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2 12:42:54| 人氣14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東島一番の鳥 (5)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石家莊的譙樓上,兩個更夫圍著火爐,爐上一壺水咕嚕咕嚕冒煙滾開著,兩人泡濃茶解睏,邊喝邊聊。

這一個看看時漏,說:「再五刻就是寅時,打完五更,咱倆好去睡了。」

那一個啜口茶,嘆氣說:「要不是戚將軍上次在林墩剿平了倭寇,這半年來,地方上哪能這麼平靜。」

這一個更夫也喝了口茶,回道:「可不是嗎?那一回,倭賊由福清、牛田一路敗退到本縣,沿途燒殺劫掠,那景況真是慘啊!」

那一個又說:「羅源一仗,戚將軍因為他兒子作戰不力,臨陣回顧,違反軍令,還不得不將他那長公子斬首號令三軍呢!」

兩人正喂嘆著半年前那些戰事,忽然聽到「嘎嘎」開莊門的聲音。

「奇怪,誰竟敢半夜擅開莊門!?」兩人同時跳起身來,抄了利刀在手,提著油燈,走出譙樓,向樓下門口照去。

這一看,不得了!原來是莊上的無賴漢石刁鮎開了莊門,正放進來一大夥穿倭服、拿倭刀的賊眾。

一個更夫趕忙跑回譙樓,大力猛敲警鐘;另一個卻被弓箭射倒於地。

明朝戚家军,打日本倭寇十分厉害,打清朝的时候战斗为何不理想| 天天要闻

在莊門旁一棟大屋裡,本來就住著一班團練莊勇。乍聞鐘響,有幾個警覺性高的,已舉刀擎槍衝了出來。

但倭人既是有備而來,個個殘暴兇狠。睡眼惺忪的莊勇哪是對手,早被斫砍得在地上亂滾。

譙樓上敲鐘的更夫,也被逼到窗口,胸前吃了一刀,翻身掉了下去。

莊裡百姓,睡夢中被「噹噹噹噹」急促的鐘聲吵醒,又聽到外面殺聲四起,火光沖天。嚇得一家人抱成一團,大人顫慄,小孩嚎哭,慌亂不已。

倭寇踢門進來,見了男人就殺,年青的女子則被扛了跑走。

有些老百姓取出除草的釘耙、長叉、刈刀或扁擔,與倭寇拼了起來。

一間膏藥鋪門前,一位白髮白髯老人家,揮舞原本插在門口做招牌的青龍偃月大關刀,力敵三個賊人。旁邊小夥計們挺槍執棍,也與倭人鬥得起勁。

酒店樓上,對著衝來的賊人,扔下大大小小酒罈、酒罐,砸得倭匪頭破血流,亂跳躲避,滿地噴濺著酒香。

油坊老闆打翻好幾大缸油在門裡,十幾個賊寇剛入門就滑倒。老闆親自用火把點燃地上流油,身上著火的賊人搶著要逃出門外,可滿地是油,站不起身,燒得他們哇哇直喊。

百姓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和父母妻兒,豁出性命,和倭寇們殊死血拼。

倭人意在搶掠,無心戀戰,呼嘯一聲,衣襟裡揣塞金銀珠寶,肩上擄扛女人,丟下傷亡不顧,邊打邊跑,像一陣烈風,掃襲過莊子,繼續往他方滾捲而去。

在眾倭之後,跟著一個身影,兩手各攥著一個大金元寶,一腳穿鞋,另一腳光著腳板,顛顛跛跛地跑,嘴裡喊著:「等等我、等等我呀!」正是那個內應石刁鮎。

後頭大批民眾拿刀拿槍,追殺不捨。賊寇回手射箭嚇阻,卻一箭正中石刁鮎前胸,他應聲倒地,被趕上的老百姓棍棒齊下,當場擊斃。但見酆都城外忘川河畔青草埔,石刁鮎魂魄猶自往前狂奔,速度飛快。

後來他被黑白無常飛撲逮住,解交閻羅殿候審。判官見他跑步神速,向閻王建議,代表本殿去參加冥間運動大會。石刁鮎不負所望,榮獲第四名,獲頒一大鐵牌,垂掛胸前,沉重無比,走步踉蹌。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台長: 其石山人
人氣(142) | 回應(0)|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文藝寫作 |
此分類下一篇:東島第一之鳥 (6)
此分類上一篇:東島第一鳥 (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