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6 23:50:19| 人氣5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王的到來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滿是綠樹綿延排列的叢林迷宮底下深處
在底下鑽的頭暈目眩的薩滿學徒-札努里抬頭想要吸取更多新鮮的氧氣
這是他第一次離開[覆蓋雨林]的家園,跟著先知來到女神聖地
透藍的天空慢飄著大片柔絮般的白色雲花帶著陽光從葉傘空隙處穿透至陰暗地面
被樹群牆幕環繞的札努里有那麼一瞬間不切實際的想就此沒入叢林成為其中一部分
之後要面對的事情可能是艱難棘手的,他沒把握他們兩人是否能排除萬難解決問題
本在樹頭上開心惆啾鳥兒驚見底下人影,拍翅驚飛吹起警戒哨音在枝頭上下擺盪監視路過的兩人
-
跟在先知身後札努里跨過一座倒在路上被雷擊劈倒的焦黑乾枯的粗木幹
兩人安靜的繼續在爬藤垂枝之中前進著,期間只有踩踏落葉的沙沙聲隨著步伐頻率劃動
整個路徑盡是砍下的茂盛枝葉,札努里心不在焉的想著這次前往聖湖朝拜因素
前些日子才聽部落獵者說聖湖出現了不可思議的使者
要他這位學徒跟著老貓頭鷹先知-葛達查來聖湖一看究竟
看著葛達查宛如貓頭鷹般低頭沉思始終不發一語凝重的神情,札努里的胃彷彿縮的更緊了
-
[少女的眼淚]是一座隱藏於[覆蓋雨林]裡的翠綠湖泊
-
傳說中帕帕斯是大地之女-愛娃所棲身的草原
愛娃剛來到這座荒原時就被天神交代守護這塊賜予給她土地
令這荒無一物的草原蓬勃發展出生命
-
愛娃一日復一日唱著天生就會的復甦萬物的聖歌
累了就睡在聳立在廣闊草原上唯一巨石上頭休息
醒來了就繼續更送柔和帶著使生命活躍的樂章,百年來獨身漫步在孤土走著
風精靈替她帶著祝福傳播遠方,音符隨著風精靈的遊行飄到了海上
惡水海神王-盧卡聽見這充滿撩撥呼喚的動人旋律,情不自禁爬上岸去尋找歌聲的來源
-
愛娃跟盧卡見了面
他們一見鍾情,長伴相隨
但是隨著盧卡的上岸,大海也一併吞噬淹沒了草原
愛娃日漸憔悴卻執意跟海神相守的情形都被坐在天座觀看世界的天神看在眼底
祂不同意愛娃跟盧卡的戀情,大手一揮將盧卡掃進海底最黑暗冰冷的深淵裡
-
由於失去心愛的盧卡
愛娃坐在草原中央巨石底下無止盡日夜哭泣,傷心欲絕的女神甚至流出了混和血液的淚水
浸濕泥土的血水喚醒沉睡在地底下的靈樹種子萌芽,很快的生成一大片樹林
這些混合女神能力的神奇樹群的汁液能幫助萬物的再生,衲丕姆族管這片珍貴樹林稱為靈樹
流出的悲傷淚水繼續在原地蝕出一個大坑洞,匯集成小湖
這湖水就是愛娃的眼淚,神聖湖河[少女的眼淚]是衲丕姆族跟女神心靈交流的區域
-
憤怒的天神威脅愛娃立刻回到工作崗位執行工作,否則要收回她的職務讓她成為雨雲的一部分
愛娃失魂落魄的回到她所看守的草原,只敢躲在離巨石跟靈樹遙遠的數百里偷偷哭泣
草原日日夜夜的降下大量豪雨,生出了藤蔓綠林包覆住她破裂心碎秘密
這陰晴不定的悶熱雨林就成了[覆蓋雨林],是愛娃寂寞的躲藏花園
-
因而從[覆蓋雨林]而生的蠍妖-巴裘不捨愛娃靈魂隨著相思之痛枯萎
用大螯往地層一擊,裂出由草原通往海洋漆黑深處的溝縫,
