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27 02:07:27| 人氣1,39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怪物-第七章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回家

 

還記得第一次出任務時她因為太緊張而遲遲無法出手
對於被逼退到牆角的女人那張恐懼的臉蛋感到退縮
那人來到她的身邊,在她耳旁輕輕說了幾句話,然後她義無反顧的走上前去咬住獵物的頸部
 
妮娜被滿口尖牙的最後一咬給著實嚇醒了
眼前火堆已經完全熄滅,四周寂靜無聲
  
[我還活著...]
滿頭大汗的她在自己的休息處睜開大眼,醒來第一件事馬上翻開衣領確認著胸口傷勢
她訝異的發現傷口已結痂癒合一大半
    
[這是...血魔弄的嗎?]
她以為自己會因傷勢過重而死去,畢竟給於她重擊的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吸血鬼對於自己同類的攻擊不能馬上復原,傷勢太重也是遲早化成一堆粉末的
但是血魔這噁心的老傢伙為何要為她做這麼多?
不但對自己的際遇感到同情又義憤填膺決定替她出一口氣
    
那是因為他對自己接近到瘋狂的愛戀所導致的吧
妮娜搖搖頭決定相信這個結論,可憐的老吸血鬼
他曾經也是一個平凡人,但自從一場戰場奪走他擁有的一切後,他就什麼也不在乎了
 
但是對於妮娜之後的到來,他像是巴不得能用鎖鏈將她綁在這裡讓她不得離開此地
整天用著那接近病態的面容對她噓寒問暖的令她不勝反胃
   
那麼那隻老吸血鬼現在又在哪?
妮娜靜下心來,左顧右盼看來無事可作
她發現自己已經有體力可以起身到處走走看看,說不定能藉此逃出這座鬼屋
   
像是經歷大屠殺般的暗紅光線從窗戶縫隙灑滿妮娜的房間
在這密閉被隔絕的空間裡血魔隨心所欲的依照心情改變季節氣候
妮娜現在無心去想關於充滿紅光的空間代表了什麼事情
她一心只想快點找到血魔,好讓自己快點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希望他還沒對福萊斯下手...]
妮娜心神不寧的期望著  
她穿越蛛網密佈雜草叢生的後院,空地後面的防空洞就是血魔棲息的區域
  
這區域被血魔設下了結界,妮娜只能在空地跟廢墟間遊走
一股若有似無的淡淡臭味隨著微風飄了過來,是在老榕樹下的防空洞那裡傳來的怪味
她毫無猶疑的跟著臭味來源方向走去
    
濕冷斑駁牆面上畫滿了年輕人用紅色噴漆鬼畫符般,創造了幾隻疑似鬼怪妖魔之類的詭異塗鴉和英文書寫體組成的末日警語佔滿整面牆壁.妮娜鼓起勇氣進入走道.除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妮娜頓時覺得渾身發冷,像是走進了冰庫裡.幸好已變成吸血鬼的她並不畏懼黑暗,但是週遭弔詭的氣氛還是讓她打從心底不安了起來
     
[血魔?血魔大人]
每走一段她就試探性的喊著
可是黑洞般的空間裡一片靜悄悄的,只有從磚牆細縫吹來的風聲和著她的回音
一股從走道吹來的濃烈腐臭味讓她眼睛薰出了淚水
   
[那怪物從來不會丟下我一人離開太久的...]
她忍著熟悉的怪味爬過倒塌建材與碎石土堆後,繼續四處尋找著可能發覺到的事物
     
接著妮娜來到了味道最強烈的的地層其中一間房間
她小心翼翼朝裡面探頭窺伺發現房間椅子上綁著被割開喉嚨的人類祭品
頭顱要掉不掉連著剩餘皮肉的男性屍體,旁邊還有一排用著人屍脂肪蠟燭柱
腐臭蠟油已經快燃燒殆盡,刺鼻屍臭煙霧在狹窄空間裡環繞悶燒無法散開退去
    
