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4 08:28:05| 人氣23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語日常》罔做議量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可能是 3 個人的圖像 我的大家拍瓦斯爐廣告,彼時陣,伊七十外歲。

結婚了後,我(從)大家(婆婆)遐hia,那兒)學著一寡和阮後頭厝講的無仝款的台語

我講的是偏漳腔,大家講的是偏泉腔;腔口無仝,有時講出喙,阮會相看笑出來。

豬、箸、魚,台北講的音較輕;聽講是三峽偏泉腔。

我愛提來做例的是,我的囡仔去員林外媽兜(tau,家),討欲食tir-huih-kér,阿媽過一時仔才知影伊講的是豬血粿,共伊講,「你講的三音佮我講的攏無仝款;阮講ti-hueh-kué
 我佮大家學著的是我以前毋捌(不曾)用的詞,毋是伊的腔口。

比論伊講家己的查某孫:「真野馬。」看我愣愣,伊解說:「一時仔就無看見人,敢毋是若野馬?」

阮的講法較囉嗦,「規日拋拋走,毋知閣去佗位矣。」

大家不時會講著「無捨施(bô-siá-sì)」。

孫仔哭袂煞,伊毋甘,講:「哪會哭甲遮爾(tsiah-nī,這麼)無捨施。」

逐日來賣菜的阿榮予貨車挵(lòng,撞)著,大家講:「真無捨施,聽講愛過規個月才有法度出門;一家伙靠伊食穿呢。」

原來無捨施是可憐的意思,起頭我掠做講人「無聲勢」。

蹛(tuà,住)隔壁的阿姑過來,對伊的阿嫂講的話時常是,「逐擺來,攏看你咧薅( khau,拔)草。」

我的大家回答:「罔做議量。」

大官(公公)的工廠佇附近,若有細項穡頭,大家食晝飽,就佇客廳加減做小工。伊也講:「罔做議量。」

聽幾擺,我才了解彼意思是,閒閒無代誌,罔消磨時間。

其實,欲消磨時間,伊會使看雜誌,看電視,抑是去揣(tshuē,找)阿姑開講;毋過,伊骨力,閒袂慣勢。尤其,一大片種韓國草的所在幾日無整理,就變做野草的地盤。大官誠重視花園,伊負責種花,大家負責薅草--雖然囡仔有時也會鬥薅,上要緊的猶是大家 。草發siunn(過於)濟,大官講話淡薄仔「酸」,大家就愈拍拚薅。

頂輩的查某人囡仔濟,做一世人,一雙手攏較粗;大家的手指頭仔毋但粗,閣曲,敢若薑母;可能和伊定定出大力薅草有關係。

這陣,看著悲傷的新聞,同情發生事故的人,我心內講「真無捨施」;學畫圖學幾若年,猶畫甲不答不七(不成樣),想欲放棄的時,我共家己講,「時間冗剩,罔做議量嘛好。」

2021/9/3《人間福報》

台長: Liu 靜娟
人氣(23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台語文作品 |
此分類下一篇:《台語極短篇》 親像土地公
此分類上一篇:《台語時間》規矩的人生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