代替大地之女向海神王傳達愛娃滿溢的思慕情意
海神王收到祂的訊息,喜悅至極的從裂縫爬上了[少女的眼淚]等待情人會臨
-
在月斜朦朧的當晚,
女神聽了巴裘的建議再次來到[少女的眼淚]地
發現朝思暮想的英俊情郎就在河岸上尋找愛人的儷影
她飛奔至盧卡強壯臂彎傾吐埋藏已久的情意,而愛人也同樣熱情的深吻了她
久而重逢的愛侶在一棵最老的靈樹下互許終生,最後在[少女的眼淚]結合生下了大批龍蛇魚
龍蛇魚本是不該存於在這世上的力量強大的物種,要是超過一定數量那其他種族也無法生存了
-
天神見事情發展至此
規定在只有每年雨量豐沛灌滿裂縫之時才可見上一次面
龍蛇魚卵被充滿母性的巴裘背在身上細心孵育後,大一點的龍蛇魚幼體會脫離巴裘背甲
落入少女湖隨著縫隙流回到大海父親的膝下
只有少數龍蛇魚經過多年潛藏,等待
最終茁壯成海上人人懼怕的如戰船兇猛的大海龍,是航海人永遠的膽顫夢靨
然後性成熟的龍蛇魚群等待裂縫漲滿水潮又會逆流回來產卵
如此生生世世,週而復始的輪迴
-
傳說祂大嘴一張能將船身撕個粉碎,還會呼風喚雨降下暴雨雷電
所幸龍蛇魚群分散各地出沒,也多以海洋生物為食
伏札桉跟阿麗達還有其他生還者是從遙遠地方遇上船難的隨浮木漂流過來的遠方逃亡俘虜
據說伏札桉跟阿麗達得到女神及海神王蒙寵,成為衲丕姆族的祖先
所有衲丕姆族姓名都包含祖先或神明姓名其中一字,表示永久憫懷及尊敬
-
空氣中凝結的沉重悶熱濕氣成為囊物雨林降雨的前奏
連在耳旁嗡嗡吸血小蟲振翅聲惱人雜音也消失無蹤
札努里跟老先知爬到山頭最高的突石上俯瞰向下查看
再走過一座小坡地就離那顯標地的靈樹群聖地不遠了
-
少女的眼淚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座死湖
但是湖水多年來依舊碧綠生物,滋養整座雨林的所有生命體
衲丕姆族的人不敢妄然下水,隨意飲用湖水
怕攪亂湖水弄傷脆弱龍蛇魚棲息地,因而觸怒愛娃女神
只許在帕帕斯其他生物血.體液或是植物菜葉塊莖尋找水分
還有每年一度慶祝女神雨盧卡重逢的創生大典才會特別取水祭拜
-
獵者們在七個日出前的時刻上山的,
那天是每天固定的狩獵日,所有狩獵好手的男人們全都上山尋求女神的恩賜
他還記得不同以往的,所有獵人都豐收滿歸
在最後一天在少女湖露宿紮營時,
有人發現往聖湖方向發出咕嚕咕嚕像隻許多大蟾蜍躲在水裡鳴叫的巨響
每個人都聚往湖水周圍觀看異象,一陣翻騰水泡不斷從湖底裡沸騰冒上
水色由綠轉紫,每個人無不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接著水泡盡散,湖面中心上鑽出幾隻水龍
-
長水柱八方四射,最後歸於平靜
水色也逐漸回復成翠綠
一位被像是丟入火堆燃盡炭灰色的長袍男子隨著天空黑雲聚攏後顯現在湖面上空中央漂浮著
天空頓時有如夜晚般黯淡
那人由於全身都被黑影遮覆,沒人看出他的模樣,也不知它出現在湖水上空的原因
那詭異的人緩慢下降移行,飄動到離他最近的獵者-野豬牙.厄盧面前
-
[卡硰斯括夫]
全身覆布的人從布條裂開纖維中散出死人屍臭般的言語,
厄盧還看到從布縫中閃射出如蠍尾針刺的鮮紅銳光
它的來臨令所有人噤聲冷顫,從它腐化的程度看來並不是這世面上的生物
看似早該歸塵安息的驅骸,全身環繞的暗影幽光及冰峰般冷冽寒氣.
