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6 17:19:53| 人氣22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青幫大頭目黃金榮:蔣介石下跪拜師 晚年認罪掃地

青幫大頭目黃金榮:蔣介石下跪拜師 晚年認罪掃地
華夏經緯網   2010-06-03 09:39:04   
字號:

 

 

 

 

  舊上海青幫大亨黃金榮的末路生活

 

  -成為舊上海人人皆知的青幫大頭目後,他曾為中國第一代股民蔣介石清理債務

 

  -見到一身戎裝的解放軍登門,他嚇得雙手顫抖,兩腿哆嗦,尿濕了褲子

 

  -他在“大世界”門前掃地的照片見報後,諸多幫派頭目嚇得紛紛低頭認罪

 

  青幫大頭目黃金榮是舊上海的“流氓三大亨”之首。1949年5月上海解放之初,這個雙手沾滿共產黨和上海人民鮮血的流氓頭子,竟然出人意料地沒有追隨蔣介石逃往台灣,而是選擇留下。

 

  原上海市文聯副主席杜宣,曾是接管、改造舊上海各幫派的軍代表。事隔多年後,他講述了他所熟知的青幫大亨黃金榮的末路生活。

 

  蔣介石下跪拜其為師

 

  1867年,黃金榮出生於浙江余姚捕快之家,小名和尚,綽號麻皮金榮。他沒什麼文化,12歲來上海,17歲時到上海城隍廟他姐夫開的裱畫店裏做學徒,後來步父親後塵,考入上海法租界的巡捕房。此後,憑藉他的精明,逐步升至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唯一的華人督察長。

 

  黃金榮深知,倘若不跟流氓結幫拉派,很難坐穩“督察長”的交椅。當年,上海流氓有所謂“許充不許賴”的規矩:如果你並不是某人的門生,卻“充”某人的門生,是允許的;如果你是某人的門生,遇上麻煩時想賴掉,那是不行的。黃金榮依照這個規矩,冒充青幫“大”字輩張鏡湖的門人,由此廣收門徒。後來,他給張鏡湖送去兩萬銀圓,迫使張鏡湖真的收他為徒。這樣,他弄假成真,成了青幫“通”字輩傳人。後來,隨著他的勢力的發展,竟然成了上海青幫大亨。

 

  有了警界和青幫的雙重地位,黃金榮“發”大了:聞名上海的“大世界”,歸入他的“版圖”;桂林公園,成了他的私家花園,稱之為“黃家花園”;用他“三分之二姓名”命名的“黃金大戲院”建了起來;他還擁有上海四大京劇舞臺之一“共舞臺”、大觀園浴室,以及“鈞培裏 ”、“源成裏”等幾十幢房子和蘇州幾百畝的良田……特別是鈞培裏,一幢三層洋房,有幾十個房間,人稱“黃公館”。1911年後,黃金榮遷往這裡,一住就是 40多年,直至病死。黃公館附近的房屋,大多由他的上千門徒租住,形成了黃金榮的勢力圈。

 

  黃金榮門生眾多,其中鼎鼎大名的要數蔣介石了。原來,蔣介石年輕時是中國第一代股民。他從日本留學歸來後,在 1920年7月開業的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以“蔣偉記”名義炒股。到1922年春,血本無歸,欠了一屁股債,債主們雇用青幫門徒向蔣介石逼債。失魂落魄的蔣介石求助於同鄉、商界巨頭虞洽卿。虞洽卿給蔣介石出了個主意,拜黃金榮為師,以求消災。翌日,蔣介石在虞洽卿陪同下,來到黃公館,向黃金榮遞上一張大紅帖子,上書“黃老夫子臺前,受業門生蔣志清”。蔣志清是蔣介石早年用過的名字。蔣介石向端坐在太師椅上的黃金榮磕頭行禮。這樣,黃金榮就收蔣介石為門徒。

 

    不久,黃金榮設宴招待蔣介石的債主們。席間,黃金榮指著蔣介石說,現在志清是我的徒弟了,志清的債,大家可以來找我要。債主們誰敢向黃金榮要錢?連聲說“豈敢,豈敢”。黃金榮的一句話,就使蔣介石擺脫了困境。黃金榮還送給蔣介石兩百大洋作路費,去廣州投奔孫中山。

 

