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5-17 08:54:34| 人氣13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穿過二二八的窄門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4/02/22
既使他看到兒女眼神中充滿著對他鄙視的怒光。老爸一輩子終就沒有在兒女面前,說出228這個數字。
上中學以後,我總是基於從學校學來的愛〝國〞情操,鄙視老爸身上的日本人成份。他的筆記本裏參雜著英文、日文、漢字,一切私密就在日文裏。知己老友聊天也是台、日語交錯,而我想聽的就藏在日語裏。
當時我不懂所以鄙視。
2004/02/23
我從歷史課本的隙縫,偷窺爸爸生活上的一舉一動。
年輕叛逆的心靈裏,卻藏著〝憂國憂民〞的民族英雄情懷,好像到了關鍵時刻我會挺身而出大義滅親。
隱約中記得經常在半夜看到爸爸點火燒著他寫寫揉揉的稿紙,這畫面只有在當時的間諜片才看得到。有幾次管區警員敲門進來關切,發現眼前只是一位認真的教師,徹夜苦讀而已…
2004/02/24
老爸死去的好多年後,我仍然隱約記得看到爸爸在燒一大堆的書。
在一次家族的聚會裏,我們兄弟圍著燒金紙,我談起老爸燒書的事。大哥說:那一堆書是三舅公留下來的,佔滿了半個書櫃的國際法學大全。老爸深怕這堆書惹來災難,才忍痛燒掉。
228當時,三舅公就躲藏在新竹老家的閣樓上。原來我們家曾經窩藏228要犯。
2004/02/25
大哥翻開〝謝雪紅評傳〞指著其中一張照片,說:這位潘欽信就是三舅公。
祖父過世沒多久,祖母做主收留了她的三弟,全家在守孝的儀式底下,暗中進行這項危險任務,當時爸爸是新竹中學的老師。
聽說爸爸之前在學校與一位主任爭吵後,就請了長假。之後,又發生這些事就再也沒回學校過,也因此沒有捲入228的學潮事件。
2004/02/26
歷史沉默地走過殖民時代,老爸他們以為歷史就要大放異彩,結果它依舊走入更深的沉默。
三舅公躲進祖父死寂沉默的驅體裏,死寂變成不安,沉默更加深沉。守孝中的子孫在大宅樓裏遊走,像祖父的幽靈在屋粱間遊蕩,沉默、不安….。
即使,祖母再次做主傾動家產,讓三舅公帶著盤纏逃離,但被驚動的祖靈依舊沉默、不安….
2004/02/27
記得老爸說過,他讀的同志社大學(在京都)左派思想很盛行。
大宅樓裏,只有老爸最了解三舅公。或許在閣樓上,三舅公為老爸上過最後的幾堂課,只是沒有人知道他說了什麼。
不過大家都意識到,當大宅樓再度打開以後,在外面的世界裏,最令人擔憂的必定是老爸。
或許三舅公是說:沉默的人還是會說錯話,記住不只是沉默..
2004/02/28
我倒退著走,退到〝歷史的房門口〞,輕輕地關上門,像侍女退出主人的房間一樣。
選擇忠孝東路與林森南路交口的咖啡店,做為〝歷史的房門口〞。隔著落地窗看牽手的隊伍,關掉一切的雜音,我比較習慣用這樣的方式參與歷史。
窗外歡動的人群,像一群綠色的螞蟻,鑽動了幾下就形成一條〝綠色蟻路〞,鑽進另一道歷史的門。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13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歸類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金色水岸
此分類上一篇:朱尚的木工世界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