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08 04:42:03| 人氣10,819| 回應3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遇到壞人要怎麼辦?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包包,遇到壞人你要怎麼辦?

那時他剛滿兩歲,他說:怕怕,哭哭。

我說:不對,怕怕和哭哭都沒有用,壞人還是會欺負你。

包包很憂慮的問我:那要怎麼辦呢?

我說:要打。

我告訴包包:你如果只會怕只會哭,壞人最高興,

他覺得自己太聰明了,終於找到一個最適合欺負的人了。

包包說:怎麼打?

我說:要大叫、要反擊、要用力打。

 

 ______________

 

 

去年夏天,

我兒包包被劍湖山鬼屋的電視廣告嚇了很長一段時間,

雖然我一邊忍不住打電話去NCC抗議,

電視台不該在闔家同歡的時段放這種鬼屋廣告,

但一邊也覺得包包的膽子太小了,需要訓練。

 

我問他:包包,遇到壞人你要怎麼辦?

那時他剛滿兩歲,他說:會怕怕,哭哭。

我說:不對,怕怕和哭哭都沒有用,壞人還是會欺負你。

包包很憂慮的問我:那要怎麼辦呢?

我說:要打。

我告訴包包:你如果只會怕只會哭,壞人最高興,

壞人覺得自己太聰明了,終於找到一個最適合欺負的人了。

包包說:怎麼打?

我說:要大叫、要反擊、要用力打。

 

是的,這是我的人生哲學之一,

遇到壞人要怎麼辦?要打!

 

上個月從NYU法學院開研討會回來,

覺得收穫甚多,滿心歡喜,

不料竟於返回北卡家中數日後,

發生了令人極不愉快的事件,

想到有許多女子如我,

孤身一人在外求學工作,

且科法所女生又特別多,

心想或許我的經歷和回應,可以供人參考,

因此決定將整個事情的經過寫下來。

 

我所居住之處是一個風景優美、

面對小湖的社區,

我的房間在一樓,

從緊靠窗戶的書桌望出去,

簡直如詩如畫。

因獨居在外很長的時間過,

黑夜鬼怪奇譚之類,

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因此夜間工作對我而言稀鬆平常不過。

那天晚上一如以往,

我正在修改寫一篇文章,

工作到凌晨,

突然聽到有些聲響。

 

由於湖裡常有雁鴨聚集,

我猜是雁鴨跑到我的窗戶下玩耍,

因手邊工作如火如荼,

拉開百葉窗看了一下沒有異狀,

我也就將窗簾放下,繼續工作。

當聲響持續了幾分鐘後,

開始有人聲在低語。

美國南方的房屋牆壁大多為木板製成,

隔音並不甚佳,

起初我以為是鄰居在講話或看電視。

低語聲持續了一兩分鐘後,

開始轉成喘息,且越來越清楚,

講的都是些淫穢的字句。

我想,這鄰居半夜看A片也開得太大聲了吧?

但突然之間,我發現不對。

 

那股聲音離我的距離非常非常近,

不像是透過電視的播送傳來。

我意識到,聲音來自一個真實的人,

他站在我的窗戶前面,

隔著一張50公分不到桌子,

在和我講話,

很明顯,他透過百葉窗的縫隙在偷窺我,

並且正在自我達到高潮中。

 

我發現這個事實的瞬間,高度恐懼,

凌晨一點,且我的百葉窗關著,

屋子裡亮著燈,外面一片漆黑,

我看不見他,但他看著我。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

拿起桌子旁的電話,撥了911

當我報案時,那人竟開始敲起我的窗戶,

用極其溫柔(但我聽來實在毛骨悚然)的聲音說:

Don’t call, my girl, don’t call.

 

我立刻再撥了同住一個社區的幾位台灣同學,

當同學們火速趕來時,我們到外面搜索,

已經沒有人影,警察隨後就到,

他們研判應該是住在同一個社區的人,

看來雖無傷害人的意圖,

但很明顯有性的心理問題。

 

當天我幾乎一夜沒闔眼,

敵暗我明,又沒有任何防衛措施,

想到對方不知已經偷窺過我多久了,

恐懼和無助的感覺便不斷升高。

次日我除了正式報案外,

立刻著手進行自我防衛。

 

台灣學生擔心我的安全,

力勸我搬家。

但我不。

我喜歡這個社區,喜歡這個房間的風景,

且我又沒有任何錯,

為何要逃避退縮?