[這是...]
前去夢境之地的準備儀式!
她後退然後快速的遠離充滿罪孽的房間
 
吸血鬼是可以自由來去夢境之地的
除非...他在那有想除掉的人類
不然不會以"牲禮"來當作替代品,以免回來時被"任意更改的代價"給一口吞掉
   
妮娜心跳越來越快且焦慮
她慌張小跑步回到外面空地想更加確定事實,當她親眼看見血染的紅月後忍不住放聲尖叫起來
       
[啊啊!!他真的去找福萊斯了...]
心神未定的妮娜心臟撲通狂跳著
 
那麼現在的她該怎麼辦呢?
-----------------------------------------------------------------------------
左右護衛迅速現身一人一邊壓住福萊斯雙臂,形單影隻的老管家奮不顧身的撲向紅蝙魔想扭轉劣勢.紅蝠魔很快就向老管家展現自己的實力,牠用那咬合力極為強大的嘴鉗夾住老管家的頭顱,最後轉身一甩的將這礙眼小蟲給吐飛出去
 
接著牠跺著沉重的腳伐奔到福萊斯面前,一來就朝著福萊斯脆弱的腹部狠勁的在上面揍了結實的幾拳.但那雙擁有王族高傲的眼神卻始終不輕易向牠屈服,福萊斯回吐血水在怪物臉上冷笑著
    
被激怒的怪物決定遊戲到此結束,牠伸掌想將這自以為是的白痴五臟六腑給全都拉扯出來,曝曬在荒野之後便隨他而去.這小混蛋最後將會被潛伏森林四周的野獸們將他所有軀幹臟器給一併分食吃淨.即使這樣吸血鬼也不會馬上死去,只剩無法被吃掉的頭顱會大睜著眼,痛楚徹骨看著自己驅肉被嚼碎吞入野獸肚腹,直到朝陽升起他才得以徹底化成塵灰散去
 
當紅蝠魔已亮出尖爪觸及福萊斯咽喉,福萊斯情急之下升起一股蠻力反轉雙臂將左右礙事者扯摔開.他不甘示弱的立刻變身為另一頭藍色帶有螺旋下彎的巨角藍色羊頭怪物準備給對手迎頭痛擊
 
藍蝠魔低身將巨角對著敵人衝撞過去,將對手給撞飛在地
趁勝追擊的藍魔怪上撲前想下手為強的撕開對手胸膛摘除牠的心臟
氣惱的紅蝠怪馬上命令小卒們阻擾對方以掙得起身反擊的機會
  
左右護衛雖然力量不強,但動作俐落迅速.
他們像是拿著匕首的刺客一邊閃避藍蝠魔重錘攻擊,一面在他背後要害進行戳刺
無論藍蝠魔怎麼伸爪出拳都無法摸到這兩隻老鼠的一根毛
  
在左右護衛嘻鬧般在藍蝠魔週遭進行快速繞圈移動時,低劣的紅蝠魔在對手無法顧全大局的情況下用巨爪反將藍蝠魔怪胸膛抹去.藍蝠怪雖然眼底見著利爪乘風襲來卻還是閃避不及,牠的左胸被削去一大塊血肉.吃痛的藍蝠魔怒聲吼叫,但很顯眼他的體力跟運氣都已走到了盡頭
         
[怎麼,這樣就不行啦?]
自得意滿的紅蝠魔一拳打歪藍蝠魔右頰,將牠揍倒爬起
     
被激怒的藍蝙怪在經過短暫暈眩後大張獸顎,牠使力從體內發出超音陣波想震懾對手.但對手明顯速度比他快上許多.紅蝠魔馬上躍身劃過上空,轉眼間蹬地就來到藍蝙怪的身後,用手肘對著牠後背又是一次痛擊
     
被打掛在地吃泥的藍蝠魔只能無能為力的低聲怪叫
而紅蝠怪似乎覺得這還不夠滿足他的成就感,牠一腳踩上藍色巨蝙怪腦袋上,對著他臉也回吐一口痰液,並加重力道讓藍蝙怪整顆頭埋進爛泥堆裡
  
