那些愚蠢的人類吧]

     

於是他成為吸血鬼的門徒,跟著吸血鬼遊走在黑暗世界裡替他辦事

並且也找到給他永恆詛咒的狗男女們,成功殺了那一對姦夫淫婦與他們的孽種

     

主人最後以永生不朽當作給他的獎賞,他也變成為吸血鬼之一的成員了

              

一直到他遇見了愛米莉,她弱小又天真的模樣深深吸引了她

 

也許當初這女孩讓自己想起了死去的孩子吧

    

就像是關在籠裡的金絲雀,嬌貴脆弱

他能輕易捏死這微不足道的小東西,也能成為這小東西唯一的世界

    

溫柔的愛米莉不同於那些滿肚陳腐算計的壞心女人們,她無邪又純真的態度讓他對於人性又重拾了信心

    

不過一切只針對愛米莉這個特別的女孩而言

     

並且...他不希望愛米莉成為吸血鬼的僕人

這可悲又陰暗的路途不是她這單純美好的小東西該走進的道路裡

    

[不,愛米莉.我不---]

他一直以為純真的孩子卻趁他不注意時,以花瓣柔嫩的雙唇大膽的覆蓋住他冰冷的嘴角上

        

[不...]

他的聲音跟意志力轉為薄弱

             

[叔叔,愛米莉願永遠待在你身旁,直到世界天滅地崩為止]

愛米莉澄真的大眼裡,絲毫無所畏懼以及後悔

   

但現在似乎不止是那麼回事了,他對這女孩擁有更多無法抒發的情感隱藏在內心之中

現在那些壓抑過多的情感呼之欲出,他獸性般的慾望被撩撥挑起了

    

他想要愛米莉的身體,也渴望品嘗她的血

                       

[不行!愛米莉快離開我吧]

聖凡喬體內的魔性被徹底釋放喚醒,若不制止的話

他可能真的會控制不住自己去咬住她那嬌嫩欲滴的可口脖頸

        

[叔叔,叔叔你怎麼了嗎?]

愛米莉擔憂的扶著臉色慘白的男人問著

    

[呼-呼-現在我要說的,可能你會無法接受...]

他決定豁出去了,再賭一次看看吧

   

大不了愛米莉看清他之後,無法接受他真實的模樣也無妨

只要離開這兒,繼續過著獨身流浪的日子

只要知道愛米莉能獲得真正的幸福,那樣就夠了

        

[咦?]

愛米莉困惑的睜大了雙眼

  

男人脫去人類外皮露出獠牙與巨大的蝙蝠翅膀,變成一頭長著羊角的可怕怪物

         

面目可憎的怪物刻意離女孩遠遠的,斷斷續續接著沙啞的說道:[愛米莉,我其實...是個吸血鬼.我每晚都必須去突襲路人來吸食血液維生.這樣...你也不後悔嗎?]

       

[不管叔叔是什麼,愛米莉都永遠愛著叔叔.甚至,連我的靈魂跟身體都全部獻給您喔]

依然是沒有退縮的,女孩摟住他的後背真誠的許諾著

          

[我會守護你直到形體毀壞為止的,我惹人憐愛的小花阿]

怪物回身拉住女孩如柔荑般的小手,回應給她更多熱烈的愛撫...

       

激情過後,他成功克服住獸性不去吸愛米莉的血

因為愛米莉的身體跟心靈永遠都屬於自己了

    

他不要愛米莉闖進這可怕的世界裡,他餵養愛米莉自己的血液來保持愛人的年輕以及壽命

雖然這只是延緩之計,她重傷或大病都有可能死去

    

但目前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

今晚是執行任務的日子,他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小心謹慎

除了吸食人血之外,聖凡喬也會尋找有錢人當下手對象,催眠她們將自己的財物轉移到自己的門下以供花費

    

[這傢伙就是今晚的獵物了]

惡魔來到那人身後準備揮下奪魂魔爪--

      

[終於被我們給逮到啦!]

那人朝聖凡喬潑灑聖水,他的身體立刻冒出白煙無法動彈

      

糟糕,太大意了

這人是潛伏的吸血鬼獵人呀

沒想到顧著照顧愛米莉的這些年,他都快忘了自己被人類獵者們通緝的事實了

         

[咿--呀!]

獵魔專家拿出白荊棘木樁往吸血鬼胸膛刺了過去

但聖凡喬避開了脆弱部位讓木樁只插中了手臂

    

沒想到這是個陷阱,其餘躲在暗處埋伏的獵人們都拿著兵器現身了

他們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突襲吸血鬼,在他腳上跟後背各釘下一樁木柱

           

[嗚喔喔--]

沒想到反而自己變成獵物了

他跩力忍著強大的痛楚拔起那些木樁,變成蝙蝠快速飛離開現場

           

[可惡...我太大意了]

自己居然沒發現成為目標許久,都是因為自己沉浸愛河太久的緣故了

通常過去的他不會停留在相同城市太久的

    

[愛米莉,等我回家帶你一起逃亡吧]

吸血鬼以疾風般速度回到棲身之地

            

接著下一幕,聖凡喬親眼所見愛米莉胸口被憤怒群眾用著木樁刺穿了一個大洞

用繩索套勒脖頸的瘦小軀體就這麼掛在大別墅的屋頂上隨風搖晃著

             

背景是一片紅光黑煙火海氾濫的慘烈景象,波波火浪猛烈急速的吞噬著他美麗的家園

                     

[愛,愛米莉...]

