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2 08:55:29| 人氣2,251|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唸唸”相續的唸個不停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希拉從小愛聽愛掰故事,更常留心說話者的“口條”如何、臨場反應怎樣。

後來唸小學乃至高中,更必須三不五時參加全台各類演講比賽,及接受賽前的正音訓練、即席模擬。以至於到現在雖早已脫離比賽胡說八道的戰場,卻養成一個改不掉的毛病:自言自語。

更好笑的是,我的“症頭”還不是普通的沉吟三兩句而已喔,我會假想自己面前有成千上萬的聽眾等著要聽我瞎掰什麼理論或意見,然後練習語調、手勢、眼神、肢體動作等等,一付好像哪位了不起的大演說家一樣~~~

記得有一回,好友騎機車載我穿梭市區,騎著、騎著她突然轉頭對我說:喂~~妳在碎碎唸什麼啊?語調還有抑揚頓挫耶!

可想而知,我對“說話”這件事的偏執!

每當我找不到扯八卦的對象時,我甚至會從書架上抽本書來朗讀一下,而且故意找那種字句唸起來黏牙濃稠的小說下手,像張愛玲、白先勇、張大春、金庸的武俠小說,都被我拿來“唸”過。

剛開始逐字逐句的“朗讀” 小說時,常要花上比默讀更多的時間,可是一陣子之後,我愈唸愈快、難以收勢,就差沒練出灌口相聲般的如虹氣勢!

而且我還發現,“唸” 劉義慶的《世說新語》、馮夢龍的三言、凌濛初的二拍、及蒲松齡的《聊齋誌異》等,更有戲劇性的說書效果,又不會像唸章回小說那樣冗贅折磨!

嗯…好啦,我承認,我的“症頭”不輕啦~~~Orz

國二的時候,我遇到一位非常優秀的國文老師,總是化枯燥無味的課堂為精彩迭起的說書棚。不知不覺中我開始模仿老師唸課文的語調,而她也注意到我朗讀課文時的清晰與快速(←當然,我練成了傳說中的一目…5行)~

於是…竟無心插柳地,開始了我整個中學時代“碎碎唸”之課文誦讀生涯!

有時各科老師為了趕學期進度,乾脆指名要我唸某段重要內容,我的朗讀科別橫跨國文、英文…還有三民主義!

只是上述這些課文內容乏善可陳,遠不如自己閉門扮說書人遊戲好玩~

上大學時,本以為可以就此揮別演講比賽與誦讀生涯。想不到,演講是不必了,反正我從未報名參加大專盃語文競賽什麼的,只要偶爾在台下憶及自己那段馬不停蹄、全台參賽的歲月就好。

有一回隨手翻到李豔秋的自傳,其中大篇幅的提及她自幼至長參加演講比賽、朗讀比賽的甘苦談,還有南北奔波為市爭光,卻不免缺課連連的經歷…唉…看得我心裡生出一堆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戚戚然!

話說回來,演講是不必演、不必講了,但是頌讀書本這回事仍似附骨之蛆般如影相形。

尤其遇到那種要求“精讀”的學者教授,我就祭出國中時代練就的“快眼+快口神功”,並調整呼吸和句尾語氣收勢,好把速度加快、讓老師跟不上受不了,好要她/他們以後別抓我唸課文,這樣若要偷偷翹課就不會被發現了…呼呼

結果…我錯了…原來老師都喜歡唸得像飆車速度的人,因為…這樣同學才會從睡夢中驚醒~(咦?)

那段悠長的課堂誦讀歲月,有時會讓我聯想到古代私塾的啟蒙教育--一群兒童端坐堂上搖頭晃腦的眾口朗朗、唸唸不絕於耳…

喂~~~不是說“眾口”嗎?怎麼搞到最後又是我一人在揮汗唸書本?


