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4 14:22:22| 人氣1,754|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輕的愛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卡爾維諾一生都在追求一種輕的寫作方法,定必會受到廣泛的批評。在他的《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裡,他終於討論他為什麼“一直涉及减少沉重。我一向致力于减少沉重感:人的沉重感,天体的沉重感,城市的沉重感;首先,我一向致力于减少故事结构和语言的沉重感。”因為,輕的東西才可以戰勝世界的沉重、惰性和难解。

這種輕的寫作方法自然難以得到中國人的認同。在儒家思想的傳承下,我們要求“文以載道”,要求文人表達觀點,要紀錄事實(以避免前車之鑒),要詠嘆國家大事或忠孝之情。如果說這種沉重的寫作方法是要表達文人的責任感,無可避免其沉重感的話,那麼卡爾維諾所追求的輕的寫作方式自然是“去沉重感的”,寫無關乎“忠孝義”的“無聊”故事。

在沉重的傳統下,我們也要求感情“有責任感”,要以結婚為前題,要以生兒育女為前題,因此衍生了大量陳規陋俗去保證這樣的前題得以實行。父父子子兄兄弟弟,三從四德,每一種人際關係都成了一種道德關係,這樣的道德要求常常使得感情變得沉重、惰性和難解。

所以我會想,有沒有一種愛情像卡爾維諾說的那樣“深思熟慮地輕的”呢?除了君子之交淡如水之外,我們有沒有男女之情淡如水呢?輕的感情,尤如卡爾維諾描述輕的文學一樣,是“超越世界的沉重的哲學家詩人那機敏的驟然跳躍,這表明儘管它有體重卻仍然具有輕逸的秘密,表明許多人認定的時代活力——喧囂、攻擊、糾纏不休和大喊大叫——都屬於死亡的王國,恰如一個堆滿鏽跡斑斑破舊汽車的墳場。”

尤其在今日,我們感覺到越來越大的壓力。很多時候我們無法追求美妙的事情,為了生計,不得不放棄我們心儀已久的事情,音樂也好,寫作也好,感情也好。在這死氣沉沉的世界裡,我突然在想,為什麼還要要求一種死氣沉沉的讓人感到壓力的感情。一種輕的感情是必要的。但關鍵的是要思考怎樣才是深思熟慮的輕……

台長: 樂水
人氣(1,754)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澳門日報專欄文章 |
此分類下一篇:亞當.斯密怎麼看澳門的社會問題?
此分類上一篇:找兩個外國人叫愛澳愛門

雀飛筆
「輕」的想法很特別,我們常被傳統和責任壓得喘不過氣來,或許這個想法可以在不逃避的情形下,而協助減少壓力。如何輕盈而快樂,這值得深思。
2008-05-07 16:41:51
樂水
是啊, 如何在相互關係中獲得一種輕盈微妙的關係, 很重要. 如果戀愛的責任和任務讓人不可承受, 那愛情本來美好的東西就很快會被遮蔽了
2008-05-08 01:47:0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