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1 04:46:33| 人氣84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笠詩社作品合評:談非馬的詩(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笠詩社作品合評

談非馬的詩

 

 

時間:1980127日下午25

地點:台中市立文化中心

出席: 林亨泰、康原、錦連、林耀南、牧陽子、李默默、張俊築、李照娥、桓夫

書面報告: 詹冰、鄭明助、何豐山、岩上、王灝、楊傑美

司會:桓夫

記錄:李照娥

 

 

 

非馬作品

 

人與神

 

他們總在罕有人煙的峰頂

造廟宇給神住

 

然後藉口神太孤單

把整個山頭佔據

 

反候鳥

 

才稍稍括了一下西北風

敏感的候鳥們

便一個個攜兒抱女

拖箱曳櫃,口銜綠卡

飛向新大陸去了

 

拒絕作候鳥的可敬的朋友們啊

好好經營這現在完全屬於你們的家園

而當冬天真的來到,你們絕不會孤單

成群的反候鳥將自各種天候

各個方向飛來同你們相守

 

裸奔

 

如何

以最短的時間

衝過他們

張開的嘴巴

那段長長的距離

 

脫光衣服減輕重量

當然是

好辦法之一

 

可沒想到

會引起

傷風

化以及

諸如此類的

嚴重問題

 

構成

 

不給海鷗一個歇腳的地方

海定必寂寞

 

冒險的船於是離岸出發了

豎著高高的桅

 

 

風景

 

為了怕窗子不安份

跳槽

到鄰近越蓋越高的

大廈上去

他們用粗粗的鐵條

把誘人的風景

硬生生擋在外面

 

怪不得天空

一天比一天

消瘦

 

這隻小鳥

 

感冒啦太陽太大啦同太太吵架啦

理由多的是

 

這隻小鳥

不去尋找藉口

卻把個早晨

唱成金色

 

 

下雪的日子

 

伸個懶腰

抖一抖

 

小咪

你要死了

把地毯

搞得

到處是

 

電視

 

一個手指頭

輕輕便能關掉的

世界

 

卻關不掉

 

逐漸暗淡的熒光幕上

一粒仇恨的火種

驟然引發

熊熊的戰火

燃過中東

燃過越南

燃過每一張

焦灼的臉

 

 

 

 

 

桓夫:今天我們要研討留美核工博士非馬的作品,他的詩在臺灣詩壇上,似仍未得到應有的評價與重視,這很不公平。我認為非馬的詩有其獨特的風格,表現濃厚的詩質是其他詩人所沒有的,因此值得我們提出來研討,在此舉出八首詩,請康原先生先發表高見。

 

康原:我每次看讀笠詩刊,覺得每位詩人都有自己的風格。當然非馬的詩是「笠」詩刊的一個異敷,他的風味很特別。以冷靜的心眼批判人生,諷刺社會。以非常短簡有力的句子去透視生命。那是他在內心蘊釀很久的,有感而發,毫無做作的感覺。我們可從「人與神」一詩得到印證。短短的四句,寫出社會假借宗教的名義而從事自己利益的工作。毫無隱瞞的揭發偽善的面紗,叫人看透醜陋的一面。也許這是他慣用的手法之一。

 

林亨泰:非馬的詩有一個特殊的方法。就是用片斷的抉擇及部份的抽選。事實上一般人是無法用全部去認識外界的事物,因為知覺只能看到一部份,只能用片斷或部份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而以為看到全部,因此產生錯覺而不自知。非馬採取這種方式「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係列反綁了手一抄的方式,但在基本上卻有別出心裁的表現。讓讀者認識原來那是片斷,那是部份。他的詩之所以不錯,是讀者認識那是片斷後,反而把讀者帶進更深邃、更廣大的領域裡面,使讀者重新再認識。

 

林耀南:對於非馬的詩,我的感想,「人與神」是藉著人與神住在一塊來表達人口密集。「反候鳥」是表達現代的民族意識,諷刺逃避現實的人民。策力自強團結的感召。「裸奔」是諷刺意氣用事的年輕人。用簡短的句子卻有深刻的意來表達。「構成」是表現藝術的一首詩。把船想像為海鷗停息的地方。船的冒險有其目的,這是很有趣的。

 