雖說對誦讀的歲月愛恨交加,但至今我仍三不五時把手邊的書本內容唸出聲。若各位也喜歡模仿說書人或純粹好玩,我建議唸張大春的《春燈公子》、《戰夏陽》等“春、夏、秋(一葉秋)、冬(島國之冬)”等類似“擬話本”系列的仿筆記小說。不但內容有趣、篇幅不長,唸起來更有張大春自己在廣播節目說書的況味。

我聽了好幾年的“大春說書”,深知張大春在語言及文學素養的深厚功力。就如一位書評家所說:“《春燈公子》,或許就是說書人為說明言語隱藏的力量所寫的一本書吧。”

如果你喜歡閱讀清代江湖人物的生猛鮮跳與機敏鬥智,建議先從《春燈公子》下手;若偏好知悉“古代官場與科場的怪狀、知識份子的醜態與糗態”之類的官場現形記,則推薦《戰夏陽》。

這兩本如話本般言語生動又具當代創意的小說,非常適合各年齡層的讀者“誦讀”。尤其《春燈公子》更像單篇的江湖武俠人物誌,筆觸於虛實間遊走自如,對白翻跳俐落、很有世說新語+七俠五義+火燒紅蓮寺+今古奇觀+儒林外史的趣緻,我甚至建議當做國中生的寒假閱讀書單之一。

啥?有青少年抗議喔?

少年ㄟ~麥抗議啦~漫漫寒假看看人家怎麼玩說書、說故事的遊戲,總比像希拉歐巴桑一天到晚掛網好吧(自爆內幕)!

更何況…多多誦讀絕對可以矯正你的ㄢ ㄤ不分、ㄣ ㄥ不辨、ㄌ ㄋ ㄖ不明、ㄓ ㄔ ㄕ不清…的“痼疾”喔!



台長: 希拉
人氣(2,251) | 回應(8)|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讀書會 |
此分類下一篇:馴養關係
此分類上一篇:誰具有犯罪人格?

George
難怪希拉每篇文章都風格不同,書也選得不同,看來是缺乏舞台發揮的地方。正在想像哪一天你變成個講師站在台上分享,我是底下的聽眾,那一定非常有趣,不會讓人打瞌睡!
2007-01-12 10:38:55
版主回應
George老師真不愧是心理專家,輕易就發現我的潛意識了~~Orz

我...如果當講師...教室可能會被我搞成綜藝擂台或模仿秀...所以還是免啦~~~噗哈哈!
2007-01-13 02:11:06
小東西
演講真的要訓練,我小時候就是沒人教我(不負責任的老師),就要在全校師生面前演講「談孝順」,我還記得當時結巴加忘詞共說了三分鐘不到就下台了,我紅著眼框走過竊竊私笑的其他演講者,回到班上惡狠很的瞪著級任導師(上台前我就知道只有我沒受過訓練),他還裝做沒看到,唉~~~
2007-01-12 11:06:00
版主回應
蛙~~~原來小東西參加過“教孝月”專題的演講!
那應該是5月左右舉行的吧!

別哭、別哭,我小學時也發生過朝會演講“辛亥革命”,然後講不下去的窘況咧~~囧
2007-01-13 02:05:59
王大頭
猶記得當年希拉應該是呼聲最高的班代人選,口條好而滔滔不絕是新生中大家都難以望及項背的,要不是有郭星星另一個口條佳的同學加入混戰,我這ㄢㄤㄣㄥㄗㄘㄙㄔㄕㄖ不分、上台腳抖、嘴唇發紫、腦袋渾沌的下港人,怎麼可能夾縫中勝出!而四年大學教育下來,托希拉的福,解決了我大多數台中口音的問題,只剩下ㄣㄥ的鼻顎音不是很準!(聲韻學啊.............)
撇開這些不說,那個到現在還『泥日不分』的錦德同學(別笑他,有一次考試他可是全班聲韻學前三名喔),他說我們搬可是文藝系以來最強的兩屆之一,我不知道他的標準在哪裡,但我何其有幸能與你們同班!
我是一個小時後買東西都會結巴的小孩..........
希拉!我建議不要念春燈公子啦!(雖然我也常聽張大春說書)下次要挑戰一點,念『說文解字』好了!大學沒聽妳朗讀過說!!* *
2007-01-12 15:12:12
版主回應
歹勢啦~~烏龜都叫我“天才掰掰王”...> <

ㄣㄥ的鼻顎音對台灣人而言是絕對發不準的!
若發得太準會有北京腔的味道,喉韻也會很重~~

ㄈㄏ&ㄢㄤ能清晰就很好了,畢竟古代聲韻學和今日民國以來的國音學有別,以前古人是用正切反切和清濁揚抑格找聲、音、韻、調、律,而現在我們以國音﹝注音﹞幫助認字,已經超簡便嚕!

台中口音粉有趣ㄋㄟ!
我家婆婆就是台中大甲人,一口標準的台中腔和北部台語、南部台語又略略不同~~~

以前智明的宜蘭腔也超好玩,
我竟聽不太懂他鼻音甚重的台語耶!

