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15:56:03| 人氣91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常系列之親吻五題(最遊記三空)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各種設定雜亂注意

※只是想解鎖三空各種親吻姿勢(。



===============================

1.許願池前

 

悟空一向喜歡節日的街道,七夕這天也不例外。

當得知三藏今天工作提早結束時,他便興致勃勃的邀三藏和他一起去街上逛逛。

浪漫什麼的從來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每逢節日,街上的店家為吸引人潮總會推出種種優惠商品,尤其是吃的。

不過比起這些,更重要的是能和三藏一起。

 

繁華的街道上有太多對情侶,也是啊,畢竟今天這個日子。

相較心情雀躍的悟空,三藏顯得非常淡定。

不許買太多吃的。三藏點起一根菸。早猜中這小子心中的如意算盤。

啊啊、小氣。

 

經過一段路旁,悟空突然停下了腳步。

啊、三藏你看。

順著少年手指著的方向望去,三藏看見一個小水池。

大理石砌成的淺水池內擺著一盞柔和的暖燈,從水中透出微亮的橙色光芒,池底散著一些圓形的深色小物,似乎是錢幣。

是許願池耶,三藏。

悟空感到新鮮,他放開三藏的手跑到水池面前,往池底望了望。然後他轉過身來向三藏伸出一隻手。

三藏,給我零錢!

這種無聊的東西你還那麼興奮幹嘛。嘴裡雖是這麼埋怨,但還是走向悟空。

喏。隨手丟給他一個硬幣。

因為很有趣嘛。

悟空接過硬幣,笑嘻嘻的說道。手指一彈,硬幣在空中稍翻了幾圈後沉進了池面。

他輕輕闔上手掌及雙眼,小聲的喃喃了幾句。結束後,轉過頭看了看三藏。

滿意了?

嘿嘿嘿…”

哼,真是無聊。不過語氣倒也沒有任何不耐。

吶,三藏,你不也許一個嗎?

做這種沒啥意義的事情幹嘛?

就好玩嘛,有什麼關係~悟空給了他一個笑容。

哼。

三藏手指夾著菸草,輕哼了一口氣,紫色的眼睛對上少年的金瞳。另一隻插在口袋裡的手突然抽了出來,向前扯過比他矮些的少年的衣領,一把拉向自己,看著他毫無防備失去平衡,往自己跌來。

?!

帶點苦澀的菸草味道從嘴裡蔓延開來,下意識的張嘴,被封住了發出驚訝的聲音的可能性。始作俑者卻又在自己回過神來前任性的結束掉這個吻,扯住領子的手把自己推回原地。

你你你你你做什麼啦三藏!!

才意識過來這突如其來的流氓行為,悟空騰的一下臉都紅透了。

哼,小鬼。

似乎有些愉快對方的反應,三藏勾了勾嘴角。

 

願望這種東西是要靠自己去實現的。

 

 

 

 

 

 

 

=========

3.熟睡中的偷吻(AU)

 

夏天是個很棒的季節。

至少對悟空是如此。

暑假、冰棒、還有水花。

 

或者是,待在一個有三藏的冷氣房裡。

 

 

悟空知道三藏好像並沒有很喜歡夏天,要說為什麼嗎,對相較於悟空一點也不戶外派的三藏而言,夏天是個令人煩躁的季節。

討厭日本熱浪的三藏,白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窩在開著冷氣的客廳裡。

今天依然不例外。

 

 

哇啊、好涼!

中午剛打完籃球從外面回來的悟空,一進家門就感受到一股清涼。三藏果然又把冷氣開整個早上了。

走進客廳,只見三藏躺在長沙發椅上,曲著一隻腳,頭枕著扶手睡著了。

左手拇指和食指還抓著書本的下緣,還打開著的書本就這麼蓋在他的臉上。

 

三藏又看書看到一半睡著了。

 

真是的,不是跟他說過了嗎?就這樣睡在這裡吹冷氣一整天的話很容易感冒的。

悟空小小的自言自語了一下。他走向三藏,彎下腰輕輕抽走他手上的書本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雖然想就直接把三藏背回臥室裡,但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從外面打球回來,悟空決定先去浴室沖個澡。

 

 

/

哇,好舒服──發出清爽的讚嘆,悟空用浴巾擦拭著尚滴著水滴的髮絲,全身剛洗完澡打開的毛孔接觸到冷氣房的空氣,好像更涼了。

冷氣會不會開得有點強了啊?

