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3 21:37:48| 人氣1,130| 回應0 | 上一篇

彥五郎事件簿:【酒館記述】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又是一夜,酒客從鴉雀無聲的酒館中清醒,整面的落地窗玻璃,因從未擦拭而佈滿髒污,讓窗外任何景色都呈現同樣的灰暗。

酒館裏有僅用低價便能點上一杯近乎摻滿水,但仍帶有酒精(大概)的酒,那杯名為酒館特調,並在後面加註—不許抱怨。

似真似假的玩笑一般,誰都不住點上一杯,然後向酒保抱怨個幾句。

『哎!喝出人命,可就糟了不是嗎?』酒保露出嘲諷的語氣回道。

漸漸的沒人去點酒館特調,懷疑著特調中的酒精,說不定根本不能食用。


酒館的門從未關上,醉倒的客人甚至能待上三天三夜,直到自己清醒後離開,

唯有「那名酒客」例外,他從點上一杯特調到只聞酒味便醉倒,至今已過去好幾年了。

這間廢棄的酒館並不屬於任何人,就連酒保都是每日載酒來賣而已,隨著人群的聚集,才漸漸形成現在的樣貌。


『裝醉的又在這裏?! 嘖!』說話的人是酒保的老友,用最鄙視的眼神落在酒客身上。

酒保微微抬起頭,對她露出一個苦笑後,又面無表情的低下頭,用一條髒抹布來回擦拭吧檯。

『嗯? 你今天又要指責他什麼啦?』一個坐在吧檯桌角,不斷續瓶「高級酒」(無摻水,有正常酒精)的老先生向她搭話。

『還不就是...像他這種廢物,連呼吸都是多餘的。 』老友說完轉向老先生說:『你也可以說他個幾句啊?!』

老先生先是一陣大笑,才緩緩開口:『我也有資格批評他嗎?』並露出困惑的表情。

『當然有。』老友說完轉向店裏所有客人說:『只要能開口說話的,就能唾棄他。』

酒館的客人開始鼓譟,打從老友第一次批評酒客開始,這段情節就成了這家酒館某一時段的「節目」一般,有人只會小聲的咒罵,有人則會先報上自己的「豐功偉業」,再狠狠的嘲弄他。


酒客從開始在清醒中被罵,到在這人聲鼎沸中能夠熟睡。

開始咒罵酒客的原因到底為何? 無人知曉。

就如老友那段「能說話」便行,咒罵內容五花八門,從原先看不起他只點酒館特調開始,漸漸變成抱怨家庭、工作、社會,甚至喝醉被自己絆倒都能罵,

酒客的存在可以被任一套上一個罪行,成為所有人宣洩怒氣的出口。

酒保不時也會來上一段酸言酸語,但在酒客看似清醒的時刻,又閉口沉默著。

在吵雜中沉睡,在寂靜中清醒,宛如日常日復一日,直到某日老友正要開口時,卻發現那始終在角落裝睡,都
成為人形地標的酒客,在不知何時竟已消失無蹤...。

〈完〉


台長: Shalott
人氣(1,130)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彥五郎事件簿 |
此分類上一篇:彥五郎事件簿:「心想事成」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