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1 09:35:35| 人氣30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語時間》好穿就好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氣熱佇厝內穿的短褲(運動褲)無夠替換,是毋是來去買兩領?毋通,疫情三級警戒的時陣,袂使為著這款對生死無影響的代誌出門。

隨想著衫櫥大屜內底有幾領後生熱天的長褲猶真新;逐遍整理,加減會送出一兩領,這是留落來「做見本的」。一年一年,褲的長短闊狹加減有改變,準做日後流行倒轉來,囡仔的身材也無仝款,無啥可能閣再穿。

所以,揀一領看起來較涼的,用大鉸刀殘殘(果斷)共兩个褲跤掉,予伊變做短褲。

本來想講褲跤無紩(thīnn,縫)嘛無要緊,這幾年,少年的時行穿破幾若空的牛仔褲,褲跤布邊也隨在伊鬚鬚,若番麥繐(sui)。毋過,老人做彼款打扮,可能毋是時行,是荏懶(lám-nuā,邋遢),褲跤猶是縫起來較好。

罕得做針的工課,跤手較hân-bān(笨拙),毋過,做囡仔的時陣,不時看阮媽媽做衫,真濟動作攏囥(khǹg,放)佇頭殼內。阮媽媽足頂真,拗布邊會用糊仔「田嬰點水」按呢小可黏過,閣熨過,才用裁縫車去車抑是手縫;所以攏足平。糊仔是用太白粉khi̍t;太白粉先用冷水抐(,攪拌)予散,才用滾水去沖,就變做透明的糊仔。有時,阮媽媽會摻糖去攪,予阮做四秀(零食)。我五十歲彼年去日本奈良旅行,佇法隆寺邊仔一間小店食「善哉(紅豆)湯」,我講窗格仔頂寫的「葛湯」毛筆字真媠,朋友就叫一碗予我食看覓。一下食,根本就是我做囡仔時食的「太白粉糊」嘛。毋過,葛湯有足淺的綠色,雖然也是透明的。

我紩褲跤無用糊仔,量其約仔拗,量其約仔熨一下,就開始用手縫。紩甲大細針,也無要緊;阮媽媽若猶佇咧,一定看袂做得,會叫我拆掉重新縫,抑是規氣替我縫。啊我這个潦草查某囝一定會應:「無差啦,橫直佇厝內穿,好穿就好。

台長: Liu 靜娟
人氣(300)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台語文作品 |
此分類下一篇:《台語時間》規矩的人生
此分類上一篇:《台語時間》 名片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