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04 21:29:17| 人氣11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鑾與我(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4/01/15
忘了去年生日怎麼過,或許該記下今年的生日禮物:
貺懿的老公住進加護病房,還特地送來蛋糕。
前天農曆生日鑾買費太太的四吋蛋糕。
昨天雪姬、裕梅買來重乳酪蛋糕。
剛吃了鑾放在桌上的花式壽司,上面寫著〝生日快樂,我和阿雲去迪化街〞。
鑾還會給兩仟元紅包,然後這星期天去吃頓好一點的晚餐。
網友的留言祝賀。
2004/01/18
過年前,鑾的店裏總是忙著,七點多就準備出門。
躺在床上看著她換衣服,聽她交代我要洗沙窗,還有芳瑄、芳瑜中午會來,要打理她們和嘉漢的中餐。
臨走前,在房門口微笑地補了一句:下午有空准你出去走一走,順便買一些年貨,感染一下過年喜氣。
我回給她一個會飄的飛吻,轉過房門追著她匆匆離去的身影….
2004/01/22
除夕跟往年一樣,趕兩場年夜飯。
有一天,我要開一家咖啡店,讓喜歡孤獨的人在除夕夜到那裏享受孤獨。
今天終於帶鑾去爬天母水管路,從仰德大道搭車回來。
晚上嘉漢問鑾有關家族的歷史。鑾的前兩代都是養女,家族歷史一再的轉換遷徙,留下很多的凹陷,還有那些上一輩子的人決定要讓它石沉大海的往事,這張拼圖好模糊….
2004/01/25
必要的飯局都結束了。
趁著好天氣,帶鑾沿著捷運走上新北投,美麗的小山城。
我們站在重新整修後的地熱谷上,靜靜的看著滾燙的溫泉池,池面上蘊含硫磺味的白霧被一陣陣冷風吹散又聚合。
腦子似乎被白霧塗抹成空白,癡癡地一直看下去,鑾伸出一隻冰冷的手穿過迷霧把我抓了出來。走啦!去喝一碗熱熱的〝薑母蕃薯湯〞。
2004/02/08
鑾去店裡,嘉漢在鹿谷,我在被窩裏。
從醒與半醒交織成的〝網牢〞掙脫出來,發現還是被困在雨牢裏,雨牢之外還有心牢..
困在家裏一整天。還好鑾帶我走出雨牢,撐傘走過中山北路、天母西路...,一路上鑾像教小孩一樣,告訴我:家裏的…..就在這裏買的。
我知道了,生日那天吃的壽司就在這間買的。鑾:你變聰明了。
2004/03/01
星期一是一種特殊的假日,鑾邀我去烏來。
除了一些人工移植來的櫻花樹外,遊樂區還充斥著濃濃的商業氣息。我因此而生悶氣,鑾只好一路逗著我。
意外的,發現一片紫花霍香薊,想起了春天。
春天,是低頭找野花的季節,像咸豐草、醡漿草、霍香薊、蒲公英…。野地的草花有一種〝偶遇的美〞。一切的美都是在偶然間發現的。
2004/03/08
鑾出門前交代我去剪頭髮,已經跟玲娟預約好八點半。
我正在搖椅上讀遠藤周作的〝深河〞,想到啟子死前二十天,在手記簿上記下一切生活的細節,包括衣物放置何處,存摺、印鑑、股票如何保管,怕過世後丈夫無法照顧自己。
家裏的枝枝節節的小事都是鑾在處理,每天出門都還要交待一些事,我想碰上那種事,她會跟啟子一樣。
2004/03/11
一個偶然,讓我承擔起推動兒童繪本與親子共讀的理念。
圖書館在這個理念下運作,要讓它變成一個有效能的理念性組織,必須在資源缺乏的狀況下親自處理雜務。原本感性的文學探索的生活,全被理性與妥協的管理手段淹沒殆盡。
鑾的存在漸漸變成空氣一般,靜靜地支持著我的存在。只有在需要深呼吸的時候才感覺她理所當然的存在。
2004/03/16
書看累了閉上眼睛,頭靠在搖椅背上,輕輕的搖。想起那一夜的湖。
我倚著船頭,在遍灑金黃色月光的湖泊中徜徉,放乎中流。皎潔的月光勾出山林的剪影,剪影隨著風搖曳,模糊了夢與現實的界線。
在月光之外仍在閃耀的,除了滿天星斗,還有妳的眼睛。妳垂下眼瞼斜睨著船緣水光交錯,晚風徐徐地吹彿妳的髮稍。
那時十六七八。
2004/03/18
從咖啡店二樓的陽台,望著對面磺溪街盡頭的山巒,那是陽明山的方向。近山的山腰上清楚的看到零亂成簇的白色墳墓。
更遠更高的山頂已佈滿白霧,其實應該叫做雲。冷風就從那裏跨越山瘠,一波波抓不準時間,胡亂地吹著我手上的〝女生徒〞,就像山頂上的霧被翻攪著。
〝就要變天了,換厚一點的衣服〞,出門前鑾是這麼說的..