 

 

悟空披著浴巾走向客廳。三藏依然躺在沙發上睡著午覺。

走到沙發旁,蹲下身看著他的睡顏。

 

真是,只有在睡著的時後表情才看起來溫和一點。

平時總是看起來像是不高興一樣的皺著眉。

真是的明明就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人啊。

明明笑起來也非常好看。

就是不常笑呢。

……雖然也想像不出來三藏一直笑的樣子好像有點恐怖……

 

悟空露出溫和的微笑,因為腦子裡浮現出三藏偶爾不怎麼坦率的微笑。

不過、果然還是很喜歡他笑的樣子。

 

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戳在三藏的臉龐,不想吵醒他。

 

想就這麼,偷偷的親他一下看看,應該不至於會醒吧?

應該,不會醒過來吧、大概。

千萬別醒過來啊。

 

 

緩慢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不讓睡著的人被自己吵醒。嘴唇幾乎對上他的,然而在那幾乎只容得下一張紙的距離時,又慢慢停下了動作。

唯二能感受到的兩件事情,就是男人淺而平穩的呼吸聲,以及自己的,幾乎快淹沒思緒的心跳聲。

摒住呼吸,悟空輕輕把雙脣靠在對方的上面,然而卻沒有在更進一步的往下壓,只是如點水般的擦了一下,太輕了,但三藏些微乾燥的嘴唇擦過自己的時後留下的微癢卻又那麼鮮明。

 

悟空像隻小動物般迅速彈起身子,想著還好沒有被沉睡的男人發現他剛才幼稚到不行的行為,而到站起身來他才感受到臉上燒灼的熱度,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臉是從哪一刻開始紅的,依舊只是在心底默默慶幸沙發上的人睡得正沉。

悟空抓起肩上的浴巾概住自己的頭胡亂擦拭,快速的跑回臥室。

 

 

客廳的冷氣繼續安靜的吹著。

 

沙發上的金髮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微乎其微的弧度。

伸出右手,輕輕抓起剛才仍打開被倒蓋在桌上的書本,將打開的書頁再度蓋回自己的臉上。

 

拒絕承認剛才那抹笑容的存在。

 

 

 

 

 

 

 

===========

2.額頭(寺院時代)

 

金黃色的陽光,粉碎在自己眼前。

閃耀的星辰沙粒,一點一滴的在眼前變成枯槁般的死灰。

 

悟空在夜裡突然間醒來。

 

蜷縮在被子裡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但不是因為寒冷。是什麼原因他也不知道。

如墨般的夜色映入眼簾。茫然的雙眼像是想捕捉什麼,他四處張望,只見雪白如霜的月光,自窗邊傾洩在他身邊的地板上。

 

雪白的月光……

雪白的

……

 

忽然自喉間感到一瞬窒息,他伸出手摀住自己的嘴,呼吸像是啜泣般的紊亂。

 

為甚

 

摀住嘴的手掌,從指縫中傳來一股冰涼的濕意。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哭的,只知道淚水還在繼續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恐懼,悄悄爬上他的身上。

他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停不下來。

他只能蜷縮著身子,盡可能的把自己愈縮愈小。像在山頂的牢籠一樣,獨自一個人,慢慢的忍過悲傷與孤獨所交織的折磨。

他伸出雙手盡全力的擁著自己不斷發抖的身體,勉強自己忍住嗚咽。

 

會沒事的……我知道。

只要….一直忍耐就好……

沒關係的。

只是像以前一樣而已。

 

怎麼了。

 

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悟空抬起頭,才發現一直在自己身旁的人。

藏?

悟空想喊出名子,卻發不出聲音,金色的美麗瞳孔裡頭含著淚水,無助的看著身旁的男人。

 

為什麼哭?三藏低聲詢問著。看著少年滿是淚水的臉頰,他伸出手,手指輕柔的撫過悟空臉頰上的一條淚痕。

悟空只是把身子更加挨近了他,閉起還在湧出淚水的雙眼,搖了搖頭。雙手緊緊的握住三藏靠在自己臉旁的手掌。

 

“……做噩夢了?

只剩下悟空隱忍的啜泣聲,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不過答案很明顯了。

 

嘆了口氣,三藏把身體轉向他,伸出左手放在他後腦勺上,輕輕的將他押入自己懷裡。

 

從下巴傳來柔軟的髮絲的觸感,三藏感受到懷裡的人微微一愣,然而顫抖以及啜泣聲隨之輒然而止。

 

真的是,麻煩的傢伙啊。

 

三藏無奈的勾起嘴角,左手掌輕柔的撫摸悟空的後腦杓。

快睡吧。

 

 

咚咚、咚咚、咚咚……

 

不斷從洋溢著溫暖熱度的胸口中,傳來的沉穩的聲律。

原來是這樣啊……

已經、不是自己一個人了。

已經、不是在牢裡了。

 

在那溫暖的胸口,悟空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好溫暖,就像太陽一樣。

 

逐漸模糊的知覺,悟空又再度回到了安眠。

 

依稀模糊的夢裡,彷彿又看到了最初夢中的金色沙粒。

沙粒再次閃爍著無比耀眼的金色光芒,聚集在自己的胸口。

然後,身體再次被溫暖的金色光芒所包圍。

 

那是,陽光啊。

 

 

/

逐漸平穩而規律的呼吸聲,三藏終於確信懷中的孩子已經確實的睡著了。

 

還真是吃不消你啊,這個笨蛋。

 

微低下頭,輕輕的在少年的前額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這是一個,只有雪白的月光才知曉的秘密。

 

 

 

 

 

 

 

=========

4.水果軟糖

 

吧唧吧唧的吵死了,你到底在做什麼?

