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8 23:35:16| 人氣1,12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龍爭之戰(長篇中世紀小說)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綠毛怪酒吧

位於坎德培的郊外
一棟任由爬藤雜草植物滋生蔓延,覆蓋住整座木造屋
宛如身披青毛蹲伏林道間躲藏的怪物-綠毛怪酒吧
這裡是通往其他地區剩下的最後一家旅店,
途經的旅人很容易因為建築物顏色巧妙融合成為自然景觀的一部分而忽略其處
-
裡頭熱鬧玩牌划拳喝酒吵鬧聲響徹雲霄
昏暗旅店內穿著油垢黏膩髒圍裙的忙碌侍者,忙著在陽光斜照老舊木板走道上來回穿梭著
老闆正跟客人們在吧台前灌著劣質水酒又聊著千篇一律的話題
不外乎就是吹噓自己破爛酒館的謠言大於事實性的故事
-
據說精靈王國帶領部分貴族將領,準備親自前往坎德培做例行性聚會派對,途中經過這家小店
外頭炎熱的暑氣就要將整個部隊人群行動力給徹底消融
再加上貴客們的水袋存水都已一滴不剩
聰明的老闆靠著自己的機智.敏捷反應力以及廣闊人緣...等其他條件
在一天之內馬上收集到讓國王以及他的五十名(還是一百?)客人足以喝到天翻地覆的葡萄酒桶
及時灌溉了這些飢渴交迫的就快要倒下的旅行者
-
國王聽到來自遠方嘉賓的讚美
龍心大悅的馬上下令給予這家不起眼的酒館一個身分
(老闆虛晃一圈,讓吧台座位上每個人瞧瞧那張像在泥坑裡經過無數牲畜踐踏打滾般的灰霉破紙)
這身分讓覬覦旅店收入的閒雜份子都為之卻步遠離
接著其他桌外傳來一陣彼此譏諷叫罵,互丟的桌椅飛向牆上摔個粉碎
金幣響亮的掉落聲混雜互毆劈啪的扭打騷動轉移了吧台所有集聚聽故事人群的目光
-
躲在最角落的兩位疲憊的旅人因為旅館沒有了床位,無奈屈身在空間有限的胡桃色長凳上稍作休息
瘦削的遊俠用麵包片裹上剛送來像爛泥黏稠的熱湯
他身著輕便軟皮甲,腰帶上除了一隻工具刀還繫著幾個小囊袋
-
像熊高大的壯漢一屁股佔了兩格位子,
兩條像是樹幹結實的大腿交疊靠放在桌沿邊打著酣
蓄著滿臉如獅鬃爆發的鬍鬚,
壯碩體型加上身穿熊皮毛衣更顯得八面威風,讓人不敢隨意接近招惹
他的斧頭用著長布條神秘的包封放在長椅上頭,那斧頭沉的約有十幾斤重
-
[聽說了嗎]
隔壁座位的兩個守衛趁著交接換班後,走進店內準備小酌一番
-
[消息早就傳遍整個坎德培了.領主正積極尋找藍石想要將祂們一網打盡]
-
[抓神獸?!真不敢相信.這是要做什麼?]
-
[還用的著想麼?當然是效法艾列特將紅石納為旗下作軍事武器阿]
-
[阿阿...真是觸怒眾神的行為阿.安捷馬沙,願眾神寬恕我們無知傲慢的罪過]
然後兩人走向吧台座位跟老闆閒話家常去了
-
[嘖,實在有夠誇張]
遊俠聽完剛才坐在隔壁桌的兩位士兵對話覺得不可置信
-
就連再扒兩口的胃口也沒了,把冷掉湯盤推開後
遊俠拳頭洩憤似的猛力捶了一下桌面
旁邊瞌睡正好的大個子立刻被敲擊聲響驚醒,第一時間作出防備的姿勢
-
[居然妄想要控制遠古的神獸,真不怕遭天遣嗎]
雷伊厭惡的吐了一口痰在地板上
-
在一旁的體型狀碩的大個為他的粗俗行為皺了皺眉
他慵懶起身展開四肢後,活絡全身肌肉糾結的壯碩身軀
把前後拉動的關節弄得拍拍作響後,阻止夥伴又試圖再度往地板一淬
畢竟他們來這是為了遠近馳名的森格特黑啤酒
而不是到處都是害人滑一跤的口水地板
-
[我說雷伊阿...]
