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8 22:49:57| 人氣1,03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希望女子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去了東京回來,八月就過完。整個八月有一半在空中。是「台北-吉隆坡-台北-東京」的駱駝商隊式移動。
而整個回來以後這個國家的夏天竟然還沒有過完。有一種沒完沒了之感。

是東京1964年來最熱的一年,日本的電視新聞不停放送著「猛暑」這樣的字彙。在南千住的旅館小房間裡醒來又睡,落地窗外的陽光很強,幾乎是海。窗下是墳墓,一整片亞特蘭提斯般的灰色墓碑,閃閃發光。

我走路到很遠的地方去。最遠的一次是三輪橋。從三輪橋搭上荒川線到大塚去,「北大塚豐島區的小林書店」,果然只存在小說裡。L說,那是因為綠和姊姊各自到別的地方去生活了。

˙

回來以後一直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這個城市的街道是在我所不知道的時間裡藤蔓般地長出來了。城市的腔腸像紙張那樣薄弱,有一瞬間我無法確認自己腳底所踩踏的究竟是什麼。這個無舞的城市。地板老是傾圮塌陷。

˙

 於是我就無法把身體伸直。伸直。往上拔伸。需要很強的往下力道。雙腳踩踏那麼有力。幾乎是舞。需要多麼奢侈堅硬的地板。

一個人生活意味著什麼?有時我懷疑在這個房間裡即使死去發臭也不會有人知道。有時我想像一個路口的車禍,或者一塊鐵片從天崩落,有人會在人群圍攏的失事現場指認出我來嗎?從皮夾證件從歪斜的髮型五官臉頰。這是個女子。他們會說。這是個希望女子。摔碎了以後就忽然想起,在這個城市我已經沒有親人了。

˙

吉隆波的飛機螢幕上看到了叫做「棉蘭」的城市。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去看看。在赤道附近,很熱卻很溫柔的地名。比如布宜諾艾利斯。

年輕的時候總是想,春光乍洩的最後,他們究竟有沒有去到瀑布?各自、而又共同地抵達。

年年聖嬰。年年不知道明年在何處。

 

台長: Camille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037) | 回應(1)|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夏夜如水 |
此分類下一篇:十年
此分類上一篇:火宅之城

B
請問您跟劉祐禎有任何關係嗎
2010-11-22 23:51:54
版主回應
我不認識他,請問您又是?
2010-11-27 15:17: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