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3 22:31:24| 人氣1,11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蛭命力章回二-新同伴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帶著滿臉淚水如同逃離罪惡的所多瑪
頭也不回的狂踩油門加速駛離那令人傷心地區之後
往鐵皮屋回開的途中喪屍群開始陸續從陰暗的縫隙中冒現,
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輾過那些早已死透的惡臭皮囊,能壓扁幾隻算幾隻
也許是下意識想替夫婦報仇吧
-
為何是人類?
為何世界上會有如此極端的物種?
人類的身軀對這些低等蟲子來說的目的又是什麼?
它們想要控制整個星球嗎?
它們的甦醒只是巧合還是早有安排?
-
[這些喪屍也許真的有一定程度的智能]
彼得生前說過的那話言猶在耳,在無名氏心中湖面形成害怕的圈圈漣漪紋
-
不管那原因為何
幸好再回到鐵皮工廠的時候,電流網還尚未完全失去作用
朝著彼得說過的後方堆放鐵條架裡頭雜物箱子找去,還有些武器跟工具沒有帶走
不管什麼東西只要還能塞進車廂的無名氏全都丟進去,然後一路開往東方前進
-
大約三十分的路程後
將車停在一處公園樹蔭下,確定車門都鎖上後
這才鬆懈頭靠放在方向盤上呼出一口長氣
之後開始在車上找起地圖之類的導路裝置,裝在前座的GPS衛星導航早已故障失靈
-
經過大約小時間的搜尋
無名氏在駕駛座破裂的扶手墊發現裡頭藏了一把半自動手槍跟幾顆子彈
後座還有兩桶儲備電流桶跟一桶車用汽油
還有一大疊牛皮紙袋
裡頭除了夫婦跟女兒的生活回憶照,鑲金邊復古型指南針
還有一個類似手機的黑盒子,跟安特的實驗器材工具及生活必需用品
-
[沃克門除蟲公司...]
在無名氏觸摸黑盒子光滑硬殼表面同時
黑盒子的電源開啟,從中央面板投射出立體影像
英文書寫體細緻的躍然浮現在螢幕上頭
只要用手指翻查裡面
密密麻麻都是除蟲公司的相關資料
翻過幾張頁數,上面幾行關鍵字句吸引了我的目光
-
以下是寄生蟲觀察報告
根據除蟲公司私下進行的研究紀錄
目前尚未得知這種物種在侏儸紀時期的真正用途
實驗室在經過測試依舊留下許多疑問,只知這種蟲子在寄生人體之後將能激發人體潛藏的力量
寄生路徑跟一般體內寄生蟲並無任何差別
-
烏瑟真1856年3月2號
綜合其他各國以及我國受害者報告來看,全都是以入侵體內方式進行寄生
研究小組發現蟲體採分裂生殖在寄生體內成熟後,分化出另一條幼蟲體
被寄生體除了初期感情行為被控制後
之後蟲體完全控制住大腦並完成分殖轉移後,屍體開始出現一些改變
例如感染寄生者005開始試圖徒手敲打強化玻璃,以人類無法發出的超音波喊叫
實驗室玻璃一度出現裂痕,後來我們麻醉寄生者005將它解剖觀察
-
據解剖發現那並不是從人體聲帶發出的聲音,而是寄生蟲與生據來的能力
但蟲體解剖目前還未查出蟲子如何利用宿主身體發出宛如其他自然界生物的聲音構造
猜測可能是分泌異常激素改變人體結構,抑或是蟲子摩擦組織物發出的頻率高音
研究小組一致認同高頻聲音可能是蟲子溝通的方式之一
-
蟲隻飲食:
寄生蟲從開始入侵時還會攝取人體體液,喪屍化後就停止進食.
能使宿主身體減緩腐爛原因還有其支持動力來源原因尚待調查
-
也未得知牠們以何種模式阻止嚴寒對於寄生肉體和自身的損傷
就單單蟲隻跟已有宿主的耐力差別甚大
觀察的結果,蟲隻單獨冷凍如同某些植物種子可存放多年不死
-
但就已寄宿肉體的蟲隻觀察來看
經過三天-10低溫模式的全部寄生蟲體開始表現焦躁,掙扎想逃出觀察室
在經過徒勞無功多次的身體撞擊牆面,連同手腳都抓爛了卻毫無停止的跡象
全部的寄生體呈現無活力狀態,期間還是持續作掙扎抵抗
整間實驗室玻璃牆被抓的血肉糢糊,它們日夜像是無知覺的進行重複著
-
而一般室溫其他編號寄生體反覆遊蕩.