大個說話語氣很緩慢,但語氣表顯出像隻沉穩的領頭公牛氣勢
-
跟急躁的雷伊正好相反
雷伊像隻住在地洞的土松鼠不斷吱喳亂叫隨時等著被人發現破綻
-
[國家的無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就靜觀其變吧]
醒來的羅柏為自己又叫了一杯森格特啤酒
接著把旁邊剩下不到半杯的溫啤酒一飲而盡
-
[唉唷,羅柏.我只是想找事發洩鬱悶罷了]
雷伊看著大個子嚴厲的神情,畏縮的稍微收斂了音量
-
[我們還有重要的任務記得嗎?越低調越好]
說到任務這兩個關鍵字時
這事如同芒刺緊緊附著在他的胸口上,怎麼也無法甩掉
-
[就是我們的任務讓我煩躁的嘛...]
雷伊癱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上下拋接自己隨身攜帶的工具刀
羅柏對此也頗有感觸的呼出一口長氣
-
[你的啤酒來了,先生]
送來啤酒的女性侍者身後尾隨一位約不到十歲的孩子
用著崇拜的神情看著高大威武雄的羅柏
-
[真希望我長大以後也能像您一樣神氣]
孩子天真的眼眸閃亮著崇拜的光芒,由衷的說著
-
[也許會有那麼一天...孩子]
羅柏伸出包覆孩子整顆小頭的巨掌揉了揉
他由衷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
-
[我去看看前面有什麼消息可探聽吧,再繼續坐下去我會考慮用我的鞋子裝酒來喝]
誰都知道他的鞋子有多臭
看來他真的需要找些事情來轉移焦慮感
---------------------------------------------------------------
羅柏開始回想這次的任務
他們由管家的帶領下穿過主人若大坪地的美麗天使噴水池花園後
走進坎德培富人區的最金碧輝煌.醒目頂級的私人豪華城堡之中

-
從圓形拱門進入,交叉迴廊底下盡是最奢華.高貴流行的家具裝潢及優雅擺飾.
所有達官貴族所擁有的一切顯赫象徵都可在這一覽無疑
裡面安靜到只有他們長靴踩踏在堅硬大理石地板上的發出"咖噹"響亮回音
-
接著的兩排左右走道上銜接豎立掛放著各種價格不斐的精美石雕跟唯美畫作
絲絨布幕壁牆上掛著當代知名畫家創作的各類神話宗教故事畫作
也有將軍帶領軍隊對抗傳說怪物的戰爭畫圖
也有神明化身為俊男美女在湖畔旁飲酒玩樂的水中嬉戲圖
-
雕塑人物石像皆已以各種神話傳說英雄人物為主題
當然也不缺城堡主人本身的誇大形象雕塑
這些雕像栩栩如生的表情跟動作
配上昏黃的燭火,會有種他們是活生生猙獰的站在檯面上向你挑釁的錯覺
-
管家帶領他們到主人的會客房
從眼前這位人物在爐火堆旁來回踱步,透露出的不耐
表示這次的邀請不是好事的成分居多
-
[主人,羅柏騎士跟他的隨從到了]
管家悄聲說完立刻恭敬退至門外闔上門
-
[才不是什麼僕人,是夥伴!!]
雷伊抗議的大聲嚷嚷
-
[尊貴高尚的將軍大人-阿隆特斯...]