深受打擊的聖凡喬搖搖晃晃的忘了身體傷勢

飛上屋頂扯斷吊繩,抱著小女孩遠離城鎮,飛進無人的山林裡

                  

[叔叔...你...來啦?]

那是愛米莉最後留下的一句話

最後吸血鬼的妻子軟倒在男人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

    

她的傷勢過重失血過多,已來不及搶救了

這朵雪球花生命已來到終點了,就算再施再多的法術也只能換到愛米莉行屍走肉的空殼

      

她的靈魂已永遠離開了自己身旁...

早知道自己該早點...讓愛米莉成為永生不死的一員的

但是他不忍看見這麼一位好姑娘變成人人誅之的慘忍殺人魔,永遠在充滿鮮血與屍體的邊緣世界裡遊走

  

他喜歡經常做飯給他吃,把家裡弄得舒適整潔的小女人

喜歡那個常常撒嬌,賴在他身旁要他關懷的古靈精怪的調皮鬼

那個永遠在陽光下綻放可愛笑容的,心中永無惡念的她

那個把身體,靈魂全都毫無保留給了自己的...吸血鬼愛人

      

[我...我的愛米莉阿---]

現在再說什麼都為時已晚了

                

[阿阿阿阿---]

聖凡喬痛心疾首的裂聲怒吼,大範圍擴散的震盪聲波驚動樹林生物們群體四竄

         

最後他親手埋葬了她小小的身軀,回到城鎮衝進火海殺死全鎮人類當做回報

                 

吸血鬼自殺式的衝到大城裡瘋狂進行大屠殺

不管那些吸血鬼獵人無論在他身上投下多少致命武器,他仍然毫無停止殺戮動作的不斷誓死取走每條畜生的賤命

           

現在的他只由衷希望死神也能收回他那永恆不死的魔咒,徹底讓自己死盡

              

最後萬物生靈塗炭,土地哀鴻遍野

只剩一頭重傷野獸站在火海不斷朝著被煙霧淹沒的廢墟厲聲哀嚎著

怪物的軀體插滿刀劍,被火海吞沒的軀體下的大面傷口不斷流出黑色血水

就連剩下的半張完好的臉也全都焦黑捲曲,但是他根本絲毫不在乎

             

悲痛過度的吸血鬼化成蝙蝠不斷往南飛去,最後體力耗盡在冷風中摔落下來

他以為他終於可以去見愛米莉了,但他居然沒有死成

伴隨他的只有滿身更多醜陋不堪的傷痕跟一道道痛苦過往,它們常在夜深人靜時在臉上跟心中不斷扯開傷口啃咬著自己

              

聖凡喬在之後歲月裡一面繼續定量殺著人類,一面用著餘生中追尋愛米莉靈魂轉世

一直到他見著了跟愛米莉面容極為貌似的妮娜,他曾試著將剩餘的情感轉移到這小女孩身上

無奈這女孩對他一覽無疑厭惡的態度,跟溫和的愛米莉還是相差太遠了阿...

             

這魂魄早不再是從前那個善解人意又溫柔可愛的愛米莉了

在福萊斯給予妮娜重傷的那晚,他卻早已有所準備

   

老吸血鬼將自己剩餘的生命能量全都轉移給命在旦危的妮娜

然後用盡最後的心力去照料著她

                             

[愛...米莉...我心愛的小花呀...這樣的...我算是完成...承諾了吧?]

血魔的回憶凍結在這時刻裡靜止了

他混濁的眼神逐漸黯淡失色,朦朧的腦海裡似乎聽見了愛米莉正帶著那張笑臉輕喚著自己

            

[再見了,可悲的老傢伙]

甜美的嗓音惡毒的告別,給了老傢伙最後一擊

            

妮娜不動聲色的挖出了他那呈現死灰,佈滿蒼白血絲的腐爛心臟

她用力的捏碎那一團腐肉,地面胸口被掏空的屍肉逐漸化為灰燼消失在空氣裡






















圖源:http://www.nipic.com/show/3/17/4575998k4372cf85.html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558) | 回應(2)|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怪物-第11章
此分類上一篇:怪物第9章

Justy
這個妮娜好壞!!!

這篇很讓人難過耶..:(
2013-03-06 21:56:15
版主回應
真的齁
我寫完也有點難過呢
能被justy媽這麼說感到很高興唷
-
justy媽回來了,好高興阿^^
期待你分享在台灣的文章唷(揪咪>3<)
2013-03-06 22:19:38
RedBanyan
我好像不應該在吃飯的時候看這篇耶XDD
原來這篇是血魔的故事,好哀傷啊~
這麼悲劇小君妳怎麼下得了手Q_QQ
超厲害的啦!!!=w=
2013-03-07 20:48:43
版主回應
有捨才有得阿
喔呵呵(驕傲的)

吃飯看這個...喔喔,我肚子又痛了(消化不良@@")
2013-03-08 00:27:45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