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5 03:17:23| 人氣1,01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龜甲萬氏的心機:與金蘭大軍的第76回合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點三十六分醒來後就睡不進去,原因無法說明清楚,大概是被什麼排擠那一類的事,總之是甲板收起來以致沒有辦法再進去那邊,感覺有點像是「ㄟC小姐,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噢,能夠過來這邊一下嗎」那種騙局,不過換個方式想釣魚好像也是這樣的事哪,「有好吃東西喔,要來一塊嗎?」類似這樣的結構,不過既然魚沒有不滿的樣子,那麼我的確也沒什麼好說的。基於這種很正確的推論那麼我也不想再到那邊去了,天差不多半小時後就開始偷亮著,必須說掩飾得不太好,大概是穿著釘鞋喀啦喀啦踩屋頂的小偷那種偷偷摸摸的程度,整個過程都透露著盡量小心翼翼但事實上卻清澈見底的居心,因為是這種氣氛之下的天亮,所以無論做著如何正大光明的事都不怎麼有把握,非常心虛地騎著車,不過風很舒服,就八月而言是不可能會有的舒服的風,但單在風這件事上也不怎麼有把握,經過樹長得比較濃密的地方時,那種風就像南美洲的厄瓜多人突然被北極熊擁抱一樣,真是非常配合著心虛的天亮而心虛地寒冷著的造作的風啊,就這一點實在沒辦法讓人認真說喜歡。

                                                                                

  一直醒著到九點就覺得非常了不起,上一次在這種時間醒著是什麼時候呢?好像是非常遙遠的印象了,在這種常態睡眠時間醒著就會非常好奇地注視房間各種角落,想要知道自己睡覺的時候其他的東西是用什麼方式在醒著的呢,大概是那種翻到時鐘的反面去偷窺另一個世界的感覺,不過桌椅和衣櫥都盡量表現著平常的模樣,「我們完全知道你在想什麼喔。」隱約在交談著這樣的話題,雙方各自的心機實在太容易被看穿了,裡面好像有一種可以叫做恐怖的東西存在著也不一定,總之就這樣意識性地活動著,十點半的時候就開始佩服著自己:啊~真是太了不起了,是從三點三十六一直醒到上午十點鐘呢,我向來是睡眠很好的人,沒有什麼特別考慮就能順利入睡,非常暢快抵達第二天,所以會這麼開心,大概是半個月來第一個十點半的關係,總覺得應該要好好地慶祝一下,這麼想的時候又爬上了床鋪,十點半應該不是能夠睡著的時間吧,不管在那一種意義上都不可能會是,一邊佩服著自己一邊非常愉快地倒下去,總之一開始是懷著休憩的心態而來的,慢慢地就抵達模糊的灰色地帶,大概是那種「去一下赤道好了」,但不知不覺中已經被自己的腳帶到奧克蘭群島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半,非常糟糕,剛好是前一次醒來的時間噢,但畢竟沒有時間繼續讚嘆,出門的時候隔壁人家剛好結束巴比Q的樣子,小孩子身上都發散著烤肉的氣味,我非常害怕這一類的人所以一直小心地避免著被他們的捉迷藏撞到。地上也散落著沒有收拾的火爐,真是傷腦筋,非常想就替他們打掃一下好了,不過是不認識的人這樣做可能是有點冒犯,反正是奇怪的世界,明明是一件好事但卻要考慮到很多方面,這一點也很糟糕。

                                                                               

  總之是出門去吃了一天的第一餐,可能選舉的緣故,餐廳的老板娘變成一個很像突然被拉進來看店的歐巴桑,而且湯和雞肉都是出奇地鹹,高麗菜更不得了,簡直像打翻鹽罐那種程度的味道,讓人非常想哭,心裡想著:啊,這就是半個月以來第一個十點半日(雖然後來還是昏倒了)的第一餐嗎?有一種好不容易到了奧克蘭群島卻遇見美洲豹的感覺就是了,雖說如此看店的歐巴桑(不好意思不知如何稱呼)卻意外地親切,笑咪咪地面對我整張皺掉的臉,既然對我的臉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那麼我對那些鹽巴菜也沒有立場可以抱怨了。

                                                                               

大致是這樣還算愉悅的一天,騎車的時候也有順利哼著適合的歌曲,雖說沒有和交易以外的人親切地談話,不過內心覺得相當的興奮,我對我自己這一點也感到很受不了,但沒有另外的辦法。買了新的筆記本就覺得非常的高興,好像要畫一點什麼奇妙的線條一下會比較好,不過從書店回家時發現隔壁的另一家居然又在巴比Q,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花蓮人都在生理心理上喜歡著這麼做,不過大致以我的住處方圓十公尺內的花蓮居民真的對這件事表現得相當熱衷,右邊的一家午餐才烤完,左邊的一家晚上馬上就架起火爐在那裡嘿咻嘿咻地生火了,真是很像「爸爸~為什麼我們家沒有豐年果糖」這種方式在進行著巴比Q活動啊。中秋節也就算了,但是端午節啦重陽節啦或者一些雜七雜八的節日也要來一段,到底屈原和巴比Q有什麼樣的關係呢?不過這種問題拿去問他們的話,大概不順便問一下廣大群眾:喂,到底嫦娥跟巴比Q有什麼樣的關係呢?就很說不過去了。總之結論是鄰居們大概有著各自慶祝的理由吧,就像我偶爾也會想要慶祝一下十點半的起床一樣啊。選舉日的星期六晚上有巴比Q的人們,也有吃到鹽巴菜的人們,還有因為中午已經吃過巴比Q現在正在好好休息的人們,真是有各種的人哪。安全島上有一個正在拆著候選人看板的大叔,巴比Q中的一些人邊刷著烤肉醬就一邊指揮著他:唉呀,不是那邊啦,要先從那個鐵絲開始拆啦,等等之類的,好像沒什麼心事的花蓮人。心裡也對那個大叔覺得很佩服,開完票就開始做著清潔的工作呢,真是非常了不起哪。不過,為什麼一個人在做著這種事呢?突然這樣一想又覺得可疑了起來,搞不好是拆回家去射飛鏢或釘小人的吧,真是太恐怖了。巴比Q的一家人就繼續揮舞著烤肉刷,說:唉!不是那邊啦,然後那個大叔依舊很遲鈍地在扭轉著那些鐵絲和釘子,候選人的臉當然一直在安全島的中間被旋轉著,好像塗了萬年樹膠的感覺,轉久了也許脖子也會酸吧,不過無論如何在這種時候要堅強就是了。

 

 

 

 

台長: Camille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018)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耳朵們 |
此分類下一篇:辯術之城
此分類上一篇:告別的晚餐

(悄悄話)
2010-07-25 16:34: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