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3-11 14:40:27| 人氣79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獨家訪談~~與「梵谷」的對畫錄

與「梵谷」的對畫錄
時間:西元2053年三月三十日
地點:太平洋梵谷島 某生化科技公司 總部
主辦單位:『ED私人頻道』新聞台 記者: 愛德華
協辦單位:梵谷生化科技公司、荷南銀行、荷南皇家航空



* Edward (簡稱ED):先恭喜梵谷先生在台灣的畫受到一般大眾的歡迎與喜愛,可否先談談您此行的感想?

* 梵谷 (簡稱梵):首先謝謝主辦單位”ED私人頻道”新聞台給我這個機會與台灣的民眾見面,更謝謝” 荷南銀行”,將本人的畫作配合信用卡的發行與唐先生優美的歌聲(編者按:歌曲”VICENT”主唱唐麥克林),使本人在台灣的知名度大大提升並受到大眾的喜愛,很高興,我很高興!


* ED:談談您自己?如何走入繪畫的世界?

* 梵 :我於1853年出生於荷蘭的牧師家庭,由於父執輩與姨丈均為牧師,叔伯又經營了跨國的畫廊,自然而然,我對「宗教」與「藝術」有濃厚的興趣!二十歲的時候,曾任職於伯父的畫廊;後來因為失戀 ( 編者按:梵谷曾追求房東女兒未果 ),嚐透愛情的苦果,遂投身傳道;後來因為種種因素,對宗教開始失望,於是跟隨表姊夫Mauve,學習繪畫;之後又跟弟弟造訪巴黎,於是展開了我的藝術之路!



* ED:為何會對「宗教」失望呢?這其中有何轉折?

* 梵 :在那個時代(1878年),我曾到比利時的煤礦區傳道,但是那時的礦區小孩八歲就要到煤礦幫忙,十三歲就得挖煤,三十歲左右得肺病,一般而言,礦工壽命不超過四十歲,倒不像現在的年輕人,如此的幸福富足。貧窮的程度,是無法想像的。

況且在以前也不注重勞工安全,沒有勞基法或礦業法;往往因為安全問題,煤坑常常倒塌,我覺得上帝的神跡並沒有出現,沒有眷顧到中下階層的子民,所以對宗教產生失望。



* ED:這是否對您日後具有悲觀的性格、憂鬱的心理狀況有影響呢?

*梵 :有影響、而且影響相當大!
我自認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也具有「悲憫」的性格與「神經質」!對於中下階層小人物的生活,有種「無能為力」的感嘆。而西方社會最重要的價值 ~「信仰」中當應有存在的悲憫、公義,已蕩然無存,社會卻陷入黑暗,而貧困的人民被棄絕了。

你們台灣最近的憂鬱患者,不是也增加了很多嗎?大概是經濟、政治、兩岸不穩定、失業率增加,民眾沒有「安全感」,因此自殺、憂鬱的狀況就增加很多!我想這些都是引爆的「因子」吧?! 我還是很關心世界大事的!

我認為真正的真實,不只存乎於外在的世界,也存在於心靈;不處理心靈,只能說是捕捉到外在世界的真實,卻不算是整體世界的全貌,你們中國人不是有句諺語:「以管窺天、以蠡測海」,意思大概八、九不離十囉!

我想就是這種「藍色憂鬱病毒」的蔓延,讓我心靈染病甚深!


( 此時為了配合主辦單位拍宣傳照,訪談暫停一小時)

(一個小時後,梵谷先生拍完宣傳廣告片後,再度接受本台專訪)

* ED:談起「印象畫派」,一般人總會奇怪:這些畫家到底在表達些什麼?近看畫作盡是些色塊和條紋,遠看卻變成模糊的輪廓,難道其中有何奧妙嗎?怎樣才能看懂畫作呢?

