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06 16:59:59| 人氣1,27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徹小時候,有一首歌叫做《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演唱者是「Tears for Fears」懼之淚樂團,這首歌的中文譯名是「世人皆有江山夢」。

「你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想念政治系呢?」上週,徹跟一個電影公司的人面談劇本寫作方面的事,那個人這樣問徹。

「因為我曾經很想改變這個世界阿!」徹簡單地回答。

坦白說,徹一直覺得這個世界很爛。高中被退學,重考進入世新後,更確定如此。於是,我決定暫時讓自己休息一下,反正哪時候的我,對於世界也無能為力。在世新五年倒是過得非常愉快,沒什麼升學壓力,念了不少有趣的書,看了些電影,談了幾場戀愛,比起無聊的高中生涯要趣味許多。

世新將畢業時,徹本來計畫入伍後再考托福,然後去紐約念「視覺藝術」,為什麼是視覺藝術呢?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原因,祇是那時候對攝影、櫥窗設計挺有興趣的,想想以後可以這個維生也很不錯。

「你畢業後想做什麼呢?」當時,徹的政治學老師----民進黨早期著名的立法委員,後來成為監察委員----這樣問我。

我?徹把計畫一五一十地跟他說。

當時的徹,很喜歡在課堂上跟老師爭辯,也喜歡發問各種奇怪的問題,大概是這樣,他才想跟我聊聊吧!

「視覺藝術?哪以後要做什麼呢?」他聽完徹的話問。

徹聳聳肩,沒有回答。總覺得要坦白說「我想布置百貨公司的櫥窗,幫Model換換衣服,怎麼聽都不像件偉大的事。」

「你要不要去念台大?我覺得你挺適合的。」老師這樣告訴徹。

念台大?雖然徹很小就知道自己一定會唸大學,不過倒沒想過,要去念台大這種事,但如果有機會去念念,好像也挺不錯的,聽老師的形容,那邊好像有不少高手。

但是念台大要念什麼呢?商學院就不用說了,徹一向對數字沒概念;文學院?感覺上沒什麼意思;想想只有法學院了。

但是法學院有三個系,徹的妹妹已經念了法律系,無謂跟她念一樣,而且念法律這種東西,不是告人就是被告,我兩個都不喜歡。社會系呢?聽起來不錯,可是沒耐性的徹適合去陪老人跟小孩嗎?唉!最後想想只有去念政治系了,說不定有機會參與法案的設計,一個好的案子說不定可以幫助更多人!搞不好可以讓世界好一點。

就這樣決定了要念台大政治系。畢業之後,也很順利地考取政治系。

剛入學時,倒是很熱情地唸書與投入各種學運,總覺得自己有機會改變這個世界,甚至差點加入民進黨。後來發現,像我這樣外省籍的背景在民進黨是不會有前途的,而徹當時,又討厭國民黨,再仔細想想,徹的個性其實一點都不適合從政,不管是當委員、幕僚或公務員。這樣看破之後,徹決定不如利用所學,幹個記者,做做監督政府的工作也挺不賴。反正,徹一向覺得政府注定是腐敗的組織,監督政府這種事好像挺適合叛逆的徹。

大學畢業後,懶得在國內念研究所,於是入伍當兵去,退伍之後,再度順利進入自由時報當記者。

工作一年後,發現其實那工作也沒想像中那麼有趣,更何況,報社(新聞媒體)也有他們的立場,而徹,其實沒辦法強迫自己去適應他們。雖然那時候的新聞沒現在這麼八卦與扒糞,不過,徹也很懶得每天去追逐那些東西了,徹幾乎可以確定,不管我當記者多久,也沒辦法改變這個世界。

如果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世界,那麼,試著改變自己如何呢?於是,徹決定,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至少要掌握自己的生活與世界。

就這樣,徹開始出國旅行、定期旅行與做自己想做的事。

最近幾年,偶而會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昔日的同學與朋友,積極投入政治的他們,紛紛嶄露頭角,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台灣說到底就是一個彈丸之地,從台北到高雄,徹最快只要四個半小時可以抵達,要說這樣的小島是天下,未免有點坐井觀天,徹也不懂,就算當到台灣的總統,在小一點的地球儀上還是找不到這個島的存在,主政這樣小的國家,真的有這麼了不起嗎?更別提更小的職位了,幹嘛選個縣市議員就要搞到劍拔弩張呢?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其實徹倒是很懷疑,那些政客想要怎麼樣管理這個只有兩千三百萬人,還要分成很多很多族群,而且國民生產所得連年下跌的這個小島國家?那些每天喊著要發展觀光業的官員們,到底有多少出國旅行玩樂的經驗?他們又憑什麼規劃發展觀光呢?

說著說著又激動起來,這樣的情緒實在不適合罹患深度政治冷感症的我。哈哈哈!

和電影公司談完後,隨機跳上一部計程車,還來不及拿出Ipod戴上耳機,司機就跟徹聊了起來。

「這個國家,真不知道繼續下去會怎麼樣?」計程車司機滿面愁容地說。

「不知道。」徹當然不會知道阿!我又不是誰!

「我每天走上六點出門開車到晚上八點,一天要工作超過十二小時,但是坐車的人越來越少,也賺不到幾個錢,物價一直在漲,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可能很多人都跑到對岸工作去了吧!」徹回答。

「可是呢,像你這樣的人,有能力有學歷,在其他地方還有工作的機會,像我們,只會開車,哪裡都去不了,困在這裡真不知道要怎麼辦?」

他很憂鬱,但徹完全沒辦法安慰他。

「加油吧!」下車時,徹只能這樣跟他說。其實徹也常常這樣跟自己說。

週末的選舉,台灣的政治版圖又有些改變,晚上徹在北京的朋友在MSN上對徹說:「你覺得這次的選舉對改變台灣的困境有幫助嗎?」

「我不知道。我只管我自己的世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政治冷漠症。」徹回答。

「哪有人念政治念到像你這樣還得什麼政治冷漠症的。」朋友抱怨,說真的,他跟徹呢系出同門,還不是跑到大陸做生意去了。

「我又不是別人,我是我。」徹一貫冷漠地回答。

「我完全看不出這樣的改變可以有什麼前景?」朋友繼續說。

「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可以給一些人一點點希望和安慰吧!人嘛!就算這個世界再無聊在無奈,只有還有希望,就可以繼續下去吧!」

世人皆有將江山夢,如果沒能力改變這個世界,想辦法讓自己過好一點吧!加油!

《徹的話》

1. 推薦電影「翻滾吧!男孩!」是一部充滿童趣與熱情電影。
2. 書籍推薦《暈菜的天使》,喜歡Nick Hornby的人不容錯過。
3. 停筆一年多,沒寫小說的徹,終於再度動筆了,雖然不知道何時會完成?不過,挺有會完成的預感!
4. 雖然有人留言說,gigigaga似乎恢復了,但其實沒有,它依然沒辦法自動發報也沒辦法放照片,所以還是請大家來這裡看吧!
5. 天氣變冷了,要保重身體。
6. 有空請多來留言!

(圖說:雅典的阿波羅神殿)

台長: 涼風徹
人氣(1,27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