  5年之後,蔣介石重返上海。黃金榮驚訝地得知,當年的蔣志清,便是當今的“北伐軍總司令蔣介石將軍”。蔣介石率領部隊進入上海後,識時務的黃金榮趕緊去拜見蔣總司令,悄悄把門生帖子送還了蔣介石,蔣介石口口聲聲稱他“黃老先生”,還留他一起用餐。

 

  蔣介石善待黃金榮,更重要的目的,是要黃金榮幫助他在上海鎮壓共產黨。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時,出面屠殺工人糾察隊的,便是黃金榮手下的徒子徒孫們。為了對“黃老先生”表示謝意,蔣介石在1930年題了“文行忠信”四個字給他。

 

    不想成為外鄉鬼

 

  1949年5月26日,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攻下淞滬司令部,九江路上的國民黨上海市政府挂起了白旗,上海宣佈解放。黃金榮竟出人意料地沒有逃走。黃家上上下下20多口人,都住在“黃公館”,沒有挪過窩。

 

  如何處理這些幫派人物?劉少奇要潘漢年告訴陳毅、饒漱石,“先不動他們,觀察一個時期再說”。

 

  據悉,黃金榮沒隨同蔣介石去台灣,原因有四:一是流氓具有極強的地方性。去了台灣,人生地不熟,他也就無勢無力;二是他的財產大都是不動產。他曾向杜月笙商借20萬美元,以便逃亡之後作花費之用,杜月笙居然沒有答應,撇下他去了香港;三是他年已八旬,多病纏身,不像杜月笙小他20歲;四是他知道蔣介石大勢已去,已跟共產黨私下有所接觸。黃金榮自己聲稱:“我已經是快進棺材的人了,我一生在上海,屍骨不想拋在外鄉,死在外地。”

 

  上海解放之初,黃金榮懾于強大的政治壓力,曾把自己手下400多名幫會頭目的名單,交給了上海地下黨,一直未敢作亂。

 

  當時上海這裡接管,那裏接管,黃金榮卻安然住在上海家中,沒有碰他一根毫毛。這時黃家的排場還是不小,堪稱大家庭,常住人口情況如下:大媳婦李志清(大兒子已死)、二兒子黃源燾、孫兒孫媳兩位、門警兩個、女傭三個、男傭五個、司機兩個、三輪車夫一個、燒飯師傅兩名等。

 

  而黃金榮本人也變成了十足的“宅男”,不問外事,靜居家中。他每天只是“早上皮泡水,下午水泡皮”,所謂“皮泡水”就是喝茶,所謂“水泡皮”,就是泡在澡堂裏。他把吸大煙、搓麻將、下澡堂稱為每日享受的“三件套”。

 

   見到軍代表很害怕

 

  儘管中共高層從劉少奇、陳毅到潘漢年,都對黃金榮瞭如指掌,確定“不動他”的政策,但上海市民不了解,他們恨透了黃金榮,紛紛寫信給上海市人民政府,強烈要求逮捕黃金榮,以至槍斃他。不久,作為接管幹部的杜宣接到上海市軍管會的命令——“接管”黃金榮,前往他家,對他進行教育性談話……

 

  杜宣記得,那是1949年的夏天,天氣很熱,他帶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解放軍戰士,乘坐兩輛吉普,直奔黃金榮的家。當時,黃金榮住在上海八仙橋黃金大戲院對面的 “鈞培裏”。

 

  由於事先得到上海市軍管會的電話通知,黃金榮知道軍管會的軍代表要來,他連忙作了準備。當杜宣帶著戰士到達黃宅時,黃金榮已經早早打開黑漆大門迎接他們——

 

  只見二三十個黃金榮的門徒,一律光頭,上穿中式白短褂,下穿黑色燈籠褲,腳蹬圓口黑布鞋,一字兒擺開,分兩廂站立,恭迎“長官”。杜宣一到,馬上有人向裏通報,黃金榮隨即由兩個徒弟攙扶著,急急迎了出來。他與杜宣在天井相遇。這時的黃金榮,已經81歲,中等個頭,身穿一身白紡綢中式衣褲,面色蒼白,虛胖,臉上的肉明顯下垂。

 

  黃金榮見到一身戎裝的杜宣,以為要逮捕他,嚇得雙手顫抖,兩腿哆嗦,竟然小便失禁,濕了褲子,即所謂“屁滾尿流”也。

 

  杜宣問:“你就是黃金榮?”

