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31 11:06:31| 人氣24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繽紛的世界(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3/2/28
到樹林拜訪台賢,他帶我到附近小山走走,上山的路上遍種櫻花,大前天去三芝的園山村,過年在內雙的平等里,也都遍植櫻花。
不知為什麼這幾年台灣遍植櫻花,我很喜歡櫻花,但一直還沒找到一棵可以另感動我的櫻花樹。就像台大戲劇系館前的流蘇花開時的繽紛,讓我感動到每年三月一定得去看一眼,這已成了每年朝聖的行程。
2003/3/3
春天到了,住新竹清大附近的那五年常在校學裏逛,在地上隨手挖花苗回去種,尤其是鳳凰樹的樹苗,每年都養了十幾株然後送給朋友。
去年搬回台北還有五、六株,可惜水土不符只剩一株,還好是最元老的(大慨六年了吧),聽說七年就能開花,期待明年吧!
懷念拿著圖鑑在清大認識植物的日子,真想重讀那本丘彥明的悠悠浮生。
2003/3/4
與鑾相約在芝山站的家樂福(內部在整修),只買點東西就走回家。
蘭雅國小前面一排的木棉樹幾乎快掉光葉子,但只有完全掉光葉子的那一株才有資格開花,我喜歡這種〝擺脫沉重葉子的包袱,專注著開出美麗花朵〞的樹木。我老是幻想自己會跟這類的樹木一樣,當我放下包袱後(退休),等能量累積夠了就會開出美麗花朵。
2003/3/12
騎腳踏車出去看苦楝樹,這是深夜醒來莫名其妙觸動的念頭,去年不熟悉環境錯過苦楝的開花期,所以我的生理時鐘會在這時候響起。
我知道附近有三個地方可以看到苦楝,其中只Haagen Dazs餐廳院子前的這一株最令我期待,還好只是嫩葉長出來而已,也還殘留一些金黃色種子,不愧是出了名的老樹。
預期下星期開花必定很驚豔。
2003/3/15
九點就在228公園逛,距離上課時間(志工培訓班)還有半個小時多。
我沒有流連在杜鵑花叢、鳳仙花、一串紅、三色堇所組構成的花海前,這種〝過度喧譁〝的景象反而讓我覺得孤獨,我還是迷戀看樹。
有三株苦楝開花了,可惜樹齡太小。倒是幾株巨大老楓香已長出嫩葉,陽光透過嫩葉照下,變成翠綠色的光美極了。
2003/3/20
公車快速駛過文林橋,堤防邊一株翠綠的樹開滿紫白色的小花在眼前掃過。
啊!是苦楝!這是第二次被苦楝感動。
三年前也是雨天,撐遮傘走在每天上班的路上,突然聞到一股香味,是那種想要再聞一次卻聞不到的香,轉頭一看只是驚鴻一瞥,這就是第一次的感動。
我終於知道她為什麼選在三月〝這種必定有毛毛雨的季節〞開花。
2003/3/21
前幾天看到幾個工人爬在士東市場前的小葉欖仁上準備修剪枝幹。
當時覺得這麼漂亮的小葉欖仁不該種得如此接近建築物,造成必需切掉半邊的枝幹,像聖誕樹被切掉一邊一樣。
剛剛卻發現那天他們竟然是甘脆直接腰斬,小葉欖仁就這樣變成了電線桿。
這樣對待行道樹在先進國是要判刑的,而我卻只能發個E-mail給市政府。
2003/3/22
離士東市場500多公尺的誠品書店(忠誠路上)前的小葉欖仁就幸福多了,絕不會被腰斬。
習慣於藉由樹木把自己與年月、節氣聯繫在一起,這是45歲之後才開始養成的習慣。
最近常出門,也給自已製造走入小巷的機會,尤其是可能有老宿舍的巷子,這樣可以意外的發現一些樹木。
在清明前後是找桑椹的時候。
2003/3/23
Haagen Dazs餐廳前的苦楝開花了,沒有讓我十天前的期待落空。
苦楝是種在院子裏,餐廳還沒營業無法進去,是坐在馬路對面〝綠野仙蹤西餐〞門口的座椅上欣賞的,幸好是陰天,如果陽光太強會打把翠綠與紫白的搭配給攪亂了。
因此在新竹那位蹲在圍墻邊畫苦楝的年青人,才會選擇黃昏的柔光下作畫。
2003/03/24
喜歡四季有變化的樹木,期盼著忠誠路的台灣灤樹落葉的日子。
台北的樹木今年不知為什麼不容易落葉,是因為暖冬的關係嗎?
