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5-17 08:31:24| 人氣36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朱尚的木工世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3/2/17
上工了!為小白做一間狗屋,芳萱似乎很期待這間狗屋,不知小白看了這狗屋做何想法。
前一陣子因為教她數學時,發現她學習心態不佳,訓了她一頓,許久不來問任何問題,這就是中年人與青少年的代溝。主動提起要幫她做狗屋,良好互動關係才又起動,真傷腦筋。
2003/2/18
還是以人類的想法把狗屋完成,實在一點創意也沒有,會許就是這樣的感覺,所以快快趕工。
最近在讀魯西迪的〝魔鬼詩篇〞(The Satanic Verses),一本把現實、幻想、過去、現在、未來、魔鬼、先知、天使…..都解構掉,然後混在一起的超現實小說寫法,很不容易讀。
2003/2/25
聽說狗屋送達當天晚上,大舅子一家人就像動物行為學家一樣,躲著偷看小白會不會自己進入狗屋,當然事先已把它的睡墊放入狗屋,結果老實的小白搞了一小時多不敢進去。
瑞榮只好把它帶進去,像帶著要分房睡覺的小孩一樣安撫了一陣子,終於乖乖住進去了。可能是狗屋做得太豪華,小白現在竟然整天蹲在裏面,我們開始怕它得了自閉症。
2003/4/3
鑽頭穿透厚厚的石灰層碰上堅實的磚頭,洞口溢出紅色的粉屑特別的細濃,感覺孕藏著溼氣,這就是一片七十年前的牆。我把木架做好在墻上鑽洞把它固定好。
這兩天都在特區內找可用的材,回來做架子。
特區內因為有藝術團體進駐,在倉庫、廢墟、牆角都可以找到小學課桌椅、空心磚、舊的圓板蹬、棧木...,這就是以館外的景象。
2003/4/4
圖書館後院是邊界,已腐朽的維修廠就是邊界上的建築物,流浪狗喜歡在這兒逗留,保持十步遠看著我。旁邊的倉庫最近在整理,到處是辦戶外表演場用的道具、材料。
歷史的殘留、腐朽的氣息圍繞四周,又連續下了兩天的雨,我深怕腐朽穿越了人為設限的邊界。
像馬奎斯的〝百年孤寂〞,雨一連下了四年十一個月零兩天。
2003/4/9
一個人待在後院把找來的小學課桌椅塗上顏色。流浪狗是被鮮豔的色彩吸引嗎?怎麼一直靠過來。
可惜桌子只有一張,是採用梵谷的星空色調,桌面是黃色,抽屜桌腳是藍色。椅子很多張所以有粉紅、草綠、橙黃。
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們的小學生才可以把桌椅塗成自己喜愛的顏色。
2003/4/20
翻翻ARCH(雅砌)雜誌,想抓到一點靈感為嘉漢做一座有個人風格的書架。
是一座將要承載著芥川龍之介、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太宰治、大江健三郎、馬奎斯、米蘭昆得拉、奈波爾….這一群偉大作家心靈的書架。
有了這個書架,這些書就可以不必再跟教科書、漫畫、雜誌混在一起。
找不到懂文學的木匠,只好自己動手。
2003/4/27
吃完早餐就開始動工,把嘉漢的書架做好了。
上午做木工,中午下廚自理午餐,然後泡杯咖啡坐在搖椅讀小說,累了就打盹,接著黃昏的散步….,這是退休後那三個月每天生活的標準軌跡。
現在變成假日才可以享受的生活步調。
我這種有自閉傾向的人,喜歡過著像開火車一樣的軌跡式生活,沒有複雜的選擇,又不必左顧右盼。
2003/4/28
坐在搖椅上,聽著老電風扇的嗡嗡聲,看書看到打盹。
這支老舊的大同電扇是去年在廢物堆裏撿來的,只是簡單的整修就好用得很。
它在我DIY的高架地板上發出低沉古老的機械聲,告訴我它吹出的風也是古老的。
古老的風一頁一頁的掀開我的記憶繪本,讓我沉睡。
不知不覺中在我臉上吹出了老人家的皺紋。
2003/5/02
在倉庫裏尋找可用來做鞋櫃的材料,完全放心的吸著發霉的空氣,這裏的空氣是古老的不會有SARS。