羅柏禮貌的對眼前人物作了軍用手勢
在爐火前休息的那人放下手中酒杯,驕傲仰頭大走向他們

-
從他自信大步邁開的步伐看出他的階級明顯高出客人許多
他的眼神同時也帶著些許輕視
羅柏用著慎重的開場白正要讚美阿隆特斯時,將軍只是不耐的招了招手要他立刻閉嘴
-
[省得那一套了,塞瓦的人]
阿隆特斯冷淡的切斷羅柏接下來要繼續說的恭維之詞
-
他就是不懂王子為何要用塞雷瓦人
這群雜種只配跟豬交配,在畜欄爛泥打滾度過一生骯髒粗俗農奴
-
[陛下難得仁慈要給你跟你的隨從一個服侍的機會]
雷伊聽到這句話差點從地上跳起
卻被羅柏暗示的目光給強壓回去,只好隱忍著向前抗議的衝動
-
[你們得去尋找藍石的巢穴]
聽到這話的兩人都微微一顫
似乎不相信他們所聽到的事情是真的
-
[找到祂們棲息地後回來向我回報]
阿隆特斯像是吩咐最卑賤下人口氣般的命令著
對他們將要執行困難的任務顯得不以為然
-
[我們要找到祂們做什--]
雷伊忍不住又再次發聲
他看了看身旁也略顯動搖的老戰友
-
[咳恩]
雖然只有稍微遲疑困惑
但羅柏還是再度阻止好友質疑性發問
-
藍石
是塞雷瓦人們崇拜的上古聖獸
塞雷瓦人有幸以冷艷藍寶石為祂們命名
所有見到藍石的人都會為這不可思議奇幻生物的美所深深著迷
讚嘆祂身上由光線折射出的散發藍色冷光鱗紋
隨著身體角度變動反折出不同色澤亮度,像彩虹般閃爍讓人目眩神迷於其中的珍寶
-
每當早晨塞雷瓦族從石造屋內醒來
震耳欲聾的藍石吼聲就會繚繞在奇卡尼上空
當祂巨大如黑暗的厚積雲層籠罩整個奇卡尼大地之時,連太陽耀眼光輝也會為之失色
塞雷瓦人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面向魯魯波火山方位,虔誠的向巨龍棲息的山區膜拜以表示對神獸的尊敬
-
巨龍所居住的地方是個充滿極端的環境,位於終年冒著滾燙岩漿的炙熱火山荒地
相傳藍石在遙遠的從前擊敗了奇卡尼最可怕的敵人-黑石爬蟲類人
黑石爬蟲族的是一群蜥蜴,鱷魚,蛇頭之類的怪異半人型物種
牠們特別喜愛獵殺各種種族來當作戰利品或是食物
曾有不小心誤入牠們聚落死裡逃生的塞雷瓦人表示,那裡絕對是所有人最不願意躺下的送葬場
-
雖然塞雷瓦人也是驍勇善戰的巨人種族
但是也在奇卡尼跟這些兇殘血腥的怪物苦戰了好些年卻始終枉然

-
接著奇蹟發生了
不知什麼原因多年前藍石從遙遠北方遷移飛往奇卡尼過來居住
藍石會噴出冷霜風暴將這些冷血爬蟲怪給活活凍結成冰塊
有時也會從上空像投彈般往下俯衝,用像老鷹般的前爪捕捉爬蟲肉帶回巢給幼龍享用
這些數量大減的低劣爬蟲就逃往枯草沙漠去另闢新地去了
-
飛龍對人肉沒有興趣
除了趕走爬蟲怪外,祂們只吃比人大上好幾倍在火山以及奇卡尼附近遊蕩的大型生物
和奇卡尼居民相安無事共處好幾個世代...一直到現在
(當然如果有時被抓走的畜牧牛羊不算的話)
-
塞雷瓦居民從不會去打擾這些如同神明般的高貴物種
而如今的任務,卻是害羅柏陷入了兩難的抉擇
-
[我們與那些愚蠢.自不量力落後土人即將要進行一場大戰了.事不疑遲,快點出發吧]
將軍厭煩的催促趕人,之後自顧自的走向溫暖爐火旁的金箔主人椅旁舒適坐下
旁若無人似的繼續啜飲杯中美酒,管家安靜迅速又把他們倆領了出去
-
