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4 20:23:57| 人氣10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本恐怖小說:牛頭(完整版)<完結>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牛之首

s先生一口氣描述完兩種情況後,便停下來喝了些茶,他看著我面前那已空的碗,高興的說
:"如何?內人做的麵味道不錯吧,再多吃一點吧."

看著他那真摯的笑容加上肚子的不爭氣,我便接受他的好意吃下了第二碗麵

現在想想平日時量不大的我會在那時吃下這麼多碗麵或許真的跟s先生的推論一樣-我那
時已經對那碗麵的魔性著迷不已,想到這,我又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顫;看到我開始吃麵
後,s先生才開始講起接下來的故事,而他那時的笑容對今天的我更是一種揮之不去的夢
魘......

聽到婦人的高分貝叫聲,本來專心埋首啃食"牛肉"的清次也抬起頭怒瞪著她,望著清次那
因憤怒而睜大的瞳孔,婦人嚇得跌坐於地上,溫熱的尿液不自覺得從裙中流出,看到這場
景清次不禁大嘆可惜:"可惜了一塊肉,俺至今還沒吃過女人的肉呢......太可惜了~~~"

聽到這樣的話,婦人只能呆在地上打牙顫;清次似乎對眼前的景色相當享受,嘴裡開始說
起了淫穢的話語一面向她逼近,看到這情形婦人將手當腿用,但不管如何加快手部的移動
終究還是敵不過清次那雙腿的速度

眼看著清次逐漸逼近,婦人只能沒命似的亂叫,她心中的疑慮已被證實-清次早已變成了
一個瘋狂的食人魔。

然而站立在婦人面前的清次突然停下了腳步,眼神望著村子的方向說:"對了!聽說小孩子
的肉比大人來的鮮美,妳家裡不是還有兩個小鬼,等解決妳之後,就有美食可吃了,哈哈哈
!"

聽到這瘋狂的言論,婦人體內突然湧現出一股力量,她擲出地上的石子,接著雙手當作腿
般向村子開始疾奔,"快點!再快點阿!有誰可以阻止惡魔阿 !救命阿~~~~"

像撕裂喉嚨般,婦人一邊跑一邊求救,而後方的清次抹去額頭上的鮮血,抽出插在屍體上
的柴刀,雙眼直瞪著婦人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原來這次你附到她身上阿!沒關係,我這次
會讓你沒有軀體可以附身!",語畢,他便拔腿向村中跑去。

一聽到婦人死命的叫喊聲,村人連忙衝了出來,憑藉著微弱的燈火村民間彼此互相對望,
赫然發現到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就是逃離這地方,每個人身上可以看出剛才整
理行李的痕跡,更甚著已經有人將包袱背在身上。

另外他們還有一個共通點-不論男女,每個人手上都握有著可以當作武器的工具......

看到婦人飛快的衝進村子,眾人連忙問發生什麼事,雖然眾人心中都已經有底了,但眾人
都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了,然而婦人所帶來的消息卻將大家最後一絲的期望給消滅掉,"
清次...終於開始......殺人了,他將他的同伴都吃掉了 !,接著他的目標就是我們了
!"

聽完婦人的說明,村民的心都涼了半截,這時有兩個比較勇敢的人自告奮勇的要去阻止清
次,他們到村子的入口找尋清次那巨大的身影,但要在黑夜中尋人實在是件難事,因此他
們決定點燃火把,然而他們永遠想不到這火把竟然讓他們從狩獵者變成獵物。

就在他們點起火把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突然竄出,兩個人還來不及作出反應,下一刻一
道紅光閃過,只聽到"咻"的一聲,兩顆頭顱就飛到眾人的面前,而站立在眾人面前的是令
大家恐懼不已的清次。

但與平常不同,此時的清次將阿牛的頭骨罩在自己的臉上,他的身影在火光的照射下顯得
格外巨大,而見到此景的村民有的嚇得四處亂竄,有的拿起鋤頭鐮刀向清次撲了過去,面
對這情況,清次露出了微笑-他知道他往後的日子都可飽餐一頓了.....

