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7 01:07:05| 人氣76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全然】

這兩天太疲倦,幾乎都在昏睡中渡過。

我把凱政的戒指和卡片放在桌前,我真的很想念很想念。

 

那個,全然交付與全然接受的彼此。

 

也因此更肯定自己真的想要也需要的伴侶是怎麼樣的型態,

最重要的是那個"全然"的自己,不僅被凱政接納,也被當時的自己接納。

 

現在總覺得自已有做不完美的時刻,

不夠好、不夠瘦、不夠善良、不夠孝順、不夠太多太多了。

 

卻忘記回過頭,看看那個已經很努力的自己。

 

就像前陣子過不去的那個檻,母親不愛我嗎?

其實答案是否定的,她是愛我的。

只是她的生活經驗與背景,會對某一部分的我產生排斥,也許她自己也沒有這樣的感覺。

 

至於二妹,可能也許我上輩子欠她的吧。

那一天認真想,她被當掉延畢,我二話不說讓她來台北跟我一起住。

幫她付學費、給她零用錢、讓她不用負擔一毛租金,

即便到最後她已開始賺錢,房租和水電我也負擔了大部份。

 

她和小妹對我來說,我一直都有深深的被利用感,不知為何,總是有這種感覺。

有要求的時候,才會來找我,不然我什麼都不是。

 

但說到底,身而為人,不也幾乎都是如此?

 

《關係黑洞》裡頭說的"界線",我還在琢磨練習。

就連自己都還無法全然接受自己接納自己的狀態下,要怎麼要求別人也這樣對自己。

 

此時此刻,真想問問凱政:

那時候的你,對我如此的全然,是怎麼辦到的呢?

台長:
人氣(76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2021 |
此分類下一篇:【蛻變】
此分類上一篇:【都是我呀】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