不斷在實驗室繞圈行走,觀察著室內有無任何可突破逃出的弱點死角
可怕的是,群體之間似乎還能一起做決定的能力
-
於是小組在安全的考量之下分別隔離這些寄生體,但那些銳利如刀片般的尖叫聲始終沒停下來過
我們也懷疑它們正進行疑似呼叫請求同伴救援或是進行交流溝通,偶爾也會以規律節奏敲打牆面地板
但實驗室隔音良好的空間使得它們像是唱著獨角戲,它們不斷重複持續著以上這些行為
-
3月9號
經過低溫測試的寄生體全身開始加速腐化潰爛,全體萎靡倒在實驗室地板上靜止不動
團隊經過安全測試確認寄生實驗物無傳染及攻擊能力後
解剖屍體腦部發現,蟲子已從腦部.被寄生體上徹底消失了
-
寄生蟲並不是任何生物都選擇寄居,團隊試圖了解寄生原因...發現有一定的程序
牠們像是早已策劃好的,只選擇進行寄生人類及部分生物
團隊小組推測,蟲子在侏儸紀時期寄生於大型爬蟲
藉由控制恐龍腦部已獲得所需養分,但有關於其他部分蟲子生態卻都只是推測理論
-
3月22日
連室溫下的寄生體也開始失去行走能力
最後跟低溫的寄生體下場一致
不如室外那些長期曝曬街上行走自如的寄生物,目前也無法查出原因
-
大概文件內容就是這樣
夫婦也許是國家實驗室的工作人員
但是我也很想知道牠們寄生人體原因究竟是為什麼?
如果說在遙遠的時代,那恐龍滅絕會不會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牠們?
又牠們潛伏幾億年的甦醒,對於人類社會又會帶來滅亡與否?
感覺這就像是上帝的審判,末日的到來
-
看著油表歸底,我開車前往不遠處有著醒目招牌加油站
-----------------------------------------------------------------------------------
在靜無人聲艷陽高照的正午時分
女人跟著男人蹲伏在遮蔽建築物後屏息等待
-
[準心瞄準...對了,再過來一點...]
女人將紅外線瞄準約50碼遠處像是枯枝落葉般的空地獨影
-
[拍啦]
毫無聲響的情況下,那軀殼承載的臟器物掉落一地
接著是腦袋開花,粉紅糊狀物四濺飛射
-
[耶!又射中了寶貝]
女人跟男生歡呼熱吻,而那東西倒在一灘臭水裡沉寂
-
[老姐--你們別再玩啦]
比較年輕約20歲左右的青年從加油站休息室裡探出頭喊著
-
[把這些人類害蟲當靶射有什麼不好的]
女人興致未減的提槍走進屋內
這大概是這些日子以來最有趣的消遣活動了
-
[你沒聽說那玩意有傳染的危險性嗎]
年輕人反感的走進休息室拿出浸泡殺菌藥水的毛巾遞給自己的姐姐
壯男則是走向遠方丟出火把引燃屍體,從燃燒的草堆中湧上大量刺鼻濃煙
-
[輕鬆點,弟弟.反正總比被喪屍生吃活吞要好多了吧]
隨後男人也跟著進屋朝少年眨了眨眼,進屋去擦拭身體
-
漢彌頓家族是從北方一路逃過來的一家三口
有姐姐弗夏卡跟弟弟克郎,還有姐姐的老公史迪芬
本來這一家都考慮遷往未受感染的地區去居住
但是在他們的父親-伍夫因為遭受當地人排斥厭惡,於是就莫名其妙的死在當地了
-
於是他們日夜流浪來到這處無人的荒廢加油站
每天除了附近亂晃找地方打打喪屍靶,等著存糧耗盡
他們也不曉得接下來該何去何從,其他人類跟喪屍早就並無兩樣
-
遠方捲起沙塵滾滾汽車行進聲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之後感受到車輪輪胎壓過巔跛碎石小路搖晃滑進加油站道的儲油箱下熄火
無名氏下車時那些人彷彿見到喪屍般的杵立不動,他們的表情擺滿了許多困惑與戒備
-
[喔,天阿.我以為這世界上除了我們其他人都變成活死人啦]
弟弟看了看眼前面頰紅潤活生生的人類,逐開繃緊的臉部線條
激動的與陌生人招呼握手
-
[你好先生,我想把汽油加滿.可否以我部分物資來做交換?]
無名氏能感受到身後另外充滿質疑性的眼神掃視
然後一個龐大黑影壓靠過來
-
[告訴我你想往哪去阿,小夥子]
叼著煙,壯碩黑皮膚的男人粗聲擋在車門前看似隨性的搭話
-
[往東邊移動,聽說那邊...]