遇到壞人要怎麼辦?要打。

我想起自己告訴過包包的話。

 

學生們在準備期末考試,

自顧不暇,

我決定自力救濟。

 

先要求社區的辦公室幫我在百葉窗後加裝一層窗簾、

並且在所有門後再加裝一道鎖,

我還要求他們要在我窗戶上裝設感應燈,

任何人走近,立刻亮燈,這有警示的作用。

接著我去Home Depot

買了可以裝在窗戶上的感應器,

一旦有人觸摸窗戶,警鈴會大作。

接著我買了許多鐵絲,

架成鐵絲網,將窗戶外做出隔離,

讓一般人不得靠近我的窗下。

在鐵絲網和窗戶間,

得到社區辦公室的許可,

我密密麻麻打了30幾根長達10公分的鐵釘,

釘尖朝上,

如有人敢跨越高達50公分的圍籬,

欺近我的窗戶,

鐵定踩上釘尖。

 

忙著這一連串的自我防衛措施,

雖然很累,但心裡的恐懼感逐漸消失,

覺得又充滿了能量起來。

我告訴陳大牛,

恐懼確實令人感到無助,

但我很快的將恐懼的情緒轉成憤怒,

而憤怒可以產生力量

此人不來則已,最好有膽再來,

絕對會被我逮住,讓他去接受強制治療,

省得半夜持續騷擾他人。

 

我們沒有我們想像的脆弱,

更不能讓壞人稱心如意,

所以,面對壞人要怎麼辦?

不能鄉愿、不能消極、不要逃避,

要大叫、要反擊、要打。

 

包包,媽媽和你一起加油!

 

 

附註: 我居住的社區和小湖

 

台長: 凌台大
人氣(10,819) | 回應(3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要小心
美國持有槍枝合法,凌台大還是要多小心阿!
2011-05-08 12:36:14
凌台大
是啊,事發當天我最擔心也就是對方是否攜有武器。

我們看電影總以為槍枝都在都市,其實美國地廣人稀,許多房屋方圓幾公里內都沒有其他人,擁槍自衛一直是憲法上的權利。我那天去Home Depot買器材時,裡面工作人員高度建議我去買一把槍。不過因要有槍還得先練習及申請執照,無法應急。

其實Duke這一帶一直算是治安非常良好的區域,但不論住到哪裡,總是有機會遇到不好的人或事。我會小心安全的。
2011-05-08 22:10:17
kleiber
學姐加油!
我住Ann Arbor一樓公寓時
也常常很害怕
因為除了門有鎖之外
落地窗與一般窗戶
是一般人都可以輕易突破
所幸我沒碰到什麼事
希望你的窺伺者會知難而退
2011-05-09 23:01:21
annie
老師,真是太可怕了,三更半夜遇到這種事情,又在異鄉,一定很驚魂。美國警察來的速度快不快呢?還有沒有其他認識的人住在附近呢?
2011-05-10 00:52:07
EDITH
凌台大可以去cabellas買一把MOZZALOAER獵槍不需要三天的思考期及執照因為此獵槍需填發子彈一次也只能擊出一發但我相信即便是不上膛的獵槍也能嚇跑對方!
2011-05-10 03:53:22
其達
真的是太可怕了阿~~~~~~ 幸好老師沒什麼事
準備一些電擊棒或防狼噴霧比較有效
2011-05-10 14:21:33
凌台大
Dear All,

非常感謝大家的關心,
這兩天文章貼出後,
我的信箱湧入許多關懷的信,
我還好,目前都平安,
出入我會攜帶防狼噴霧,
盡量避免夜間出門,

當天警察約15分鐘內到,
我居住的社區雖然下週開始、
所有台灣學生都會畢業且陸續搬出,
但此地仍有認識的友人與師長,
不至於完全沒有奧援。

以我自己研究性侵害問題多年的專業,
此類變態尚不致做出破門而入的事情,
但再回來偷窺是有高度可能的,
因此安裝有高度嚇阻力的設備,
應該可收功效。
2011-05-11 06:23:50
晨綺
真的很恐怖,光想都覺得要冒冷汗了,但是看到最後覺得老師實在太勇敢了,尤其是30幾根釘尖朝上的鐵釘。老師要記得把門窗鎖好阿。
2011-05-11 10:58:40
凌台大
Dear 晨綺,

我也會害怕啊,尤其凌晨時,又不是在自己國家,資源匱乏,發生這種事情當然很令人心情不好。而且又沒看到嫌疑犯,害我很長時間走在社區裡都會毛毛的,不知迎面而來的人,是否就是夜半變態人。

