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23 10:28:12| 人氣37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的强盗逻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此行13天,我经常跑票。用妈妈的话来说就是,“一路看霸王戏”,我称之为合法逃税。

在清华彩虹桥,售票处外有一堵墙,墙上有门,门外有田。我一时好奇,想看看田里种了些啥,于是走了出去。谁知回头一看,已经绕过了售票处。呵呵,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有的无意,有的蓄意;有的得逞,有的未果。人说公费旅游一半是enjoy旅游,一半是enjoy公费;我跑票一半为省钱,一半为刺激。看牌坊群我冒充学生,说为了写一篇关于徽文化的论文老远跑来,离开旅店时临时换了一个包,学生证没带,结果混了个半价。我自己都觉得很流氓,但没办法,门票太贵,逼我出手。有好心的小导游还当我是个冒失不懂事的小妹妹,细意叮嘱:以后出门记得带证件呀!我窃笑。

有时候,会垫高枕头做我的千秋大梦,梦见一不小心发了达,手中有数不完的可爱钞票,if so,我想以后旅行恐怕再也不会费尽心思精打细算量入为出了,而只需不紧不慢地把钞票一张张地花掉。如果真是那样,我旅途中会少了许多跳脱心思和发现之趣。世事难两全,就如人有了钱后再难保持当初的纯朴一样。看来葛朗台有葛朗台的道理,临死也竖起一根手指,掐灭一根灯芯。

冒充学生的伎俩千篇一律,不好玩,试过一两次之后就没用了。很多地方交通不便,因此按行程安排早出晚归,例如江湾,例如宏村,顺便也就逃了票,我找不到卖票的人呀…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个村子一个景点,我晚上无声无息地进去,第二天大摇大摆地出来。我是不住酒店的,出发点是我没钱,但也因为我喜欢住当地人家里,更好地感受他们的生活。唐师曾说天下的星级酒店惊人的相似,我在村里人家却有不同的见闻和收获。

在歙县古城,鱼梁坝我原来是没准备去的,走完斗山街之后在一馅饼小摊档上买吃的,一个品种要一个,一边跟那年轻小伙子说话:

“这附近还有什么值得看的?”
“有个鱼梁坝,很近的,走路几分钟就到。”
“是不是啊?”我表示怀疑,因为地图上看挺远的,“如果不是,你退我钱。”
“没问题。”他笑,“我也没去过,才来不久。”

“好。”我决定去看看。后来走在路上,才知道要坐车,一路人指着一辆开过来的车叫:“就是那路,快跑!”奔跑着追上去,边站稳脚跟边问:“鱼梁坝哪里下?到时叫一下。”摇摇晃晃地在最后一排坐下,旁边是一个瘦削的老太太,戴着眼镜,拎着一袋货物——后来就是她带我进鱼梁坝的,她就住在鱼梁村,“门票太贵,三十多块钱就看一个坝,不值得。”她自己这么说。

“如果要我补票怎么办?”
“那你就跑呗!”

我不知道她的好意是因为我在车上让座给一位老伯——从SZ出来的人都有这一习惯,还是她觉得我像学生——她问过我的,还是她本就心地善良,又或是兼而有之。一到家里,她就给我的水壶添满水,闲聊之后我放下旅行包准备出发,她老伴说:“她是退休老医生,我是退休老教师,你的东西可以放这,贵重物品不放心的话可以随身带上。”我这才想起我的全部家当都在包里。一个在外,我一路上是挺防备的,但对着这两位老人,我却有一种很放心的感觉。

跟着老医生穿过七弯八拐的村中小巷,眼前豁然开朗,躺在脚下的,就是全国重点保护文物鱼梁大坝。乍看不起眼,细品却一派湖光山色,恬静秀美。水面上,男人在修船,大坝上,妇女在洗衣,黑黑的鸬鹚立于船上的竹竿,懒懒散散地晒着太阳。鱼梁坝建于隋末唐初618年前后,长143米,在宽阔的坝面上我像螃蟹一样横行霸道,横切不等腰梯形看懂了,三道泄洪道隐约看懂了,石质重力溢流坝却似懂非懂,也不大明白它生态环保突出表现在哪。我在舞台般的坝上蹦一蹦,想一想,如果有人来抓我我马上就跑,薄底快靴,一身短打,我就不信跑不过他们。

古代的地中海贸易发达,船只往来,有商贸,有商船,也就有了海盗。有什么样的地理环境和生存状态,就会形成什么样的民族性格,地中海强盗可不是好惹的~~~同样道理,要远行,要买票,于是边行走,边逃票,这就是我的逻辑,一路上不亦乐乎。

这些钱并不进老百姓口袋。朋友说:“那些票,该逃。”

此篇少儿不宜。






<看图说话>

湖光山色的鱼梁坝,自有一股恬静秀美的气质在其中。

安徽歙县. 19.04.2004.

台長: 芦苇
人氣(37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