特區裏現在最快樂的是這七隻流浪狗,尤其是在這個邊界上愛怎麼躺就怎麼躺,更重要的是它們不認識SARS。
這個廢墟的邊界阻隔了所有現代的東西,也阻隔了SARS,在這裏做木工的我,成了這特區最快樂的人。
2003/5/15
後院地上堆滿竹子,是台灣藝術大學的學生畢業展後留下來的。
其實她很珍惜這項作品,本來要運回彰化老家。
經不住我們的誠意邀捐,而且托運工程浩大,就這樣留下來。
上午就忙著用這些材料佈置後院,水泥柱變成綠色、花盆有了竹圍籬、一片現成的竹子屏風遮住生鏽的大水塔。
中午我們就在這個有原住民味的後院吃午餐。
2003/06/19
在搖椅的手把上架著木板,就可以使用手提式電腦。
聽老式的大同電扇在高架地板上發出共鳴的嗡嗡聲,像是二次大戰電影裏的螺旋槳飛機,在搖椅上寫日記。
必需依戀著這些東西才能寫出日記嗎?好幾次想改用筆寫日記,這樣就可以隨手寫點東西,聽說作家都是這樣子的。但總是碰到字不會寫,而干擾思緒,最終還是放棄了。
2003/06/29
忙到現在才鋪完嘉漢房間的櫸木地板,是去年暑假就承諾鑾要做的事。
其實還欠鑾很多木工工程沒做,進廚房的拉門、陽台儲藏室的門….,或許還有許多欠得更久遠的承諾。
這幾年發現與時間競賽是必敗的,喜歡隨性地做事,討厭做有時間限制的事。
11點多了,時間逼著我寫完日記,此時朱尚就會躲起來。
2003/6/30
想像中的告別式:
靈堂上放的是我讀書時常用的搖椅,搖椅上有自畫像、日記與作品。搖椅旁放著幾張我DIY的椅子,喜歡的人可以再陪我坐一會兒。
一個發言台讓想講點話的人可以自由上台,像在KTV一樣地自由。
老妹妳可以上台來,說我小時候背著洋娃娃,唱著〝妹妹背著洋娃娃…..〞,唱唱跳跳然後摔斷左手的那一那段糗事。
2003/09/21
感覺這幾年季節的來臨都是跳躍的,昨晚秋天就突然地跳進來。
天氣轉涼,開始想做很多事,想在廚房的小餐桌上,慢慢吃著自己煮的午餐。
小餐桌是去年退休後才做好的,那段時間在家做木工,中餐自己下廚。熟悉廚房後,開始改造廚房,做了木製的烘碗櫃、碗盤櫃、小餐桌、電器櫃…。
秋天也是做木工的好天氣,手開始癢了。
2003/9/28
天氣涼,可上工了,預計下個禮拜開始做木工。今天先大掃除,算是收心操吧!
廚房總是我第一個下手的目標,雖然鑾平時都有打理。但是碰上魔羯座的我,平時不管事,但只要一插手任何死角都不會放過。所以每次大掃除後,鑾經常會找不到東西(被我收藏在某個地方,有時候我自己也會忘了)。
鑾從店裏下班回來時,我已經坐在搖椅上打盹。
2003/10/11
昨晚掛上苦楝子的那一刻,決定開始做木工,寫木工日記。
其實我說的木工含蓋很廣,其中的木工只是承載記憶的載具。簡單的說就是以DIY的方式,把一個本來不認同的空間意象,變成一個有記憶的空間,空間裏的每樣東西都有一個故事或是機緣。
就像吧台上DIY架棚上掛著記憶的種子,承載著所有我做木工的記憶與認識植物歲月。
2003/10/13
在穿透磁磚表面喀喀的電鑽聲下,開工了。
做一扇門,將客廳陽台隔出一個小空間,做為冷氣隔離兼儲藏室用。
這扇門的前方就是從客廳延伸出去的高架地板,這是放搖椅的地方,我喜歡在這裡讀書。在這裡可以看到客廳的全景,一幅我做木工的記憶圖像。
不想讓這扇門僅只是門而已,我還在搖椅上搖著,不知道會搖出什麼想法。
2003/10/14
當木工做到一半卡住了,卻在廢物堆裏找到〝現成又絕配〞的東西你將會高興好幾天。
所以在街頭遊蕩的時候,我常留連在小巷弄裡被丟棄的家具堆中,尋找有用的東西,像在撿破爛的人。
有了撿破爛的樂趣,我在鑾面前誇下海口:我做木工不需要額外的預算,全由我一個月三仟元的零用錢中支出。這就是遊戲規則。
2003/10/20
門上端的木框(一般稱為氣窗)算是完工了,顏色配得很好。松木框配薄荷冰淇淋色的背板,還有木條做的模型欄干,這就是想像中的小木屋二樓的陽台。
把泰迪熊布偶和一隻正俯視抓魚的貓偶放到小陽台上,構成一幅簡單的立體圖框,接下來可以在背板上畫門、窗、花盆、常春藤…。
底下的門該怎麼做呢?或許要問泰迪熊和貓。
2003/11/02
存到五仟元了!我竟為了存到五仟元而高興。