喀喀劇是住在坎德培國家下方的一個部落
他們畢身以善用毒液生存聞名
本來兩者都相安無事各過各的生活
-
據坎德培前哨回報
最近不知什麼緣故,他們有了想侵略佔領各方領土的慾望
能確定的是他們能力增強數倍

據坎德培前哨回報
最近不知什麼緣故,他們有了想侵略佔領各方領土的慾望
他們像一尾躲在角落蓄勢待發找尋縫隙鑽進都市,注射劇毒癱瘓國家的眼鏡王蛇
---------------------------------------------------------------
[今天手氣真不錯]
雷伊折回來了,手上多了一袋飽滿的金幣錢袋
還吹著口哨拋擲一枚金幣,看來他心情好多了
-
[總之先回我的家鄉一趟吧]
也許這事還得先向長老秉告,之後再做打算吧
-
[沒問題]
於是雷伊起身打算去馬廄牽出馬匹
-
[碰啪---喀啦]
突然傳來巨大衝擊性碰撞聲響與劇烈震動
影響之大,旅店木頭造屋開始擺盪搖晃,大家驚慌失措蜂湧逃往出口移動
-
有些人因擺盪振幅太大,重心不穩摔跌在地上翻滾
東西隨著混亂掉地破碎,天花板不斷迸裂出碎塊及樑柱木條也不支載重開始變形塌斜
最後從天而降的長形重物如同大刀闊斧劈開屋頂一處
碎散的建築材料崩落,掩埋底下所有的一切事物
受害者掙扎哭叫在地牛翻身所發出的怒號下都顯得細微渺小
-
恐懼哀嚎般的呼救聲四起,驚險只有一瞬間
旅館內外各處躲掉災難的幸運人們都因及時脫出的好運嚇到渾身發抖,不斷感謝上天
-
眼明手快的羅柏老早撈起雷伊往窗戶缺口跳出,臥倒在外面乾草堆裡
最後只剩下塵煙瀰漫開來,還有一些石塊木板砸落餘聲
等騷動平息後,他們睜眼環顧四週,一邊嗆咳拍開身上的灰塵
驚愕啞然的看著這曾是旅店的地方,現在只剩一堆木頭碎石渣堆在地上了
-
[這是怎麼一回事?!]
驚魂未定的雷伊率先抬頭開口詢問著
-
羅柏臉色凝重的搖搖頭後走向需要幫助的人群裡
扳開能搬動的重物找出其他還倖存的傷者
已經脫離險境回復神智的雷伊也走過來一起幫忙
-
更令人驚訝的一幕展現在眼前
如小山龐然巨物墜落在旅店旁邊,是隻鮮紅體色如同火焰燃燒的龍獸
祂如同攻城槌強而有力的尾巴橫掃整棟木造建築
脆弱毫無防禦力的旅店就這麼不堪此一重擊徹底鬆散了
-
[怎麼會這樣]
還活著的人們議論紛紛
羅柏跟雷伊往巨龍身旁探去
-
[羅柏...這是紅石沒錯吧?]
好大的一條龍
雷伊猜想要大約要幾十人才能剛好等於龍身長度吧
-
[來看看祂情況如何]
羅柏大膽的走到張開整排如刀片般的白色尖牙龍嘴下探息
-
紅龍口鼻沒有空氣流動
他爬上柔軟的胸腹仔細聽取卻沒有如手風琴壓縮起伏的律動
紅石身上遍佈如同刺荊尖刺侵蝕的黑色傷痕,其他區域還有一些類似鑽洞及抓痕般的傷口
如紅寶石光澤的閃亮鱗片也黯淡脫色剝落
也許這隻龍獸在還未掉落時就已經...
-
讓精靈們愛不釋手的中型巨龍,是邦交精靈國家-艾列特所看管的龍群
祂們身型略比藍石還要小一截
聽說性喜居住在懸崖峭壁間挖洞築巢
個性溫順柔和,與擅常跟世間生物溝通的精靈們彼此互相合作.和平共存在的生活同一地區
-
那麼這隻紅石為何會單獨飛到坎德培偏僻的荒郊野外?
身上無法解釋的怪異傷痕又是怎麼來的?
羅柏專注沉思到沒發覺背後雷伊後方走上前來
-
[這個要向王子報告嗎?]
