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2-12-27 11:06:43| 人氣24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魔界轉生篇 File 5 解恨(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相信我你將會成為神!”

這把聲音一直纏繞在天草四郎的耳邊,在漫長的歲月裡,天草四郎的恨意竟然逐漸成為一個介乎真實與虛幻間的形象,那是一個與天草四郎生前一模一樣的形象,但在這個形象中,天草四郎的身上被數條如蛇一樣的東西纏著,這條「蛇」不斷在天草四郎那個虛幻的形象上遊走,而他的恨,也不斷不斷的增加在輾轉流逝的歲月裡,經過了大明的滅亡,大清由盛而衰,直至民國,二戰,新中國成立到現在或許,在這數百年的時間中,那恨意就如同一股巨大能量在不斷積聚並不斷蔓延,直至整個世界都被那肢紫黑色的氣氛籠罩為止

眾人只隱約見在旋轉瓦礫群後的天草四郎張開雙手和雙眼紅光一閃,那股帶著大量瓦礫、旋轉中的暴風突然停止

“所有人快趴下!”千鈞一髮間,鄒全立即撲向深作先生將他按在地上,而安娜和鐵雄也在聽到鄒全叫喊時伏下,同一時間,那些瓦礫就像炮彈一樣以天草四郎為中心向四周爆發。幸好眾人及時伏在地上,否則被瓦礫碎片擊中絕對不是說笑的

瓦礫群爆發過後,天草四郎慢慢的帶著十多個孩子降落在地上,在他身邊圍繞著一層散發著淡淡紫黑色光茫的妖氣,而安娜、鐵雄和鄒全也慢慢站起,拿著武器對天草四郎作出戒備

“鐵SIR,我想那些就是你要找的失蹤孩子吧”安娜看見在天草四郎身邊的十多個孩子,基本上她也肯定那些就是鐵雄所說最近神秘失蹤的小孩。

“應該就是了,那個他媽的什麼四郎究竟捕捉這麼多小孩幹什麼?”鐵雄道。

“我也不知道,但你聽到剛才那兩個和我們戰鬥的小孩所說的名字嗎,那些名字都是日本戰國時代的武術高手,這傢伙,天草四郎是日本天主教向幕府起義的代表人物,但他為何會在澳門出現,這究竟是什麼回事…?”安娜道。

當天草四郎聽到安娜的說話後,他身邊的的妖氣突然慢慢的消散,這情境反而令眾人更加提高戒備,不過天草沒有理會,反而一步一步的走向眾人。

“你們有感受過失敗的怨恨嗎?你們有感受過等待的怨恨嗎…?”天草站在原地,他望著天空徐徐說出這段說話,之後透過被附身小孩的眼睛望著眾人,在那一刻,安娜終於看到在那深隧的眼神內,與其說是充滿了怨恨,反而應該說是充滿了悲傷,同一時間,安娜更看到在小孩身後,有一個虛幻的形像,那是真正的天草四郎,而這個真正的天草的四肢竟然是被數條像蛇的東西纏著!為什麼會這樣?當安娜與那個虛幻的天草的眼神發生接觸時,神喻突然出現,一道如閃電般的刺痛襲擊了安娜的頭,同時,發生1638年,那個原城事變,甚至天草如何被帶到澳門,直至今天發生的事,這整個過程就如電影般快速在安娜腦海中閃過安娜痛得跪在地上,一旁的鐵雄立即上前把她扶住,而刺痛過後,安娜抬起頭,眼中泛著淚光望著前面的天草

“你已經不用再等待,這裡不是你要怨恨的地方。這裡也沒有幕府,沒有人想要傷害你”安娜邊說邊重新擺起戰鬥姿態,她手上的銀劍同時嗡嗡作響

但天草卻沒有理會安娜,他突然如滑行般閃至眾人面前,被附身孩子的身驅突然雙掌連環出擊,每一掌都在一個帶著強大紫黑妖氣、憑空生成的圓形魔法陣中擊出。其中鐵雄粹不及防,胸口被重重轟個正著,整個人在慘叫聲中就被彈飛撞向身後一間屋子的牆壁後暈倒過去!而安娜和鄒全總算反應敏捷,千鈞一髮間提劍擋架,但二人亦被重重的震開!當二人被震開後,天草正準備向坐在地上的森作先生下殺手時,一道銀光由左邊閃至!天草雖立即轉身閃避,但左邊面額仍被銀光劃中,附身孩子的小小面額即時多了一道紅色的血痕...銀光在劃過天草後就硬生撞了上對面一間屋子的牆壁上,原來銀光就是安娜手上的銀劍,她在見到天草對森作先生出手時將劍以飛刀方式射出,這才阻止了剛才的攻擊。而森作先生也趁著這一剎那的機會連爬帶滾跑向鄒全那邊。

