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4 21:22:47| 人氣3,33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梵谷全集 (350張高清畫作) 超級讚!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梵谷全集 (350張高清畫作) 超級讚!


2015-01-11  生活藝術匯



1883 阿姆斯特丹的開合橋荷蘭格羅寧格博物館



1883 荷蘭的花床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84-1885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4 集會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4 舊塔樓瑞士蘇黎世畢爾勒基金會



1884 秋天的白楊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安特衛普雪景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戴白色帽子的農婦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飛狐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婦女頭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婦女頭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捲紗的婦女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藍色的女人的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籃子裡的蘋果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老者頭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絡紗機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馬的石膏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碼頭私人收藏



1885 牧師房子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男子頭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農舍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努能的舊教堂塔樓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聖經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食用馬鈴薯者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陶器和瓶子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5 有白楊樹的小路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1887 葛樂蒂的磨坊布宜諾斯艾利斯國家博物館



1886 康乃馨和其他花卉華盛頓克利格博物館



1886 奧維附近的麥田維也納國家美術畫廊



1886 巴黎的屋頂景觀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 採石場山丘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 從蒙馬特看巴黎瑞士巴塞爾藝術博物館



1886 含著香煙的骸骨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 紅色罌粟花美國康州哈特福特-偉茲沃爾斯博物館



1886 花盆裡的瓜葉菊荷蘭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館



1886 菊花和其他花卉加拿大渥太華國家畫廊



1886 蒙馬特的風車東京石橋藝術博物館



1886 蒙馬特的小坡路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 蒙馬特風景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6 女子畫像瑞士巴塞爾藝術博物館



1886 有劍蘭和翠菊的花瓶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 桌上的紫蘿蘭花籃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6 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1888 水果靜物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阿尼埃爾之橋瑞士蘇黎世畢爾勒基金會



1887 阿尼埃爾餐廳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巴黎城牆邊的道路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巴黎郊外私人收藏



1887 貝母花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7 玻璃酒瓶和檸檬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餐館老闆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草和蝴蝶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成堆的法國小說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成雙入對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雛菊和秋牡丹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7 春天釣魚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7 從房間看巴黎景觀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戴草帽的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戴草帽的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戴氈帽的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紅捲心菜和洋蔥的靜物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花魁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



1887 傑克島的風光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靜物與蘋果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酒杯與酒瓶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咖啡店女老闆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開花的梅子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克利齊的大道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蒙馬特的假期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蒙馬特風景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蒙馬特蔬菜公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蒙馬特蔬菜花園荷蘭阿姆斯特丹市立現代美術館



1887 三本書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樹和灌木叢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樹木與樹叢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四朵向日葵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7 坦根畫像巴黎羅丹美術館



1887 香蔥花盆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沿著塞納河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搖籃旁的慈母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意大利女人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7 雨中橋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自畫像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



1887 自畫像瑞士巴塞爾藝術博物館



1887 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7 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1889 看書的吉諾克夫人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8 阿爾的舞蹈會場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8 頂奎特爾橋私人收藏



1888 詩人公園三(公園裡夫婦)私人收藏



1888 阿爾的比賽表演場所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88 阿爾的紅色葡萄園莫斯科普希金美術館



1888 阿爾的碼頭工人西班牙馬德里提森博納米薩美術館



1888 阿爾的女士們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88 阿爾附近的吊橋德國科隆華拉夫理查茲博物館



1888 阿爾附近的小路格國德賴夫斯瓦爾德蘭的斯美術館



1888 阿爾花園小徑荷蘭海牙現代博物館



1888 阿里斯康秋天落葉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8 阿里斯康私人收藏



1888 阿里斯康私人收藏



1888 白色果樹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杯中花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播種者瑞士蘇黎世畢爾勒基金會



1888 步兵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從窗戶看肉販商舖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從靠碼頭的平底船卸貨之工人德國埃森富克旺博物館



1888 吊橋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獨眼男子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梵高的椅子倫敦國家畫廊



