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5 19:37:39| 人氣4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七月社區<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就這樣整個社區病的病,怕的怕,弄得到處雞犬不寧,還有人準備去請道士來驅鬼或是急著到廟裡請一大堆平安符回家到處貼…只有一個人完全不受鬧鬼之說影響,王自強在社區男人們聚集,商量如何處理這些怪事時,大聲的說出他的看法:

  「我認為是小偷!」

  幾個旁聽的三姑六婆開始悉悉颼颼的低語起來。

  「不會吧?社區裡出事的幾戶人家都沒遺失什麼東西啊?怎麼說是小偷?」福州伯接著說。

  「你們出來,跟著我看。」王自強起身往外走,其他人只好跟著。

  一群人都站在街巷裡時,見到王自強大手往上一比:「現在我們的房子大部分都將原本的閣樓改成房間,而每次有怪異的都是在二樓,大家不覺得奇怪嗎?」

  「是啊!是啊!」有人應和著。

  「這陣子孩子大了離開家裡的也不少,大部分人家的二樓不是空置著就是很少進出使用,我們社區人口單純,所以二樓大多也只是用簡單的鎖關住門窗…」

  「如果真是小偷,那幹麼進了屋去又不偷東西?」有人沉不住氣了。

  王自強轉頭望著開口的人說:「是小偷集團,現在的小偷大多會先探查環境,我在新聞上看過,有些大樓都是先被探查過屋主的習性,然後在容易得手的幾間作上記號,等時機成熟再一次偷過。」

  王自強又往上比劃了一下,繼續說:「我們社區裡的二樓天台多是相連接的,最多是加了像李先生家的那種矮鐵架,或是擺些刺蕺類的植物作圍欄,只要身手輕巧的人很容易就可以一間間的翻過去…」

  「喔…」有人對著王自強的嚴謹判斷做出贊成的聲音。

  「但是那小偷集團可萬萬沒想過我們社區是相當守望相助的,不像一般大樓連隔壁住了什麼人都不曉得,社區裡只要有一點點異狀住戶們都會互相通知,所以我想大家多半是自己嚇到自己,其實根本不是什麼鬧鬼,是小偷!」王自強做了一個漂亮的結尾。

  「那…秦叔見到的…會是什麼?」

  大家都點點頭,秦叔在廠裡作主任十幾年了,為人一向正直誠實,沒人認為他會為這種事說謊。

  「…………」這點王自強就真的搞不懂,秦叔的事他在場,只要看見秦叔當時說話的害怕模樣就知道他不可能亂講。

  大夥人沉默思考了好一陣子之後,林組長終於開口:

  「我認為大家先不要因為相信怪力亂神之說而慌了自己的陣腳,應該實際一點,仔細注意最近有沒有陌生人,或者家裡有沒有被做了奇怪的記號才是。」

  「對、對、對…」鄰居們相互點著頭,氣氛又恢復了活絡。

  「最好從現在起,社區裡的男丁都撥空出來組成巡邏隊,住民們回家後將二樓的房門再牢固的上鎖一次,總是防範於未然比較好。」福州伯也提出很好的意見。正當在說話的同時明華突然小聲地在一旁說:

  「最近我有看見一個長頭髮的年輕男人,老是在大排水溝旁的石頭上坐著,看二寶他們玩…鬼鬼祟祟地…」

  「真的嗎?會不會就是他…躲在秦叔家天台嚇唬秦叔的?」

  眾人跟著一片譁然,王自強想了想:「妳什麼時間看到的?明天我去查查。」

  「不好吧?一個人去?搞不好是黑社會的,有帶槍的哪!」

  「這樣好了,」林組長說:「我明天和老王先去向管區的說說看,也許他會跟我們一塊兒過去。」

  「是呀、是呀…」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大家回去都要謹慎一點就是。」


  幾天後社區裡的巡邏隊很有效率地組成並且開始運作,一些奇奇怪怪的現象沒再發生過,那個明華說的鬼祟長髮男人也沒出現,社區似乎跟著恢復了平靜詳和,為著即將來臨的中元普渡婦女們開始恢復忙碌,只是大家都多了份警覺心,還是特別替好兄弟們準備了好料,好像多做一些心裡也多安定些似的。


  離奇地,就在普渡的那天下午,長髮男人出現了,獨自一個人幽幽的坐在大排水溝前,機靈的二寶立刻拖著弟弟跑回家通知奶奶,奶奶又通知了林組長,於是一整群人全神情緊張、小心翼翼地集合在長髮男人身後,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喂!這位先生!」管區緊握著警棍出聲喚他。

  那男人聞聲突然站起來拔腿就跑。

  「欸!欸!欸!先生!!你幹麼?」

  對方還是跑個不停,管區也只好跟著往前跑。

  「站住!我是警察!!」

  一聽見是警察,那男人回頭大吼了一聲:「讓我死!不要攔我!!」接著就往水溝裡一躍而下,翻了兩圈後就躺在深不到膝蓋的污水中掙扎,幾下過後便一動也不動了…

  「別動啊!別亂動!這就下來救你!」

  幾個不明究理的男丁全捲起袖子褲管一齊滑下大排水溝,婦人和小孩子們在一旁擔心的看著他們將全身污臭的長髮男人慢慢拖上來,然後七嘴八舌全湊上去圍觀,等那男人清醒了一些,竟開始嗚咽的哭叫起來,說一些什麼不要離開我、我很愛妳、妳要是不管我我就死給妳看…之類的話。