[阿哈哈哈---]
紅蝠魔雙手高舉的仰天發笑,牠知道自己已經勝卷在握了
    
此時的福萊斯痛恨極了無能的自己
不如就讓他痛快的去死了吧,連眼前的三腳貓等級的角色都無法打敗了,真是太丟人了
   
[安息吧]
紅蝠怪冷森宣佈著
什麼狗屎王族,還不是被牠三兩下給打發掉
     
[不---!!]
在人型和狼體之間掙扎中的小笛突然衝出草叢,跳上紅蝠魔後背使盡力氣對牠又扯又咬
可惜她的攻擊對於強壯的紅蝠魔來說就像蒼蠅般擾人又毫無殺傷力,牠伸手抓住這隻煩人的小臭蟲的腦袋往地面反覆撞擊後,把暈死過去小狼像垃圾般丟下走近核心目標物
     
藍蝠魔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小狼跟老管家發出了哀嚎,但自己也即將自身難保
  
草叢裡又鑽出了另一道白影
看起來弱不經風白色長髮男子揮爪射出了三道風刃直往紅蝠魔劈去,在大意忽略防守的魔怪側面部位造成強大的撕裂傷.紅蝠魔對於三番兩次被中斷大事感到惱怒,本想轉身立刻還以顏色,但在看清楚眼前人物是何種角色之後,牠只得耐著性子進行交涉
    
[白狼,這裡不是你管轄的區域吧]
無視自己血流如柱的狼狽樣,紅蝠魔低沉說道
   
[你傷害了我的小狼]
變成人型的狼人所放出的能力還不到三分之一
但狼族通常很少變形的,除非是受到情緒刺激的影響
   
白狼無視紅蝠魔怪的要求,走向小狼並檢查她的傷勢
幸好這點傷馬上就可以恢復了,但看著自家人被撞的鼻青臉腫
白狼怒火中燒的想一口咬死這個受詛咒的怪物
          
[嘖,這傢伙不是我能應付的對手]
紅蝠魔暗自在心裡評估著情勢
     
不過一點風刃就造成嚴重撕裂傷,要知道變身後的紅蝠魔身軀有如銅牆鐵壁般堅硬
而這傢伙輕易晃晃手指就能對自身造成這樣的傷勢,可見這頭白狼等級要比牠強的太多了
預估至少要在殺幾十萬以上的人才可以勉強達到那個水平
    
[是那不長眼的小畜生自己朝我撞來的]
雖然紅蝠魔嘴吧上硬撐不想退讓
 
但在看見白狼像是豎起背毛般僵直的身軀
尾巴像隻旗子直挺不動,這徵兆表示第一次警告
      
[嗚吼...廢話少說,給我立刻滾蛋!]
白髮男人掀開上唇露出一排利牙用舌尖舔舐著,表明了作好隨時開戰的準備
       
[臭狼狗,別以為這樣就沒事了.這筆帳老子下次再跟你算!]
狼族人從來不隨意干涉任何事情,在目前沒有充足人手的劣勢下
吸血鬼只能憤恨的暫時收兵別淌這渾水了
      
[幹他媽的,就只差那麼一步了...]
眼看煮熟的鴨子就這麼沒了
火冒三丈的紅蝠魔也只得忍氣吞聲放棄這次獵殺行動
      
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回血族再來跟其他族人從長計議如何做掉這頭多事的白狼
帶傷的紅蝠魔連滾帶爬的離開了戰場,心裡惦記著這一筆爛帳
假以時日,他要找更多的吸血鬼來幹掉這頭畜生
     
[小笛...]
變回人型的福萊斯虛弱爬到狼女孩的身旁,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
   
可終於見到她了
但是福萊斯並沒有太多的喜悅
雖然說在這世上不過渡過十幾年光陰的他,會被有幾百年經驗的吸血鬼打敗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對於自己居然無法保護身邊的任何人,他洩憤似的不斷捶打身旁泥地
         
