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01 04:55:24| 人氣9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寫日記這件事對我已是很遙遠的ㄧ個記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寫日記這件事對我已是很遙遠的ㄧ個記憶,但卻是個愉快的過程,在青春探索的時光中,給了自我ㄧ個對話的空間,不管是美麗或憂愁,都是最好的反芻,現在的我經歷了歲月,按說應該是脫離了懵懂曖昧,也該有自我省思後的知道,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該站在怎樣的空間與位置,但我卻更茫然,想想真是不合邏輯!
少不更事,總有抱負與對自我設定的想像空間,不管是自己或別人期待中的角色,總有一個自我認定的存在設定,只要朝著目標走去就好,來自過程中無數的否定與肯定來將自我調整變成一個經過洗練的角色。但面對不同的對象不同的時空更換不同的面具,似乎也讓自己慢慢的變得陌生,也變得不真實與真誠,不快樂的那塊情緒,伴隨出現自己在那裡的聲音?怎樣找到自己?怎樣回歸那份曾有的單純快樂,似乎就需要抽絲剝繭了。簡單是否能讓自己回歸到本質裡,而這所謂的簡單是安靜與遠離人群嗎?如果是這樣,才能聽見自己內在的聲音,那現在的我,離群索居,不是該悟道了嗎?但怎樣還是茫然,或許太想尋求這樣的答案,或許希望藉由這答案給自己平靜,在找尋中,總會發現更多的疑惑與問題,突顯的問題與疑惑,沒有一個安寧,顯然想做回自己找回失落的真實自己,需要有所取捨與勇氣,現在的羈絆來自家庭的牽掛,失去的喜悅與快樂來自外在與內在都有的雙重擠壓,想生命不能承受之輕,是怎樣的捨?

台長: Dana
人氣(9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hy’s gone
自從上了新聞台,我已荒廢了我的日記...

我從國一開始寫日記,一直到大二,每每回家,翻出以前所寫,所有感觸跟畫面,歷歷在目

也驚覺自己...成長了
2007-07-01 22:01:30
版主回應
謝謝
2007-07-02 03:38:39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