看著愁眉不展的羅柏,雷伊憂心的問著
-
龍雖然對肯他切的人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看到這麼美麗的生物逝去也是會不免感嘆的
因為從沒有機會這麼近看過龍這種神秘的生物,雷伊在巨龍屍體前後走動欣賞這龐然巨獸
據說祂們也會做短暫距離飛行
但是比起飛行祂們更喜愛在險峻陡壁上攀爬跟地面挖土
看著適合堀土貼壁鋤頭狀漆黑腳爪,強壯如帆布撐大的翼翅其實飛行技巧並不高明
-
[嗯,看來回去之事得先暫緩了]
羅柏輕輕拍撫紅石逐漸冰冷的身軀
他看著巨龍其中一隻因為戰鬥而折損斷裂的龍角,因作戰而傷痕累累犧牲的身軀
大個不捨的用雙臂環抱已永遠閉眼沉睡的巨大龍頭
他取下一片完整依然散發出美麗紅寶石光澤的鱗片,收入到雷伊腰帶上的專門收集珍藏品的麻袋裡面保藏留念
-
[羅柏--快過來看這邊]
雷伊看來在龍屍附近發現了什麼

-
羅柏跨過如廊柱倒放的粗大前腳,走向雷伊所在位置
這隻仰躺的紅龍後腳腿上綁了一籃堅韌的葦草編織籃
打開一看竟是一顆完整無缺的如同顆粒表面的龍蛋包裹在柔軟長巾裡層
-
[哇呵--這東西難道就是紅石蛋嗎]
雷伊興奮的等不及想先行拿起把玩觸摸
卻被羅柏搶先一步奪下
-
[先讓我先瞧瞧蛋的狀況如何]
看到雷伊像是玩具被搶走的失落表情
羅柏感到有點想笑
-
龍蛋可不是能隨地取得的玩意
想拿到龍蛋必須有跟整群龍族作對的心理準備
這顆龍蛋應該是紅石蛋吧
紅石是群居的動物,這又是誰指示祂運送?
又...究竟要送往何處呢
-
龍蛋表面有如岩石般粗糙凹凸
蛋的顏色如粗礫灰岩是個很好的偽裝
形狀大小都跟紅石聚居的山丘土石並無太大差異,羅柏要兩手才可完全托住
能感到一絲的脈動從裡頭微弱傳入掌心
龍蛋十分堅硬,就算從8000多公尺高空落下還是能完整不破
-
[不過就算是紅石蛋,應該也會被精靈掌管的很好才是]
羅柏瞇眼看了看遠方的一座大城市,吹起特殊哨音
他們聰明的愛馬聽見主人召喚,從林間竄出快步奔來.馬兒們也毫髮無傷的躲過此劫
-
[看來事情並不單純...]
羅柏把龍蛋交給雷伊
雷伊把玩一下後把它收進溫暖保溫的兔皮絨袋裡頭
然後羅柏轉身走向民眾不知在談論什麼,沒多久又走了回來
表情如同白雪蒼白
-
[發生了什麼事?]
雷伊不解的跟在羅柏身後
-
[我剛才詢問旅店的老闆才發現翻騰蛟龍上的大橋意外斷裂了]
羅柏嘆了口氣,心想這一切未免太過古怪
-
[這.這也太奇怪啦,為什麼會這樣呢?]
-
[所以才有其報備的必要.唉,走吧,雷伊]
羅柏心中充滿複雜的各種想法
難不成有什麼東西想舉步入侵坎德培了嗎
-
[該不會有人希望我們游泳渡過翻騰蛟龍的河水吧]
雷伊打趣說道
-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羅柏指了指遠方滔滔滾捲壯觀的急流
祂如同水中掠食者耐心閉息潛伏,等待著各種生物經過此處,趁不備之時捲食其命
-
這就是翻騰蛟龍
有無數商人及流浪旅行者.征服冒險家都因為這致命的河流遲遲不敢越矩
要不是近年來搭建完成了堅固的石灰岩拱型橋
從前還只能冒險讓如葉子般輕薄的小船勉強在河域上的巍顫顫航行
如今連艾列特篆養的紅石巨龍都被不知名東西襲擊了
那想必接下來還會有更危急的事件將要發生
-
羅柏.雷伊刻不容緩的跳上各自的馬匹,往大城市快步出發
-
在他們身後的紅龍屍身最終形體會逐漸被森林生物分解消化