1888 高更坐椅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海景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花開滿原野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花瓶裡的十四朵向日葵倫敦市國家畫廊



1888 花瓶中的夾竹桃與書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8 花園私人收藏



1888 黃色房屋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舊磨坊紐約水牛城公共美術館



1888 軍人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老婦人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隆河的星夜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8 羅林嬰兒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麥田巴黎羅丹美術館



1888 麥田荷蘭阿姆斯特丹波爾基金會



1888 麥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麥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麥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蒙馬茹爾日落私人收藏



1888 螃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普羅斯旺乾草堆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8 日落時柳樹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8 盛開的桃花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盛開的桃花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盛開的小梨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盛開的杏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聖馬迪拉莫海景莫斯科普希金美術館



1888 聖馬迪拉莫街道私人收藏



1888 詩人公園(陽光下公園)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8 十二朵向日葵德國慕尼黑新皮納克提美術館



1888 水道旁有婦女在洗濯私人收藏



1888 桃紅色果樹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屋後的花園私人收藏



1888 夕陽下的播種者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8 新犛過的土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夜間咖啡館美國康州耶魯大學藝術畫廊



1888 藝術家的自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有婦女在洗衣服的阿爾吊橋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8 在麥田的農舍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在聖馬迪拉莫海邊的漁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1890 柏樹與兩個人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9-1890 午睡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9 阿爾盛開的果樹園德國慕尼黑新皮納克提美術館



1889 阿爾盛開的果樹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8 夜晚露天咖啡座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9 阿爾醫院的庭院私人收藏



1889 矮樹叢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矮樹叢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綁乾草的農婦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採收橄欖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9 晨光照耀原野(以牆為界的田野) 私人收藏



1889 橄欖樹林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橄欖樹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花瓶裡的十五朵向日葵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皇帝蛾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剪羊毛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靜物畫圖板煙鬥洋蔥和封蠟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9 雷醫師畫像莫斯科普希金美術館



1889 兩隻白色蝴蝶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羅林夫人畫像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羅林夫人畫像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9 麥田捷克布拉格國家畫廊



1889 麥田裡的農夫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美術館



1889 麥田裡的收割者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麥田裡的絲柏樹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1889 玫瑰花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



1889 群山紐約古金漢博物館



1889 日出時春天的麥田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9 散步:飄落的樹葉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山腳的草地荷蘭國立渥特羅庫勒穆勒美術館



1889 聖保羅醫院花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聖雷米院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 聖母懷抱受難的耶穌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絲柏樹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 桃花開滿園倫敦可陶德學院畫廊



1889 臥室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9 星夜紐約現代美術館



1889 夜晚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一雙皮鞋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9 有房舍和農夫的景色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89 鳶尾花加拿大渥太華國家畫廊


1889 約瑟夫.魯林肖像荷蘭鹿特丹布尼根博物館



1889 在阿爾的藝術家臥室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9 紫丁香花叢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89 自畫像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9 自畫像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90 阿尼埃爾餐廳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愛德琳拉武私人收藏



1890 奧維的房子美國俄亥俄州托雷多藝術博物館



1890 奧維的房子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



1890 奧維的風光西班牙馬德里提森博納米薩美術館



1890 奧維的教堂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奧維的葡萄園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美術館



1890 奧維的瓦茲河岸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藝術機構



1890 奧維的雨天英國威爾斯加迪夫國家博物館



1890 奧維景緻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除草者瑞士蘇黎世畢爾勒基金會



1890 穿白衣的女孩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90 彈鋼琴的女人瑞士巴塞爾藝術博物館



1890 第一步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90 杜比尼的花園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杜比尼公園瑞士巴塞爾藝術博物館



1890 喝酒者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90 花瓶裡的紫色鳶尾花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90 嘉舍醫生的畫像私人收藏



1890 雷雨雲下的麥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麥穗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麥田群鴉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茂盛的栗樹花瑞士蘇黎世畢爾勒基金會



