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4 20:22:52| 人氣8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本恐怖小說:牛頭(完整版)<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三章

村人與牛肉

聽到這,我不禁為清次的言行感到驚駭,雖然就當時的環境來考量,"吃人"對發生飢荒的
年代是稀疏平常,但清次那使吃人合理化,而不帶有一絲遲疑的行為,讓我再度打了冷顫

當時,我的心中不禁發出了疑問"這樣的人還能算是人嗎?"

但沒有多少時間讓我思考這問題, s先生已經開始講起接下來故事的發展;現在,我覺得
當時讓我打冷顫的原因或許不是因為清次的殘酷言行,而是那以不帶任何情感描述清次
的s先生.......

自從阿牛來到村莊後,村裡的人便幫阿牛在附近搭了一座小木屋供他休憩,而清次此時率
領著飢餓的民眾來到小屋前

"大家進去宰了那頭牛吧 "

清次慫恿著眾人進入

"砰 !"

走在前頭的壯漢一腳踢開了門,眾人蜂湧而入-只見房內空無一人,不,明確的說,屋內仍
保持全新的模樣

"這是....?"

清次在心中發出疑問,"它在田邊阿!",一個村人望著不遠的稻田喊著,眾人向田邊靠過去
,發現阿牛在田邊睡著了-手上拿著鋤頭,身上沾滿了泥巴,嘴裡喃喃的唸著"明天.....一
....定...Z..Z..會..Z.Z..."

看的出來,阿牛仍然在努力的想辦法要挖掘出水源,此時有人小聲的說"真的...要...殺
了他嗎?"

此話一出,人群中開始有了騷動,"是阿,他是那麼的用心,我們卻...."

"清次,真的要做嗎?"

眾人開始質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是正確的,但這想法隨即就被清次的吼聲給毀掉了

"你們這群笨蛋!到底要被這頭牛騙到什麼時候阿?!你們是要等一天,三天,還是一個禮拜
才能有水可喝有食物可以吃, 醒醒吧!別說一個禮拜了,再三天我們村子恐怕就要滅亡了
!"

提到村子目前的情況,一個家中還有兩個孩子的婦人不禁哭了起來,"是阿,再這樣下去,
家中的..光與華就要....就要.. 餓死在家中了..嗚..嗚..."

婦人的淚水使的眾人感到不知所措,因為大家都面臨了相同的處境-的確,再這樣下去,不
只是自己,就連家中的親人也會餓死,一想到這,眾人都不禁流下淚來........

吵雜的聲音驚醒了在一旁沉睡的阿牛,他揉揉惺忪的雙眼,看著週遭的人群發出了疑問:
"你....你們....還...沒睡..嗎?"

看到阿牛醒來後,眾人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阿!他醒了!"

"怎麼辦阿?!清次 !"

"還要照計畫行事嗎?"

人群一下子慌忙大亂了起來,望著慌亂的人們,阿牛正想起身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但還
沒起身,就感到腦袋一陣昏眩,"砰"的一聲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站在阿牛身後的人,正是清次-右手拿著鋤頭柄,臉上一付不屑的態度說,"你們慌什麼阿?
這裡有我在怕什麼!還不幫我把牛拖到倉庫去!"

望著清次那如惡鬼的表情,眾人也只好把阿牛拖到倉庫-那間本來應該是他新居的木屋
.......

在木屋中,滿頭鮮血的阿牛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你....們到底..底...要...做什麼阿
?",

聽到阿牛開口說話時,一些尚有良知的村人不禁抖動著身體說:"牠說人話~~它會說人話
阿!它是個活生生的人阿 "

聽到這的阿牛心裡也有些底了,他驚訝的問:"你...你們..要..殺..我..我嗎?"

目的被揭穿的村人們感到一陣羞愧,而一些膽小的村人在大叫一聲後也相繼昏倒在地,看
到這情況的清次連忙拿布團將阿牛的嘴堵住,只聽到阿牛只能發出"嗚.嗚" 的聲音

清次看著這樣的成果滿意的向眾人說"聽阿!這不是牛的聲音嗎?有什麼好遲疑的!", 飢
餓的感覺腐蝕了眾人的腦,雖然不久前才聽到阿牛的"人聲",但過度飢餓的他們這時竟然
採信了清次的說法,"是阿,是牛的聲音阿!""那哞~哞~哞的聲音正是許久沒聽過的牛哞阿
!"