從祂沉睡的泥土地上將會冒出初生嫩芽,最後化成森林其中一棵林木
有人說龍跟人類英雄同樣,在死後天神將會將其精神意識鑲嵌在銀河天幕當中
成為最閃亮的一顆恆星,永遠的為所有在黑暗生物帶來明燈般的照耀
---------------------------------------------------------------
坎德培貧民廣場外
有個掛著骯髒破爛棕色披風的吟遊詩人正往廣場中心走去
-
說是廣場
不如說是廣大農耕地附近的一塊空置閒地
農民在忙碌整天過後
除了到附近瘋馬酒店點杯低廉蘋果酒配麵包片當作一天晚餐結束之外
也會在這空地聚集交流活動.有時你若是留意細聽,也能從中的到一些小道情報
-
這時那個吟唱者開始吹起口琴流傳已久的民歌童謠:
-
世界初創之時
眾神送給人間三條龍作為奇蹟禮讚
祂們各被賦予重大使命
紅龍 大地的守護者-帶來豐收
藍龍 天空的看管者-負責自然運作
別忘了還有一條躲在暗處的黑龍,黃眼隨時虎視眈眈
-
祂們是神的使者,安捷馬沙(坎德培祝福之意)
啦嗚啦啦哈雅 啦嗚啦啦哈雅呼嘿
願眾神永久守護坎德培
-
琴音到這告一段落,大家無不拍手叫好
接著又有一位提琴手加入他們
其中有幾個民眾也用自創的舞蹈及隨處可見的生活用具當樂器敲打,
人人牽手串聯成同心圓
樂呵樂舞的踩拍歌唱,吟遊詩人在眾人喜悅的笑聲中淡出了這場歡樂的音樂會
-
[閣...閣下]
羅柏急著迎上前去接應吟遊詩人
-
[...來吧]
吟遊詩人輕步背離人群遠去,其他二人也隨之跟上
-
在吟遊詩人的帶領下
他們走進東邊的一處附近森林
前方路標處有株獨立展枝的百年壯觀老綠果樹,這的人都稱它為永生樹
-
當然這吃了並不會馬上長生不老,只是綠蟲果實很健康
聽說長期食用會有延年益壽的效果
不過果肉黏稠並帶有濃重的草澀味難以入口,因此沒有多少人肯犧牲味覺來換得其效果
-
[叔叔又出了什麼餿主意是嗎?]
一遠離人群走到樹下
在綠蔭樹穎下吟唱詩人的眼神轉為老鷹般強銳,有點萎縮的背瞬間挺直起來
-
[不是的,王子殿下.這說來話長]
微風吹來生命果散發出類似蘋果般甜味
但吃起來可就不是那麼回事
-
[請您看一下我們發現到的這東西]
王子在看到龍蛋時嘴角些微抽動了一下
但他很快便隱藏好自己的動搖
-
[還有紅石的事]
羅柏把龍蛋收好後又拿出那枚鱗片
鱗片在陽光照耀下折射出各種層次的紅色螢光
-
[紅石?]
所有人都為這閃爍紅光著了迷
於是羅柏一邊把他們在旅店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詳細說明了一遍
-
[自從喀喀劇突襲後,我一直在等艾列特的前線回覆,但始終沒有消息...]
狄彌尼王子甩開了厚重的披風
一層沙土輕輕從披風上飛揚開來,他額間皺摺讓他的表情更顯得鬱愁
-
狄彌尼眼睛注視永生樹頭上結實累累的果子,並隨手摘下一顆樹果
用著依舊沾滿泥土的披風來回擦拭果實,並從容自在的將果肉啃食乾淨
-
[回城後我會立刻隨即派人前往艾列特,你們找藍石的任務就先放著吧]
狄彌尼王子馬上從茂密草叢中牽出一隻身披粗布的優質戰馬
把剩餘的果核丟棄後,跨上了馬背
-
[還有一件事殿下]
羅柏走到狄彌尼馬下,馬不安的來回踩踏地面
-
[說]
還有比現在更糟的事了嗎
狄彌尼拉扯疆繩控制燥動的馬兒
-
[唯一通路大橋無法通行,實在令屬下十分擔心...]