[你...沒事吧]
白狼蹲下的撫摸妹妹一身柔順的黑毛,順便問著身下重傷的吸血鬼
   
只有此時他才能將真正的情緒表現出來
     
他不要她走,他知道這個想法無時無刻折磨著自己
但心裡有另一道聲音也時時提醒自己該尊重小狼的人界因果連結未斷
他不能自私的決定永遠把她留在狼群,他的狼耳不時可聽見小狼來自人界父母斷斷續續的哭泣聲
   
小狼的命運該由自己掌握,雖然當初小狼選擇了這裡讓他十分開心
但是那是出於逃避現實之下的抉擇,他不要小狼永遠後悔自己的決定
     
[咳咳...不用你多管閒事]
當然他的憂傷也被福萊斯完全看在眼裡
他記住這頭狼了...可恨又該死的白狼
這隻死狼就是害小笛回不了家的罪魁禍首
  
[小笛就讓你給帶回去吧,你可以的吧?]
話說到這裡,白狼變回野獸形體往密林方向走進
       
[你...捨得讓她...走?]
福萊斯簡直不敢相信
他連忙將小笛抱的死緊,害怕白狼會突然改變主意
        
[狼族的人不喜歡牽制他人自由意志,讓小笛為自己的未來做決定吧]
白狼輕淡的話語跟著形體化成風聲消失在森林之中
    
[哼...說的...說的這麼坦蕩,其實...你根本也---]
像是自言自語般,當吸血鬼目光轉向懷裡的女孩後,他不再心浮氣躁了
    
他覺得自己正抱著世界上最珍貴的寶貝,懷中的可人兒成年後一定擁有月貌花龐的上好姿色 .其實如果沒有這些計劃,也許他也是會喜歡上這個天真無邪女孩
   
[老頭...我們回家吧]
忍痛起身的福萊斯抱著女孩搖搖晃晃的走到老管家身旁
 
幸好他也活著
福萊斯鬆了一口氣
不管是誰他都沒有失去,雖然帶著些許皮肉傷
但這種結果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福萊斯蹲下讓老僕人扶著他的肩膀緩慢起身
傷痕累累的三人化為夜裡的一束白光飛往月影之門
 
誰都不知道在月亮爬升至夢境之地山丘頂端之後,一頭悲痛欲絕的野獸不斷朝著明月發出依依不捨嚎叫聲,向著自己離去的家人唱出道別的哀傷歌曲
-----------------------------------------------------------------------------
在醫院病房裡,一對父母憂心如焚的看著沉睡的女兒
孩子的父親對著身旁女人低聲抱怨起來:[你不是說她有動嗎,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
   
[小笛...]
自從她看見女兒有動靜那天又過了幾個禮拜
等的不耐煩的男人已開始懷疑自己了
 
女人覺得很傷心,難道她之前所看到的都只是幻覺嗎
      
[哎呀呀,別再裝了吧.你這個愛說謊的騙子!]
男人見到女人裝得一付關懷之極的樣子就想立刻把她趕出去
如果真愛女兒當初又何必作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來
     
[也許對你而言我真的很糟糕,但我是不會拿女兒來跟你開玩笑]
梨花帶淚的女人堅定直視男人雙眼說著
隨後又轉頭替自己的女兒把手腳擦拭乾淨蓋上被子
    
[別再演啦,少給我在那裡假惺惺的了.說到這裡,離婚協議書我的部分已經弄好了,你的部分也快去弄一弄好快讓我快點結束這場孽緣吧]
真是夠了
男人希望這做作的賤貨快點滾的越遠越好
他不想在看她陶醉在自導自演的溫馨感人劇裡,放蕩又虛偽的爛女人 
     
