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22 11:32:03| 人氣2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此行所去尽是日趋有名的旅游景点,但当地人的生活很苦。“旅游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老百姓如是说。徽州和婺源两地,举目皆是两种作物:油菜花和茶树。三斤三油菜籽榨一斤油,一般只能自给;采茶是精细活,用指甲掐,采五天的茶才能制一斤的茶叶;水稻一年两熟,理坑因大山气候一年一熟。现在农民的收入主要靠年轻人外出打工,寄钱回家。安徽多去浙江、上海,江西则多下广东,多为深圳、东莞。我碰过的人当中,十个有十一个都曾在深圳打拼——福建许老大在我家附近做过饮食,老李在沙井呆了6年,我见过的他的朋友都曾在深打工,一般在关外。一听我是广东来的,都说广东有钱,是个好地方,问我是不是天天吃龙虾。

在婺源的一天晚上,和老李一起吃饭,还有他的一个朋友。不知道聊起什么,我略带不屑地说:“小弟弟你几岁呀?”

“小弟我27了,78年的。你几岁?”
我故作惊讶:“你这么老啦?俺才17。”

“你17?”他居然瞪大一双牛眼,将信将疑地望着我。我哈哈大笑,这小子也忒认真了,哪知我这号人可信度极低,天天当愚人节过。

此人自称退伍兵,曾在深圳红岭派出所当过差,“我干过很多坏事,”他坦言,“没办法,我们的收入实在太低了。”报纸上披露的抓人查证拷打勒索之事,就是他们的所作所为,这就是繁华背后的真实。

在清华彩虹桥游小西湖,自称体重137斤的南昌老太太一脸富态,跷着腿,点着烟,坐在竹排上遥看河边的洗衣妇,优哉悠哉地说:“风景真美,水真清,我真想在这洗衣服,她们洗衣就是旅游啊!”在武夷山漂九曲,同筏的一群福州游客不无羡慕地对嘶哑着嗓子向我们介绍景点的撑排工说:“你们真幸福,天天对着这美丽山水。”他淡淡一笑:“幸福的因素有很多。”我心一动,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他说得对,幸福的因素有很多,所以我从来不说这种话,哪怕是寒暄。说这话的人,要么无知,要么敷衍。在三亚时,卖西瓜的河南阿伯一块钱一个瓜,愁苦着一张脸向我细数要交的这个税那个租,济南的的士司机感叹有钱人钱太多,不得不变着法子花钱。

在婺源江湾和江大叔聊天时,说起武夷山封山事件,说起理坑的农民,他连连点头,说旅游的确没给农民带来多少好处,相反,政府要征地了,他家门前连同两棵七、八年的银杏树的土地,一平方米才象征性地补偿两三块钱。农民累死累活出钱出力修建的水电站,被政府廉价收购去了,自己还要掏钱卖这电。我不是悲观之人,但走过这么多地方,似乎知道的苦难比看到的欢欣要多。我并不认为世界很美好,这个世间有很多的苦痛无奈与挣扎,很多人不过在夹缝中求生存。

回深后,得知一与我收入相当的同事L突然买了楼,一问,方知她被公司某老总包起。我当时的心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震惊。这个身高1.72米的内蒙姑娘,英语八级,高挑清秀,给我的印象是那么的清高、淡泊、脱俗,谁知… …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过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人在深圳拼搏实在不容易,这个我太清楚了。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几乎每个人都是这样熬过来的。有位老板刚来深圳时,过年没钱回家,自己一个人躲在租来的小屋里,边流泪边啃方便面,一个春节下来,所有方便面的牌子都尝过了。朋友Chanel是分公司的行政主管,初到深圳时,她是住在10块钱一晚一个床位的十元店里边找工作的。有一次,无意中听到同屋的女孩子在联系面试,偷偷记下时间地点,第二天比她更早赶到那,结果得到了这份工作。虽然只是酒店的咨客,月工资只有几百块,但毕竟是她在深圳立足的第一份工作。有时候,竞争就是这么一回事,一个你死我活的过程。

穷则思变。于是,不同的人走起了不同的捷径。有的日夜加班,进修充电,有的偷抢拐骗,不择手段,而L是比较快捷有效的一种。就如改革开放初期拼命引进外资和国外先进技术,可以少走弯路,缩短探索过程,现在不正是这个道理吗?咳咳,我是不是也想被人包起?If我有这个“姿”本,嗯,可以考虑,呵呵。

可以理解,也不理解。好端端一个优秀的女子,却如此甘心作别人的地下情人。落寞空虚时,他在哪里?别人开开心心一双一对奔走于阳光下时,他在哪里?看过一篇网文:《二奶,年三十晚你上哪去?》

在黄山始信峰有棵龙爪松,安徽的省树黄山松和省花杜鹃共发一枝,本来奇特有趣,但导游的一句解说——有人称之为“小蜜傍大款”,大家一下子觉得索然无味。这个社会已扭曲,自然景观与之联系,自然之趣即荡然无存。就如武夷山亭亭玉立的玉女峰,人人琅琅上口——大姐爱插花,二姐爱打扮,三妹怀里抱着个小娃娃,因此三妹有个日本名字,叫做“未婚先有子”。撑排工说偶然一次上舞厅,听到有人在吼国歌:抱着别人的老婆,前进,前进,前进进——一下子把他给吓跑了。

有人说得好,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人各有志,理想不同,达到理想的途径也不同,也就走出了不同的人生路,造就了多姿多彩的世界。我是一个看风景的人,以等闲和好玩的心态看着这大千世界七彩事。最近看《走遍中国》,才知道湖南永州发现了神秘罕见的江永女书,一种只在瑶族女性中秘密流传的女性文字,字体呈菱形,笔划简单有如细柳芊草,充满了独特的女性韵味。这一震惊世界的文化现象我第一次听说,真是100岁不死都会有新闻。梁冬在《娱乐串串show》中有一句话:

了解人生,是一件有趣的事。







——道道道,人生路——

登天游,人人举步维艰;下山时,我特意从一队队小心翼翼慢悠悠的老人身旁蹦蹦跳跳而过,之后还不忘嘴角一挑,回头冲他们得意一笑,很是恶劣^^

福建武夷. 13.04.2004.

台長: 芦苇
人氣(24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