-
[哈哈哈,這小子天真到令我哭笑不得]
正想說完彼得交代的遺言,但只換來對方失禮打斷放聲大笑
-
[看來還是有人認不清現實]
男人輕蔑指著無名氏,像是他說的話很可笑
-
[為何這麼說]
礙於自己失去記憶,無名氏也不好爭論什麼
他只想快點趕到東邊,機會正隨時間點滴流逝
-
[你這個白痴,我們早就被政府給遺棄了.等你到了那裡,只會發現一大堆喪屍]
那男人開始激動破口大罵一些不刊入耳的粗話
就算是這樣也該冒險一試,他不懂為何這男人會如此定論
-
[...]
無名氏開啟車門想轉身就走,不想引起無謂爭執
-
[別再婆婆媽媽的了,要不進去坐下喝一杯先--]
另一個影子快速溜進前座位置
無名氏正要開口詢問,女人突然抬腿往他下體一抬
-
他迅捷的抓住女人的腳腕
正當感到莫名奇妙之際,後面的壯漢怒然大喝:[離我的女人遠點--]
-
結實強勁的拳頭往他臉上掄去,像個沉重大錘連環在車體留下幾處凹洞
雖然紮實有勁但速度不夠
無名氏可以清楚的猜測拳頭落下的路徑,也可以看穿壯漢接下來的招數又是什麼
在他側頭閃過幾回出拳之後,他手擋出拳右腳一踢的將壯漢連連逼退
-
[喔,不.姐姐你們在想什麼?!]
年輕人開始慌亂的阻止壯漢欲衝上前的舉動
-
[別吵了,你沒看到他那台車說不定有值得的東西嗎]
男人眼底閃動貪婪的念頭
-
[那也不該...]
年輕人懊惱的預上前阻止衝突發生
-
[通通都給我退下.陌生人你就乖乖投降吧]
女人高舉手中獵槍,強勢的宣佈著
-
[把我那膽小的弟弟帶走,等我查出車上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後--]
無名氏偷偷按起手中遙控按鈕,車子警報器開始轟隆大響
-
[嗶嗶--嗶嗶--]
等女人一回頭分神,無名氏迅速打落她欲開火的槍枝
掏出自己腰間備用槍枝砥住女人的太陽穴

-
壯漢才跨出一步
無名氏轉身眼神逼視,用槍點了點女人腦部
男人只好無奈的放棄抵抗
-
接著無名氏冷硬的詢問著:[現在還有誰要動手的嗎?]
大家默不作聲的看著眼前手腳俐落的陌生人
-
其實連無名氏也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吃驚,一切都像是呼吸空氣那般自然無所遲疑
上次他是大意喝下了夫婦給的安眠藥咖啡,但現在看著自己一連串完成這些防衛動作
他真的開始對自己的身世感到有些興趣了
-
[對不起,原諒我姐跟她魯莽的先生.他們離群居所太久了]
弟弟嘆了一口氣,無名氏感覺他是裡頭最沉著成熟的一位
-
他舉起油槍招手喚著無名氏
[來這裡繼續剛才未完成的事吧.我是克朗,你好唉.姐姐你們別胡鬧啦]
-
[你也好.克郎先生,我可以試著載你們一程,只要他們別...]
無名氏無奈的比手畫腳後聳聳肩
-
[呵呵,感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們這的倖存者早就對求生不抱任何希望了]
-
[此話怎說?]
-
[在蟲災剛開始的時候.有錢有勢的早就帶走一切離開這裡,只剩老百姓跟喪屍作著渺小微弱的抵抗]
-
[我們想盡辦法讓我們的老爸先到附近未遭受感染的地區躲藏,他卻被當地暴動居民亂石砸死]
無知恐懼是很可怕的幕後耍偶人
它操控你的思想跟理智,超越你曾學習被教育的一切
道德感跟人性早已被拋之腦後
-
就算父親有身體檢驗跟醫療證明
那些人就像著魔的妖怪不肯放過那些可憐人
他們拍打,摔砸難民們的所有物品
彷彿就是那些東西跟人帶來瘟疫似的
比喪屍更令人畏懼,任由恐懼擺弄心智...不顧一切傷害那些老弱婦孺
-
[因為政府無法控制災情的持續擴大,當地居民害怕任何移民去那的人類.於是起身動亂造反]
克朗搖搖頭試圖甩開腦海那一幕幕充滿混亂哭叫的場景
-
[最後我們準備搭上大型油輪遠洋號時卻被打退回府,因為船上人員數目已滿.再來就是通用廣播說的...]