林亨泰:剛才幾位都一致認為,非馬的詩有其特殊的寫詩手法。我想,應該藉這個機會來研究看看特殊在哪裡。好像有這種需要。首先我們可以看他用的字非常清楚、明朗。他的特殊性,當然並不是在語言上。語言上的用法,在目前詩壇的風氣似乎很重視修辭。加上很多形容詞、副詞、或美辭。就這一點來說,非馬反用清楚、明朗的字,也就是特殊的一點。不過,站在日常語言的立場上,這不算是特殊的。在語言上,反文壇上的文縐縐,油膩,很多很嚴重的修辭才是特殊的。就一般人的講話習慣,日常用語來說,這都是平常,跟我們說話的層次一樣。就詩來說,他的特殊不是在語言上,而是在詩的意象上。不靠修辭的言辭,能寫出詩的人已經不多了。我看「笠」詩刊的詩人們,都有這個趨向,不靠修辭,而以明朗的寫法,這種寫法是很難的,比文縐縐,玩弄言詞還要難。一百篇當中大概99篇是這樣寫的。所謂名詩人,也用這種方式。這是繼了古文詩的好處,也可以這麼說,承繼了幾千年修辭美好的一面。很可惜,我們講話不是那麼講的,我們所用的工具也不是過去的韻文,是白話文。用白話寫詩,還需靠文辭上的美,我想這是現代詩存在的一種矛盾。最近那些巳成名的詩人,我看他們的詩愈來愈離開詩的本質,這也就是意象上的缺乏,一種營養不良。文辭上就是厚衣,衣服越穿越漂亮,越來越多,而其內在意象,體格卻越來越壞。要鍛鍊詩的體格必須從意象著手。非馬的詩非常營養,非常豐富,真正的打出意象給我們感受詩是甚麼。

 

李默默:以骨氣來說,像這種詩是不是笠詩社同仁們共同的心態?在笠詩社同仁的詩中,都有一份中國傳統書生的格調。富有一個良性知識份子特有的分辨是非善惡分明。真正有血淚的作品,在「笠」詩刊裡普遍的可以看出。身為中華民族不產生俄羅斯主義,是傳統的黃帝子孫。尤其在非馬的「反候鳥」表示,巳知一目了然他所表現的意識和意象。「裸奔」一詩,反映近來時代的變態,不像洛夫的「裸奔」,未寫人生生死陰陽怪氣作品裡輪迴。非馬的「裸奔」寫的很現實,很直接的指導我們,這一代的裸奔在表現什麼。

 

康原:非馬的詩,利用意象表達思想。林亨泰老師在意象論批評集中曾說:「『文學的意象』是經由作者的處理並賦予特殊意義的事實,除了反映已存的生活事實外,更表現象徵著即將發生乃至必然發生的事項,因此,『文學意象』是以具有『象徵的價值』為其最高的目標」這種象徵的價值可由「下雪的日子」、「構成」兩首詩來證實詩的象徵價值。他以海鷗,海船和桅表現作者的某些思想。假若以這首詩去想他的象徵價值是什麼?這首詩和「下雪的日子」有異曲同工之妙。「下雪的日子」裡拿小咪的動作來比喻下雪的狀況,以調皮的批判把陰濕的感覺表現出來。「伸個懶腰/抖一抖」伸懶腰是消極的動作,乃對無可奈何的生活提出悲哀的吐訴,埋怨。雖然埋怨,抖一抖自己,沒有想到把毛毯弄得都是雪。這首詩不止是描寫下雪的日子,在下雪的日子裡隱藏許多象徵的思想。我們從這方面去看非馬的詩,可發現這裡面隱藏許多的哲理思想。

 

林亨泰:剛才我以人穿厚衣的例子來說明詩壇的毛病。我打算從「笠」92期發表「意象論批評集」,現已發表過兩篇。其主要目的是重新提倡意象的重要性。我觀察「笠」同仁一直在追求意象。老一輩的人如詹冰、桓夫都是,我初期的詩也在追求意象。年青詩人鄭明、拾虹、傅敏、陳鴻森、明台等沒有一個不追求意象,而在努力。當然很多人誤會「笠」詩社同仁們的詩沒有什麼。他所以會認為沒有什麼,是他以漂亮的文辭去看「笠」詩刊的詩。「笠」詩刊的同仁都以淺近的文字來寫詩,如非馬就是一個例子。若以文學的觀點來看,當然沒什麼,但以意象去看,則有其象徵的價值。在這裡,我並不是要重新提倡20世紀初期的意象派。今天的意象派是從辛皮提以後,意象論巳變成批評理論的一派,不僅是針對詩、小說亦可以用意象論來批評。有些人會認為意象並不是詩的全部,還有許多詩的要素。目前要拯救意象的貧乏,是「笠」同仁必需要做的,同時也是「笠」同仁作品的大特徵。把越來越瘦的意象救起來,變成強壯又肥胖,不靠外形的衣服來誇耀。這是我一再強調的事。