"快點宰了牠吧,我們已經好餓了阿 !"

"快阿!快阿!",瘋狂的人們在火把的映照下顯的更加詭異-扭曲的人型,空洞的雙眼,只會
重複同一句話"殺了牠!殺了牠!"的場景的確為這故事添增了不少詭異的氣氛

(說到這s先生拿出一幅名為"慘劇降臨之夜"的畫給我觀賞,那是他將那一晚的場景用鮮
紅的亮色搭上黑色扭曲的人型完成的油畫,到現在那張畫給我的印象不亞於那一碗鮮美
的牛肉冷麵,該死!我怎麼又提起了那碗麵阿!我真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罪人阿 !)

看著村人的反應,清次滿意的轉過身對阿牛說"看到了嗎?他們可都是期望你那鮮美的肉
已久的人阿!與其奢望挖出甘泉,倒不如犧牲自己拯救我們的村子吧!"

語畢,清次高舉著柴刀向阿牛的頸骨揮下,在刀光中,只見到阿牛不斷的湧出淚水-沒有人
知道那是悔恨的眼淚還是同情的甘露-瘋狂之夜就在清次的一刀下展開.......

編按:以下為夜會話的部分,乃是在描述那育有二子的婦人在得到牛肉後,帶回去給孩子
享用的故事

得到"牛肉"的婦人飛也似得向家中奔去,雖然剛經歷了一場瘋狂的祭典,但一想到今晚家
中的孩子終於有食物可以吃了,剛剛那種血腥的感覺一下子就被拋到腦後;到了家門口,
她用力的敲著門說:"孩子們阿!媽媽帶食物回來了阿 !"

聽到"有食物"的孩子也顧不得瞌睡蟲的侵襲連忙跳下床問:"有食物!終於有食物能吃了"

"是什麼阿?"

進入屋裡的婦人也顧不得慌亂的衣著說:"是牛肉阿,剛才村裡抓到一頭迷路的牛,媽媽剛
才就是去分牛肉的,媽媽馬上去燙一下肉" "耶~有肉可以吃了!有肉可以吃了!"

過了一段時間,婦人拿出了剛燙好的牛肉,雖然沒有經過調理,但對兩個孩子來說已是美
味了

"好好吃喔!"

"對阿!這肉雖然難咬但吃起來好鮮美喔!"

"好有咬勁喔"

"娘,妳怎麼都不吃呢?"

"傻孩子,娘已經吃過了,你們只要顧好 自己就行了"

沒有人注意到婦人雖然在笑,但眼眶卻沾滿了淚水......

知道"牛肉"真相的婦人,說什麼也是不肯吃的

她望著兩個剛因吃飽而呼呼大睡的孩子的睡臉,內心不禁充滿了掙扎與不安,於是她便望
向窗口乞求:"牛頭大神阿!請您原諒我們吧,假如要是真有報應的話,就請讓我一個承受
吧!別牽累....到我的孩子...阿~",話說到一半,眼淚就已流滿了地,在她的心中,她希望
這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發生這種慘劇........
第四章令人顫慄的牛之首

經過了一夜的輾轉難眠,婦人終於捱到黎明的到來,當她張開眼的第一件事便是祈求昨天
所發生的事只是場夢,然而當她踏出門後,她才真的相信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無法
抑止的淚水此時不禁奪眶而出


第二天早晨,村子的氣氛顯的死氣沉沉;雖然因為飢荒,平日村人都無精打采的過著每一
天,但今日的氣氛卻明顯的與過去不同

眾人只是一語不發的呆坐在門口,昨夜村人在吃過所謂的牛肉後,神智已有些許清醒,一
回想起剛剛的行為是如此的殘酷邪惡,眾人就顯得格外有氣無力,他們在內心中有了共
識-昨夜已是過去了,今後不管怎樣都不會再讓這種血腥的事降臨於村子

然而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將這一切的沉默打破,也讓心中的誓言化為烏有.....

