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6 07:47:32| 人氣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為什麼我這麼討厭賈雨村

紅樓夢之角色反思11:
為什麼我這麼討厭賈雨村
紅樓夢裏每當讀到賈雨村,總是氣癢癢,不守信用、忘恩負義、攀權奪利、逢迎馬屁、假君子之風...許多對他的形容詞都是負面的。我想自己必然投射了某些自己的心理厭惡。
為了回歸他怎麼想,雨村內心世界的思考方式,在賈家完全敗落後,他也卸了官爵,我想像自己是他的知好友,與他暢談幾杯,此時明月中秋之時。
我:賈兄,我敬你一杯,終於辭了官場。
雨村:賴兄,謝謝你,知道你以前非常看不慣我,甚至與我絕交,有幸我們又能明月當前,聊往前塵。
我:是的,我以前真的沒法想像你何以如此現實,這樣維護你自己在官場的一切。甚至,你都忘了你的恩人啊,當時我對你真的很失望。
雨村:現在想想,當時真的是情勢所逼,不得已啊。
我:不得已!?你沒聽過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之類聖賢的教導嗎?
雨村:先別急著教訓我,聖賢的話多只能參考參考,現實環境的生存,為了活下去不是每個人都需要走這條高尚的小路。我承認,我只是平庸之倍,只是一般人會有的鑽迎,只為了生存。
我:嗯,好吧,那你告訴我,當時你要了嬌杏告訴封肅,你會差人去找英蓮,且務必找回來。但是呢,你何以亂判葫蘆案。
雨村:一開始我真的大怒,但旁邊的門子曾認識我,偷告訴我護官符,其實這門子提醒了我,幾年前中了進士,因恃才侮上,被人側目,參了一本而被革職,說真的我實在很怕又發生一次,所以當時我只求“圓融”,只為了好好做個官做到退休。
我:但身為地方官不是應該愛民如子嗎?
雨村:是的,所以我也是盡力辦妥這案,只是如果我站在英蓮的立場,為她打抱不平,真能一命還一命,處理那個薛大頭嗎?他們家是皇商買辦,誰惹的起?
我:也是,英蓮有命無運啊!生在仕宦人家,卻被拐子帶走,後遇酷喜男風的馮淵,為英蓮轉換性向,本來可能大好婚姻,卻遇薛蟠作亂,社會氛圍-有錢能使鬼推磨,就算你怎麼好好辦事,公平正義難敵社會潮流,千古不朽的丹青,千萬人一二能之。
雨村:我當時也是想做好父母官,但如果沒官可作,如何做好?賴兄,不得已啊!
我:那麼,你為何如此現實,拿了甄道士的錢,就不管黑道黃道,不告而別離開了。
雨村:我承認,當時我是個窮酸的讀書人,得到這及時雨多開心啊,賣字賣畫根本翻不了身,我又很怕很怕士隱兄反悔,況且時間真的很趕,進京路程遙遠,我實在無法與他共聚,當然,我是一個目標型的人格特質,有目標盡一切力量方法達成,與他交陪感情不是達成目標的方法。
我:的確,沒錢沒工作的讀書人,不窮酸也難,這種心情我了解。
雨村:我很感謝他,只是沒有現世償還,甄兄體驗到世間人情冷暖,不也幫助他修成道果。未來,這份恩情會如黛玉那股纏綿之意,總是要還的,是生生世世的問題。
我:好,我可以理解,但你為何當時幫助赦老爺作壞事呢?訛那石獃子拖欠官銀,變賣家產陪補,抄來給賈赦呢?你害人傾家蕩產,你知道嗎?
雨村:真正的幕後兇手是賈赦啊,我只是他的打手,其實為這是我也真的不願意,但事與願違。
我:怎麼說?
雨村:我跟賈家從送黛玉至賈家,認識賈政,一開始已經越陷越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與賈家的利益掛勾,一旦我拒絕石獃子扇子一事,必然許多見不得陽光 下的,一次攤開都受不了,就像當時的鳳姐,起步錯步步錯。
我:真的,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你當時看到的,在智通寺。
雨村:是的,當時我覺得真是描述貼切,竟在人生有印證了。其實,我根本沒有本錢,哪來的“有餘”,就算作官了,也是少數人但官,現實就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說話的本錢,我也只是那群清客的幫閑。
我:但是,我還是覺得,你沒有把持住,真的不應該。
雨村: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當你在那處境,你才知道我說的不得已。
我:那麼,你會良心不安嗎?