-
[弟弟,跟陌生人說那麼多做什麼,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幫助]
女人-弗夏卡怒氣沖沖拉開弟弟,並瞪視著無名氏
-
[現在你走吧,去尋找那些可笑虛無的消息情報吧]
她只想進屋去,跟著他的家人靜靜等著死神的裁決
-
[之前通用廣播曾通報要我們到市中心去集合,那裡除了一堆喪屍跟作亂份子,什麼也沒有了]
弗夏卡對於眼前陌生人感到氣憤
他們遇過太多披著羊皮的野狼了,那些可恨經歷打破她對現在所有外人的信賴
不管是想強姦她的,或是同行期間想偷襲殺了他們奪取財物的
甚至佯裝問路卻拿出傢伙想要殺人搶車的...現在世上充滿太多腐敗喪智的靈魂了
-
[在那待了三天依舊消息全無,要不是我先生保護我跟弟弟...我們現在...]
弗夏卡感到眼框發酸,她轉身離開不讓陌生人察覺她的軟弱
-
[跟我一起走吧,只要你們...]
無名氏強調的加重語氣,在這守著只是死路一條罷了
跟著彼得夫婦前去公園的那一天回憶戳刺著他的良知
-
[感謝你的好意,陌生人.但是我相信沒有比這裡更好更安全的藏身處了]
克朗說這句話的同時,無名氏強烈感受他們歷經多重艱苦挫折已讓他們逐漸消失求生意志
-
[原諒我一時的惡念,我真的當作所有人都跟喪屍沒兩樣了]
弗夏卡的老公-史迪芬在進去前輕淡的說道
他看著這些人進入像是人生最後終點的灰白休息室
-----------------------------------------------------------------------------------
國家會議中心
-
[福特蒙小鎮市長,總統命我將派小組前去安裝發射暴風雪三號,這有助國家殲滅寄生病體]
-
[那我的人民該何去何從]
-
[你別忘了是我開特例讓你和家人能到昆吉去躲過災難,你沒有權力再過問其他了]
-
[報告長官]
-
[長官.黑閃電小組已到達目的地]
牆面上大營幕上標示出派遣的部隊小組所在位置
-
[做好確定工作之後再來與我連絡]
-
[沒問題,長官]
-
[好了,你走吧]
市長落寞的走出辦公室,但是此時力量微薄的他又能夠為其他人做什麼呢?
-----------------------------------------------------------------------------------
尖銳叫聲忽地從加油站四面八方傳來
正當無名氏準備上車的同時,那三人卻無動於衷
-
[你們當真不走,該死.這些喪屍消息傳播的真快]
不知這些噁爆腐爛物是何時發現的
但是從幾隻到幾十隻從外邊聚攏,無名氏就算失去記憶也知道大禍臨頭了
-
就當無名氏已轉身發動引擎,但是看著眼神宛如死人般灰暗的三人
他突然覺得於心不忍,難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能夠抵擋這些變態寄生蟲是嗎
-
千殺臭蟲在寄生人體後無法承受電擊和低溫
無名氏想起剛才看過黑色盒子上面記載的內容...
或許還有其他得救的機會
-
[聽我說,就算正要前往的東邊是個空包彈.我從得到一些研究室的資料得知,只要能往寒冷下雪的地區移動我們一定能得救的]
-
[...]
三人眼神猶疑,思考著要不想再相信一個陌生人說的鳥話
-
[總之活著就還有希望.媽的,到底是走還不走]
彼得夫婦死前慘像在他眼前浮現
無名氏失控按鳴喇叭,喪屍群也因此停止進一步靠近
-
[可惡的混帳臭蟲--!!!]
無名氏開車撞倒壓爛幾隻寄生臭蟲後,源源不絕的喪屍大軍接連列隊般上前
連其他三人也覺得訝異極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們搬來這一個月來也沒遇過數量這麼多的喪屍
-
看著無名氏拼命試圖阻止喪屍群的進攻,史迪芬內心開始掙扎
他們三人都撐到這裡了,為何要就此放棄
這年輕人看起來為人正直,也許能夠值得信任
:[先生,我們回心轉意了.能否撐到我們拿完必須攜帶的物品,我們願意跟你同行]
-
[那就快點!!]