* 梵:我繪畫的歷史其實不是很長,尤其我是在28歲的時候才開始學畫;在那個時候,所謂『印象派』畫風?就我所知,可分為前期的莫內、雷諾瓦,中期的秀拉,至於後期的我與高更先生,大概是後來美術界所稱封的吧!我個人倒是必較欣賞「林布蘭特」先進的畫風,對我啟迪很深。

至於「印象畫派」的特色,這其實並不困難,只要我們掌握『光的奧秘』;也就是說:光線與顏料之間的色彩差異是瞭解印象畫派的關鍵所在,這也是印象畫派最大的特色所在。

我利用畫刀快速揮灑將油彩佈滿畫面,製造出強而有力的筆觸加上作畫時的速度感,讓人有相當直接的感受。藝術家內在心靈的躁動,及對生命的渴求有些幾近憤怒的歇斯底里,繪畫中的生命力油然而生。關於色彩的運用,我利用原色,不作任何的調色,創造出如火焰般的色感,這項畫法可稱作 [分光法];其實如此畫面的筆觸及色彩,已遠遠超過我想要描繪的自然實景了。

談這些或許對一般欣賞者而言,比較艱澀難懂!

(談到梵先生的作畫風格時,梵先生神情愉快,輪廓柔和,與自畫像中憂鬱的神情迥然不同。此時梵先生突從口袋中拿出一粒藍色小藥丸,仰頭服用。不一會兒,梵谷先生臉色又變的憂鬱起來,彷彿回到那個自畫像的人物裡)


* ED:那可否談談你的經歷?這些經歷對作畫的風格是否不同呢?

* 梵:(沉思了一會,拿出煙斗與都彭打火機,塞進菸草,一縷一縷輕煙隨即飄了起來,滿室充滿了氤縕的菸草味。)

* 梵:嗯….!不只是我,我想每一個人不同時期,其行事風格當然也有差別!

環顧我的前半生,約略可以分為九個階段,其中影響最大的階段大概可分為『安特衛普時期』(編者按:1885年11月~86年1月)、『巴黎時期』(編者按:1886年2月~1888年2月)、「阿爾勒時期」(編者按:1888年2月~1889年5月)、『聖瑞米時期』(編者按:1889年5月~1890年5月)、『奧維時期』(編者按:1890年5月~7月)

在此,我先不逐段解釋,相信您們接下來的一些問題,答案都將在每個階段裡,我會解釋清楚的!



* ED:梵先生也創作過日本的畫作?

* 梵:有的!那是1885年11月到1986年1月,我在”安特衛普時期”期間,開始接觸到日本「浮士繪」的風格,就試著畫了幾幅!那時候我也學習了魯本斯的畫;當時的用色手法比較淺、淡! 我也記得那時的我是默默無名,還在推銷我的畫作呢!

* ED:接著冒昧請教梵先生一些私人問題,這也是一般 ~~~


(此時梵先生的大哥大突然響起,梵先生面帶難色並起身走出戶外接起了大哥大……) ~ 待續!

(梵谷先生接完大哥大後,再度接受訪談)


* ED:(因問題事涉個人隱私,記者只好採迂迴方式發問) 可否談談梵谷先生的戀愛史?

* 梵:對於從事藝術創作者的藝術家而言,「愛情」!往往是不可或缺的創作泉源;不論感情如何平順或者是過程曲折、不論愛戀的性別對象視同性或異性,都會影響到藝術家創作的風格。例如失戀的時候,繪畫用色往往是憂鬱的,甚至帶點gray與blue!而當戀愛或喜悅的時候,世界彷彿著上了令人不可思議的色彩,橘、黃、紅色就成為心靈的顏色。

我的戀愛史比起其他畫家、創作者而言;坦白說,是屬於「失敗」比「成功」多!「失戀」多於「快樂」!在倫敦工作時,曾向房東女兒烏秀拉.羅雅求婚,卻慘遭拒絕,從此開始了屢次的戀愛挫折,這個求婚記大概在一八七四年的時候,很久很久的往事了。

接著在一八八一年、一八八二年、一八八三年、一八八八年,分別與凱瑟琳、克麗絲汀、瑪葛娣、伊凡娜等人談過不算長的戀愛,過程也不算平順,不是個性不合,就是與女方的家人認知有差異!伊凡娜還曾是特種營業場所的歡場女子哩!這其中對「瑪葛娣」算是懷念最多,因為是受到他母親的極力反對,我相信我們倆是互相愛慕的!


* ED:我們都知道在普羅旺斯的阿爾勒(Arles)的時期,應該算是您最精采、也是創作量最豐富的時期,這段時期有何讓您快樂的因素產生呢?