  看來,整個社區的人都誤會這個失戀的傷心男人了…


  救護車咿咿嗚嗚的開過來將長髮男人帶走,住民們一哄而散,全走開回去洗乾淨手腳的污泥或做自己的事,只剩二寶牽著弟弟的手和奶奶站在一起,滿臉疑惑的說:「他不是小偷…那就是真的鬧鬼囉?」

  二寶的耳朵被奶奶用力擰了一下:「囝仔郎!有耳無嘴!不要亂講話!!」


  普渡完成後住民們各自帶自己的祭祀品回家,晚餐照例都會就著那些祭拜過的雞鴨魚肉加菜,吃過一頓豐盛的晚飯後,王自強一家人和平常一樣坐在電視機前發呆,王翰看看一面聽電視一面打盹的爸爸,又見到明華起身進了廚房,他立刻鬼鬼祟祟的快速溜上樓去。


  當他上樓後,王自強謹慎的張開眼睛,心想:「這小子鐵定乖不了多久,一定又是上樓不知道在搞什麼…」於是他輕輕的起身隨著上樓,將耳朵貼在兒子房門偷聽。

  「喂?雪莉?是我啦!」

  果然是在和女朋友講電話!王自強把臉貼的更近,表情嚴肅了起來。

  「……沒有啦…最近他們都把門窗關的好緊,讓我沒辦法進去打免費電話給妳…對不起啦…別生氣嘛…」

  什麼東東?免費電話?

  「妳知道嗎?他們真的很好笑,今天還把一個失戀想跳水溝的人當成我,整個下午又是警察又是救護車的…笑死人了…」

  等一等?!我不是把電話機收起來了嗎?怎麼他還能通電話?

  王自強隨既砰的一聲將門踢開,怒氣衝天的大吼:「臭小子!!你哪來的電話?!」

  只見小翰子一臉錯愕蹲在床邊,手裡抱著一具白色的聽筒電話,按鍵和聽筒設計在一起的那種輕便話機,王自強這一吼連明華都衝上樓來,她一面在圍裙上擦手一面慌張地問:「什麼事?小翰子?你又在講電話了?!」

  「我問你,電話我都收起來了,你手上的電話那裡來的?」

  「買…買的…」小翰子瑟瑟縮縮的。

  「買的?」王自強走過去踢開小翰子,彎腰看了看床底,原先的分機電話插口被精巧的接上兒子手上這隻新話機。

  「好你個死兔崽子…這又是什麼?」王自強伸手撈出一個塑膠袋,打開一瞧竟然是件長假髮和透明塑膠面具,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工具。

  「小翰子…」明華驚訝的就快要哭出來:「你幹了些什麼呀?」

  「免費電話啊?」王自強把兒子整個人拎起來往床上拋過去:「給我解釋清楚!要不然直接送你到警察局!!我他媽是造了什麼孽?養出個賊兒子?!」

  「我…我…」王翰緊張的汗水直流:「我沒偷東西的…我只是去接電話打…」

  王自強一巴掌打過去,打的小翰子眼淚都出來了。

  「你這就叫偷!!你這麼聰明?連這社區的房子二樓在改裝時大都留了個電話副機插口的事都知道?家裡不給打就翻牆進鄰居家偷打免費電話?你知不知道你闖了什麼禍?!」

  明華在一旁開始嗚嗚噎噎的哭了起來:「造孽啊!我真是欠了你們王家的哪!嗚…」

  「假髮呢?幹麼的?」

  「他…他們…都說…鬧鬼…我就裝著鬼樣子…不怕會被抓到…」

  「我!你他媽個王八蛋!!要上警察局不如我先送你去見閻羅王!讓你當真鬼!愛怎麼當就怎麼當!!」

  王自強終於對闖禍的兒子忍不住拳打腳踢起來,明華一面哭叫一面死命攔著丈夫,三個人就這樣拉拉扯扯,爭吵整個晚上。


  隔壁的秦叔坐在床邊捧著茶杯,秦嬸聽見王家又是一陣吵雜就問:

  「是不是小翰子又出事啦?這孩子都是被寵壞了,遲早要惹出大禍的…」

  「…別管人家那麼多閒事…」

  秦叔虛弱的回答,然後徐徐將熱茶往嘴裡送。


  王自強畢竟還是交不出寵愛的小兒子,低著頭不作聲讓事情悄悄過去,過完精采刺激的七月鬼節,生病的幾個逐漸恢復健康,怪事也沒再發生過,整個社區風雨就這樣慢慢平淡下來,偶爾街坊談起時一部份人認為是小偷集團在他們的英勇巡邏隊之下失風逃走,另一部份人還是深信是好兄弟在作祟,幾個接到昂貴電話帳單的只有感到奇怪,但是都沒做聲,日子總算恢復往日的寧靜詳和,只是…

  那具會自己唱歌的粉紅色收音機一直都沒找到過。


            (完)     

台長: 系統公告
人氣(4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