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15:00:22| 人氣1,385|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ㄠㄠ山上夢小妖--白澤圖裡的祕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白老爺爺的祕密

「白醫生、白醫生,拜託你救救我們家兒子……」一對男女急迫地衝進診所,男子急到不只滿頭汗,連眼框都紅了,女的則是一臉眼淚鼻涕都不分清了。

        「別急別急,放到這裡來。」被喚作「白醫生」的老醫生爺爺一臉淡定的下指示,再慢條斯理的戴起診療用手套,在小小的身子上移動著。「我邊看,你邊說,發生什麼事了?」

        「早上……早上出門前還只是懶洋洋的,怎麼知道,剛……剛……剛下班就看到整個浴室被吐了一地、拉了一地,我兒子……我兒子就躺在裡頭。」男子說著說著忍不住跪在診療台旁痛哭了起來。

        只見白醫生熟練地檢查後,瞇著眼睛問:「你們讓小鬼吃了巧克力?」

        「巧克力?」兩人茫然的對看。

        「啊!」女生忽然叫了出來,緊抓著男生的手臂:「是KK!她昨天下飛機來找我,拿了一盒GODIVA來,還說90%比較不甜!」

        「看來,這個小鬼很懂吃嘛!」確定原因後,醫生便快速地進行處理。

「你們知道,小狗吃到巧克力會沒命嗎?」聲音很輕,每一字卻像一顆顆的冰塊倒了出來,冷冷地說明著:「小狗對可可鹼的代謝很差,可可鹼跟咖啡因都會傷害牠的中樞神經系統、心臟、腎臟。」

不等兩人回應,又繼續說:「這次是命大,真不曉得這隻小小的雪納瑞,怎麼能夠撐得過,心臟在牠身體裡胡亂攪翻。」忽然話鋒一轉:「小狗貪吃不知道,你們也該把這種『危險物品』收好啊!尤其是你,阿風啊!你從小娃娃撿到動物就往這裡邊送,怎麼會犯這種錯呢?」

被喚作阿風的男子頭低低,一句話也不敢回。白醫生說得沒錯,他打小就常在這間動物醫院進出,看著白醫生救貓、救狗是常態,還救過黏在黏鼠板上的壁虎、直接替小倉鼠做CPR,有次還看見他為一條青竹絲做手術……,彷彿早就認識這世上每一種生物,見識過各種疑難雜症,甚至覺得白醫生可以直接對這些動物「問診」,所以看到電影《怪醫杜立德》時,他都以為杜立德就是白醫生的化身。常常黏在一旁的他自詡為「動物救難隊」,真的不該犯這麼嚴重的疏失。

不過話說回來,白醫生怎麼都沒有變啊!幾十年來如一日,不是在看診,就是在寫筆記。說實話,醫生到底是不是姓「白」他也不確定,因為當年就是,就是看到他的白髮叫他「白醫生」,神奇的是,小時候看他是一頭白髮,白到現在,都快換三十幾的自己長出白髮了,他還是那一頭白髮,髮量也沒有比較少、皺紋也還是那幾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邊想,邊忍不住抬頭偷瞄,沒想到一偷瞄,就看到白醫生又瞇著眼盯著自己喊:「看什麼看!還不趕快回去把家裡的『危險物品』收一收,還有浴室清一清,這小鬼最愛乾淨了,先回去收拾收拾,過幾天再來接牠回去。」

        好不容易送走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主人,醫生終於可以替自己泡杯茶,端著茶杯靠著身後一間一間的「寵物套房」席地而坐,離他最近的,正是才剛入住的雪納瑞。

        「米魯,來吧!說一下,你看到什麼了?」啜了一口茶,醫生閉上眼睛,身後被叫「米魯」的雪納瑞推開門挨近他身邊低嗚著。

        「嗯……喔喔……這樣啊……,什麼!你說的是『貓薄荷』!」白醫生睜開眼,對著米魯圓圓的大眼睛,又喝了一口茶:「繼續繼續……」

        其實阿風猜對一半,他的白醫生真的可以聽懂動物們在講什麼,但是比起「直接問診」,更喜歡「直接聽八卦」。因為人們通常都不會對動物有所戒心,反倒讓動物知道許多「真相」,哪裡又有新搬來的鄰居、哪戶人家的資優寶貝偷交了女朋友、哪家女主人看似溫柔其實有許多方法,可以家暴的不著痕跡……這一點一點資訊都被分類記錄著。

        講得正起勁的米魯,忽然停了下來,身上的毛都豎了起來,全身警戒著,原本在牠背上撫摸著的大手也停下了動作。醫生睜開眼睛,和米魯一起看向門外。只見一片黑暗中,有一團影子逐漸靠近,直到和從診所流出的微光交疊,一隻白色的狐狸出現在診所口門。

        醫生嘴角上揚:「小白,你來啦!」

2.白澤圖

和小白相遇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都忘記到底是多久了。小白叫小白,單純因為牠一身白,一如大家叫他白醫生、白先生、白老爺、白爺爺……也是因為他一頭白髮。

    只是在更久更久、還沒遇到小白以前,那時的他一點也不白,還有點灰,只是是透明的,是陽光照射到冰雪,產生大量不規則的折射、反射,看起來像白色,風一吹來,身上細細的髮毛飄呀飄,像極了水面上的漣漪,偶爾被看見的灰,成為風走過的痕跡,開始有人叫他「白澤」,然後有更多看不見真相的人,也是小白、小白這樣喚著他。