沒有人敢直視那毒蛇般的雙眼甚至膽敢接近,大家怯弱的立於安全距離外等著接下來的發展
-
那人說完奇怪的語言後,身型便像風沙般的逐粒消失在空氣中
大家都自覺此事顯示出的嚴重性,連忙收拾整頓下山回報族群裡的老先知
-
[那是句...怎麼樣的話語]
札努里細細咀嚼著這令人記心的話語
雖說他還不算上是經驗充足的薩滿,但是老先知這次遠行卻選擇了他
對於所有古語都倒背如流的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句話的涵義
-
[札努里.在做什麼?快跟上來]
老貓頭鷹來回擺手催促落後的札努里
-
[先知大人,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卡硰斯括夫的這句古語我怎麼從沒聽說過?]
葛達查回過頭來凝視的表情,令札努里背脊如芒刺附著的麻痛
-
[意思指:吾已到來.那人極有可能是古代看守者阿.這語言早就失傳很久了,你這輩人不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祭司說出這句話時,札努里只能深感驚訝到全身不住抖動
看守者的出現表示這世界即將的劇變
-
[愛...愛娃女神,我惶恐的向您祈求--]
札努里急切的雙腳往地上一跪,但葛達查將他拉了起來,搖搖頭
-
[札努里,該面對的即將來臨了]
頓時兩人身上像是放了大石般的沉重但沒有停止前進,無語的繼續他們的路線
-
其實在衲丕姆族流傳著祖先與厄靈王的一場戰爭
勇敢的先祖-伏札桉帶著犧牲奉獻保衛家園的士兵及薩滿師勇敢對抗厄靈王
厄靈王是從幽語峽谷逃脫出封咒,想獨佔愛娃女神聖力的邪惡妖術師
據說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先祖犧牲生命用禁術將妖術師封印
隨著時間的流逝,禁錮的效力逐漸衰退
葛達查是族裡唯一能跟物靈及看守者對話溝通的了不起老人
他們這次前來就是要祈求蠍神-巴裘的幫助
愛娃跟盧卡神祇的聲音從上古時代就無從追蹤
所以衲丕姆族也只能請示看守者這次顯靈的旨示究竟為何
也許祂是前來幫助衲丕姆族度過難關的
-
在札努里忐忑不安的揭開一層又一層的棕葉紗簾
他們已經來到聖湖的靈樹底下,看著樹幹上那些曾因採集樹液而刻劃的刀痕
一旁由族人堆成石堆牆上刻滿前幾代祭司的讚美女神性質的行列密集的禱文及英雄死者先祖姓名
札努里用手觸摸石雕上的蠍子圖騰及故事壁畫,低聲輕喃起部族的尊敬性古語
-
接著他們走進樹群裡最壯觀最龐大的那棵古老神木下,四肢貼地親吻泥土地及老樹樹根以示崇拜
中間傳說愛娃女神棲息的大石被族裡工匠雕成心目中崇高的女神像
女神石像腳下擺滿各式食物跟鮮花樹果,周圍點滿的香煙燭火枝枝代表每人祈求的心願
札努里跟老祭司又在這跪地親吻女神腳指,各在心中祈禱女神給予好運
-
湖水一片寧靜,依舊亮綠閃波
札努里開始懷疑獵者所說是否屬實,正當他發愣之餘
葛查解開腰間布袋從裡頭取出一隻灌滿靈力的驅動法術用的粗尾黑蠍
把蝎子丟入水裡後伸開五指喃喃唸咒觸摸了湖水水面,頓時間地殼劇烈搖晃
叢林鳥獸奔逃,像是接收到訊息的水面開始出現如厄盧所描述的場景變化
-
水色由綠轉紫,晴朗天空轉陰
烏雲密佈從厚雲層處不時穿插電閃雷吼
從南方側面呼嘯吹來一陣強勁古怪的腥味異風,
湖水中心上空有形體顆顆捲成小型龍捲風的風沙逐漸凝聚成型
-
[呀...卡硰斯括夫]
像烏鴉不祥又尖銳的語氣讓札努里渾身發毛
全身布條束覆的黑影又出現了
葛達查一見那人便又伏趴跪拜,被這奇異場面嚇呆的札努里也一樣畫葫蘆的跟著照作
那神秘的人型物就是看守者是嗎?