“天草四郎我什麼都知道了你已經不用再等待,這裡不是你要怨恨的地方。這裡也沒有幕府,沒有人想要傷害你”安娜雙眼雖然帶著眼淚,但她的眼神中卻充滿了對天草的憐憫,她竟然邊說邊慢慢步向天草。天草對安娜的行為也覺得奇怪,不由得向後退了兩步。

“修女,小心呀!”鄒全見安娜走近天草,正準備提劍上前時,天草已比他快一步,天草雙掌在一個大型魔法陣中狠狠的擊出

“你這是什麼眼神!你這是在可憐我嗎?”在天草狂喊中他的雙掌擊出,大型魔法陣射出一股強大紫氣襲向安娜,安娜交叉雙臂硬生擋下紫氣,同一時間,天草準備再出掌擊向安娜,而鄒全也撲前刺出小白虹,但當天草的掌快要擊中安娜,而小白虹又即將刺中天草的瞬間,鄒全卻突然轉身將劍改刺向地上

“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拯救你.你必不至交在你所怕的人手中。不要怕沒事了

在天草的掌快要擊中安娜那一刻,安娜輕輕的側身避過天草那一掌,之後她然整個人就撲向了天草,將那個被天草附身的細小身軀一擁入懷中,並說出了一段在聖經內關於拯救的經文,耶利米書第三十九章第十七節。之後一股強大紫黑妖氣在那細小身驅中爆發,強大的力量把安娜的身體震得感覺快要爆碎一樣,但她反而把那身軀抱得更緊

“出來吧利未安森七原罪中代表妒恨的惡魔”安娜身上的衣服已被剛才的妖氣炸得幾近粉碎,而硬受了剛才那爆發妖氣的襲擊,安娜明顯也受了重傷,但她並沒有放鬆抱著那孩子身體的手,反而將他抱得更緊,而在她懷中的那個孩子在妖氣爆發後也暈倒了,同時在安娜說完那句說話那刻,在小孩的五官中竟然冒出一股黑氣,這股黑氣冉冉上升,在半空中竟然形成了一團有多個頭,並且身體扭曲在一起的黑蛇形象!而剛才安娜在神喻發生時所見到的天草虛幻形象也同時出現在她身邊,這奇幻的情景令平日見慣古靈精怪事物的鄒全也覺得驚奇,而在鄒全身邊的深作先生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天草四郎就是你的恨,令這惡魔利用來將牠的邪惡得以增長,你看見吧那個要令你成為神的傢伙根本就是惡魔覺悟吧,天草,忘記那些恨,用你最後的力量將這惡魔送回地獄你的靈魂才可以真正的在天國安息”安娜擁著懷中的孩子,一邊望著站在孩子身旁那天草的虛幻形象,安娜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但天草卻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而在半空中那由黑氣化為的七原罪蛇魔利未安森,那漆黑的蛇身在不斷的扭動,並逐漸開始由黑氣實體化成為真正的蛇身,在一旁的鄒全也心知不妙,立即拿出剛才施展九字破魔陣用的那塊春秋古銅鏡按在小白虹劍柄上唸唸有詞,很明顯準備要大幹一番,而安娜見天草沒有反應,也輕輕的放下孩子,拖著衣衫不整和重傷的身軀準備與蛇魔決一死戰當安娜走到對面那牆上拔回銀劍時,七原罪中代表妒恨的惡魔---利未安森已經化為實體,那是一條擁有七個頭,身體扭曲在一團的黑色大蛇魔!在一聲怪叫之後,蛇魔立即向著鄒全和安娜發動進攻,而鄒全和安娜也拿起武器衝向蛇魔,兩人不斷與蛇魔遊走作戰,但不論是鄒全的小白虹還是安娜的銀劍,在擊中蛇魔的身軀後,蛇魔受傷的地方就會好像吹泡泡般在一片黑色氣泡中復元

“天草,你看到吧,你的恨並沒有令你復生,反而只幫助了這隻惡魔甦醒

安娜的步法像舞蹈般,一邊向蛇魔揮劍一邊向天草道。

“你的恨就算化成力量,但力量還不就只是留在這麼一個虛幻的空間

安娜與鄒全施展渾身解數,但蛇魔仍是每次被擊中仍會繼續復原

“結果到最後還就是只有你在恨全世界全世界卻沒有人要恨你,而現在這個世界更已經不是你那時的世界了天草,想想那些曾跟你出生入死的勇士,那些曾經把生命完全交托給你的人他們會希望你這樣嗎?