雨村:會,其實我也做了些事來救濟安頓石獃子,讓他生活過得下去,他就是捍衛他的“癡”而受賈赦手段,傾家敗產,但我沒做到讓他家破人亡。
我:但是,他一定很恨你。
雨村:沒錯,這又是我與赦老爺、石兄、賈璉的種種因緣業力了,豈能一句了之。
我:好吧,希望你化解這段恩怨。
雨村:我也希望,退休後,每每懺悔念經,或作噩夢,但為時已晚,只求寬恕。
我:另外,你跟嬌杏真的算是一見鍾情嗎,我總覺得你當時是不是大自戀了。
雨村: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書生,難道不想在茫茫大海中找到自己的心靈支持嗎?當時她年輕眉清目秀,當她第二次回頭,我便被她動人的眼眸吸引了,我是多麼需要紅塵中的知己,孤單寂寞茫茫前程,不知所望,她的回頭給我無限力量。
我:嗯,你果真明白你自己。
雨村:其實,我就是幸運罷了!如同嬌杏遇到我,後來我扶正她為夫人。
我:你真的幸運,也遇見了甄士隱、林如海、賈政等人才有一步步的提拔。
然而,像香菱是這樣的有命無運的人,難道,你都沒有惻隱之心嗎。
雨村:非也,其實我只是站在基本的現實考量、功利考量、目標考量,與我交際交集的人,多是具備這三個因素,我並非風雅之士,吟詩書畫我也可以,但我隨時注意目標轉換,歷程的享受會讓自己不知不覺陷入溫柔鄉的安逸裡,所以我一生都顫顫驚驚,深怕踩錯一步。
我:所以較少用情於事理上?
雨村:是啊,相對的兩面,如寶玉一樣,不喜功名利錄,從喜歡與女兒們享受相處的歷程。這個我覺得很丟臉。
我:丟臉?
雨村:讀聖賢書,所學何事,當然是經世濟民,只在兒女私情下功夫,有什麼出息。
我:難怪寶玉這麼不喜歡與你們見面,完全想反的價值觀。
雨村:所以賈家敗落在他們這一代,寶玉沒啥能幹,我都知道。
我:難道你不欣賞他的優點嗎?
雨村:這優點可以當飯吃嗎,可以有工作,創一番事業嗎?虛度光陰罷了。
我:原來,我明白你內心的價值觀了。
雨村:謝謝。
我:你真的很幸運,一生真有點蠅頭小利,沒有大惡但常讓人心酸又感心寒啊。
雨村:其實,我最近研究易經,未來的世界約在1945年以後,人類也必然面對自己存在的孤單,必然也是需基於現實的功利的目標導向的考量,人與人之間的快速比我還誇張,難道他們就有事事用情嗎?
我:哦!你可以預兆未來啊。
雨村:我只是用未來人類的生活方式,在自己生活上-個人主義,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而活。
我:嗯
雨村:走一步,算一步。
我:嗯
雨村:要不然你想想,當賈家逐漸敗落,賈璉竟說別跟我扯的太近。朋友總是現實的。
我:未來的世界真是你表現的那樣?
雨村:以後自然知道。
我:那麼真、善、美、聖的價值究竟何在?
雨村:做好自己最重要。古人什麼流芳百世,其實是屁,沒法活了,還有什麼傳承言行事蹟可言。
我:原來,你一直只顧好自己,才給人一種冷漠無情。
雨村:也是這樣,我才順利地走完紅樓夢整本書。第一回的風塵懷閨秀及120回的歸結紅樓夢,我的名字都刻在上面。
我:好玩,曹雪芹對你特別器重。
雨村:我給他安慰。
我:安慰?
雨村:賈寶玉就是曹雪芹小時的縮影,他的生命的性情並非如我這樣,自愧一生沒有出息,幻化出一個賈雨村來,假語村言,別細追究,我這個人為名為利為權,活的自我,活的焦慮不快樂,曹雪芹也算明白了“美中不足”,這就是人間。
我:真的。
雨村:寶玉的好就是我的壞,別人說我的壞卻是寶玉的好,我的存在其實是投射了曹公另一個不是自己本性的自己,卻是別人期待的自己。
我:是的,這本書是他一生的懺悔錄。
雨村:沒錯。
我:謝謝你,發現我終於釋懷對你卡住的認知,我更認識你了,雖然如此,我還是不會很喜歡及認同你的作風。
雨村:沒關係,至少誤解的化解是第一步。
我:謝謝你,今天聊得真是愉快。
小結:發現我已經沒有這麼討厭賈雨村了!
他只是我們芸芸眾生為了生存絞盡腦汁活著的人,雖然他現實沒有人情的一讓人心寒,但憑什麼我可以期待他必須知恩圖報,必須飲水思源,憑什麼我可以期待他必須風雅些,別那麼功利,原來,我對他的價值判斷是基於我的期待,當我回觀現實現今處境,又何必是如此,人情冷暖, 入門各自媚,誰肯相慰言,生命怎麼活著,最終的仍在自己,我憑什麼期待賈雨村應該付出些什麼,正如憑什麼期待別人應該為我付出些什麼。
即使如此,真、善、美、聖的價值並非會因此消失,只是別去框架每個人,讓人用他自己的方式,活出他的神聖性,這也讓我思考著傳統華人灌輸的仁義道德,是否尊重過每個人想要的生活方式,及內心價值觀的選擇?突然,我明白了為什麼我討厭賈雨村。
突然,我明白了為什麼我討厭賈雨村。

台長: 燕燕
人氣(68)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