無名氏瘋狂的控制方向盤和操弄排檔桿不斷繞圈撞開其他屍體
史迪芬把姐弟兩人護送進去後,便往無名氏車子快步追上前
-
[也讓我跟你一同加入戰局吧]
他開槍射倒幾隻逼近的臭蟲後,急切敲著車門示意讓他上車
-
在開車倒檔輾斃又撞死幾隻臭蟲,史迪芬的獵槍子彈也所剩不多
喪屍數目依舊無減,廂型車像是闖入螞蟻窩大軍被困住的可憐蚱蜢
-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數量如此龐大的喪屍群,老天,這是怎麼了]
無名氏也不懂
難道受到感染的人數量龐大
還是...這裡是它們的大本營
-
[我們來了--]
其他二人拿好東西後,無名氏打開後車廂門讓他們上車
-
正當無名氏準備殺出一條生路突破包圍的同時,那些喪屍停止了進攻
它們相繼發出如同利刃刮擦玻璃的尖嘯聲
咆哮低吼揮舞肢體顫動,此起彼落露出血盆大口叫囂像是在彼此交談
接著後方特別高大的黑影向前推擠,其他喪屍讓路給突出醒目的巨型生物
-
[那是什麼..我們死定了..阿阿]
其他人懼怕的動搖起來,他們的命就決定在此終結了嗎
-
[振作一點]
無名氏其實也害怕的削弱信心,但是他還是試圖想著所有可能的逃脫辦法
-
那東西如同動物四腳爬行,但是特別的長相跟其他弱小的腐屍差異頗大
牠那過度發達的肌肉以及長滿倒刺勾毛的六肢,無名氏懷疑那寄生體應該不是來自於人類
螢光綠色疑似昆蟲複眼六角錐形小格,交錯相疊拼成一副太陽眼鏡大面積的接收畫面器
像極了一隻蒼蠅頭健美先生
當它朝天發出渾厚低吼聲時,其他騷動的屍體們立刻安靜下來
最後那生物撐起後腿站立,它突變大顎口器充滿腐蝕性的唾汁酸液不斷滴落
那無情冷血由幾千顆小眼組成的橢圓大眼鷹視狼顧視線狠狠的集中於四人身上
-
沒想到這群生物還有領頭的,這下事情真是越來越複雜了
-
[碰碰碰碰--]
史迪芬拼死連朝怪物首領連開好幾槍
-
但不同於那些披著如玻璃易碎般的普通喪屍
它的皮膚堅韌剛硬的絲毫不受那些子彈影響,人類的挑釁只是促使怪物暴躁奔來衝撞車體
-
[鐺鐺碰--]
無名氏千鈞一髮的甩尾閃過怪物來襲,但是它靈活的調整角度後立刻折身拐彎
又再次猛烈撞擊讓裡頭四人給震搖的頭昏腦漲,任憑史迪芬如何開搶掃射
那強壯的巨獸還是不為所動
-
後座物品散落一地,弗夏卡跟弟弟發現電流棒:[克朗,幫我開啟電流開關]
-
[小心點--]
其餘喪屍就像競技場觀看好戲的民眾,居然動也不動
也許是領頭有自信它一人就能擺平他們幾人吧
-
[吱咿咿---]
巨獸又貼近車身擦撞,它的口水燒爛了車窗玻璃
參差不齊的利牙正在車窗外張合舞動
弗夏卡趁這時從破洞空隙將電流棒戳入怪物眼窩,怪物的眼部意外脆弱柔軟
-
[將電流調至最強--]
克朗照辦了姐姐的命令,強大閃光頓時貫穿怪物全身
-
[劈啪---]
高壓電流將焦黑怪物給震飛幾呎外,那怪物羞辱的甩頭朝著眾人擴張大顎怒吼
翻滾起身後又發出如鼓槌敲擊低音震波,其他喪屍群聽令一擁而上
-
[這下死定啦--]
車子被憤怒喪屍群團團包圍,眼看他們就要成為蟲嘴下犧牲者----
-
天色突然異變,冰冷潮濕的強風由另一頭呼呼吹來
蟲子們開始聒噪鼓動,那領頭蟲朝著四人的方向像是不甘心的停戰
然後它仰頭嘶叫幾聲,負傷率領眾蟲朝著反方向迅速離開了
-
[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上天垂憐看見他們陷入苦海了嗎
當他們不可置信的走下車外時,天空降下宛如奇蹟般的冰雪結晶








圖源:
http://psychologicalcounselingpsychotherapy.com/%E4%BA%BA%E9%AB%94%E5%8D%81%E5%A4%A7%E5%AF%84%E7%94%9F%E8%9F%B2/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圖源:
http://psychologicalcounselingpsychotherapy.com/%E4%BA%BA%E9%AB%94%E5%8D%81%E5%A4%A7%E5%AF%84%E7%94%9F%E8%9F%B2/









回個人新聞台看更多好文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112)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龍爭之戰第二章-紅石幼龍(長篇中世紀小說)
此分類上一篇:龍爭之戰(長篇中世紀小說)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