* 梵:充滿了陽光、朋友、女人、色彩的普羅旺斯阿爾勒,讓我的創作藝術發揮了淋漓盡致!「黃色小屋 ~ La - Maison - jaune」、「隆河上的星空 ~ Qual-du-Rhone」、「星夜咖啡館~Cafe Terrace on the Place du Forum」、………等,都是在法國南部的這個小城鎮創作出來的。


* ED:那時候高更先生也在那個時期來到了阿爾勒!談談高更先生、您與高更先生的友誼以及為何日後發生了一些不愉快?

* 梵:高更先生在一八八八年十月來到了阿爾勒!而我是在一八八八年二月就來到阿爾勒,並租了「黃屋」。其實在高更到達之前,我已創作了大量作品,包括兩幅(Night Cafe)和臥室圖(Van Gogh’s Room)。

和高更同住於此屋中的兩個月,更是我創作慾最旺盛的時期。但是高更的個性較外向、不拘小節,恰巧與我憂鬱、內斂的個性成為兩種極端!高更在其從事繪畫創作前、還曾從事過證券經紀人的工作,他比較實際!

或許事隔百來年,你們後代的美術史,往往語帶”曖昧”的描述我與「高更」的關係!我想這必須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談會比較適當!


* ED:依您的觀點談談看!

* 梵:打的比方好了!好萊塢電影明星「Tom Cruise」(編者按:Tom Cruise為湯姆克魯斯)雖然已經結婚後又離婚,但是你們一些媒體八卦不是也常常影射他的「性傾向」問題;以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性傾向不是又分為『同性』、『異性』、『雙性』的區分哩!所以人的心理面其實是多樣的,只是看哪一個層面是最顯現的,自然而然就會呈現那個”傾向”出來!這方面改天我可以幫你約約心理學大師『Sigmund Freud』(編者按:Sigmund Freud:佛洛依德,1856~1939)與性學大師「Alfred Charles Kinsey」(編者按:Alfred Charles Kinsey:金賽博士,1894-1956)來解釋。

藝術家的性格是主觀、多面的,感情的生活也呈現多樣化!不僅我梵谷是如此,高更先生也一樣。而我終究也算是”藝術家”吧!這樣的解釋應該很露骨了吧!難不成要我也學學ㄚ湯哥去告媒體不成麼?我想我是不會這樣做的!一來會把事情鬧大,二來反而讓我畫作的焦點給模糊了;有時留給後代子孫一個神秘的迷團,不是更增添趣味嗎?



* ED:那您為何與高更先生爭執後,就發生美術史上了著名的「割耳事件」呢?兩者有無關聯呢?

* 梵:哈!這恐怕說來話長!~~~

(梵谷先生此時面露詭譎的笑容,卻又從口袋裡拿出了藍色小藥丸服用

* ED:談談您在「聖瑞米」鎮精神療養院時期的心路歷程?後來又為何自我了斷了呢?


* 梵:那是發生在我所謂「割耳」事件以後的事了!

其實在進入精神療養院之前,我因為“ 癲癇症”而時常住進療養院。而在這段時期,我在頭腦較為清醒的時候作畫。而這時後我的畫風又有了變化,我開始以『漩渦狀』的筆法來描繪天空及部份景物。

而後來我被關進了精神醫院,但說來諷刺的是,平常我的畫作是乏人問津,但是在瘋人院的這段時間內,我的作品才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售出哩(編者按:第一次在畫展中被賣出的作品為「紅葡萄園」)。 在聖瑞米期間(編者按:1889年5月~1890年5月),我陸續創作了”starry – night”等作品!

出院後,我來到巴黎以北的奧維鄉下。”伽賽”醫生負責照顧我,他也成為我筆下著名的肖像人物。在奧維接連幾個月裡,我的健康狀況雖然看來日見好轉,其實我內心的平靜僅是暫時的而已;我最後的一幅畫作 ~ (The Wheatfield with Crows)正悄悄的暗示了我內心深處深沉的悲哀。

當我得知我弟弟(編者按:梵谷的弟弟為”西奧”)的工作不順利及其兒子生病時,心理和身理的壓力無形中便愈積愈深,終於在1890年7月27日,我走入一片田野,掏出手槍,朝自己的胸部開了一槍...... ...... .。


* ED:關於在阿爾勒時期,您「割耳」事件的傳聞很多,可否藉著這個機會,公佈真相,也可解開美術史上的這個謎團呢?還有一點我個人很驚訝的事,就是現在看您本人,並沒有少一個「耳朵」呀!?這……到底發生了甚麼是呢?

