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1-13 10:55:33| 人氣1,98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6-1-13 Fri 聯合報及民生報換心人新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圖說:
國內四位心臟移植後存活十五年的換心人石伯伯(右起)、李小姐、劉女士和朱伯伯,昨天相聚台北振興醫院切蛋糕慶重生,振興醫院表示,他們是國內、也是亞洲存活最久的換心人。
記者盧振昇/攝影


(一)
http://udn.com/NEWS/LIFE/LIF2/3113816.shtml

換心存活15年 4人好開心
【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國內四位存活最久的換心人,昨天相聚台北振興醫院,切蛋糕歡慶重生,他們換心後存活十五年,也創下亞洲換心存活最久的紀錄。

這四位換心人李小姐、石伯伯、朱伯伯和劉女士,分別在民國八十年前後換心,其中李小姐是廿三歲那年,因感冒病毒侵犯心臟,引發擴大性心肌病變,就醫時幾已休克,所幸一個月過後得到一顆捐贈心臟,目前擔任出版公司的處長。

換心後生活有不一樣嗎?「我只要一發燒,就得趕快回醫院。」李小姐說,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限制,只要每天吃好幾顆抗排斥藥,但她照樣出國旅遊,還曾登上玉山,珍惜活著的每一天。

另一位石伯伯,因心肌梗塞引發心肌病變,病發時走上一百公尺就喘不過氣來,手術痊癒後,每天至少散步兩公里。

朱伯伯的心肌病變,當時是獲得一位往生的郵差捐心給他;劉女士則是接受一位在行天宮擔任義工捐贈的心臟。

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表示,台灣在七十六年開始心臟移植手術,迄今約累計五百五十例,換心已成為末期心臟病的常規治療;不過,國內一年約有一兩百名等待換心者,但捐贈心臟的數量仍不敷所需。

曾任職三總的魏崢所領導的移植團隊,迄今共換心兩百五十七例,患者存活超過十年者有卅九例,一年存活率為八成七,五年為七成五,十年為五成九,十五年也有五成,較國際心肺移植學會發表的十五年存活率兩成九來得高。

魏崢表示,目前全球換心存活最久者應在美國,已存活廿多年,換心人終其一生,必須服用抗排斥藥物。不過,由於抗排斥藥物會壓抑免疫力,往往造成感染和罹患惡性腫瘤等副作用,也會有腎毒性、肝毒性、糖尿病、痛風、高血壓、高血脂、月亮臉和水牛肩的後遺症。

魏崢在七十七年替易辨女士換心,當時創下國內第一位女性換心人紀錄;可惜易辨八年前在換心十年之際,不慎被人推了一把跌倒,造成頭部外傷而過世。

【2006/01/13 聯合報】



(二)
http://udn.com/NEWS/LIFE/LIF2/3114268.shtml

器捐停滯 移植醫學最大困境
【記者林進修/報導】

石牌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昨天歡慶四例換心人締造亞洲存活最久紀錄,卻也憂心捐贈器官數目未見成長,台灣移植醫學優勢地位岌岌可危,他認為,器捐應從加強教育著手,從小扎根,才能改善。

魏崢身兼台灣移植醫學會及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理事長,和亞東醫院院長朱樹勳並稱國內兩大心臟移植先驅。台灣自民國76年開始心臟移植手術以來,至今已近20個年頭,累計約550餘例心臟移植病患,其中257例為魏崢及其醫療團隊完成、佔46.7%,傲視亞洲。

儘管成績亮麗,魏崢卻毫無喜悅之色,因為在全民健保總額預算制度下,器官移植在醫院經營階層眼中,幾無利基可言,可說「做一個,賠一個。」影響所及,有些醫院甚至放棄器官移植手術,以免做愈多、賠愈多。

面對此一困境,魏崢認為,只要把器官移植獨立於醫院總額之外,即可迎刃而解。相較下,他認為器官來源未見擴展,才讓人憂心忡忡。

魏崢表示,目前台灣的器官捐贈率每年每百萬人僅五人而己,遠低於歐美25人的平均值,致使不少嚴重心臟病患等不及心臟移植而死亡。為了尋求生機,石牌振興醫院外科部主任張忠毅發現,不少病患跨海到大陸就醫,無非是等待更多的移植機會。

為什麼國內器捐率長期遍低?魏崢認為是國人根深柢固的全屍觀念使然,加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不足,不少人根本就沒意願將器官捐給完全陌生的人,長久下來,當然影響器官移植手術的施行。

魏崢表示,建立器官捐贈風氣非一朝一夕可及,器官捐贈協會及器官移植醫學會有意朝教育著手,把相關故事寫進國小教科書中,培養下一代的器捐觀念。

【2006/01/13 民生報】 @ http://udn.com



(三)
http://udn.com/NEWS/LIFE/LIF2/3114269.shtml

新聞幕後》換心 靈異多
【記者林進修/報導】

「我相信,人是有靈魂的!」石牌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自詡是學科學的人,不信怪力亂神,但陪伴心臟衰竭病患出生入死二、三十年下來,親眼目睹一些不可思議的事,逼得他不得不正視軀體與靈魂之間的關係。

國內器官捐贈來源不多,加上心臟移植手術凡事求快,延誤不得,因此一旦得知某醫院有腦死者捐出合適的心臟,他所領導的器官移植團隊即一面準備手術事宜,一面派員專程前往取心。由於心臟自取出到植入的黃金時間,只有短短六個小時,同步進行的手術準備及取心作業,可說分秒必爭,絲毫疏忽不得。

這些年來,曾有醫師前往其他醫院取得剛摘下的心臟後,立即灌注心臟保存液,並置於特殊冰桶,飛車開上高速公路直奔台北,沒想到冰桶卻愈變愈重,最後幾乎重到提不起來。魏崢事後和家屬聊天,才知道這名器官捐贈者是被殺冤死者,家屬代為決定捐出器官,可能有違其本意,才以怪異事件示意。

魏崢表示,他親手操刀的心臟移植手術少說也有兩百例,其中有幾例明明手術毫無瑕疵,且術後照護又沒問題,但那枚捐贈心臟植入受術者身上後,卻一跳也不跳,只好仰賴體外循環器來維持生命。家屬到廟裡燒香拜拜後,求得的訊息是那名腦死病患並不願捐出身上器官……。

經人指點下,這名家屬前往那名器官捐贈者的靈前,連磕了一千個頭,受贈患者身上的那枚心臟,才又「砰、砰、砰」地重新跳了起來。

「人的靈魂,一直都存在。」魏崢認為,即使附著的軀殼壞了,靈魂依舊環繞其旁。為此,即便國內允許三等親以內直系家屬可代為決定捐出器官,但若沒有獲知腦死者生前明白表示的器捐意願,他還是不會施術,以示對死者的尊重。

【2006/01/13 民生報】 @ http://udn.com


※圖、文版權屬聯合報系所有,若轉貼不當敬請告知,必將此文移除,謝謝。並請各位路過的友人勿截取轉載,務必保留聯合報系相關網址、攝影記者及報導記者的姓名。※


台長: stone
人氣(1,9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數位資訊(科技、網路、通訊、家電) | 個人分類: 各種評論 |
此分類下一篇:我職與母職的平衡與反思--對話錄
此分類上一篇:試譯習作 2005/6/25 Sat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