[你一定要在女兒面前說這些嗎?小笛,看看媽媽好嗎?]
王淑惠抱著女兒細碎的哭著,後悔著自己當初不該如此任意而為
   
[別給我振振有詞,早知如此你幹嘛把那龜孫子帶回家裡阿?你說阿你?]
李天祥刻意漠視她的淚水
天殺的他就是因為妖女的眼淚而一再心軟,才會讓自己跟女兒走到如此地步
     
[你...]
當王淑惠轉頭要李天祥安靜閉嘴時
她身下的小人兒皺起眉頭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嗚嗚...]  
瘦弱的她開始胡亂揮動手臂,還差點拔掉紮在手裡的針頭
   
[小笛!!]
王淑惠急忙抓住女兒躁動的雙手包覆按下,並輕輕安撫著心肝寶貝
     
[你看她,我就知道...]
她破涕為笑的不斷向天上眾神明感恩
 
而李天祥只是衝過來推開她,想和清醒的女兒第一步進行接觸:[走開,蠢女人.讓我先和小笛說話]
    
被推開的王淑惠正想開口回罵,愛女心切的李天祥只是不斷朝她揮手作驅趕狀:[你還杵在這幹嘛?去叫護士阿]
-----------------------------------------------------------------------------
當小笛身體康復已經到可以回家後,她的父母也已經辦好離婚手續分開了
小女孩發現自己並沒有大哭大鬧要父母別離婚,事實上她反而比想像中的還能接受
      
在恢復記憶期間休養的小笛想通了許多事情
原來父親的冷淡並不是針對自己,也不是突如其來,而是因為母親的外遇
而媽媽就算因為愧疚殺死白狼而努力對她付出,這其中還是有包含了愛
她在記憶長廊回顧自己的過去回憶時,恍惚之間也聽到了母親不斷在耳旁傾訴著對於自己的思念和歉意
         
也許之前她會持續的表現像頭狼,部分原因也是想吸引大人的注意力吧
  
但現在那些事似乎都不重要了
小女孩的心裡此時只有掛念著遠方的狼族家人
 
[白狼的狩獵課程我還沒學會呢...]
翻著桌上一堆未讀的自修講義,小笛嘆了口氣
  
比起學習這些無聊的功課,她還比較想在長草堆裡跟著狼族家人追蹤獵物的蹤跡
那些事遠比這些呆板無味的事情還要令人振奮有趣多了
     
[對了,不曉得福萊斯過的如何呢?]
小笛興起一股念頭,想請求父親帶她去福萊斯的宅第拜訪
 
這幾個月因為重病休學,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見到好友
她突然想立刻去找福萊斯跟他聊聊天說說話
畢竟他是自己交到的第一個好朋友
像他這麼外向又和善的人一定在學校裡交了許多朋友吧
如果可以,她也想和他分享自己在夢境之地經歷的一些故事
     
關於白狼的部分...
她跟爸爸外出時都會不自覺對身旁白毛狗兒多看幾眼
彷彿這樣就能夠再次跟白狼相遇似的
 
白狼一定跟著其他成員正在狩獵吧?
幼狼們是不是又長大了一點啦?
綠菇一定也順利到南方了吧?
每天每天她都會想著這些可能無解的問題
 
她期盼著回去狼族朋友的身邊
可是自己在這裡的家人又該怎麼辦呢
一想到這她又開始憂鬱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她記得最後自己好像因為看見了福萊斯被怪物攻擊,下意識飛奔過去幫忙 
可是當時所看見的福萊斯是隻大怪物的模樣,或許這段記憶才是夢也說不定吧
小笛連自己怎麼回來的,其實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那感覺就像是被風擁抱著穿過那些記憶碎片,等她再次睜開眼後就已經回到了醫院
   
[別想那些有的沒的了]
小笛盡量讓注意力專注在眼前的事情上

能做的事就先去做吧
目前她只想快點見到好朋友,在美麗的玫瑰花園一起喝茶聊天
   




*最近我會鞭策自己不可以拖太久才練習寫文章


 接下來要做什麼阿-.-zZ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圖文影像創作」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396) | 回應(1)|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蛭命力-第七章
此分類上一篇:怪物-第六章

(悄悄話)
2012-10-03 11:18:07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