但是後來想,人生就是這樣,隨時遇到什麼人,發生什麼事情,都很難掌控,只能盡量往正面想,然後盡可能作自我防衛的措施。

好在我的社區非常支持,立刻就來安裝窗簾和感應燈,也允許我搭圍籬和打釘子。這樣令人安心許多。
反正就像朋友所言: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
2011-05-11 11:23:47
老師好勇敢
Dear老師:

今天看到您的部落格文章,
感到非常的震驚,
也同時深深敬佩您的勇敢。
還記得上學期我們上性別與法律的時候,
討論到碰到家暴或性侵時該如何應對的話題,
您在課堂上堅定的告訴我們"要反擊",
當時,大部分的學生(當然包括沒膽的我),
都覺得"不行吧!應該要逃吧!會死吧!"。

今天看到您碰到相似事情的處理以及應對方式,
讓我了解您當時說的"要反擊",
並不一定指打回去,
也包括不向壞人屈服的心態和手段吧!
非常的tough!

謝謝您在告訴包包"哭哭和怕怕沒用"的同時,
也讓我好好的學到一課。
不過,仍然替您的安危感到有點擔心,
希望您能夠平安順利,
度過在美國的日子。
2011-05-12 03:35:28
凌台大
親愛的同學,

謝謝你的來信,
其實到現在我有時也還會害怕的,
尤其到了深夜,
總會不自覺確認一下窗外有沒有人,
走在社區裡也會東想西想,
擔心自己被人家偷窺或觀察很久等等,
這算是一種創傷症候群吧。

但換個角度想,
這也是一種人生經驗,
讓我更理解受害人的感覺,
未嘗不是好的。

社會上大多數的人遇到惡人,
會想息事寧人、逃避居安,
並不奇怪,
但惡人其實是需要教訓的,
欺善怕惡,是很多惡人的本質,
你越退縮,他越囂張。

但是我們要反擊,
也要衡量自己的條件和能力,
不是一味逞兇鬥狠,白白犧牲,
如有生命危險,當然要保命為上。
2011-05-12 03:52:22
J媽
我正帶著女兒在美國進行Visiting Research, 我女兒才10歲, 但也遇到同樣遭......

一次是2009年, 在LA的macy's遇到變態吃她豆腐, 一次是今年在Las Vegas的outlet裡, 有人靠近她並展示手機中的猥褻圖片;

不知是否她是東方面孔, 且都跟我說中文, 被認為英文不佳而被欺, 但她雖警覺心高(我都是後知後覺), 卻不敢聲張~怕沒有證據及事後報復(想得比我還週到)......

我跟她講了很多次, 都沒用, 要怎麼訓練她應對呢?

此外, 不知相關研究是否指出--變態行為者是否會偏好選擇具有某些特徵的受害者呢? 不然, 我覺得我家這位小姐遇到的機會也太高了吧!(我們幾乎從不逛百貨公司或outlet, 就那麼唯二, 就中獎了)
2011-05-12 13:19:00
凌台大
親愛的J媽,

事發後,我和幾位朋友談到類似的問題,
亞洲女生大概給這些變態人一些想像,
加上我們若又被觀察到是獨身一人,
對欺善怕惡的人,
應該就會覺得是比較好欺負的選擇。

您的女兒發生的狀況都在公共場合,
其實是比較不必害怕,
若當場大叫,應該不難逮住壞人。

我也發現不少台灣人會擔心事後報復的問題,
而在當場會有息事寧人的反應。
這不能完全怪我們沒有正義感,
而是長期社會上對勇於挺身而出的人,
給予的支持不夠的原因。
但壞人其實是被社會縱容出來的,
大家的姑息讓他們覺得可以一而再再而三,
去傷害別人。

我想逮住此人,
是因為這個變態能對我做這樣的事情,
就有可能對其他人做一樣的事情,
而我們社區小朋友很多,
若他之後所做不是僅是公然猥褻,
而是對小朋友的猥褻或性侵,
傷害會更大。

您的小朋友是很勇敢的,
事後還能清楚描述過程,
我想如果能告訴他,
在公共場合人多的時候,
可以立刻跟其他人反應所受的騷擾,
他一定能理解的。

帶著小朋友做research辛苦了,
祝福您一切順利。
2011-05-12 22:21:14
J媽
您的論點直指要點, 我非常認同, 因為我也非怕事之輩, "忍"確實是一種"縱容"! 您這篇文章和回應我都讓女兒好好閱讀, 希望她別軟弱怕事了

謝謝您百忙中抽空回覆, 還打了那麼多字!