這是一種遊戲--日本電視節目〝貧窮大考驗〞。想辦法用最少的錢來過最好的日子。
退休後我怕沒有收入的不安全感,會讓我們倆更加節儉。於是,擬出家庭預算表,徹底執行〝預算制〞(編入預算的錢絕不省,額外收入自由運用)
現在,鑾很高興我又可以請她吃下午茶了。
2003/11/03
全年的家庭預算表,就像是用數字寫成的劇本。
我善於數字管理,是以前管理工廠和研發部時學來的。我清楚我要的是什麼,數字就會敲出我要的節拍。
編一筆每週一次一家子聚餐的預算,讓餐廳的場景搬上舞台。
編一筆給無名作家的預算,讓他在咖啡店裏讀小說和寫作。
編一筆給木工朱尚,至少可以做出簡單的舞台給這齣戲用。
2004/03/07
本來走遠的冬天,突然回來。我還是比較喜歡冬天,總是嫌冬天太短,所以對回頭來的冷天特別珍愛。
忍受幾個月施工中的風沙與吵雜,終於平靜了。原來像廢棄工廠的門前廣場,已經變成景觀公園,連通忠孝東路。
為了讓辦公室可以多容納兩個人,我趕著做木工。這種微冷的天氣最適合上工,就在門口看著美麗的公園,敲敲打打。
2004/04/21
搖椅搬走了,盆栽移到窗外的花架上,這裏變寬了。尚把幾年前DIY做的15:1 木屋模型也擺到這裏來做裝飾,這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但其實還沒完成。
窗台拉低了,玻璃換成透明的,現在可以像咖啡店一樣靠坐窗邊,看著什麼事也不會發生的小巷弄,尚懷疑這是一種老人處理孤獨的習慣。他要的是一種〝陪伴〞,完全沒有負擔的陪伴。
2004/08/26
昨天正當腦子沉浸在滾滾濁水的記憶裏時,圖書館的櫸木地板已經泡在水裏大半天。
沒多久收到圖書館淹水的信息,趕去處理,一進門就聞到那股熟悉的淹水味。幸好書沒淹到,否則曬書的味道更特別更難忘。
這一整天,跟三十幾坪泡過水的DIY櫸木地板博鬥,全身微微酸痛,連酸痛也是熟悉的,控制得恰到好處。明天還要幹活。
2004/08/28
看著老舊的磨石子地板感覺很不習慣,有些小孩還是習慣性地脫著鞋子走進去,好像那裏有一條無形的界線。
他們都怕他太累,不讓他把櫸木地板舖回去。其實他一點都不累,如果不是木板還沒完全乾,他早就把地板舖好了。或許是他比較喜歡這種形態的工作,不必討論、不用協調、不需謀略....
幸好,還有幾支不通的電話要修理。
2004/10/01
淹水書整理、上架的工作快完成了。
無法忍受零亂無序的空間感,總算可以開始鋪木板。小孩用好奇、疑惑又天真的眼神看著木板一片片的組合,他好像終找到了答案。之前他搞不懂木板怎麼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然後再度消失,而現在木板就在他眼前慢慢地變大。
媽媽喚回失神的小孩,坐在木板上唸起了故事。這樣才像圖書館。
2004/10/02
淹過兩次水的木板,鋪回去依舊閃亮,映著孩子燦爛的笑容。
孩子們是那麼的接近地面,眼前只是小腿、腳趾、車輪、灰塵、垃圾、黑暗的地面。記得有一次廷瑜來家裏住了幾天,回家後畫了一個滿腿都是黑毛的男人,Cherry問她畫的是誰,她說是姑丈,Cherry還打電話來求證。
小孩的世界離地只有三、四十公分而已,蹲下吧!大人。
2005/7/1
我在三重蘆荻社大開了一門課〝律動一顆美化家庭的心—DIY木工藝術〞,已經開始招生。
為了明天的課程博覽活動,我用手繪書的方法做了一本大書〝朱尚的木工作品集〞。又用數位相機拍了幾張漏拍的作品貼到網站上,這個作品集照片總算比較完整了一點,還有一些流落在朋友家的作品沒拍到,小白的狗屋、塔型CD架、雨傘架…
2005/7/2
一張教室的課桌椅,這就是我解說課程的攤位,大書攤開來正好佔滿整個桌面。來詢問的人都是擔心自己笨手腳,怕學不會。我擔心卻是他們的那顆心,我是否可以〝律動〞起來。
前幾天,與一位高科技公司總經理的老朋友見面,我告訴他退休後做的事,竟然沒有引發他對人文方面的一點點想望,我想他的這顆心一定是機器做的。
2005/7/7
木工的第一堂課是:從零開始--認識你的生活,探索真正的需求。