    直到他救了「真正」一身雪白的小狐狸,把「小白」這個名字「交接」給他,把「澤」留給自己。當時,小白和澤決定結伴「雲遊四方」,聽遍世上的故事。一路上因為澤聽得懂各種動物的語言,旅程還算順利,直到有次遇到拒絕溝通的異獸,差點就把澤拆成兩半,還是小白利用幻術把異獸嚇跑。看著慢慢變回原來模樣的小白,澤的興奮取代了原有的緊張、不安,直追著小白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白看似跩跩地仰著頭轉向四十五度:「好歹我也是隻狐狸,你沒聽過『狐狸精』嗎?這點幻術對我有什麼難!」

        「太棒了!」澤一把抱起小白轉了幾圈才停下來,盯著小白暈到失焦的雙眼問:「你還能變出其他妖精、異獸嗎?」

        「蛤?其他的?」小白慢慢回神,原本還很擔心澤會不會覺得自己很遜,只會「假裝別人」,怎麼和他想的不一樣呢?

        「會啊!」小白點點頭,小心翼翼的說:「我不喜歡打來打去,只能靠偽裝躲藏或嚇嚇人。之前就是被識破偽裝才受傷,還好遇見你了。」邊說邊伸出指頭畫過腹部上一道淡淡的粉色疤痕,只有自己跟澤知道,這道疤差點讓牠小命不保。

        「那……也可以幫我偽裝嗎?」澤笑瞇了小眼,也藏不住眼中的狡黠。

        重新踏上旅途後,小白變得更忙了,好像成為澤的專屬造形師,澤一下想化身成白鹿,一下又想加雙翅膀,偶爾想搞怪一點,就只留一對鹿角在頭上,變成「人面鹿」。這個「變身遊戲」挑起了澤的新興趣,他開始研究各種神獸、異獸、精怪的造型,想從中找到自己的「代表形象」。

之後的每晚,小白都得施展幻術充當「模特兒」讓澤描摹,然後澤不改八卦本性,忍不住地在圖象旁做了各種相關注記,後來數量實在太多,為了旅途方更還裝訂成冊。

澤在封面上,有意有思地寫上小白和自己的名字,沒想到傳到後來,世間開始流傳著:白澤是傳說中的神獸。知道天下所有鬼怪的名字、形貌和驅除的方術。甚至還被當作驅鬼的神和祥瑞來供奉,只是到底是什麼形象,始終沒有人知道,後代人只能根據「自己的想像」描摹。所以春秋時代,秦襄公在一首描寫狩獵活動的詩歌裏,將白澤描摹成鹿獐一類的食草動物。

根據《新唐書·五行志》記載,唐代的貴族睡覺 時喜歡使用「白澤枕」,可以祛除夢魘。白澤枕上是熊的形態。到了明代,《西遊記》一書中的三藏法師,在西行路上碰到的諸多妖孽中,也出現一隻獅子自稱「白澤」。

「居然變神獸了!還出書了!」小白第一次聽到這個傳言時,睨了他一眼。澤哈哈大笑,摟著小白的頸子:「是我們變神獸了,是『我們』!別忘了,那本書叫《白澤圖》喔!」

        逐漸從回憶中抽離的澤,旁人眼中的白醫生,順著小白的毛:「哪天我們再一起出去走走吧!我想去看看大白牠們。」

        小白從澤的身邊跳了起來,原地打轉後,在澤的安撫下重新把自己捲在一起:「好啦好啦!你又要說『冷死你的毛』了是吧!都一把歲數了,也該淡定一點吧!」

        和其他狐狸不一樣,小白特別怕冷,只要一冷牠馬上可以找到最近的位置以最快的速度挖一個洞,讓自己縮在裡頭,怎麼也不肯離開。不是牠不想大白,只是大白住的地方,連土地都是冰的,怎麼縮都暖不了身,怎麼淡定啊!

        「你想太多了啦!現在不比以前,大白有沒有地方住都不一定了,可能還得去動物園找牠呢!之前不是才又有哪個動物園收養了北極熊嗎?」喝了一口手中早已冷掉的茶,又苦又澀和自己的心一樣:「怎麼又回到那個生存不易的時代呀……」

        閉上眼睛,一雙手規律地拍著小白的背,輕輕陷下又回彈的毛髮如時間留下的痕跡,曾經這樣清楚又這樣消逝了……

 

台長: shuwei
人氣(1,385)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夢小妖勇闖世界 |
此分類上一篇:ㄠㄠ山上夢小妖-黃帝戰蚩尤

小蟹子愛八卦
【誰來了?】
八卦交換,是人們最輕鬆的時候。究竟,是誰來了呢?
白醫生、白狐狸,又將為這白白的世界塗抹出甚麼樣的色彩?
2020-09-18 11:09:30
小蟹子
【個性詮說】
《白澤圖》原來是「白」和「澤」的日常遊戲和生活日記。
中國言情習慣把白澤幻生成厭戰止戰無所不能的繁華公子。十四闕四國錄從《禍國》,溫潤有禮、智計無雙的淇奧侯姬嬰,穿著無瑕白衣的悲傷命運,更是把白澤詮說得盪氣迴腸。
夢小妖系列,只寫到這裡,充滿書瑋老師的獨特個性。好可愛啊!
好想一直讀到天荒地老……
2020-09-18 11:11:3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