做研究很辛苦, 教授的折損率高, 有時聽到某位同儕突然走了, 心裡很難過, 但是自己還是不由自主地熬夜堅守在電腦前, 只為了能讓文章更好一點點......

身為女性學術工作者, 得在研究, 教學, 家務及孩子間權衡取捨, 想在這些角色間求得平衡, 其實非常困難~讓我心中永遠覺得虧欠了些什麼?

到了半百之齡, 常想的是: 我們這輩做研究已到了decline stage, 學術這條路, 還是年輕人才能走得虎虎生風......

小孩回到身邊, 人生會有另一番風景喔!
2011-05-13 07:06:01
乾妹妹
必須逮到此人,要求社區裝監視器吧.

出門在外,一切小心.買槍是很好的建議,即使練習和申請需要花一點時間不能應急,但是的確是最實際,而非嚇阻而已的保護.
2011-05-15 13:23:18
凌台大
http://news.chinatimes.com/society/50304576/112011051500123.html

今日看到報紙報導成功高中七位男同學智勇雙全,力擒偷拍色狼,覺得非常欣慰!

我們就是應該多鼓勵這樣見義勇為、挺身而出的行為,讓這些壞人知道自我反省約束,不要傷害別人傷害自己。
2011-05-16 00:58:16
出門在外,一切小心,好好照顧自己!

妳快回來了吧!?很想妳)))
2011-05-16 10:33:02
陳華大
女兒若遇到這種事,不妨立刻大叫,一方面是引起別人注意,協助見證此事,二來也是嚇阻歹徒。
2011-05-16 12:33:58
凌台大
要七月多才會回國,
最近十分忙碌,
有數篇文章同時在進行,
一天黑我就將所有警報器打開,
截至目前為止並未再有騷擾的問題發生,
希望一切都能平安順利。
2011-05-20 06:52:40
又來騷擾了
唉,才說這一陣子已經沒有騷擾的狀況,昨天竟然起床後在自己搭的鐵絲網內發顯一大把黃色的玫瑰花,顯然離水已經很長時間,所以花都枯了。但我每晚天黑前都會去巡視一下後院,當時還沒發現,沒想到次日中午有花,顯然是在凌晨時有人來放的。

實在不知此君到底要幹嘛,先把花拍照後交給警方處理了。。。

凌台大
2011-05-22 00:26:29
Diana
Dear Carol,

黃玫瑰的花語有好幾種,例如歉意、結束的愛等。

我判斷,應該是妳的果敢行動對於此人傳達了清楚而嚴正的訊息,那就是:我討厭你這樣!離我遠一點!

看來對方已經明白妳的訊息,應該以後不會再發生相同的事了。但是出門在外,還是請多多小心喔。
2011-05-22 21:24:53
凌台大
leasing office也說黃色的玫瑰代表友誼或歉意。不過看到鐵絲網內一堆快枯死的玫瑰,確實也讓人很傻眼。

六月會有學生來此地遊學,屆時會更安全。謝謝關心。
2011-05-26 08:53:47
陌生人
凌台大,不好意思,想請問妳一句英文,可以嗎?
I will reconsider our relation as friends.這句英文是說:
1.我會重新考慮我們的朋友的關係。(考慮不做朋友)
還是
2.我會重新考慮我們的關係(只)是朋友。(而不是更進一步的關係,就只是朋友)

是?
2011-05-27 14:38:11
凌台大
Dear 陌生人,

consider是考慮、認為的意思,因為沒有前後文,我只能就字面來看,若翻中文,我會翻成:我會重新考慮我們的朋友關係。

這個意思可能是你第一個講的,也就是有可能在reconsider後,不想再做朋友,但當然也可能在reconsider 之後,覺得只要作朋友而沒有進一步的關係。可能還是要看前後文比較精確。
2011-05-27 22:51:15
陌生人
謝謝凌台大妳的耐心解說。
唉......如果是中文,大概就沒這個問題。

謝謝!

那能否再請問凌台大:你會因為對方是否「懶散」而考慮要不要跟他當朋友嗎?