1890 玫瑰和甲蟲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母牛法國里爾不紮美術館



1890 農場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農舍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90 瓶中薔薇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90 日本花瓶中的玫瑰花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日暮風光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盛開的杏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樹幹與樹根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土黃瓶鳶尾花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鄉村小路芬蘭赫爾辛基美術館



1890 雪地與農具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82 席凡寧根的白色地面美國加州保羅蓋茲美術館



1884 織布的小屋荷蘭鹿特丹布寧根博物館



1884 織布者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



1885 戴白帽的女農人美國加州巴薩迪納諾頓西蒙美術館



1885 冬天雪中的公館花園美國加州巴薩迪納諾頓西蒙美術館



1885 黃昏私人收藏



1885 農婦於火爐烹調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5 食用馬鈴薯者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85 在農舍前工作的農婦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6-1887 三雙鞋美國哈佛大學美術館



1886-1887 自畫像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6 風車磨坊德國杜塞道夫美術館



1886 風車磨坊荷蘭沃茲勒市立博物館



1886 風車磨坊美國匹茲堡卡內基藝術中心



1886 風車磨坊日本東京石橋藝術博物館



1886 風車磨坊英國格拉斯哥藝術博物館



1886 蒙馬特附近的庭院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6 魚狗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87-1888 戴草帽的自畫像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7 阿爾的餐廳英國牛津艾斯莫林博物館



1887 從克利希大街看阿爾的工廠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美術館



1887 茂盛的牧草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87 葡萄檸檬梨蘋果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7 走在花園裡的婦女私人收藏



1888-1889 靜物德國德勒斯登新主人畫廊



1888-1889 向日葵美國費城藝術博物館



1888 阿爾公共花園的入口私人收藏



1888 出發到塔哈斯孔的畫家燒毀



1888 公園裡的小徑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88 吉諾克夫人肖像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8 吉普賽人蓬車的紮營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8 母親與嬰兒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8 慕絲蜜美國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88 農夫肖像美國加州巴薩迪納諾頓西蒙美術館



1888 普羅旺斯的收穫瑞士巴塞爾藝術博物館



1888 普羅旺斯農莊美國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88 日落:阿爾附近的麥田瑞士溫特索爾博物館



1888 盛開的果樹園英國愛丁堡蘇格蘭國家畫廊



1888 臥室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8 獻給高更的自畫像美國哈佛大學美術館



1888 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8 岩石區美國德州休士頓美術館



1888 藝術家母親美國加州巴薩迪那諾頓西蒙美術館



1888 櫻桃樹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8 郵差約瑟魯林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



1888 正開花的果樹園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1890 採橄欖女人們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1890 瓶中鮮花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1890 罌粟田德國不萊梅美術館



1889 阿爾的女人巴黎奧賽美術館



1889 綁繃帶的自畫像美國芝加哥藝術機構



1889 婦女採摘橄欖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 橄欖樹紐約現代美術館



1889 橄欖樹英國愛丁堡蘇格蘭國家畫廊



1889 橄欖樹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藝術機構



1889 橄欖樹林私人收藏


1889 橄欖樹園美國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89 橄欖樹園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 橄欖園美國堪薩斯尼爾斯阿德金博物館



1889 割耳後的自畫像倫敦可陶德學院畫廊



1889 溝壑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



1889 花瓶裡的十二朵向日葵美國費城藝術博物館



1889 傑內普的水車西班牙馬德里提森博納米薩美術館



1889 靜物:一盤洋蔥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89 麥田與柏樹倫敦國家畫廊



1889 沒有鬍子的自畫像私人收藏



1889 牧羊女以色列特拉維夫藝術博物館



1889 桑樹美國加州巴薩迪納諾頓西蒙美術館



1889 山間小路上的兩棵白楊樹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



1889 聖保羅醫院背後的山地景觀丹麥哥本哈根卡爾斯伯美術館



1889 聖保羅醫院公園私人收藏



1889 聖保羅醫院走廊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 聖雷米的白楊樹群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