 

  黃金榮連忙答道:“報告長官,在下便是。”

 

  杜宣說:“進屋談吧!”

 

  黃金榮一聽不是馬上要逮捕他,趕緊說:“長官,請進!請進!”

 

    黃金榮請杜宣步入客廳,上坐,而他自己仍垂手低頭而立。杜宣請黃金榮也坐下,他這才坐下。

 

  杜宣剛坐定,黃金榮馬上請人送上一隻金錶。這只金錶,配著一根金鏈,金光奪目。黃金榮打開金錶,指著底蓋上的一行字,讓杜宣細看:“金榮夫子大人惠存 弟子蔣中正敬贈”。

 

  黃金榮說:“長官,這是我的罪證。人民公敵蔣介石拜我為師的時候送的,現在交給貴軍。”杜宣收下金錶,開始對黃金榮進行訓話。他代表上海市軍管會,要求黃金榮必須老老實實,服從人民政府管教,不許亂說亂動;要求黃金榮必須對所有門徒嚴加管束,不得進行破壞活動。

 

  黃金榮連聲答應。

 

  杜宣又問,最近是否有不軌行為。

 

  黃金榮年歲已大,加上牙齒脫落,說話含混不清。他說什麼“生了個名義上是孫子,實際上是兒子的,”杜宣不明白黃金榮說的意思。這時,黃金榮手下一個鼠頭獐目的人物上前,替他解釋道:黃金榮與兒媳不軌,生了個孩子。這孩子“名義上是孫子,實際上是兒子”。經過這麼一番解釋,杜宣才徹底明白了。

 

  黃金榮那個手下接著替黃金榮向杜宣彙報。他說,黃金榮還有幾十個門人,打算把黃金榮的一個戲院、兩個澡堂、三條弄堂的收入,用來實行“供給制”──他們青幫也要像解放軍一樣,實行“供給制”,每個門生每月兩擔半米。

 

  杜宣一聽,十分惱火,流氓集團怎麼可以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相提並論!青幫怎麼可以不倫不類也實行“供給制”?他當場對那人進行了訓斥。後來,經過調查,查明那人是個混在黃金榮門生之中的潛伏特務。

 

  杜宣警告黃金榮,必須老老實實待在家中。如果發現他的門生在上海滋事,唯他是問!

 

  黃金榮知道軍管會沒有逮捕他的意思,又連聲答應。他感動地說,“我販過人口,販過鴉片,綁過票,殺過人,各種壞事都幹過,貴軍對我竟是如此寬大,不關不殺”。他非常感謝人民解放軍對他網開一面,保證不在上海鬧事。

 

  杜宣起身,黃金榮和他的徒子徒孫們趕緊列隊相送,一直送到黃公館大門外。杜宣帶著戰士們上車。車子已經開遠,黃金榮和他的徒子徒孫們仍畢恭畢敬站在那裏。

 

  1951年初,聲勢浩大的鎮壓反革命運動開始了。一封封控訴信、檢舉信,寄到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堅決要求鎮壓青幫頭子黃金榮。

 

上海市人民政府召見黃金榮,向他說明既往政策不變,但要求寫一份悔過書公開登報,向人民認罪。

 

  1951年5月7日,黃金榮口授,他的屬下龔天健捉刀,寫下《悔過書》,送交上海市政府。5月20日,上海《文匯報》和《新聞報》上發表了黃金榮《悔過書》,題目改為《黃金榮自白書》。黃金榮在歷數自己罪狀後表示:“我堅決擁護人民政府和共產黨,對於政府的一切政策法令,我一定切實遵行。”

 

  黃金榮的這份自白書對上海的流氓們起到了震懾作用。為了表示痛改前非的決心,黃金榮開始在“大世界”門前掃地。他掃地的照片見報之後,產生極大的震撼,尤其是諸多幫派頭目,看到黃金榮這樣的流氓大亨都威風掃地,低頭認罪,也就紛紛向人民政府交代罪行。

 

  1953年6月20日,黃金榮在上海病故,終年86歲。

 

來源:南京日報

 

 

 

 

 

 

 

 

 

 

 

 

 

 

 

 

 

 

 

 

 

 

 

 

 

 

 

 

 

 

 

 

 

 

 

 

 

 

 

 

 

 

 

 

 

 

 

 

 

 

 

 

 

 

 

台長: 燕燕
人氣(2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