那是對過往旅客還有交流貿易非常重要堅固的橋樑
大家的表情都顯示著疑惑,還有隱藏在內心浮現的不祥預兆
-
[哼,三天前夜晚發生的事.工匠們正在日夜趕工修復]
狄彌尼想到這事就咬牙切齒
什麼魔鬼附身的生物居然做出令人震怒的事情
-
[依照民眾形容看來應該是這幾天的事,而且據說石墩切口處上面沾滿不明黑色腐蝕液體]
-
[這事我派人調查過了,極有可能是那群該死的喀喀劇土人幹的]
還讓幾個看守士兵腦袋分了家,支離破碎的倒掛在斷橋上頭
他心想著最近大家都在談論的外界範圍神出鬼沒的蟲怪傳說,看來八九不離十真有其事了
-
那液體說不定就是他們故意留下的挑釁記號!!
狄彌尼握住疆繩的手指忍不住纏緊了一些
-
[你們自己想辦法過河吧,把龍蛋送還給精靈]
狄彌尼額間滴落冷汗,有太多事等著他回去立刻處裡
-
[走吧,好馬兒]
狄彌尼兩腿一夾,馬兒跳起嘶鳴後便向坎德培市區方向奔跑去了
-
[現在該怎麼辦]
雷伊看著動也不動注視著遠方的大漢
-
[只好見機行事了.或許這個龍蛋的小龍孵出後能載我們一程也說不定]
羅柏挖苦的說道
腦海一片混亂的思緒有待分門別類整理,看來只能邊走邊想辦法了
---------------------------------------------------------------
來到這惡名遠播的水鬼之河
激流大嘴不斷在河中萬馬奔騰似的旋轉捲絞,河道中有許多驚險急湍
一截如他兩手環報般粗的堅硬木條
被河水猛烈推向豎立的大石頭上,[啪拉]的硬生生斷裂成了數塊沒入水龍腹中
-
羅柏靜心思考下個步驟
如果說要有捷徑,那還得去找尋深諳水性的船伕才行
等到那時喀喀劇早就佔領了整個坎德培也說不定
-
[看!那裡--]
雷伊搖了搖沉思的大個
苦惱的羅柏將視線轉移,雷伊的好眼光精準的指出遠方騷動的樹叢
-
[是肯他切的游牧族]
在上游處,
有個穿著跟雷伊差不多的老人牽著一隻擁有流線型身軀的長毛怪獸,從林間處踏進了急流中
-
滾滾惡水對長毛獸來說就像是在庭院池塘泡澡般輕鬆
輕易的在湍急河水中保持漂浮不動的狀態,身上袱綁了幾袋防水皮囊
怪獸的嘴部如鏟子扁平,扁嘴上有兩個氣孔
巨大的腦袋上只鑲上兩顆如豆大小的黑色眼珠.四腳皆有蹼,尾巴也是大又扁的像是船舵
怪獸發出一道延長,沉重如牛的哞聲
-
[來請老人家讓我們撘便車吧]
兩人抱著期望往淺水灘走去
看著老人和巨獸往著下游划來
-
就算同時從肯他切遊牧民族出來的雷伊
也不能確定隨意的族人是否會興然答應這個請求
他也懷疑那長毛獸是否能多承載他們兩人的重量
-
如風吹
隨雲飄
到處遊山玩水居無定所

這首代代相傳的肯他切民歌在雷伊心中躍然響起

肯他切人是很任性而為的,不想做的事就算死也不可妥協

-
可是現代狩獵高手的年輕肯他切人都紛紛來到坎德培之類的大城市來尋求工作混口飯吃了
只要是政府張貼的捉拿珍奇異獸的公文,百分之八十都是被他們領賞了去
畢竟流浪的生活無定數又窮苦餓肚,很多肯他切年輕人早就不玩過時的那套了
-
[嘿--對面的老人家請問一下--]
羅柏站上河面向老人示意招手
雷伊則是將兩頭馬兒疆繩拉近說了一些話,馬兒隨即掉頭離去
-
載著老人的獸鴨嘴緩緩朝著羅柏他們游來










































圖源:http://photo.pchome.com.tw/ergty123/122456770678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1,123) | 回應(1)| 推薦 (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長篇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蛭命力章回二-新同伴
此分類上一篇:蛭命力章回一-夢境

仁哥,wl050,
非常的了不起!
2012-02-16 09:02:27
版主回應
感謝你的鼓勵...我會更加努力的^^
2012-02-17 21:50:2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