"阿!!",一聲尖叫從昨夜發生慘劇的屋中傳來,聲音響遍了村子,眾人聽到這聲慘叫連
忙趕過去,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幕不敢置信的景象-村中一位飽學經書的先生此刻嚇倒在
地,而讓他發出尖叫的是一具身首分離屍體-那是阿牛被啃光的殘餘物.

"這是怎麼回事阿?!"

"先生,你到底做了什麼阿!"

眾人看到地上的屍體不禁大叫了起來-

因為屍體頭骨的額頭到鼻子的部分已被人挖掉!

(編按:去照照看鏡子,人的額頭到鼻子這塊 T型骨跟"牛"的形狀很像喔....)

望著眾人驚懼的心情,倒在地上的老師急忙否認"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想來確認昨夜的
事是否是真的,誰知道一進來就...一進來....阿!!真的,不是我!!"

說到一半,飽受驚嚇的他開始語無倫次的哭了起來,眾人看到這詭異的場面,心中也開始
有了幾分恐懼.....,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一個讓村人難忘的聲音,"怎麼了?大家都
聚在這,難道又有什麼’好吃’的嗎?"

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也是目前村子中最有精神的人.......

一看到清次的到來,眾人心頭為之一震,他們想忘也忘不了他就是昨夜整件事的主使者,
而清次那滿臉不在乎的神情與村人的驚懼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看著眾人嚴肅的表情,清次隨口問說:"怎麼了?"

村人便將頭骨破損的事告訴他,然而聽完後,清次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大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哩,沒想到這種愚蠢的事竟然讓你們這麼害怕,老實說吧!那是我挖空
的!"

語畢,清次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色的物品-正是頭骨失蹤的部分,在烈日的照耀下,牛頭的
形狀清晰可見.......

聽到清次的自白,眾人不禁大駭問道

"你怎麼做出這種事"

"你不怕報應嗎!?"

聽到眾人的質疑,清次臉上浮現出不滿以及不屑的表情

"報應?哼!都什麼時候了,還談報應!要是真有報應,為什麼村子過去沒做什麼壞事,今日
我們非得要遭遇飢荒!?要不是老子我看牠形狀獨特,老子老早將這畜生的骨頭打成灰燼
!"

聽到清次的話,眾人驚訝的說不出話-大家都被他的話震懾住,我想就如同我一樣,眾人都
屈服於清次的狂以及魄力而無法發出聲音....

"你胡說!!"

一聲怒吼嚇醒了所有愣住的村人,那是剛才語無倫次的私塾教師發出的吼聲,只見他雙瞳
睜大指著清次繼續說到

"你這個惡魔到底要害我們到什麼地步阿!我們都知道我們吃的是人,一個無辜的人阿!你
怎麼能用這種態度來面對!?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到別的村子去將所有事情
說出來!!!"

眾人一聽連忙要攔下飛奔而去的老師,但不知怎來的力量,看似瘦弱的先生將眾人推開向
住處衝去,看到這情況,老邁的村長不禁跪倒在地,

"天阿!我們要怎麼辦阿....,就算現在我們免於飢荒,我們也無法洗刷"吃人"的污名阿
!",

"放心吧!村長,我會將這件事解決掉的,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此時沒有人敢反駁聲音的
主人,因為這聲音的主人正是清次,而此時此刻的他臉部正因為剛才一席話而憤怒著,而
他的臉部因憤怒而產生極度扭曲只能讓人聯想到"修羅".......

黃昏時分,私塾教師已做好離開的準備,此時此刻的他已對這個村子絕望了

然而,就在他要離開時,門口處傳來了敲門聲,"叩~叩~叩~",處於敏感時刻的他手上拿著
匕首,謹慎的問到"誰?有什麼事嗎?"

"是我-村長,快開門阿!清次已經發瘋了!他現在見人就打,我來這是想跟你一起離開這村
子的,快開門阿 !"