-
[朴法其沙,提鉈嗚]
葛達查流利的跟那人型物交談
那低頭黑影籠罩的生物一見葛查會說同樣語言,激動的又從破爛布絮裡吐著充滿臭氣的詛咒似言語
-
這次札努里可瞧清楚這傢伙的模樣了
是個曾身著灰色法袍的巫師,看來不同族裡巫醫那般
它身上的布衣禁不住歲月流沙的啃蝕,衣著花紋樣式早已磨損破絮
從遠處看像是被層層長布裹覆的木乃伊
大祭司此刻與它對話的語系是那遙遠亙古的神之語嗎?
-
[奇滋耶,恩東?]
兩人目光放到札努里身上,那東西詭異的將眼睛瞇成一條歪曲的黑線
-
[...]
被這東西從頭到腳的針縫般的利眼打量,札努里覺得像是冰涼的小獵刀來回在他身上擦刮
-
[這人是看守人,札努里]
大祭司崇敬向看手人鞠躬行禮
-
[看守人!小的感到萬分恐慌...]
札努里緊隨著葛達查身後,那個看守人目光像是隨時會取走他的魂魄似的
-
[札努里,我族的圖騰以帝王蠍為軸.你無須驚怕]
葛達查轉身對札努里這麼說的同時,他眼角看見看守人對著老先知舉起無皮肉覆蓋的陰森白骨
-
[可是老先知,您看祂--]
就在兩人停止交談雙雙看著看守人的同時
只見一束耀眼火花從看守人指骨迸裂散出,朝兩人反射過來
-
[吩垛坷,努嗚鉿滇!]
札努里感覺炫目白光逐漸散去後,將手臂移開自己的臉上
-
只見看守者朝向被術法固定住的大祭司,伸出乾枯的白骨手指來回比劃術印
大量暗紫幽光集中將大祭司團團包束
狂亂強風及閃光吹開了看守者的斗篷,露出早已無生命跡象的象牙色死人頭骨
-
唯一有肉的單眼凹洞裡的嗜血碌碌轉眼球,捕捉似的目不轉睛的瞪著札努里...