雖然村子也有比清次強上許多的人,但在這次的飢荒中每個人就算想多使點力也是徒勞
無功的,反觀清次經過這幾天的"獵食"後雖然體力稱不上是完美,但要應付一群饑民已是
綽綽有餘的。

整個只聽到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沒多久慘叫聲就歸為寂靜,只見清次悠閒的坐在由屍體
推成的小山上,嘴裡說道:"看來這陣子有得吃了,對了!先拿那兩個小鬼當開胃菜吧,我記
得....."

只見他開始搜索眼前那堆破爛的木屋,最後目光停留在一棟大門緊閉的屋子,他露出了笑
容愉快的向屋子走去......。

說到這s先生停了下來,他重新點起了煙說:"故事到此就結束了,唯一能知道後續發展的
只有這故事與之後明治初期的報告書互相對照所出現的驚人事實。"

故事到此結束總有些意猶未盡,於是我連忙追問那真相是什麼,只見s先生說:"雖然你可
能有一天也會察覺到這事實,但我還是將我珍藏以久的資料拿給你看看吧"

只見他拿出一大疊的資料堆在我面前,我顯的有些訝異:"這麼多阿?!"

"不不不,只有前幾份有關係到故事的後續,剩下的是我從別人那聽完故事後自行收集而
得的報告書,等一下你就通通把它看完吧,典子!再拿來一些麵來招待客人吧!"說完,s先
生便坐在沙發上開始閉目沉思;而我便獨自一人閱讀那份在我往後的

人生中使我處於驚嚇狀態的報告書;說真的,我實在是不願再多回想起那份報告書的內容
阿!

牛之首-最終章

殘酷的事實

我一邊回想著故事的內容一邊看著那有關那村子的調查報告,赫然發現到傳說與事實交
織出的驚人真相

以下為明治初期報告的大概內容:

"這真的是太噁心了,雖然過去曾挖過不少屍骨,但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次那樣的噁心,屍骨
沒有一具是完整的,最常見到的是頭身分家的屍骸,而且頭與頸子的斷面也非常乾淨,想
必是用很鋒利的刀砍的;另外在某間破爛的房舍中發現到了一件寫滿文字的和服,令人訝
異的是衣服經過了這麼久的時光竟然沒有任何破損,聽周圍的人說這是怨念使然的結果,
或許真的 是這樣吧,衣服上面的文字很凌亂,只能看出’牛頭來了!果然....詛咒,殺....
消亡’的字眼, 看這些字眼不禁讓人想到流傳在這附近的’件’的傳說;件-牛與人交配後
產出的魔物,具有 預言能力,生於兇事發生前,死於兇事結束後,算是當地有名的傳說,但
硬要把傳說與現實相 結合難免有些迷信,或許之後向附近的老人打聽能得知發生在這村
子的慘劇吧!最後附上這次挖出的骸骨數目-南邊一住宅旁成年男屍一具,頭顱與身分離,
往村子入口方向的路上有 四具面向入口的男屍,有兩具是頭部直接被攻擊而亡,另外兩
具是胸部被猛烈攻擊而亡,西邊的一間木屋底層埋了一具壯碩的男屍,與先前相同的是頭
與身體呈現分家狀態,但與先前最大不同是他的頭骨一部分被人撬開,光是想到就毛骨悚
然阿.......,而村中的骸骨更是多的嚇人,但與前面最大的不同是-屍骨除了致命傷外沒
有出現其他撕裂過的痕跡,男屍9具,女屍4具,童屍0具,這是詛咒嗎?一個村子難道沒有兒
童的存在?但讓我納悶的是其中有一具女屍被妥善的安葬,屍體埋的很淺應該是孩童所挖
的,這村子充滿真多無解的迷團阿!

調查員

蜂須賀 正樹 筆"


看到這我不禁納悶起來,我問道:"莫非那兩個小孩是虛構的......"

s先生只是搖頭說:"不知道,或許整篇故事都是虛構的也說不定,但從某些事來看,這故事
的可信度非常高...",說到這,他的目光開始游離不定,我連忙問到是什麼事,只聽到他說
道:"不~沒什麼啦,你還是繼續閱讀之後的文章吧!"