 

錦連:非馬的詩與別人比較不同的是他用宇清楚,難懂的句子很少。像我沒唸過多少國文的人,讀起來也不覺得吃力。詩的特點常有意想不到的突變或轉彎。突變轉彎之後所出現的意象格外給人衝擊。讀了以後心裡有很明顯的輪廓。題材不僅豐富,且都能入詩。在這麼多的題材中,最令我感動的是─他對於生存的週圍經常是睜開眼睛直視著。這一點,很多所謂的詩人都忘記或有意的忽略。

 

桓夫:張小姐,請妳說說對於這些詩的感想,且此類型的詩和妳以前所看的詩有什麼不同?

 

張俊築:說坦白話,我一向很喜歡詩。像今天我們一直提到「笠」詩刊的優點,我是進了文化中心才真正的感受到。以前所接觸的都是文辭華麗的詩,且認為那是很美、很好的詩。現在,來了這裡,慢慢地接觸另一個世界,而且頗有同感,就是說很反對修辭,而忽視了它的內容。以前在學校所討論的都是鄭愁予、余光中、洛夫等人的詩,現在我漸漸的喜歡這種深入淺出的詩。

 

林亨泰:剛才張小姐所說的我也有同感。據我個人來講也是如此,年輕時候(二十年以前》總喜歡很美的詩。我想人都如此,先開始都喜歡糖果,慢慢地嗜好會改變,喜歡鹹的東西。人類也是如此,先開始只注意到文字的用辭,就像美麗的謊言,聽起來很舒服。以後會覺得它很空洞,希望有詩的意象表徵。

 

張俊築:我覺得這不僅是接觸的問題而巳,跟一個人的成熟度有關。年輕時總此較唯美點,看那些文章,比較不能感受它的深度,直覺上喜歡紋飾。漸漸成熟點,就會要求比較踏實、比較有內涵方面發展。

 

林亨泰:依整個世界人類追求的起點來看,美國詩人惠特曼說:「現代人喜歡糖果,這是不應該的」,我永遠記住這句話。現代詩的詩史,慢慢發展到像今天這個樣子。這不是短暫的時間所能講完,同時必需引用許多詩的例子。平常人的意識形態裡好像停在惠特曼以前的世界詩史裡。不願意長大,永遠過小孩子甜美的生活。但這種情況到最後還是會變,只是快慢問題而巳.也就是說把成長的時間拖長而巳。我認為既然要成長,就趕快成熟。詩壇曾經有過所謂現代派運動,好像要成長的孩子,結果卻沒有。

 

張俊築:雖然,我漸漸的不喜歡文辭美麗的詩,不過,我有個問題。寫唯美詩的人習慣用語雖然跟我們不一樣,但是如果能用很美的文辭寫出真正有內涵的詩,我們並不能說他們完全在彫琢句子。

 

林亨泰:分析這種心理非常難。有句話常聽到─詩是文字的鍛鍊。一般人都有散文寫得好就能寫詩的心理背景,這是錯誤的。詩的世界和散文的世界是不一樣的,事實上詩是不用文字的,詩經即能證明。所以說並不需要在文字上彫刻,搞花樣。追求文字上的美,我不反對,這也是詩的一種,詩的一小部份。可是我們的詩壇卻被這種文辭美麗的詩佔據了,產生了以量制質的現象。變成詩非這樣寫不可,其它都不是。比如非馬在意象上的突出,可是人家不覺得這是好詩,產生「笠」詩社的詩人所寫出來的詩都是第二流的誤會。要糾正這種錯誤,並不是反對文字上的用心不好,而是把眼光放大。以美麗的文辭寫詩,是早期的寫法。靠文辭起家成名的現象在世界各國很少,但我們依然存在。靠字寫出是真的詩,還是假的詩?翻譯的時候即能分辨出來。翻譯的過程上美麗的修辭會被丟掉、遺落。但我在批評裡,仍留有他們的一席之地。只是我們詩壇被他們佔據,反而真正追求詩意象的詩人,每一篇在意象上都非常特殊,卻沒有地位,這是為什麼?當然,我並不要求人家的想法必需跟我們一樣.只是文字美麗的詩充斥詩壇,使大家分不出好詩或壞詩,好壞顛倒。現代詩最重要、最重視的是從意象著手。最近「笠」同仁正努力從「笠」詩刊打出意象來。