移開手上的報紙,三藏露出寫著滿滿不爽的臉,盯著趴在床上的看漫畫的少年,高舉的雙腳在自己眼前晃啊晃。

啊?啊、這個啊,這是剛才八戒給我的。水果軟糖。

悟空起身盤腿坐著,拿起旁邊的一包糖果看向三藏。

這個很好吃喔,你要嗎?

啊。繼續盯著報紙的視線沒有看向悟空,只是簡單的應了聲。

嘿咻。悟空伸手將整包糖果丟向三藏,對方默契的接住。

 

從袋子裡隨意挑了一顆糖拋進自己嘴裡。濃濃的水果味從嘴裡散開,以及甜味,嘴巴輕微的咀嚼。

 

嘛,不差。

 

反正他是喜歡甜食的。

 

小小的水果糖很快就在嘴裡融化了,三藏再度從袋子拿起一顆放入口中。視線繼續放回手中的報紙上閱讀著,然後直到上一顆融化後,再拿起一顆糖吃下。

 

三藏好像很喜歡。

 

悟空坐在床上,看著不發一語不斷吃糖的三藏。

三藏手指上所夾帶的糖果。悟空目光追隨著它。看著它被推到了男人唇邊,然後張口含下。

 

悟空突然覺得自己也想知道那顆糖果的味道。

 

他吞了吞口水。三藏仍在他面前漫無目的的翻閱著報紙,然而他只注意到三藏含著糖果的嘴,些微且隨性的動著。

 

想知道那顆糖果在嘴裡是什麼感覺。

 

奇怪的念頭。

 

吶,三藏。不要全部吃掉啊,我也要吃。

那你自己來把他拿回去啊。

三藏伸出右手,捧著那一袋快吃完的糖果舉向他,眼睛仍然沒有離開他的報紙。

 

悟空站起來走向他。他伸出手,握住三藏遞給自己的糖果袋,然而並沒有立刻拿走。

 

怎麼。三藏察覺到那個停止的動作,終於抬頭看向他。

 

悟空彎下腰,青稚的臉龐在三藏反應過來前迅速放大,然後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貼上了自己唇上。

小巧的舌頭在自己唇縫中小心翼翼的輕舔著,帶點討好乞求的意味。

這個時候才故意撒嬌。三藏在心底哼笑一聲。然沒有拒絕,他順勢分開雙唇讓他得逞。

 

水果糖的香味、

甜味、

以及

 

三藏的味道。

 

一個主動,卻生澀的親吻。三藏任由他毫無分寸的親近。他感覺到那顆快融化殆盡的糖果在兩人的舌頭間滑動,甜味好像更濃了,他終於決定主動回應這個不成氣候的吻。

沒有人知道最後那顆糖跑到哪裡去了,但也沒有人在乎了。

 

直到兩人有默契的放開對方後,悟空直起身子。三藏看見那張遠離自己的臉充滿紅暈。

以及那個一如往常明亮的笑容。

 

我要吃這顆。悟空對他亮起得逞般的可愛微笑。

 

三藏哼笑一聲,一把抓住悟空的領子往下拉。不理會悟空的驚嚇,看著悟空閉起眼睛繃緊臉部的表情,三藏微微勾起嘴角。

然後,只是在少年的嘴角旁印了一下。

 

笨猴子。

 

 

 

 

/

啊咧,悟淨,你怎麼站在這裡不進去?

等等等等八戒、先別開門進去,不然我們兩個都會被立馬殺掉……

悟淨背後靠著那扇微啟小縫的門,壓低音量對八戒說道。

 

 

 

 

 

 

 

=========

5.菸草的味道

 

菸草,不是全部,但幾乎可以是三藏的代名詞。對悟空來說。

整個寺院之中,只有在屬於自己與三藏的房間裡才會有這樣令人熟悉的菸草味。

只要有這個味道,悟空就可以確信三藏就在離自己並不遠的地方。也是這個味道,不論是這廣大寺院的哪個角落,悟空都可以立刻找到三藏的去處。

 

他一度認為,自己是不是也跟三藏一樣喜歡上的菸草的味道了呢?

 

 

/

 

吶、三藏。香菸,很好吃嗎?