-------------------------------------------------------------------------------
札努里感到有個聲音在他耳旁不斷低語著
吃力的睜開眼後,眼前只有無止盡的黑暗迎接他的到來
剛才在耳旁的那股如經文般飄邈的聲音也消失了
但他覺得自己正被某種能量拉往某個方向移動著
-
感官在這起不了什麼作用
整個人像是脫離地心引力隨著無重力空間漂浮
札努里試著移動全身可能推移的方向
費力掙扎一會卻還是無法動彈
像是有柔軟、彈性的透明物體在他身體
四肢縛緊擠壓,一呼一吸的空氣逐漸薄弱
現在大球有逐漸擴張之勢,再這麼下去連肺臟僅存的絲微氧氣也通通壓榨殆盡了
張嘴呼救的念頭穿進了札努里的腦海
但嘴吧一張卻填入更多類似那樣的氣體像是要將他整個肉體灌塞
-
他恐懼,但是有種特殊的感覺硬是將他的本能抑制下來
那個像是從寺堂傳出的沉穩低語聲又浮現了
那似成相識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逐漸放大
禱語聲越來越大聲,語氣也越來越急促
混沌雜亂的思緒就像隨時會將札努里攔腰折斷,他快要失去所有知覺聯繫了
-
[卡硰斯括夫]
那聲音強硬的無法違抗
像是觸電般的刺激,使得欲昏厥的札努里頓時所有知覺又甦醒過來
-
[我王,傾聽您的心願]
札努里聽懂了這從遙遠時代傳來的古老詞彙
他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明亮,現在什麼事都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王正在呼喚他的子民們...
-------------------------------------------------------------------------------
三百年前的某一日....
-
帕帕斯的女神又躲在叢林哭泣了
大量豐沛雨水從天而降沖刷整座雨林樹木低的直不起軀幹
所有的生物只能耐心的躲在地洞.葉面岩石遮蓋物下等待女神心情平復
-
衲丕姆族的帶領人-伏札桉由於膽大心細又樂於助人,很快的被推選為大酋長
大家分工合作建立起整個部落,當然也有部分原因是他們遇見了愛娃女神指引
她和土地上的動物們無形的啟發他們發現在這塊土地所有知識
如何在適當時節去某地採收植物果實.菜葉食用
如何學習當個精明狡猾的掠食者取得補充生命的食物
善於利用土地上任何資源製作弓箭.草屋.簍子...等
只可惜隨自然生死的衲丕姆族這時醫療發展還很落後
-
但是擁有強健身體的及堅忍意志力的衲丕姆族人數還是迅速增生不息
為了感激女神的慈悲守護族人之心,衲丕姆族發誓永遠追隨女神
幫助蠍神保護及守護這片屬於女神的國度,直到死去
-
直到一位異國的法師的到來....
-
慕徳走入乾燥的兩層樓架高式草屋內,脫下溼透滴水的斗篷披掛在木條上
-
[你可終於回來了]
坐在舖著溫暖獸皮毯子床上的伏札桉跟阿麗達同時望著眼前的男人
外面風雨這麼大,他身上衣物卻萬無一濕.
-
[哪裡,酋長大人.那位村民脫離險境了嗎]
法師雙手交握放胸前低身敬禮,他說的是前幾天發高燒的村民
-
[多虧你發現靈樹的效用,不然早就回女神懷抱去了]
伏札桉爬下藤梯走向法師,給他一個感激的擁抱
-
[慕德,要是沒有你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伏札桉在慕德耳旁低語著,邊拍拍他的肩頭
-
[別這麼說,要不是你跟女神慈悲的收容了我.現在早就躺在野獸的肚子等消化啦]
法師直視著他說時,伏札桉還是在心底隱約感受到一絲怪異蛛網拉扯的錯覺
-
[慕德,你在我族也待了這麼久了時間,我希望你永遠加入我們族群]
伏札桉詢問著慕德,法師卻準備穿上防水袍子準備走出屋外
他總是蹤跡隱密,就算派族人跟蹤也查不出什麼線索
-
[哈哈哈,酋長大人.我早就視自己為衲丕姆族的一份子了]
慕德說完後走了出去,阿麗達跟丈夫互相望視著
-
[關於法師...]
阿麗達也跟丈夫一樣對這法師始終坐立難安
就像一隻大蘭多毒蛛住在營地那般無法鬆懈
可又說不出什麼拒絕他的原因...
-
[我知道,一樣派人緊盯著呢]
但是法師可狡猾的呢
沒三兩下就掙脫出族裡優秀獵人的監視
伏札桉對於這人也是又愛又怕,
但是關於靈樹以及女神的知識還得求助於他的幫助才行...