* 梵:( 笑了一笑 )
對於我的「耳朵」傳聞一直很多,那一天在屋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你們後來的「繪聲繪影」不是很多嗎?

有人說我與高更在某次爭吵後,每當我想到高更可能離自己而去,內心感到淒慘不已,高更是我的好朋友,高更激勵我不再抄襲自然,而是畫出真正的自我。有一天高更從酒店裡回來,走在街上,突然聽見背後零亂而熟悉的腳步聲,其實那個時候我手裡舉著一把剃刀向他衝來。隔天,高更趕到黃色小屋,我倒在血泊之中,割下了自己的左耳,神志昏迷。在清醒之後,我將自己的左耳送給一個名叫伊凡娜的妓女,因為她背棄我移情高更………….。

這些或許都是所謂的『官方說法』!我不否認、也不承認!

我可以跟你透露另一個說法,這也可以解開你剛剛所說我為何還有「兩個」耳朵的疑問!還有為何你還可以在百來年後見到我的緣由!

(這時記者正迫不及待的望著梵谷先生,希望從他口中破解這百年來的迷團)
現今二十一世紀了,『生化科技』與『基因複製』的進步,可算是一日千里了!不過你相信嗎?如今這些技術的進步,真的還算是達”幼稚園”的層次而已哩!你相信「外星技術」嗎?你相信一些發生在地球不可思議的異象嗎?
(此時記者越聽越模糊,梵谷先生到底想表達甚麼!他是人麼?外星人?…..)


* ED:異象?「外星技術」?梵谷先生可否舉例說明?

* 梵谷:前幾天英國小鎮的一處田裡不是在一夜之間,出現不可思議的圖案?祕魯在幾十年前也發生過這種狀況?英國的「巨石」又是怎麼回事?”百慕達”海域的船隻失蹤事件,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只能透漏這是高於地球科技的另一種『文明』所製造的!這種技術擴及到『基因複製』、『生化科技』的領域,而這還只是佔這個先進文明的幾個百分比而已哩!你們不是有利用細胞來進行「複製羊」嗎?那『複製人』不也是有人在進行!

其實當時我就已經遇到過這些高等文明的『生物』了!我把『耳朵』割下,其實只是為了『祂(牠)們』的實驗!倒不是為了高更先生,事實上他也沒那麼偉大 ~ 至少對我來說!不過大體來說,『割耳事件』的實驗是成功的了!
至少我又「活」了過來!這樣你該懂了吧!?

* ED:(活見鬼似的望著梵先生)那…那談談現在你對未來的規劃?

* 梵谷:我現在是基因生化科技公司的幕後老闆,我們還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歷史名人參與我公司的運作,至於哪些人,我不便在此透漏,但是我們篩選的標準原則是只要那個時代(可能是30、50、100年)裡,那個人物能獲得『時代雜誌』(編者按:時代雜誌為”TIME”)五次以上票選封面風雲人物,基本上都是我們會考慮的對象。另一方面若是對世界的文化、藝術有貢獻,我們也會考慮的!

我的目的是要讓好的基因能傳承下去,但又希望不會對目前的社會造成太大的衝擊,因此我們可以說是在默默『注視』地球的發展。

* ED:訪談接近尾聲,梵谷先生對我們有何忠告?

* 梵谷:你們後人對我”梵谷”的畫作沒幾年就會炒作一次,我倒是無所謂啦!不過也不要把我的畫作拿去貼在手機、手提袋上面吧!!不過我真要給世人一個忠告:讓媒體報導『反璞歸真』、維護尊重各個民族的『本土文化』、政治人物眼光要『全球化』而非煽動性的『本土化』口號、重視『環保危機』……….等。最後希望大家過的健康快樂!不用太久的時間,我會邀請「唐」先生(編者按:唐麥克林,梵谷之歌的作者兼主唱)到台灣開開演唱會的!唐先生唱的歌可比你們F4好聽多了…..。

也謝謝『ED私人頻道』新聞台的採訪,我一直是你們的忠實讀者因為我們都是同一掛的;也請版主代我向這裡的朋友等人問候,您們國父『孫先生』要我轉達一句話給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再會了!

(完結)





台長: 愛德華
人氣(7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