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 21:11:55| 人氣8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貴族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我二十幾年的流亡生涯中,我花了多到驚人的時間來設計棋題。我在棋盤上精心布局,看如何在既定的步數〈通常是兩、三步〉置黑子於死地。從這種遊戲的一般形式看來,這是一種美麗、複雜又乾淨的藝術,像魔術師構想新把戲,也像網球選手思索如何奪標。大多數的棋手,不管是職業的或是業餘的,對那些特殊、奇異又別具一格的棋題其實沒那麼大興趣。雖然他們會欣賞某個詭異的棋題,但要他們自己來想出一個就會覺得大傷腦筋。
在思索棋局的布局時,這個過程有點像作曲,也有點像作詩,精確地說是一種詩歌數學。摘自《納博科夫自傳──說吧,記憶》
納博科夫家族在俄國是相當有名望的貴族,納博科夫是被以貴族應該有的素養養大的。我想那個《幽冥之火》裡的冷帕國的小王子就是他自己原型………當然他就跟這位小王子一樣必須遭受流亡的命運。
為了過生活,納博科夫在成名之前也寫些稿子賺取稿費,在報紙上出拼字填充題,還有設西洋棋棋譜,當語言教師,也教網球與拳擊。而且他還是個蝴蝶專家。看來這些謀生的技能,都只是一些才藝,是的,貴族的養成教育都是這些才藝,沒有一點實用的赚錢才能。
在那個時代很多像納博科夫的落魄貴族,為了生活最終需要靠這些才藝謀生。好吧!現在讓我們這些靠才藝謀生的人,可以把自己想像成落魄的貴族,不管怎樣總算是有一點貴族氣質吧!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每月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驚悚鬼故事
此分類上一篇:那種甜蜜的折磨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