〝你也許永遠不會知道,要對生活發生興趣要花多大的努力。這種努力將使我們對生命充滿興趣,就像我們熱情地對待任何事物一樣。〞 摘自紀德《地糧》
我將引用這段話做為開場白,我不想讓這門課程淪落為只是教會動動手的勞作課,它應該是一種生活態度的啟蒙。
2005/7/8
只要天氣不太熱,我會坐在窗台邊一整天。這個角落是用我生命最美好的那一個片段(剛退休的那一個月)塑造出來的,我把屬於身上的某一些東西留駐在這裡,這裡有一種只有我才能深刻感受到的韻味,一種小孩兒對小被被的依戀,一處心靈的角落。
我開始準備木工教學的講槁,我需要文字才能思考,思考我當時是怎麼做出這些東西的。
2005/7/10
夏日的午後總是昏沉沉的,像感染一種時光倦怠症,你會想讓時間很快虛度過去,然後迎接秋天的到來。
幸好今天氣溫不高,尚坐在窗台前編寫課程講稿,他當然期待秋天的到來。他意識這是一場表演,心裡感到一陣從未有的快感,那是一種本來就屬於他的東西,過去是零碎的、片段的,現在他用文字把它們串接得更加完整、更加深刻。
2005/7/22
蟬叫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天色會慢慢地暗下來。等到蟬叫聲停的時候,我才會打開,裝在窗台頂上的兩盞50W鹵素燈,一盞照在背後的小木屋,一盞照在桌面上,我就在這裏看書、打電腦。
我在一本裝潢雜誌看到這句話:居家照明最理想的亮度是延續黃昏時分的自然光。
蟬在那個最美的轉換時刻,提醒我打開燈,延續燦爛的時光。
2005/7/23
哲學家海德格說:人必須透過定居,來完成一種人與環境的整一狀態….,才能對生命有所體認;唯有如此,我們終能找到回家的路。
結婚後的二十幾年中,搬了八次家,每次我把新的空間放進腦子裏,在藏與露之間、穿與轉之間、隔與透之間,用最細微的感官衡量。就這樣,我才能感受到一種定居的意識,展演出一種流變的生活美學。
2005/7/29
很快七月快結束了,我的DIY木工課程講稿幾乎沒有什麼進展。
我被自己寫出去的12堂的課程綱要困住了。那些只是建構我木工作品的綜合概念,而不是程序,我不能用時間軸把它們切開來談。我要用文字從各種的角度來談設計概念,再藉由作品案例的解析,把抽象的概念展現出來,我想讓它變成一種感官與心靈連通的生活藝術課程。
2005/7/30
建築大師萊特(最著名的代表作〝落水山莊〞)在世時收學徒,規定兩項必備資格:第一、蓋一棟自己的房子,第二、能彈奏至少一種樂器。
我不是大師,但是對自己的學生也要有個期待,第一、在家裏為自己營造一個角落,可以在那裡沉思。第二、擁有另外一種嗜好,可以跟木工結合,就像為自己最喜愛的東西量身打造一個家那樣。
2005/7/31
搬過八次家從來沒有花錢讓人裝潢過,我不喜歡家裡被裝潢得一塵不染的樣子。
我有個電子新貴的朋友,有一次我們幾乎在同一時刻買了新房子,我到他家作客的時候,他家已經裝潢得一塵不染氣派非凡,而我回請他作客的時候,家裡卻是空蕩蕩寒酸無比。
一年後他老婆再度來到我家,她驚呀地說:你家佈置得很雅緻,但不能說精緻。
2005/8/2
在網上找到這一段話:英語的design源自拉丁語的de-sinare,是〝作-記號〞的意思。
我在做木工時,確實沒畫過什麼工程圖,只是在木材上丈量好,〝作個記號〞,就開始鋸、鑽、鑿....。想到我這種原始、粗糙的設計方式,要如何在課堂上教學,就覺得有點困擾。
現在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這才是設計的原意。

台長: 晚期風格〈書醫朱尚〉
人氣(36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歸類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穿過二二八的窄門
此分類上一篇:書堆裏的喧囂與孤獨(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