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啊。辦公椅上的三藏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來,看著這個突然不知所云的少年。

 

只是想說,三藏那麼喜歡的話,應該是很好吃的東西吧?

 

好吃是不至於,但你到底想說些什麼?

 

只是想說……我也可以吃吃看嗎?香菸。

 

不行。三藏叼著菸,手上批改的動作也沒有閒下來。

 

為什麼啊!不公平,三藏都自己吃很好吃的東西,我也要吃!

 

男人停下手上的工作,紫色的目光凝視著無理取鬧的自己。悟空停止了吵鬧,然而並不甘示弱,金色的雙瞳毫不客氣的倒映在那對紫色的眼眸中。

 

真的想要吃吃看的話,就過來啊。

三藏手指夾著菸,輕輕的吐出一口氣。

 

終於得到對方妥協的勝利感讓悟空勾著微笑快步跑到三藏身邊。當他正準備接下三藏右手指上的香菸時,後腦傳來一股壓力,他來不及反抗的傾身向前,直到熟悉而苦澀的味道從自己嘴裡、鼻腔裡傳入,他才發現到不知何時自己的雙手已經抓在三藏的衣領上。

 

第一次的接吻,悟空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他感覺到男人嘴裡溫暖而濕潤的東西輕輕滑動在自己的唇間。他僵直了身體,顫抖的膝蓋跪坐在男人的腿間,手上的衣料愈抓愈緊,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怕自己做錯事。

 

感受到少年僵硬又輕微發抖的身體,壓在頭上的手向下滑落到他的肩膀,將他往自己懷裡更加擁入。另一隻手早就把菸頭不知道拋向何處,只為了用拇指輕輕按住少年的下頷,示意他將雙唇打開。

悟空乖乖的照做,三藏的舌頭入侵了進來。但他不願太過快而嚇著悟空,只是淺淺的、試探性的在少年的內唇舔舐著。

 

悟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覺,也是第一次品嘗到三藏嘴裡的味道,有菸草的苦味、一點點奇特的香味,還有一些自己不知道是什麼。可是這感覺真的很好,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想這麼說,但他喜歡三藏的舌頭在自己嘴裡探索的酥癢,和不時碰到自己舌頭的奇妙感覺,他幾乎覺得自己會就這樣融化在三藏懷裡。悟空開始有些奇怪的不滿,雖然不知道該怎麼做,但衝動驅使著他,主動伸出舌頭碰觸三藏的。

 

雖然腦袋迷迷糊糊,但他似乎聽見三藏輕輕的哼笑了一聲。突然間嘴上的壓力又更深了,當對方的舌頭毫不掩飾的觸上了自己的,悟空狠狠的抖了一下,毫無經驗的感覺舒服得讓他有點害怕,他閉上了眼睛,只能沉淪在他的絕對信仰的帶領下。

自己的舌尖被吸住,讓他動彈不得,然後又再度抽離,對方的舌頭溫柔而又不容拒絕的掃過自己口中的每個地方。有些難以言喻的快感逐漸從尾椎爬升,他的身體又再度緊張了起來,有什麼熱度好像要逐漸集中,這一切不知名的感覺快樂得讓他慌亂,只能抱住他唯一的浮木,雙臂環住金髮僧侶的頸部,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發出了如啜泣般的呻吟。

 

聽到呻吟聲,三藏止住了動作,他盡力忍住喉嚨深處想發出的嘆息,離開了悟空溫暖的嘴唇,已經被自己折磨得紅腫,上面還透著潮濕的光澤。

悟空紅著臉趴在自己的胸口,因缺氧而喘氣的頻率,琥珀色的眼眸半瞇著,像泡在水中一樣濕潤,好像還沒回過神來。

 

悟空,你還好嗎?

 

被呼喚名字,悟空震了一下。想撐起身體,但體內奇異的感覺似乎還沒有消退,他只能收緊手心,握著三藏胸前的衣料。

 

我不知道三藏,那、那是什麼?

 

“……

其實也不知道如何解釋起。

 

藏?

 

先安靜一點,笨猴子。

 

什麼嘛明明是三藏你先的……還害我變得好奇怪。

悟空不安份的扭動著,只是環在頭上的手臂讓他動彈不得。

 

你這笨蛋、別動。

 

 

不是沒有感受到彼此身上有些過於突兀的熱度。

更不用說,三藏不想仔細多想兩人身體些許細微的變化。

 

 

原本只是一時興起的,看來,似乎做得太過火了。

 

 

三藏

 

把少年更加壓進自己的胸口,將下巴輕輕得靠在他的頭上。

今天,就先這樣。以後再告訴你吧。

 

有些事,現在還不能做的。

 

 

 

 END

台長: 桔子
人氣(91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最遊記三空 |
此分類下一篇:Monster(最遊記 三空 三齊 H慎)
此分類上一篇:One more game (最遊記三空 慎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