2004/03/29
到家時,鑾正在煮晚餐。坐在廚房的小餐桌椅上,看著鑾把煎好的水餃起鍋,然後直接端在我的面前。順帶地說:嘉漢不回來吃晚餐,我們就隨便吃吃。
我沒有告訴鑾,其實我下午沒有去文獻會當志工,而是在圖書館隔壁的咖啡店裏讀小說。帶著一點欺騙的內疚,靜靜的吃著煎餃,鑾還是跟平常一樣,告訴我一點八卦,連通她的世界。
2004/04/04
假日的午後,坐在搖椅上打盹。
鑾轉動鑰匙的聲音,是一種等待的信號,她從門縫探頭進來時,正好會看到我從打盹中奮力睜開的雙眼。男人的雙眼正告訴她:妳出門前交待的家事做好了,我吃飽了,妳的午餐在電鍋裏熱著。
女人對著那雙剛睜開的眼睛微笑,輕輕的關上門。男人繼續打盹。
一段的寧靜之後,男人將帶著女人去散步。
2004/04/08
鑾讓我買了一台無線上網的筆記型電腦。鑾雖然有點忌妒,但是可憐我一輩子沒有買過車子,算是給我的補償。
鑾這幾天正好在讀〝深河〞,或許是憐愛書中那一位死去妻子的男人,而我就是那樣的男人。
鑾好幾次跟嘉漢說:如果媽媽早走,你一定要讓爸爸跟你們住在一起,否則他會太孤單,而且常會忘了關瓦斯、關燈…
2004/04/12
在巴登咖啡吃晚餐。
嘉漢默默地翻著雜誌,別人看來只是無聊的翻閱,其實他內心在爭扎。想,不想。要,不要。能,不能。一段不敢往前走的戀情,停格是最美的,他心裏這樣的想著。我心疼,無法幫他走過這一段爭扎的路。
鑾一如往常仔細的看著八卦雜誌,每當有新的發現就會口述一段,我敷衍地發出嗯嗯的聲,鑾似乎沒發現。
2004/04/18
悶灼的陽光已經走進了窗台,電視的跑馬式字幕閃過〝豪大雨特報…〞的字樣。
尚相信自己的直覺,這場雨晚上才會下,出門的時候還是沒帶著傘。
到圖書館去,只是為了親口交代一件公事而已,他並沒有告訴鑾。
二十多年來他總是選擇這類的小事瞞著鑾,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不想讓鑾知道,他也是個會為小事操心的人。
2004/04/19
昨夜,倆人證實〝豪大雨特報〞是個大騙局,就安然入睡。
去年夏天隔壁重新裝璜,陽台更換成乳白色的鋁門窗。鑾稱讚過好幾次,尚似乎沒有聽懂她的意思。最近尚買了手提式電腦後,鑾又提起這件事,他終於聽懂了。
廠商就要來安裝了,氣象報告卻拿他們開玩笑。
倆人起了個大早,坐在即將更換的陽台鋁窗前,共進早餐。
2004/04/20
昨夜,被過度敏感的防盜器吵醒了好幾次,半夜總算調整好入睡。倆人都沒睡好,還是起個大早。
尚背著手提式電腦出門,在門口回頭看一下時鐘,7:20。
走到樓下,抬頭望了一下新裝的鋁窗,鑾在窗前向他揮手,又探頭出來喊了一句:漂亮吧!尚雙手比了大姆指回她,再望一下藍藍的天空,搓搓有點微涼的手臂。這樣舒爽的早晨。
2004/04/27
被大雨驚醒時,窗縫滲入的雨味,正徐徐灌入混亂不清的夢中。
〝這是上個禮拜該下的那一場雨吧!〞尚夢中這樣地想著。微笑的往左邊側身,想要跟鑾說,這才知道鑾早已起床。看一下床邊的鬧鐘,七點,該起床了。
尚帶著惺忪未開的眼,對著坐在窗台邊的鑾微笑,鑾看到的只是一張睜不開眼的睡臉,沒有看到隱藏在睡臉裏的微笑。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11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歸類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早晨的咖啡店(一)
此分類上一篇:鑾與我(二)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