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09 14:56:38| 人氣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網路愛情文章:沙(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沙○----V
我覺得我抓不磳L,他可以忽然消失一陣子,
又突然出現熱絡的要帶我去看什麼大樹,我真的不懂他,而我絲毫沒有反抗的能力。
盯著他抓著我的大手,感覺好溫暖,可是卻很不真實,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到了。」他氣喘噓噓的宣佈。
「真的很大ㄝ!」我的思緒暫時被大樹給佔據了。

「很大吧?這是有一次撿球發現的。」
他露出一個像小孩子的稚氣笑容,我好像又離他遠了點。

「喔!」我蹲下來,拿著小樹枝開始隨便塗寫。
他靠著大樹站著,我們無聲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妳知道嗎?有時候我好羨慕這些沙。」
「沙?」 我狐疑的抬頭,又是那種寂寞的表情,我的心一緊。

「對ㄚ!妳看,它們雖然很不起眼,卻有這麼多在一起,它們都不怕孤單。
而且不管再過多久,它們都還是在這裡,不會有什麼改變。」

「你? 幭僆隉H」我好像懂他的意思了。
他笑了笑,沒說什麼,也蹲下來學我拿小樹枝亂寫。

他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所以害怕改變,又沒有人給他安全感,所以寂寞。
我忽然覺得好替他心痛,一個看起來什麼都有的人,其實什麼都沒有。

我抓起地上的一把沙,把他的手攤開,放進他的手心:
「送給你。我相信你會找到屬於自己的沙。」

他有點愣住,看著他驚愕的表情,我有點後悔,這樣會不會太無聊了一點?
「謝謝,我會收好的。」

他緊握著手掌,我放心的笑了,也許他懂我的意思吧!


--------------------------------------------------------------------------


「喂~Eva,妳最近和Kevin走得很近喔!」 在上體育課的時候,死黨突然問道。
「哪有?鄰居嘛!所以偶爾會聊一下天。」

「然後一起上下學?」
我支支吾吾的有點紅了臉。

她嘆了一口氣:「唉!我本來不想說的,但是看妳這樣,不說又不行。」

我有不好的預感。「妳想說什麼?」
「妳喜歡Kevin嗎?」

面對死黨單刀直入的問話,我有點結巴:「可能……,嗯!? 酗@點吧!」
我不好意思的招認。

「我就知道會這樣。」死黨大聲說著,一副不贊成的樣子。
「怎麼了嗎?」真的很不對勁喔!

她停了一下,最後才像下了什麼決心似的說:
「我告訴妳,但是妳不要太在意,畢竟這只是傳言而已。」
「好,妳快說。」我有點著急。

「聽說他跟一個二年級的學妹在交往,已經公開了。」
「什麼?怎麼從沒聽他提過呢?」 我好像有一種被人揍到的感覺。

「所以我說是傳言嘛!搞不好是大家亂傳的,妳別想太多了。
但是如果是真的,我希望妳可以把妳的感情收回來,才不會受傷。」

死黨耳提面命的,可是我什麼都聽不進去,他真的已經有女朋友了嗎?
那他為什麼沒告訴我?我們現在不是已經無話不談了嗎?
還是他根本沒把我當成好朋友?他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嗎?
我還以為……,看樣子是我想太多,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
我覺得好難過,自己好像傻瓜一樣,自作多情。

我吸吸鼻子,還是想聽聽他怎麼說,如果是真的,也希望是他親口告訴我的。
走到他練習的球場,卻沒有看到他出現在場上,
我走到休息區想找他,卻發現飲水機那邊有聲音。 < BR>有時候你會發現事情就是會像連續劇一樣,巧的讓人欲哭無淚。

我看見了Kevin和一個女孩子,女孩子還趴在他身上,
看樣子是在哭, Kevin正溫柔的撫著她的肩頭。
看著這一幕,我好像有耳鳴的感覺,就像雷打在頭上一樣,我慢慢的走出去。