1889 天使的半身像遺失



1889 梧桐樹群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



1889 修路者私人收藏



1889 搖籃曲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



1889 搖籃曲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1889 郵差美國賓州加尼斯基金會



1889 有農夫的原野美國麻州波士頓美術館



1890 愛德琳拉武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



1890 奧維的麥田和白色房子私人收藏



1890 奧維的瓦茲河倫敦泰德畫廊



1890 奧維街道及階梯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美術館



1890 花園中的瑪格利特嘉舍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嘉舍醫生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寇迪威爾的茅屋巴黎奧賽美術館



1890 林中的兩個人美國辛辛那提藝術博物館



1890 茅草屋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90 玫瑰花美國華盛頓區國家畫廊



1890 撒瑪利亞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90 天空下的柏樹荷蘭國立沃特羅庫勒慕勒美術館



1890 野玫瑰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



1890 夜晚的白色房子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1890 罌粟田荷蘭海牙現代博物館



1890 有蝴蝶的長草地倫敦國家畫廊



1890 原野德國慕尼黑新皮納克提美術館



1890 早晨-出外工作途中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米塔吉博物館

梵高, 你如此孤獨

他生下來,畫畫。死後,麥田裡一片金黃,一群烏鴉驚叫著飛向天空。

1888年2月,梵高離開喧鬧的都市,隻身來到法國南部的田野。他立刻就陶醉在了這裡熾烈明麗的陽光和一望無際的原野中。自然界竟然有這樣絢爛的色彩?他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他流著眼淚向著太陽奔跑,用生命追逐著太陽燦爛的顏色。

當地的農人非常奇怪這個人。他每天在太陽升起之前就背著一大捆畫布和顏料奔向田野,他從來不戴帽子,眼睛中放射著熾烈的火焰,從來不與任何相遇的人說話。傍晚的時候他回來了,眼睛就如燒光了柴的火洞,頭頂被曬的透紅,頭上不多的頭髮都豎立著,掖下夾著一幅顏料還沒有乾的畫布。人們看到他的時候,都在交頭接耳:這個瘋子來了!

這一年的年底,被太陽灼烤了將近一年的梵高再也忍受不了陽光的熾烈,一種不可遏止的躁動攫住了他的靈魂。他手拿一把剃刀,在田野里四下巡行。他的朋友高更此刻就在他的身旁,他沖向了高更。但是在高更冷靜的目光下他退縮了,突然間,他揪起了自己的右耳!可憐的梵高的右耳朵,在鋒利的剃刀下離開了那個已經瘋狂的頭顱。

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他們眼裡的瘋子,就是人類世界最偉大的畫家梵高,就是在這個時期,就是在這片美麗的田野,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油畫作品《向日葵》誕生了!

也就是在《向日葵》誕生一年以後,37歲的梵高悄然走向小鎮外的一片麥田,用一把左輪手槍,對準自己的腹部扣動了扳機,告別了我們的世界。遺憾的是,這位偉大的畫家,到死也沒有賣出自己的一幅作品,除了供養了他一生的弟弟之外,在他的有生之年,沒有一個人懂得他的價值。他的弟弟為了鼓勵哥哥,偷偷地委託畫商花4英鎊買了一幅畫,讓哥哥知道有人喜歡他的作品。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100年以後,他的《向日葵》以4200萬美元的價格賣出,《蝴蝶花》在美國拍賣了5350萬美元,那幅《沒有鬍鬚的梵高》更是創出7150萬美元的天價!天堂裡的梵高聽到這個消息,是應該哭泣還是應該慶賀呢?

今天,在梵高的家鄉,荷蘭的曾德特小鎮,公路兩則連綿數百里的土地上全種上了向日葵,以此迎接每年大批為梵高而來的世界各地遊客。曾德特小鎮以這樣一種全世界絕無僅有的特殊方式,來紀念這位給向日葵注入了人的血液的偉大畫家。