-
慕德是從遙遠國度流浪來此地的法術師,無意之中踏入了[覆蓋雨林]內
他被幾個壯漢和長袍法師用施了魔法的繩索給五花大綁後丟在這裡
法師想盡辦法的磨蹭粗糙樹皮慢慢割開繩子纖維
伏札桉跟族人起先只是從遠處觀望這法師有無危險性
他們看見法師用法術作出範圍防護盾,然後動也不動
之後他在裡頭生火休息...作一般正常人會在雨林裡做的事
偶爾會出去獵補小動物之類的東西來保持生命,除此之後就沒別的怪異之處了
-
在一次莫名疾病在部落傳開之後,這法術師主動隻身走入受感染的人群中治療這些人的不明病狀
將衲丕姆病人們從垂危的邊緣地帶救活之後,伏札桉對這法師才稍微放鬆了戒心
-
慕德說他國家的人民大多都是魔法.煉金術師
他本身也是在國內數一數二法力高強的大法師
平常唯一的興趣就是窩在有著全國資料最多最齊全的圖書館裡研究法術
但是被人栽贓陷害而逃出他的國家,原因是什麼也不見他提過
多虧慕德發現雨林中遍生的靈樹有醫療的功用,也就讓慕德繼續待了下來

直到了那一天...
-------------------------------------------------------------------------------
今天是一年一度慶祝女神及海神王相聚的時節
斗大的深藍輪月像是神之眼照看著帕帕斯
族裡不分男女老少都忙著準備祭祀用的物品及自身工作
-
衲丕姆族會在這天普天同慶,所有人大吃大喝
之後圍在[少女的眼淚]載歌載舞,高聲歡唱.祝福及感恩女神的庇祐
伏札桉跟著負責看守聖湖的衛兵慎重的交代事情
並在周圍部署眼線士兵防範外人的入侵騷擾
-
[尤其是慕德,給我像鷹一般的盯緊]
雖說慕德對部落的用心讓他感激,但伏札桉始終無法真正的對他卸下防備
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後,伏札桉便走向大火堆人群聚集處坐下喝著摻了迷幻草的藥汁
喝下它會讓人覺得天旋地轉,各種顏色的神靈及動物魂也會從雕像圖畫裡解放環繞人群四周共舞
這種草藥只有在這種歡樂時節可以適量飲用,喝多了可是會頹靡不振昏沉好幾天的
-
[大酋長,他今天不同以往的一直都在草屋內]
前來通報的守衛慌張的向大酋長報告
-
[這太奇怪了,我要親自去一趟看看]
伏札桉感覺那心中編織的蛛網即將成型了
他直覺這事實令人擔憂,前忙走向慕德的草屋
-
[慕德...我的朋友]
回應他的只有一片漆黑的寧靜
他喚人拿火前往查看
裡頭卻是空無一物,伏札桉呼吸開始繁亂
-
正當他與手下步出草屋之時,另一名守衛從林地的方向奔來:[大酋長,在雨林那傳出騷動,出去的巡邏的人都沒回來---]
-
突然一聲轟然巨響,像是從地底怪獸撕裂的吼叫聲
-
[那是什麼!!]
突然間有些人看到了異象
歡樂慶祝的眾人都紛紛停下舞蹈
往奇異光線及如暴風怒吼的竄出方向望去
樹林裡隱隱閃射出青紫交錯的光束,那光發出的地方是...
-
[快隨我去聖湖查看!]
伏札桉喚了十幾名戰士跟他前去探察
全身肌肉像是被盯上的獵物緊繃,腦海不斷想著他擔心已久的事情
-
[難道說那秘密還是被他發現了嗎...]