「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上帝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

說完安娜垂下了持劍的手,她向著天草四郎淡淡一笑。同時,蛇魔其中一個蛇頭看準時機,張開血盆大口就撲向安娜

“安娜修女!避開呀!”鄒全在忙於應付蛇魔其他的頭,分身乏術的他眼見安娜危險只能大喊。

但千鈞一髮間,在蛇魔的口快要咬到安娜時,安娜竟然不見了!而最令鄒全驚訝的是,在半空中安娜竟然被天草四郎的靈魂抱著,原來在剛在那千鈞一髮間他救了安娜,這一刻,天草想起了那天在原城天守閣,他面對幕府大軍那時,他徐徐揮手,那道將敵人全部纖滅的閃光,那是如此的強大!

“修女多謝你,四郎明白了,那些恨,其實早應在當年那道閃光中全部灰飛煙滅了我的國,也根本沒有出現,想不到我的怨恨令到如此惡魔復活,四郎罪咎”說完,抱著安娜的天草四郎靈魂化成一道強大的白光,而這道白光更附在安娜手中的銀劍上...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牠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當安娜在半空中說了這聖經啟示錄的驅魔經文後,她手上的銀劍發出熾眼的白光,

只見安娜從上而下撲向蛇魔發動進攻,銀劍帶著強大白光不停飛舞,也不知攻擊了多少劍,只見在一片白光之後,安娜就像虛脫一樣跪在地上,鄒全和深作先生立即上前將她扶住,深作先生還立即脫下他的外套為衣衫不整的安娜穿上,而全身佈滿劍痕的蛇魔利未安森,那些劍痕全部透射出白光,蛇魔沒能自動復原,在一陣震動之後蛇魔的身體竟然像溶化般慢慢的消失,蛇魔消失後地上留下一大灘黑色的古怪液體。

“諸位...多謝你們。修女,我明白了這世界已不是我須要存在的世界,我的恨或許仍然存在,但至少,現在已經沒有了”天草四郎的靈體再次出現,他站在眾人面前說話。而虛弱的安娜則在鄒全懷中對著天草微微一笑,她點了點頭後弱弱的道“天草四郎,所有事情已經完了,你的恨也過去了,安息吧。”就像一個訊號一樣,天草也對著安娜淡淡一笑後,在一道紫光中變回了當初他寄存魂魄的「寄魂之勾玉」。同時,天上的紫黑妖氣也漸漸消散,這時大家才驚覺在不知不覺中已回到了現實空間,現實中的茨林圍內。

 

    後來,在警探鐵雄醒來後,安娜他們已經不見了,而他身邊就躺著了那些失蹤的小孩,這些小孩全部沒事,鐵雄通知警局前來支援並結束了這宗案件,後來在警界中流傳事件涉及一些靈異事件,所以警方都沒有向傳媒透露很多細節,而事件亦很快被善忘的澳門人慢慢忘記

  

   十天後,安娜來到鄒全位於爛鬼樓開的古玩店「飛天古玩」探訪

“很歡迎你來呀!安娜修女,喂喂,你兩個小鬼快出來叫人!” 鄒全見到安娜光臨非常高興,並叫在店內正在玩耍的兩個小孩出來迎接。

“修女姐姐你好”那一男一女小孩望著美麗而陌生的安娜,有些不好意的道。

“小朋友乖,你們叫什麼名字呀?可以告訴姐姐嗎?

一個年約八歲的小男孩帶著一個年約四歲的小女孩道“我叫吳伯明,她是我的師妹小櫻”小男孩笑咪咪的向安娜介紹自己,而安娜發現,這位叫吳伯明的小男孩胸口上,竟然掛著當日由天草四郎變回的「寄魂之勾玉」!安娜立即指著勾玉,並用一個質問的眼神望著鄒全,鄒全竟然立即說要外出買下午茶給大家吃就逃走了

 

發生在茨林圍那件兒童失蹤案,由於案件情節特殊,故被警方消息封鎖下並沒有被當時的傳媒廣泛報導。而澳門人也是一個善忘的族群,不久以後,這件事就如同當年佐助由日本帶來澳門那個裝著天草四郎魂魄的陶罐一樣完全被人遺忘,並消失在歷史記憶當中,但是,在事件發生數年後的1981年,一套名叫「魔界轉生」的電影在日本上映,故事講述日本寬永十五年島原之戰後,當時日本天主教起義軍教主天草四郎時貞神秘復活,並召喚多名武者怨靈投入魔界,發誓報復幕府云云這電影的內容簡直就是像曲線改篇地將當日茨林圍那神秘案件完完整整地展現在人們眼前,究竟是誰人會這麼有心,將這件鮮為人知真相的神秘事件以改篇電影形式拍出來?細看電影的製作群,我們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這套著名日本電影的導演和編劇,他的名字就是---深作欣二。

 

 

Fatima 魔界轉生篇  

台長: 紫菱
人氣(24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魔界轉生篇 |
此分類上一篇:魔界轉生篇 File 4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