 

桓夫:邱先生,剛剛林先生及張小姐的談話中,你有什麼意見。

 

牧陽子:現在以詩的質來討論。詩的質有實與虛之分。美麗的詩並不一定是實的,它的意象非常的空洞,就像林老師引例以人穿漂亮的衣服一樣。文壇必須重視詩的實質觀念。另外一點,我們必需強調什麼是現代詩,什麼是非現代詩。一個時代應有一個時代的表徵,我們應該以我們的生活來寫詩,不應該在文字上造作,表示自己的另一種才華。現在詩壇有很多人像鄭愁予的「錯誤」一樣,一直錯下去。這種錯誤必需糾正,重新評估。非馬寫詩的方法似永遠睜開眼睛去看,他把社會的病態用非常淺明的文字表達出來。這是非常可喜的現象,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方向,至於如何分辨詩的華麗與樸實有賴先輩詩人們共同整頓。

 

李默默:我對於目前詩壇的看法與林亨泰老師的看法一樣。非馬先生的詩所展現的是詩人真正的真。我欣賞「風景」此詩所描寫的意象,猶如一個旅人遊賞各處名景或一個人站在崖上、海邊、與空中的意象是一樣的。「風景」此題目用得非常絕妙。他首先一針見血的說「為了怕窗子不安份」,窗子所以不安份,必有其理由。更恐怖的是窗子還要跳槽,跳槽到鄰近的大廈去。這種氣魄,詩人展現無遺。非馬先生最後說:「怪不得天空/一天比一天/消瘦」詩已經達到無可奈何的心理形態。目睹別人生活形態或各種經濟程度的發展。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用粗粗……擋在外面」的人所能了解的。

 

林耀南:詩的藝術,包含人類各種生活。人類需要精神上的安慰,因而以美做基礎,非馬所表現的意象是警世人類的思想。人類生長在恐懼不安的世界。把世界當作電視銀幕一樣「一個手指頭/輕輕就能關掉的/世界」 「卻關不掉」。戰火就像電視上的銀幕一樣綿延不絕。詩人雖想表達田園詩人陶淵明的心境,可是時代不容許。使人類不得不重視世界的和平。

 

李照蛾:非馬的詩用字明朗、清楚。具有強烈的批判性和諷刺人類的愚昧,由「人與神」及「電視」等篇都可以看得出來。

 

桓夫:你覺得「下雪的日子」怎麼樣?

 

李照娥:我很喜歡。「雪」給人的感覺是冷的,沒有活力、很消極。可是他卻以一隻小的動態,來描述詩人內心的祈盼。內部的積極和外部蕭瑟的景象成為一強烈的對比。

 

錦連:「下雪的日子」很冷,可是我卻覺得很溫暖。欣賞一首詩,是讀時有不同的感受。此種感受,無法以語言表現出來。一首詩,讀完之後,能給人激盪、感動、喜悅,我們就會喜歡這種詩。如何能產生這類效果,這也許是詩論家的工作。一般人讀詩的時候可能沒有從意象角度去欣賞。讀了之後有了感受,慢慢地再從感受裡面找出原因來。貧乏的內容亦有人感動,只是輕、重、濃厚各有不同。我喜歡且驚奇句子會違反思考的常理,突然產生新鮮的境界。至於像化學家一樣分析一首詩應含有什麼要素,這份工作不太適合我。

 

桓夫:欣賞詩,大半都是這個樣子。

 

錦連:不過理論的確立也很重要。

 

 

(下接『笠詩社作品合評:談非馬的詩(2)』)

台長: 非馬
人氣(84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春藥
很不錯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2 21:53:0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