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14 20:18:28| 人氣14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沉思於赫塞的〝玻璃珠遊戲〞中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4/06/04
尚一腳踏進圖書館,〝平〞就遞來一張紙條,他沒打開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何阿姨親切地跟他打招呼,尚知道他必需先去為這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挑幾本好看的小說,然後送她到捷運新生站,雖然她總是堅持不必這樣麻煩。尚每次都親自送她,為的是想從她身上感染祥和的氣息。
他想,或許〝平〞等一下就需要這一股祥和的力量。
2004/06/05
記得夏目漱石的〝草枕〞書中,畫家到處尋找心中一幅的女人臉孔。一個女人,如他所想的,出現了。但說不出來還缺少了什麼。追尋,再追尋….,就在她目送弟弟出征時,流露出了〝憐憫〞,畫家終於明白他要的就是這個。
我正在尋找一張老人的臉,就在赫塞的〝玻璃珠遊戲〞書中找了。
一張讓孩子覺得可親可敬的臉。
2004/6/7
在中山北路聽到第一聲蟬叫時,尚正好從嘴角的齒縫間發出輕輕嗯聲,來回答鑾一連串的問話,他心中現在找不到〝祥和〞,因為出門前電腦中了毒。
鑾聽得出來,尚代表不同心情的嗯聲,「怎麼了,又陰陽怪氣」她通常會這樣說。尚的回答一定是:「沒有,沒怎樣。」,這一次也一樣。
他想起赫塞書中的一句:祥和也是有生命的東西。
2004/06/08
赫塞53歲開始寫玻璃珠遊戲,13年後出版,他在等什麼?等的就是〝祥和〞這個有生命的東西,在他步入老年的生命中,慢慢滋養長大。
小生命剛開始看來平穩無力,尚也隱約感覺到它的存在,它不穩定、乍現乍隱。有時候,它會讓你覺得日子過得很平淡,平淡到無精打采,就像有些日子裏,太陽不露臉,雨又下不來,陰沉沉的....
2004/06/09
紀德讓心靈裏的東西自然地釋放在天地之間,然後再慢慢地吸取內化。而赫塞就像一個苦行僧,完全在心靈裏挖掘,想要找到〝一切事物的統合理論〞,這就是所謂〝玻璃珠遊戲〞。
赫塞像〝告解神父〞故事裏的隱士,紀德就是那位神父。隱士覺得自己很懦弱又無趣,而神父卻又感受到罪孽深重,倆人就在絕望之時,合而為一。
2004/06/11
早晨的涼意與清醒告訴他,離開的時刻已經到來.....他習慣稱這種特殊的感覺為〝覺醒〞,他一生每逢面臨決定性的時刻,這種感覺就會湧上心頭。
.....摘自玻璃珠遊戲
尚正處於覺醒狀態中,或許是這本書讓他真正地覺醒。正巧維哲又突然地出現,邀請他到新開的圍碁教室陪小孩下棋,尚答應這幾天忙完館慶就去。
長廊盡頭又見曙光。
2004/06/12
維哲是去年來圖書館才認識的,尚去他的圍碁教室,下過一次棋,沒多久因SARA的關係教室被迫關閉,當時尚只是想重溫青少年時,學下圍碁的感覺。這一次的〝覺醒〞他不只是要這樣,他想把圍碁當做一種玻璃珠遊戲,像路迪長老的覺醒一樣,回到最基層教小孩。年輕的時候,尚就渴望到鄉下的中學去教數學,這個願望不時地在發酵。
2004/06/13
我們的日子是珍貴的但我們樂見它們離去,
在同樣的空間裏我們發現更珍貴的東西在成長;
一株稀罕、奇特的植物。我們園丁的胸懷已然滿足;
一個我們正在教導的孩子,一本我們正在撰寫的小書。 ....摘自玻璃珠遊戲
尚第一次被新詩感動,因為這首詩正好描繪出他覺醒時,建構在腦子裏的影像。
植物、孩子、小書就在手上…
2004/06/14
你一旦覺醒,並不表示你能進入事相的的核心;你掌握、完成的只是自我對現況的態度。你沒有找到定律,只是下決心,你不是進入世界的核心,只是進入你個人的核心。.....摘自玻璃珠遊戲
尚知道這一次的覺醒,只是上次覺醒的延續。一個大夢拖著一個個的小夢,像一種音樂的節奏,或許是圓舞曲中常用的Hemiola節奏。
這首樂曲就要開始奏了.....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14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歸類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鑾與我(一)
此分類上一篇:早晨的咖啡店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