只見慕德放肆的站在混亂的柱條上高聲狂笑
女神廟的一切被他破壞殆盡,祭壇條柱倒塌毀損
天空不尋常的夾雜厚雲雷電,陣陣怪風不斷往村莊撲襲
-
[他果然是因為聖湖的秘密而來]
不管他是如何知道秘密的,伏札桉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阻止他
-
湖面變成快速旋轉的暗流,不斷將所有東西往軸心捲入
月亮已染成血紅,正被迅速移動雨雲覆蓋
法師隨風飄亂散髮更顯示出他的瘋狂
此刻的他正妄想著...抽取出那深沉湖底的神奇魔力
-
[不~~~!!]
伏札桉急切的制止聲一下子就消失在不斷推掃事物的悍風之中
-
傳說中只能從雨林地進入的通道,因女神保護外人難以從外而入
湖水擁有愛娃女神一部分神力,只要喝下就會擁有無盡的力量
但隨之附加代價就是壽命縮短,且無法離開少女湖
神力是無法抽取的,一旦取出那叢林也隨之枯竭
如果真有人能那麼做...也就是女神世界的消逝
-
[所有人都給我全力阻止他]
村裡所有男人都迎著陣陣陰風趕往戰場
阿麗達則帶往女人小孩們往覆蓋雨林躲藏
-
[快,往這裡走]

[不要讓他給得逞了]
-
[以女神垂憐的祝福...跖伮顛坷氏]
薩滿巫師們正努力唸咒阻擋慕德法術的侵略
但由於力量過於強大對於目標放射的咒文盡數打散
彈射弓箭投擲長矛也沒什麼作用,投擲物盡被法術陣給彈開
就算戰士想上前砍擊,也被強力怪風個個撲倒
-
如火燒眉毛的伏札桉焦躁不安的急尋辦法
但是面對強大性的法術制壓,
他只能絕望的看著勇士接連倒下,家園毀壞
人們哭泣叫喊,而他也快穩不住陣腳了
-
[看來只能如此了]
伏札桉唸起不同於其他人的黑魔法,語言化為實體金屬冷光集結成一個燃燒的電火球
接著火球吞食了伏札桉,他感到全身灼燒般的熱痛
魔法開始侵蝕他了,得加快速度完成法術...
-
把老弱婦孺安置好的阿麗達及其他人們
看到心愛的丈夫出此下策,從遠方想跑過來阻止伏札桉自殺性的行為
-
伏札桉腦海奔馬似的想起他跟阿麗達跟其他開創者剛登上這塊大陸的情形...
-
人們經過長久飢餓跟日曬雨淋,別說是探地了
就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了
是居住在這裡愛娃救活他們這些從掠奪者奴役下逃出的僕人
他只記得朦朧之中,這兩位如同神祇的人物把林間美味珍饈堆放在眾人面前
接著又把這塊土地交付於他們手中,請求要他們看顧少女眼淚裡的重要根源
無形之中這塊土地的靈精動物也教導他們認識叢林所有生命跟循環
族裡上上下下也心存感恩盡本份的默默守衛這塊土地上的秘密
他們也無意發現到女神湖水孕育龍蛇魚跟使帝王蠍復活的密碼
-
如今...
伏札桉不清楚慕德究竟是何方神聖
他也不清楚他怎麼比他們更了解關於女神的秘密
也不清楚女神當初為何將這一切交付於陌生異族
更別提女神的真實身分...
-
他看見村民們苦痛的哀嚎跟恐懼的淚水
他要保護他的人們,就算用上禁忌法術也在所不惜
法術已經熟成備好,伏札桉在混亂的戰爭中往帶來死亡的法師撲去
-
一團強大白光音速飛往深黑紫光籠罩的陰暗處投射去,接著兩物的強力衝擊帶來土地猛烈搖晃及共鳴....
























同步發表至popo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圖文影像創作」

台長: 嵐夔+湯小君
人氣(554)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小文 |
此分類下一篇:如果....
此分類上一篇:無法送出的小紙條(短篇愛情故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