已經攪亂我與大自然循環的聯繫。
記得每年舊曆過年時,忠誠路的台灣灤樹都已落葉,我喜歡坐在誠品書店前的座椅,望著一整列蕭條、孤寂的枯木,這種蕭條的平靜與孤寂的清醒真讓人依戀。
2003/3/28
圖書館前面的桑椹結果了!來館的大人、小孩常留連在樹下,看著垂涎慾滴的紅紅漿果,忍不住的伸手摘下來嚐嚐。
在台北可以親手觸摸結實累累的老桑椹,確實是很幸福的事。
結了果桑椹帶來春天到來的信息,也正是館內人員忙著春季班招生的時刻。
素素說要桑樹下祈禱,每年的春季班招生都能像桑椹一樣結實累累。
2003/4/5
花盆裏長出不知名的小苗,鑾抱怨我:為什麼種下種子老是不記錄一下。
我經常把水果種子、散步摘回的種子,隨性地埋入花盆中。
小苗長出後慢慢觀察,最後認出那是自已何時播的種,享受〝認種〞的樂趣經常持續幾個月。
尤其是樹木的苗更難辨認,花盆曾經長了一堆小苗,經過一個多月才知道是木瓜。最後唯一存活的木瓜養了五年,前天它發現死了。
2003/4/7
星期一休館,是我們標準的放假日,喜歡這種〝假日〞的節拍。
嘉漢不會跟我強電腦、咖啡廳不會太吵、展覽品可以靠近看個夠、走在街上比較輕鬆、公園裏可以偷摘花果,好像整個城市的資源都是可以獨享的。
原來這是一種〝孤獨的節拍〞。
中小學老師最常給我的評語是〝沉默寡言〞,或許不好意思寫成〝孤僻〞吧!
2003/4/10
木瓜樹死了,鑾在原有的盆子裏再種下木瓜子,我們將重複上次的經歷,用相同的心情想再培養出一株完全一樣的木瓜樹。
大江健三郎小時候生了病,大江說:如果我死了怎麼辦?
媽媽說:我會再把你生出來,把你所經歷過的、學會過的….,用完全一樣的方式教他,他會跟你完全一樣,再度延續你的生命。
2003/4/15
與鑾在花盆前,看著長出來的苗,研究它們到底像什麼植物。
像大人們圍著剛出生的嬰孩,爭論著他像爸爸?媽媽?阿公?阿嬤?…。
這應該是武竹,是我們在唭里岸捷運站摘的紅色果實長出來的。
這是鳳梨釋迦,種子被幼根頂出土來,是過年前佩芬從台東寄來。
這可能是木瓜!不知何時種的,還是有兩種不知名小苗。
2003/4/19
鑾蹲在花盆前,像母親守著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地看著剛冒出芽的南瓜苗。
十幾天前種下的南瓜種子,昨天冒出芽來,以一天長三公分的速度快速成長著。
我們倆像不願意錯過陪著孩子成長的父母一樣地守護著它,期待它有一天攀滿窗台上的鐵窗,然後開花結果。
2003/4/23
丟一顆石頭進入廢墟廠房的破舊窗戶裏,小麻雀從另一旁窗戶飛出來。
廢墟的窗戶、屋頂破洞、牆壁裂縫長出來的雀榕,像脫殼一樣迅速落葉又長出全新的葉子。
是小麻雀幾代前的老祖先來這裏〝方便〞之後才長出來的,現在已成了這個廢墟王國裏的巨人。
小麻雀不知道這個古老的故事,以為這個王國是上帝創造的。
2003/4/24
下班走在忠誠路上,抬頭找不到月亮。
到底上次看到月亮是什麼什候?這句話是那次和Simon半夜車子拋錨在高速公路時我問他的。
是去年11月之後就沒看到過了。突然覺得好可怕,夜晚對我而言竟然只是〝開燈與不開燈〞之差而已。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24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歸類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繽紛的世界(二)
此分類上一篇:早晨的咖啡店(二)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