雖然,私塾教師心中懷有些許不安,但一想到至少接下來的旅途中能有同伴陪伴,他就將
腦中的不安揮去,急急忙忙的將門打開,開門的同時,嘴裡 還不斷的說"看吧!我早說清次
已經瘋了,在不走就連我們都有危險了!"
"快阿!還杵在門口幹麼?趕快幫我把東西整理一下就趕快出發吧!對了,你幫我拿一下刀
子提防清次的出現"

說完,他就急忙的回到屋子準備行李,但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舉動無非是親手將死神的鐮
刀還給死神,在一聲抱歉下,他感到背後一陣劇痛,而強烈的痛楚使得他倒在自己的家門
口,只能不斷哀嚎,此時他的背後已被插上了一把刀-正是剛才交給村長的刀-......

"你為什麼...要...做這種暗箭傷人的事..汝.不知..,阿!!痛阿!!"

就在他要長篇大論的時後,有個人影用腳將插在背後的刀踢的更深入體內

"清次...你...這個...嗚~好痛~拜託你~別踢了~阿!阿!阿!"

"你不是說我是惡魔嗎?!這麼說來我為何要放你一條生路呢?說阿!"

"清次,不要太.....!"本來要開口制止的村長在看到清次的臉後就噤言了-

他的臉上清楚的寫著’擾我者死’

村長只能呆站著任由事情往最壞的一面發展........

"我想...殺了那畜生或許真的有詛咒呢..."清次低聲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的村長嚇了一跳,對了,就像是有天我們聽到一個政客說"我再也不貪污了"一
樣震驚

村長不禁抖動著聲音問"真~的...有詛咒....哈~哈~那我們注定....要滅亡了,怎麼辦阿
~!!"

看著村長那因害怕而顫抖的人,清次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說:"怕什麼,這種詛咒我三兩下就
能破解了!"

"真的嗎!清次,你真的能破解詛咒嗎?!"

多可悲的景象阿!害怕的村長竟然抱住了清次的大腿顫抖著,從他臉上絲毫感受不出身為
一個村長的威嚴;只見清次從懷裡掏出了阿牛的頭骨,大聲吼道 "你這畜生給我消失吧!"

接著他竟然將頭骨直接硬押在私塾先生的臉上,其力道強勁到將頭骨硬生生的嵌入老師
的頭裡,"阿!!痛阿!!"

一介書生怎能耐的住如此的折磨,其淒厲的慘叫聲使得整村的人都趕過來看,但他們絕沒
想到他們即將目睹一件他們不願再見到的事.........

"哼!被我抓到了吧,你這畜生竟然附身到本村的人身上!現在我就讓你再也無法超身!"

語畢,他將本來插在老師背後的刀拔起來,刀拔出來所造成的痛楚使得老師的慘叫聲再次
響遍了村子間,"痛~痛~痛阿!!"

強忍著臉部以及背部的傷痛,他開始努力的爬向家門,但這時擋在門口的是手執染血的刀
,面帶殺氣的清次,這時他終於覺悟了-他,已無法逃離死亡的命運。

當晚村子又有美味的"牛肉"吃了.......

再一次得到"牛肉"的婦人,這次她的內心已跟昨日的感覺截然不同,她疑惑著是否應該把
肉拿回去給家中那嗷嗷待哺的孩子們,雖然肉的來源皆是取自於人,然而面對這兩者間的
心境確有極大的不同

第一次是在眾人皆已陷入瘋狂所幹下的蠢事,而第二次卻是在清醒時親眼目睹了慘劇,而
劇中的主角也換成了自己村中的人.....

想到這,婦人握著"牛肉"的手開始顫抖了起來,一個恐怖的想法飛也似的流過腦袋,"我會
是下一個主角嗎?"

多恐怖的想法阿!然而只要親眼見過清次那化為修羅的臉時,便可了解到這想法是可能轉
瞬成真;此時婦人的背脊發冷,而握在手中的牛肉也掉落於地......

肉落在地上的聲響喚醒了發呆中的婦人,她這時將恐懼逐出腦中,趕緊拾起地上的"牛肉"
心想:"趕緊帶回去給光與華食用吧!然後連夜摸黑離開這裡吧!"

撿拾乾淨後,婦人連忙的加快腳步向家飛奔而去;不只是她,此時此刻的村人都已做好了
離開村子的準備,原因無它,他們都知道再待下去不需要餓死,一個惡魔就足以將全村殺
光.......

待續~*

台長: 系統公告
人氣(8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