大頭班代啊~記得大三我們修水晶的張愛玲課嗎?
那是我這輩子唸得最痛苦又最過癮的一年~~Orz

我...如果課文唸太慢就會結巴...囧
後來才知道倪匡也有這奇怪的毛病!哈!

喂~~春燈公子比說文解字有劇情耶!
還有圖片可以看ㄋㄟ!
更何況...說文解字讓柯媽唸就好,我只能負責恍神和傻笑...
2007-01-13 05:15:03
大王的媽
說到吟楓同學的演講功力,又不禁令我想起那場讓你、我、純、董娘“搞”在一起的五育並進競賽,想當年你就是因為演講表現突出才獲選代表基女參賽的啊!
2007-01-12 19:38:41
版主回應
寶貝~我記得妳&純是準備去說雙口相聲的...
我後來還遇到一隻表演數來寶的高中生,看來當年的能人異士或怪咖還真不少~~Orz
2007-01-13 05:26:36
王大頭
雖然不想把希拉的部落格當成『中國文學語言教程中心』來看,但是由於對於中文系來說可悲的是這竟是辨別『中文系』這個族類的唯一判準了!
古人用正反切是歸類為聲36部和韻50部,並把他們當作符號一樣地使用,其實是與注音有點像,只是沒那麼符號化而已,再加上聲韻學一直在擴充,並且算是很科學地將古往今來四通八達的文字發音加以羅列,所以在使用習慣上也好、在語言環境上也好,都是非一時一地一人所能含攝盡具的,所以呢!結論是..........為啥要用這麼複雜的科目來折磨中文系呢?+ +
2007-01-15 09:30:19
版主回應
更可悲的是...這種符號遠不如羅馬拼音好用!
當你在教老外發音時就知道痛苦了,而且還暴露國音學與聲韻學的曲高和寡及難學易忘!
若非唸過聲韻學,誰知道韻鏡、等韻圖是啥火星文?
而且所謂書同文、車同軌,可沒有要統語音啊。
漢唐時代的中原官方語言,是今日的客家話、河洛語,才不是什麼“20世紀的河北方言”ㄋㄟ!
語言本來就是不斷隨時代流變的工具,只是掌握得出色與否、能否擅用語言文字表達想法,又是另一碼學問啦~~~~~~~
2007-01-16 04:21:19
口條不好也被抓去演講
呃~看到大頭王和希拉的對話,真是咻咻咻想一頭撞飛機,這個...小行連邊都沾不上~不懂啦,嗚。。。

不過慶幸的是雖然不懂中文系,不過人家我會讀中文字耶,哈哈哈!
2007-01-16 09:33:30
版主回應
別撞、別撞,飛機是拿來給我這種上課恍神的學生撞的...(咻咻咻)...好~痛~啊))))))))

我的聲韻學一蹋糊塗、勉強過關而已,而且現在完全想不起來當年是怎麼通過考試的...囧rz
2007-01-16 10:00:19
小豬豬
我小時候嘴唇挺薄的,那時候人也機靈,越長大嘴唇越厚,估計是咱了嘴唇厚性感之類的話,不自覺中就把嘴唇變厚了,現在慘了,說話都說不清楚,更別說讀饒口令了,當然唱饒舌歌還是我的強項.

我小時候也是經常參加演講比賽,經常是第一名,可見當時沒什麽能人異士,記得有一個最搞笑的男生,他居然用東北話演講,說
2007-01-16 09:48:12
版主回應
唱饒舌歌?!小豬豬真的超厲害~~~~~~~~
而且連台語歌都會唱!
我的台語歌...連小狗都聽不下去(←狗不理)

小豬豬以後可以參加台語演講比賽,聽說很好玩,可是我從來不敢報名參加!

台灣國語很有趣,就像廣東國語一樣,非常好認。
豬豬說得沒錯耶,真正的“北京腔和標準的普通話還是有區別的”,其實我聽不太懂喉韻太重的老京腔,要很吃力才能知道意思~~~

如果我會上海話,一定要學蔡康永那樣用上海話唸張愛玲的小說,聽說要用上海話唸才對味!

咦...“臺灣人的國語也非常好聽”...?
我第一次聽到耶~~~哈哈
“發財”要講成“花財”喔!

嗯...小豬豬一定是被小馬哥“帶壞”了~呼呼~
2007-01-16 10:20:39
美國黑金
很讚的分享~~~
2020-02-24 15:28:2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