死黨跟著我走進來,也看到這一幕,
她擔心的看著我,卻沒有跟上來,她知道我現在需要獨處。
~~~~~~~~~~~~~~~~~~~~~~~~~~~~~~~~~~~~~~~~~~~~~~~~~~~~~~~~~~~~~~~~
●沙○----VI
那天後,我再也沒和Kevin說話,有好幾次他想跟我說話,
都被我冷冷的堵回去,他好像很莫名其妙。
我也知道我莫名其妙,但是我沒辦法再若無其事的面對他的笑臉,那會讓我想哭。

後來不知哪一天後,他也沒再想找我了,
這樣也好,才不會讓彼此難受,但是心裡仍有痛的感覺。

我們順利的畢業,也各走各的路,一轉眼也好幾年,我都工作了快三年了,
而我們自畢業後就一直沒碰面,一直到今天。

我閉上眼,強迫自己睡著,迷迷糊糊中,有人打電話給我,我接了起來:「喂!」
好半晌才有人回答我:「是Eva嗎?」

我醒了過來:「Kevin……。」
「嗯!可以見面嗎?」

我瞄了一眼手錶,晚上十點多:「好像太晚了。」
「不會太晚,我已經晚了好久了。」他堅持的說,話中有話。

我遲疑了下,反正都這麼多年了,我也不是當時的小女孩,就見一面吧!
「好吧!那10分鐘後,我家樓下見。」

他帶我到附近的五餅二魚,我點了一杯薄荷汁,發現他把他水果茶上的櫻桃放到我杯裡:
「做什麼?」
「妳不是最愛吃櫻桃?」

「有些事情是會變的。」我冷冷的說。
「是ㄚ!但有些事永遠不會變。」 他的眼神黯了一點,但還是很堅定。

我又冷哼一聲,還是把櫻桃吃了。 「找我有什麼事嗎?」
沉悶的空氣讓我開始後悔答應他出來,還有他灼熱的眼神。

「記不記得妳曾經說過妳想住海邊?妳說妳最喜歡海,要妳一輩子住那裡妳都願意?」
我不自在的挪挪身子:「那又怎麼樣?」

啪的一聲,他把一大疊東西放在桌上,全都是有關海邊房子的房屋仲介資料,
我嚇了一跳:「這是什麼?」

「我已經存夠錢啦!是我自己賺的,沒有用到我爸的任何一分錢。
妳挑挑看妳喜歡哪一棟?」

Kevin好像回到國中那時的他一樣,充滿自信,像陽光一樣亮眼。
「為什麼要我挑?跟我有什麼關係?」
說不出現在的心情,有點高興,又有點生氣。更多的是莫名其妙。

「因為妳會跟我一起住在哪裡ㄚ!」 他答的肯定,我只想打他一巴掌。
「憑什麼?」

「憑我愛妳。」 這句話像炸彈一樣在我們之間炸開。
「我愛妳很久了,從國中開始,從妳第一次罵我痞子開始。
從那時候起,我就發誓我一定要拼命賺錢,
要用我自己的能力買一棟妳想要的房子,而且是要在海邊的。」

「你……,你怎麼,你不是……?」 我開始懷疑今天是四月一日。
「我知道妳誤會我跟那個學妹了,沒錯,當初她是喜歡我,可是我拒絕她了。」

明知道不該相信他,不該再讓自己沉淪,我還是用撒嬌的口氣問:
「可是我看見你抱她啦!」

Kevin伸手緊緊的把我的手握住:「我知道妳看到了,妳朋友有告訴我。」
朋友?該不會是我那死黨吧?

「那天是我又一次拒絕她,她才哭的。誰曉得她把我當枕頭靠,
我不太好意思把她推開,畢竟傷害她不是我樂意見到的。」

我嘟起嘴,還是不高興:「是這樣的嗎?看起來你的肩膀很好借嘛!」
他笑了聲,像在取笑我。

「那你為什麼後來不找我解釋?」 我還是生氣,他明明可以解釋的。

「拜託,妳那時候躲我躲的跟什麼一樣,好像我是什麼瘟疫、口蹄疫的,
我怎麼解釋?再說,妳朋友跟我說了那件事之後,我就決定要開始為我們的海邊房子打拼,
而不和妳聯絡的這幾年就是我的賭注,我希望再見到妳的時候就是我完成夢想的時候。」

嗯!聽起來頗合理,但我嘴上還是不饒人:
「喔!你就這麼肯定我會等你嗎?搞不好你再見我的時候,我早嫁別人了! 。」

他斬釘截鐵的說:「不可能!」
我正想反駁他,他突然拿出一個透明瓶子,
立在我面前:「因為妳是我的沙。」

瓶子裡有一把沙,還有一枚戒指,瓶口旁有一張小紙條,
上面寫著1989.5.14,是我在大樹下送Kevin那把沙的日子。

台長: 系統公告
人氣(9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