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9 13:25:52| 人氣37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戰狼六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財爺曾俊華在《財政預算案》提出注資六千元往強積金戶口,結果群情洶湧,勢掀起一場「洋紫荊革命」。當然,那「革命」算不上一場革命,只可惜香港人的政治創意有限,於是搭上內地的「茉莉花革命」,而其實內地的這場革命,也是抄突尼斯的。也許香港的政客沒有什麼國際視野,就算回歸以來幾許風雨,都沒有人想過借洋紫荊來搞革命,事實上200411月有烏克蘭的「粟子花革命」(又名「橙色革命」),粟子花是烏克蘭首都基輔的市花;20053月吉爾吉斯有「鬱金香革命」(又名「檸檬色革命」),鬱金香是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的市花,如果香港政客有國際視野,加上有「參考精神」,「洋紫荊革命」一早出現了。

注資於退休用的戶口其實沒有大不妥,尤其大多數香港沒有為退休生活籌謀。不過,強積金聲名狼藉,高收費、選擇少,而加強彈性的「半自由行」又延遲推行,一直被視為官商勾結的渠導。注資六千往這個有入無出的監獄,怎可能不引來不滿﹖

當大部份香港人都希望可以 Prison Break,帶血汗錢逃離強積金的監獄,曾俊華竟然倒行逆施,將六千大元放進去﹖財爺說他有用心聆聽民意,究竟注資六千往強積金的民意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也許曾俊華身邊有一個袁克定(袁世凱的長子),而哪份才是《順天時報》,大家不妨競猜。

將錢送入資產管理公司的口,然後解說派錢會推高通脹,消費者頓時成為通脹元兇。邏輯可以倒過來說,原來要解決通脹問題,方法是要全港停止消費。姑且不論現時通脹的元兇應該是食物價格還是奢侈品,將市民標籤為通脹推手又是哪裡聽來的民意﹖

結果,曾俊華在與親建制派會面後轉駄,退稅加派錢,投降輸一倍。親建制派當然乘機邀功,因為要政府在派糖問題上轉駄是不可能的任務,但他們做到了,情況有如當英超的球證亮出紅牌,我們從來不會看到球證突然會為回應球迷訴求、凝聚球場共識而召回被逐的球員,然後說“My fault. Please accept my apology.” 

有很多人說曾俊華是一錯再錯,我認為他真正一錯再錯的,是先由透過注資強積金向商家的利益輸送,變成向某些政黨的利益輸送。

說到底,曾俊華是低估了市民的力量,也高估了派錢的威力。他以為派錢就可以化解民怨,但事實上市民將六千大元袋袋平安,然後繼續上街,兩者根本無矛盾。在政治光譜上不賣政府賬的一方,更不會為六千大元折腰,於是錢照收,行照遊。

政府千瘡百孔,大家等的是口誅筆伐的藉口。好的藉口一出,怎樣補救也是錯。

遊行人數上萬,但既然市民這麼不滿財爺轉駄,為什麼沒有人反對派錢,齊齊回水﹖民主黨在遊行後與財爺會面,提出三大要求,包括撥出200億作扶貧之用、復建居屋與增建公屋,以及成立全民養老金,而要令這些要求更可行,泛民為何不要求政府收回成命,將退稅、派錢都用在扶貧之上﹖

泛民有意發動第二次遊行,因為政府沒有答應那三大要求。原來泛民認為重建居屋不需要從長計議﹖成立全民養老金又可以在單一個會議中說了算﹖不答應是正常,泛民也不應在不允政府轉駄派錢的同時,卻在居屋、養老金的問題上要政府立即轉呔支持他們的立場。這種雙重標準,似笑話。

說穿了,民粹的內涵可以有不同的包裝。有些人,其實不比轉駄的財爺高水準。

 



台長: fttf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7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散文‧時事 |
此分類上一篇:正義的悲哀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