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22 22:12:00| 人氣19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詩人向明導讀 方明詩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燦發的詩心 向 明 

歲月把人的年華催老了,卻永遠也催不老一顆燦發的詩心。方明在另一戰場打拼得有些成果以後,現在又回到詩的角力場上,立意也要恢復詩心的爭勝。
方明是當年《藍星》詩社所精心培植的新一代接班五虎之一,他們是苦苓、天洛、羅智成、趙衛民、方明。但是當年老大的《藍星》對他們而言僅是一塊響亮的招牌,僅能享受到招牌帶來的餘蔭,卻無法突破這些厚重的壓頂的光華,而找到自己的天空,於是一個個出走。方明走得更遠去了法國,一去快二十年。

台灣詩壇在過去這二十年卻有著非比平常的丕變。最主要的是七○年到八○年代的現代主義狂飆已經逐漸沒落,九○年代的後現代風潮卻又侵襲到這個島上,老的詩人已經精疲力盡,有些甚至理性的回歸傳統;中生代詩人則也不善追風逐浪,謹慎的避免捲進後現代的黑洞;祇有新生代詩人不甘落後,他們隨著網路詩的突飛猛進,一起寫出最新最炫的e世代詩風。方明雖是從文學思潮一向最前衛的法國歸來,卻沒有沾染到半點前衛的習氣,他仍然是那個二十多年前曾經依戀過現代卻又不忘情於古典的年輕的方明。在詩的回歸上,他面對而今的台灣詩壇,雖不免有幾分驚詫,卻一點也不陌生,因為他會發現當年他所開墾實驗的,而今居然成為新寵。

方明在製作這本集子時聲稱乃個人之新舊作之混合紀念詩集。所謂舊作乃指他在二十六年前出版過的《病瘦的月》,那是他對當時現代詩風的迷惑及尋求古典的狂熱時的作品。在那種新舊交戰的夾殺中,方明冀求將兩者折衷而做了許多形式上的實驗,而且做得很成功。譬如現在很流行的既不分行也不斷句的板塊式的詩,年輕詩人自以為非常前衛、非常新潮,且認為極富創意的在大量仿冒製造,殊不知方明早在二十六年前即已玩過了,而且玩得絕對比現在,甚至比方明晚數年出現的一些精英詩人更大膽,更有水準。無他,此乃方明的文字功力深厚,仍然循規蹈矩,沒有任意堆砌,製造障礙,故而方明的長句式的板塊寫作,讀來仍然通體舒暢,一氣呵成,毫無生澀之感。方明當年且曾經兩度以這種長句式的詩獲得台大新詩獎。然而現在為求新求變求製造創意而出現的板塊詩,他們把文字像丟垃圾樣不加分級的混在一起,讓人真像踢到鐵板樣的痛得讀不下去。

我認為如仍有人願意嘗試寫方明體的這種詩,應該先來學學方明寫這種詩所下的功夫。這是方明出版這本新舊混合紀念詩集的附加價值。

台長: 方明
人氣(19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