不好意思,在這裡問妳這些問題。
2011-05-28 00:56:34
凌台大
我覺得個性懶散當朋友是還好啦,我很尊重朋友的人生選擇。而且懶散有時候不是全面的,我有一些朋友對某些事情懶散,對某些事情很積極(如,有人對婚姻、生小孩很懶散,但對賺錢很積極;有的則相反,對功名利祿很懶散,但對家庭生活很積極)。

不過要當我的學生、同事或上司或下屬,個性懶散可就不行了。笨沒有關係,勤能補拙,但懶實在令人生氣。
2011-05-28 03:16:52
陌生人
嗯....謝謝!非常感謝。(不好意思,占據版面)
2011-05-28 12:16:00
陌生人
凌台大,不好意思,我還想請問一個比較唐突的問題(請見諒):對方懶不懶散是否是當時妳決定對方可以當妳男友的要件(條件)之一?
妳說的前文就是如此,我說我就是懶散,對方就丟了一句:I will reconsider our relation as friends.
2011-05-28 14:56:32
凌台大
若是這樣,顯然懶散會讓對方 reconsider阿,應該是對方覺得蠻重要的一點吧。

我和陳大牛懶和勤勞的地方不太一樣,不過剛好可互補。
2011-05-28 15:17:35
陌生人
原來凌台大也有懶的時候阿?
謝謝凌台大。不好意思占版面了。
2011-05-28 20:22:44
aloneliu(守倫)
不好意思我是凌台大你念仁愛國小時的同班同學,東方人在西方人的眼裡看起來就是年輕,就算是我們這個年紀也還是...

雖然我是男的,我以前也在西門町被人偷摸過下體,在男廁被陌生人對我展示他的第三點,我知道那種骯髒不舒服被侵犯的感覺。

凌台大是明白人,知道槍枝惹來的問題遠比能解決的多,用槍時機連專業人員都未必能拿捏妥當或者會自衛過度,我想也是非永久傷害的電擊器、噴霧器會比較適合這個情況,但若居住或出入時能有個伴會更好,無論男女皆可。

雖說逃走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但也不是世間每件事都該攬在自己身上由自己面對與解決,如果北卡的房子不是自己買的,其實搬走真的不失為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就算是買的,出租或賣掉也是選項之一。

不過現在正在忙的話當然還是別再生事去處理房地產了,我覺得你房屋的防範措施已經很夠了,至於自身的安危我覺得還是有伴同行遠勝噴劑電擊器之類的。

畢竟那種人其實是很膽小的,甚至可能只是青少年。
只是西方人發育快看起來比較大隻。

不知道我這樣突然冒出來留言會不會嚇到你,其實是之前在廢死相關的新聞裡發現原來我國小同學裡面有人當到大學教授了~

這大概是繼我姐同學彭愛佳以主播身分出現在電視上後第二件讓我大感光陰似箭人生百變的事,不過林同學從小的表現就是優秀份子,走上學術之路並不意外,只是太過典型有點驚訝。

經google輾轉才發現這裡,看了這篇突然忍不住想回覆一下,你大概不會記得我(這不重要),只是我發現一些浮上檯面的好像都是女同學,一些成績好的男同學都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連google都找不到,大概不是出國去,就是在軍中學會了做人要低調...

前幾天剛好清晨騎單車回到仁愛國小(我現在還住在那附近),發現現在居然每間教室裡都有一台單槍投影機,真不知該說什麼...
2011-05-29 11:34:12
凌台大
守倫你好,

真的好久不見的同學,我有印象啊。謝謝你的留言和關心,上週黃色玫瑰花事件迄今還算平安,我明日要到西岸開研討會,所以暫時不在家,之後便有學生來同住,會安全許多。

愛佳是你姊姊的同學阿?我們高中時分別是北一女和景美女中的辯論隊,常會一起比賽。

其實我走上學術之路是陰錯陽差,並不在我的規劃之中,至今我仍覺得我是很好的實務人才。聽到你覺得我典型,我很驚訝呢,我其實是很有反叛性格的人,但我的長處是可以忍受體制的要求,但又不至被體制消磨志氣。

我在仁愛國小那一帶住了將近20年,但自從出國、回國又搬到新竹之後,每次去台北,卻有種出國的感覺,反而回到新竹,經過頭前溪,到了交大,看到學生,才覺得那是我的家。人生真的很奇妙。歡迎你有機會到新竹來走走。
2011-05-29 12:34:52
aloneliu
因為台北近十幾年來改變太大也太快了,我住在這裡也常常感到格格不入耶,我這種就叫做老了吧=_=
2011-05-30 15:30:58
(悄悄話)
2012-05-26 20:56:0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