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06 03:24:04| 人氣5,23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夢境與真實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是一個幾乎每天都會作夢的人,
各種各樣的情節和故事,都在我的夢中上演過。

我曾經做過小調查,發現周遭的人作夢,
夢境多半充滿科幻或想像。
比如,陳大牛夢見自己變成蜘蛛人,
小豬妹夢見自己坐在魔毯上飛行。

有一次,友人X告訴我她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夢見自己被一隻巨大如袋鼠的「紅色的兔子」,
在操場上追著跑。
因為是操場,以致於他們兩追逐了一圈又一圈,沒完沒了。
X告訴我時,還心有餘悸,一副剛跑完十圈操場的樣子。
雖然知道被一隻巨大的兔子追逐,
應該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但是當時我卻怎麼也停不住笑,
結果當然是被認為沒有同情心。

我做的夢不是這樣的,我的夢境都很真實。
對我來說,我的惡夢常常是身邊的人發生什麼問題。

我會夢見媽媽和我在異鄉,然後媽媽走失了,
我急得找不到她,然後嚇醒。
夢見小豬妹開車消失在路的盡頭,然後嚇醒。
也夢過陳大牛和我吵架,突然離去,任憑我大叫也不回頭,
然後嚇醒。
昨天是夢到父親站在家裡庭院中的櫻花樹下,
想要去摘一枝花,但是手舉不起來,然後醒來。
還有一次嚇醒是夢到戰亂,
我們一家人住在一個像蒙古包一般的帳棚,
我正在四處張羅食物和水,
一陣亂槍打來,我們伏低相互攙扶,不敢出聲,
從帳棚的洞看出去,天是霧灰色,遠方還有火光。

前幾日一直出現在我夢中的是X。
X曾和我一起結伴去日本自助旅行,
那時是寒冷的冬天,
我們走了很多很多的路,每天都很累,
但是也看到了很多東西,覺得很有收穫。
幾天前,我夢見我們在日本箱根的古街道上走路,
她背著一個背包,我拉著行李,逆風走著,
然後她越走越快,前方有大霧,她就這樣走進霧裡去,
結果當然又是,嚇醒。

做了夢醒來時,我便開始陷入另一個為難的階段,
大部分的時候,我會立刻打電話給夢到的對方,
確定一下對方沒有事。
家人還好,在台灣,我的半夜或清晨,是對方的下午。
如果同在一個時區,那我就會開始輾轉難眠,
苦苦捱到早上,再打電話去確定一下我的夢果然只是個夢。

許多人都說夢見鬼最可怕,
我卻幾乎從來不曾夢過鬼魂之類,
我的惡夢都是很真實的人,發生了很真實的事。

我也曾經分析過為何我老是做這種惡夢,
有朋友說是我自己責任感太重,
總覺得自己要先天下之憂而憂才會這樣,
也有朋友說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些大概都是我平日裡所掛念或避免發生的事情。

但是這類的夢,也不是沒有讓我有所得過。
我曾經與一個男子相愛許久,但最後傷我甚深。
當時分手並不知道一別就是永遠,
以至我與陳大牛要結婚時,
不知要如何告訴他。

婚前我和陳大牛到DC去旅遊,賞景訪友很是愉快。
但是某日我在夢中,夢見他走進旅館的房間,
就站在我的床邊,看著我,
我睜開眼,看著他告訴他:我要結婚了。
他笑笑說:我知道,你要好好的。
我開始大哭,然後猛然醒來,繼續夢中的哭泣,
我看到白紗窗外有薄薄的陽光,時間是清晨五點。

陳大牛被我吵醒,問清楚發生什麼事之後,
把我摟著輕輕拍著我的背,直到我哭的筋疲力竭又睡去,
再起床,已經是早上九點,
醒來的時候,我覺得我終於徹底的與他告別。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過渡到另一各世界,
那時看這一生的所有好好壞壞,風風雨雨,
也像是在回顧一場很長很長的夢境。
如此想來,竟分不清何時是真實,何時才是虛幻了?

台長: 凌台大
人氣(5,23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