於是我就停止發問,重新回到那疊資料中;一直到今天我才了解s先生那話中的涵義-那村
子不是傳說,而是現實......


以下為s先生獨立調查報告的內容:

"我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那老頭說的話,但在這趟旅途中我真的不得不相信流在我體內的血
是如此骯髒又污穢阿!我開始收集牛之首的資料是在我遇到那老頭的三天後,畢竟要相信
那事實在要有很大的決心,但在吃過所有食物後,我認了~~~我的體內確實有那血的存在;
而這篇報告便是在我那記者之魂的驅動下所完成的內容.....

我一直感到有趣的是-這則故事實際上並不能稱上驚人的恐怖,但為何在歷史上有被禁止
的痕跡呢?於是我去查了歷代的紀錄,赫然發現到最近一次的禁書活動是在二次大戰後本
國經濟蕭條時期,那時還出現了奇特的都市傳說’瘤女’-那是一個殘酷的悲劇;那時候全
國陷入飢荒,雖然人吃人的慘況並未大量發生,但據謠言指出在當時原爆區的附近曾發生
過這樣的慘劇,是的,在這兩地區附近發生了暴動的民眾將沒死成的人當成了食物,而有
心人為了防止其他人發現事實,於是編造了’瘤女’的傳說,而政府在聽到這樣的流言後,
為了防止這種風氣的擴大於是便將’牛之首’列為禁書,更將當時有嫌疑的人處死,但還是
無法完全根絕掉這樣的惡習,在我與當地老一輩的人聊天中發現到他們過去曾經吃過一
種食物,味道雖然普通,但感覺卻非常奇特,更何況當時’肉’是一種稀有食物,那味道是一
輩子都忘不了的,照道理講要在現在再一次找到那種美味並非難事,但根據一些事業有成
的老人們說不論他們嚐過多少美味但記憶中的那味道就是無法重現,除了一種沒有嘗試
的肉......,聽到這,那老頭的話又不自覺的在耳邊響起:’我們的血裡已經融入了’食人’
的血緣了,不管怎麼逃避,我們心中唯一認同的美味只有’同為一族’的人類’,現在的我已
經無力再加以反駁了......。"


看到這,一股恐懼及憤怒油然而生,我將手邊的資料甩開,大聲的怒斥道:"胡扯!這根本都
是你的瞎掰,什麼’食人’的血緣?這根本就是你的妄想!"

聽完我的怒吼,s先生張開了眼悠悠的說到:"是阿~我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妄想阿!但
看到你剛才的行為更能證明這一切都非妄想阿!"

"什麼?!"

只見s先生的表情逐漸轉為陰森:"你不是一直對我犬子的肉讚不絕口嗎?"

聽到這裡我不禁傻眼了!

我那時已幾近咆哮的聲音嘶吼著:"你說什麼 ? "

但s先生以沉默代替回答,接著我將目光移向他太太臉上,但深知一切真相的她在也忍受
不住哭了出來;我茫然了......,

此時羞愧憤怒湧上我的心頭,我那時只想揍人,我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前,但s先生手腳更快
,他從口袋中掏出了槍:"出去吧,我可不想讓這故事在此停住阿......"

接著的事情我一點都記不得了,我只知道當我回過神後,我一個人淋著雨獨自的在路上走
著,嘴裡嘟噥著:"我吃了人...我吃了人...."

最後,我昏倒在地,當我再次張開眼時,我人已在病房了,身旁不斷照顧我的是未婚妻-一
美,我拜託她幫我做出各是各樣的牛肉料理,但卻沒有一樣能勾起我的食慾,不,更極端的說法是世上除了"那種肉"外,再也沒有一種肉能塞住我的味蕾......


我想我的生命大概快到盡頭了吧!現在的我已經吃不下任何東西了,唯一能勾動我的食慾
的是一美白嫩的粉頸,每當她靠近我時,我都快克制不了自己了!

我已經暗自下了決定,在這篇文章結束後,我會親自了結自已的,現在唯一能帶給我希望
的大概只有我暗藏於床邊的那把左輪手槍吧......

台長: 系統公告
人氣(10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