梵高於1853年3月30日生於荷蘭北部曾德特鎮一個牧師家庭,他自幼性格孤僻、緘默木訥而靦腆。11歲到16歲上學,然後在他叔叔的古匹爾公司乾了3年,而後又在倫敦待了兩年,去過許多國家和城市。18歲的梵高已立志做一名優秀畫家了。家裡的親人都不贊成他作畫,只有弟弟理解並支持他。他曾對弟弟提奧說:“我有一種作畫的強烈衝動……” 他起初師從海牙畫家莫夫,在學習中他對荷蘭畫家倫勃朗和法國畫家德拉克洛瓦、米勒的藝術產生了濃興趣,並認識到藝術與生活的密切關係。

在法國南部的阿爾,結識了一批印象派畫家,接觸了許多知名畫家的作品,並深受印象派和日本版畫的影響。正是在在阿爾期間,他畫出了《向日葵》、《阿爾的吊橋》、《開花的果園》、《夕陽和播種者》、《收穫景象》、《郵遞員羅林》、《伽賽醫生像》等傳世佳作。

  梵高似乎從未畫過高貴的題材,進入他的畫面的,多是凡俗的花——如向日葵,他就一畫再畫。他說,“除了畫鄉村的生活以外,我沒有別的願望了。”《吃土豆的人》就是他這個時期的作品。

畫上一家農人圍坐在狹小的桌子前,屋子矮小簡陋,在昏暗的煤油燈下,一家人在辛勤勞動,之後所享用的晚餐僅僅是幾顆土豆。畫中寄託了梵高對窮苦人的深摯感情。畫畫以後的梵高覺得世間的一切景物都是美的。

梵高在他的書信裡寫道:“一個勞動者的形象,一塊耕地上的犁溝,一片沙灘、海洋與天空,都是重要的描繪對象,這些都是不容易畫的,但同時都是美的。終生從事於表現隱藏在它們之中的詩意,確信是值得……” 曾在梵高畫中出現的伽賽醫生說過:“梵高的愛,梵高的天才,梵高所創造的偉大的美,永遠存在,豐富著我們的世界。”

梵高在他生命中不到十年的藝術生命裡畫出了近千幅幅作品,這對於一個油畫家來說創作量幾乎是不可想像的。而且,一大批畫作都是精美絕倫的傳世之作。對於一個沒有人理解,一直處在周圍人們的嘲笑與譏諷中的人來說,他不可遏止的動力在哪裡?有誰能夠真正地走近他,弄懂他?翻譯《梵高傳》的余光中曾說到他譯《梵高傳》時生了大病,“在一個元氣淋漓的生命裡,在那個生命的苦難中,我忘了自己小小的煩憂。”

梵高一生都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天才,他甚至不敢把自己稱作畫家。他的藝術知音惟有自己做畫商的弟弟。當自認為畫出了人間最傑出的作品之後,孤獨的梵高選擇了死亡結束自己無邊的孤獨。梵高一生最為幸福的,也許就是他有一個懂他支持他,能夠終生接濟他的弟弟。他不會管理金錢,弟弟每月給他寄的錢一般他半個月就花光了,弟弟無奈不得不改為半月郵寄一次,後來改為一月郵寄三次。

可貴的是,梵高儘管一生都生活在貧困線附近,但是他從來也沒有想過放棄繪畫改做其他能夠掙錢的事情。他的弟弟提奧是梵高生活上的唯一資助者,也是藝術上的唯一支持者。提奧有著很高的藝術鑑賞能力,他始終認為哥哥的作品是一流的傑作,他把哥哥的畫作都專心致志地收藏起來。

現在,在梵高去世百年以後,他的出生地荷蘭和他的自殺地法國,爭相把梵高認作自己的國民,為他建造規模宏大的美術館。梵高生前曾有一個心願“總有一天我會找到一家咖啡館展出我自己的作品”,相信生前孤獨落寞的梵高地下有知,當可以幸福地微笑了。

梵高用偉大的才華與苦難抗爭,儘管他沒有等到掌聲響起就揮淚而告別了世界,但是,他用自己的勤奮和努力最終走上了人類世界的藝術頂峰。

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我們生來就是孤單

不管你擁有什麼

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讓我再看你一眼

星空和黑夜

——《梵高先生》

台長: Rex Wu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