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0 17:23:34| 人氣21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繽紛的世界(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3/09/01
不久前種下的鐵樹種子,長出了葉子。種子存放在密閉的玻璃罐裏三年多,幾個禮拜前發現竟然發霉了,有幾顆已經發芽,才種入盆子裏的。
既使是將邁入老年,如果能擁有一塊土地,我還是選擇以種下種子的方式,看著樹木長大。我會和一些小孩們一起親手種下種子,讓小孩跟著樹木一起長大,這樣做是為了延續人與樹的感情。
2003/09/16
遲遲無法起用的SOGO百貨前的台灣灤樹開花了,這是忠誠路上最早開花的一群。沒有秋風的〝撐浮〞,細細的黃花直直墜落,像是墜樓式的自毀。
在捷運車窗上,一路尋找秋天的腳印,只有灤樹和我一樣,不理會這個實際上還沒走的夏天,選擇以花開來證明秋天到了。
或許是亞熱帶的人喜歡自欺欺人,把這種現象稱之為〝秋老虎〞。
2003/10/10
發現苦楝樹上的葉子黃了,還掛滿黃綠色的種子,抬頭看又巧見滿月。忍不住爬上欄干摘下幾一串黃綠色的種子,回到家把它掛在吧台的架棚上,這是架棚上唯一來自台北的樹木種子。
我感覺掛在架棚上所有新竹的種子,都在看著我。這隱含的意象是我已經生活在一個水泥構成的大都市裏。
2003/10/11
昨晚掛上苦楝子的那一刻,決定開始做木工,寫木工日記。
其實我說的木工含蓋很廣,其中的木工只是承載記憶的載具。簡單的說就是以DIY的方式,把一個本來不認同的空間意象,變成一個有記憶的空間,空間裏的每樣東西都有一個故事或是機緣。
就像吧台上DIY架棚上掛著記憶的種子,承載著所有我做木工的記憶與認識植物歲月。
2003/10/15
出了芝山站,轉進福華路的小巷弄。我像夜鷹一樣,在微弱的燈光下發現牆角的紫花。
對紫花迷戀的記憶在每年十月會甦醒。看膩了不想停止開花的紫色牽牛花,我正在尋找〝蒜香藤〞,而它就在眼前。
摘了兩簇紫花回家,插在陶瓷的咖啡杯裡,放在吧台上,替換前幾天從陽台上切下來的孤挺花。難怪樓下花店老闆從來不跟我打招呼。
2003/11/07
已經開了半年多的緬梔花,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開花。
天氣如果一直這樣下去,緬梔還會毫無怨言的一直開花嗎?答案是肯定的。但人不會一直開花,反而會枯萎。
這就叫做〝四季如春〞,小時候的課本裏,常這樣的形容〝美麗的復興島〞。當年統治者的騙人神話,現在變成了魔咒。
不會變化的天氣,讓人怠惰。
2003/11/08
以為今年的氣象特別反常,翻查2000日記。發現:
11/02象神颱風意外的造成大災害。
11/13已經立冬了,天氣還很悶熱,稍動一下就滿身大汗。
原來,人是如此健忘,其實這幾年的天氣都是這樣的吧!
今年(二月)忠誠路的灤樹沒落葉,前年也沒落葉嗎?未曾落葉嗎?但我總是記得看過忠誠路的整排枯樹。何時?想不起來。
2003/11/13
吹了兩天的秋風,還是喚不出秋天的感覺。
或許這個城市根本就是一個隔絕大自然的溫室,一切的風、雨都是人造的。
看著車窗外,推敲著這個風到底缺少了什麼?或許只是吹慣了新竹的風,但是如果它再吹強一點就會像嗎?
經過圓山站,遠方的一簇官芒花在秋風中擺盪。
呀!我找到了,11月的秋風中不可缺少官芒花淒楚的身影。
2003/11/14
九點半了,藍藍的天空上還掛著白色如薄雲的月亮。好稀薄。就像隨時會被風吹走一樣。
高高的亞歷山大椰子結著像稻穗一樣的花,乳白的小花從藍藍的天空飄落。幾個月後(二月),樹端將結著像咖啡豆的紅果實。
我曾經答應朋友,當樹上結著紅果的時候,我會回來陪他們坐在秘密花園,聽紅冬冬的果實掉下來敲擊高架板的聲音。
2003/11/16
落地窗外,強勁的風夾帶著如噴霧的雨,太陽偶爾在霧濛濛的天空中探頭。
全方位的紅燈亮起,完全淨空的路口,剩下風、霧、雨、微灰的陽光還有廢氣。
淨空一秒兩秒三秒,綠色小人跳了出來,一群年輕的球迷拿著啦啦隊的道具,跟隨著小綠人的步伐穿越馬路。
小綠人開始奔跑,年輕人像麻雀一隻隻跳上人行道,飛向天母棒球場。
2003/11/17
美好的週一假日被囚禁在潘朵拉盒一整個長長的夏天。
〝祝你有個美好的假日〞鑾出門前用這句咒語釋放了它。
走過整治中的磺溪河堤,穿越振興、榮總,鑽入榮總後山的隧道,像經過密道一樣,現身陽明大學的校園。
校門口廣場前的咖啡店已經改名為咖啡博物館。
巨大的雀榕長滿碩紅的無花果,綠繡眼、麻雀陪我共進早餐。
2003/11/20
這個城市浸泡在灰灰的霧水裏已經三天了。
101大樓耐不住灰霧的塗鴉,消失在灰黑的天空中。眼前層層剝落的白千層樹幹顯得更加腐朽不堪,樹上還開著被塗得灰黑的花,沒有人會看它一眼。
城市到處都被灰黑的筆糊亂塗鴨,我的腦子也被塗去一些存放記憶的空間,一路上我清處地看到一些東西,但是卻找不到合適的空間來安置它。
2003/11/21
坐在還凝存著昨日熱氣的牆角,凝視馬路上被強風吹動的報紙,聞到一股強烈想飛的意念。
一口氣喝下半杯的咖啡,脫下長袖的罩衫,告訴自己文學不會靜靜的躺在咖啡店裏。
風讓這個城市從沉悶中躍動起來,地上的紙屑、枯葉….在追跑,老榕的長鬚、椰子樹的巨葉…在擺盪。
累積已久在體內的熱氣,在風中快速釋放,輕飄飄的。
2004/01/22
除夕跟往年一樣,趕兩場年夜飯。
有一天,我要開一家咖啡店,讓喜歡孤獨的人在除夕夜到那裏享受孤獨。
今天終於帶鑾去爬天母水管路,從仰德大道搭車回來。
晚上嘉漢問鑾有關家族的歷史。鑾的前兩代都是養女,家族歷史一再的轉換遷徙,留下很多的凹陷,還有那些上一輩子的人決定要讓它石沉大海的往事,這張拼圖好模糊….
2004/02/13
從捷運車窗瀏覽這個城市,腦子裏的Keyword是〝枯樹〞。在冬天裏,竟然遍尋不著一整排的枯樹,討厭這種感覺,就像你走進專賣店找不到應該有的品牌。
這個城市找不到一個貨真價實的東西,沒有真正的冬天、秋天、春天,甚至是夏天,一切都是冒牌貨。
冬天閃了一下就走了,沒有一樣東西想要認真的停留著,包括悲傷...
2004/02/15
觀察了兩個冬天,這個城市的落葉樹中,最早落葉的是苦楝。11月中就開始落葉,枝頭上還掛著一串串金黃色的小果實。接著是山櫻花、紫薇、鳳凰木…
現在正在落葉的有:烏臼、楓香、灤樹、小葉欖仁、大花紫薇…
之後,才輪到:榆樹、緬梔、欖仁、木棉、菩提樹…
去年忠誠路的灤樹沒落葉,中山北路的楓香也是落得不甘不願。
2004/02/16
初春的午後,陽光明亮微風清爽,我在中山北路上。
只是想來看楓香樹,尋找冬天的足跡,卻被初春的溫柔給迷住了。
大同工學院前的幾棵老楓香大聲地告訴我:坐下來吧!你想找的就是這裏。我躺在老楓香樹下的石頭椅上,看著扭曲錯綜的枯枝上,零星的紅葉與小毛球,還有藍藍的天空。
原來只有老楓香才知道冬天曾經閃過。
2004/03/01
星期一是一種特殊的假日,鑾邀我去烏來。
除了一些人工移植來的櫻花樹外,遊樂區還充斥著濃濃的商業氣息。我因此而生悶氣,鑾只好一路逗著我。
意外的,發現一片紫花霍香薊,想起了春天。
春天,是低頭找野花的季節,像咸豐草、醡漿草、霍香薊、蒲公英…。野地的草花有一種〝偶遇的美〞。一切的美都是在偶然間發現的。
2004/03/14
為了準備會員大會的文件,到圖書館來。
午後我又走出圖書館,隔壁的咖啡店生意還不錯,戶外咖啡座的黃色陽傘在微涼的風中飄著,飄甩掉昔日廢墟的景像。我又走到了邊界。
跟著一對長尾的鵲鳥在草皮上走。他們飛了又停,故意讓可以我跟上。帶著我到一處平時難得去的角落,這裏藏著一棵苦楝,而我迷戀的紫花正盛開著。
2004/03/26
午後,細雨還是下個不停,想起四連棟後面的苦楝樹。
走出圖書館,頂著細雨來到這個角落,樹下已經散落一地小紫花。穿透空氣中的小雨線,我仰頭看苦楝,一棵既細緻又雄偉的樹。但不知為什麼,我偏愛這樣的感覺,每年這個時刻,這種感覺就會自動醒來。
或許是昨晚嘉漢提醒我,台大的流蘇樹開花了,也一起喚醒苦楝的依戀。
2004/03/28
在雨霧中,來到了振興醫院,只為了看苦楝。
意外地先看到幾株開著繽紛白花的小流蘇,如果你只看過小流蘇,絕對無法想像台大戲劇系前的那株老流蘇有多美。
一大片的小紫花鋪灑在翠綠的枝頭上,只巨大的苦楝才會如此壯麗。像印象派的畫,用紫、白兩種色點,一點一點的畫上去的。一片模糊的〝紫白印象〞會永遠留在腦海裏。
2004/04/15
圖書館門前種了兩株蕃茉莉,紫花和白花交錯,有一種清新的美。聽說,是日照以後紫花會退色為白花,成了一種特殊的美,還帶著淡淡的清香。
春天是低頭找花的季節,像咸豐草、醡漿草、霍香薊、蒲公英、蟛蜞菊….。相對於人工花圃常年開的花,像一串紅、日日春、鳳仙花、秋海棠、三色瑾、雞冠花…,野地上花草顯得稀憾。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21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歸類日記 |
此分類上一篇:繽紛的世界(二)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