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7 06:14:11| 人氣632|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上吊者的小屋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租屋網上找到的那個房子,坐落在蓋有小屋的靜巷裡。網頁的主人這樣寫著:三面採光,良好通風,附簡單家具吊扇,夏天涼爽,冬天溫暖。

 

  真正到那個房子去看,是夏天午後的尋常一日。三點鐘的日光還很強烈,照射在巷子的小路上閃閃發著光,兩旁圍牆的樹蔭,安靜地在河水般的光線裡睡著。這裡離鬧區的馬路有點距離,聽不到車聲。夏天的日光曬在皮膚上有點刺痛,麻麻的,又有一種舒坦的感覺。小屋就在那條道路的盡頭。

 

  真的是古老的房子。租金非常便宜。年初時工作的旅行社倒了,幸好也存了一些錢,靠著打工總算撐到了現在,不過,原本的房子租金太貴了,所以只好搬家。

  屋主還沒有來。我站在樹蔭下等待著,邊漫不經心地打量起眼前的小屋。

 

  是這一帶走幾步路偶爾會突兀地出現的日式房子。大學時,我常騎腳踏車在這附近閒晃,朋友K告訴我,這些房子都是以前教授們的舊宿舍。

  小屋不像這條巷子其他的屋子那樣,蔓生著荒廢的雜草。從圍牆外踮起腳尖,能看到牆裡修剪著整齊的花木,擺放著美麗的盆栽。廊簷下,落葉一小堆一小堆地掃在一旁。小小的庭院裡有一棵不知名的樹,開滿了夏天的花朵。那些花是鮮豔的黃色,跟臉一樣大,垂吊著長長的花芯。蟬聲就從那看不見的樹葉縫隙裡傳來過來,嗡嗡嗡嗡,嗡嗡嗡。

  那樣的聲音出現在午後無人的巷道裡,使得夏日的光線,也喧囂了起來了。我有一種被這不知到底是蟬、還是日光的聲音,阻絕在某個空間裡的錯覺,那時我覺得,夏天真的好吵啊。

 

  穿著白襯衫的屋主從巷子那裡跑來。我們姑且叫他AA邊擦著額頭的汗邊跟我說,對不起,遲到了,因為停車位一時怎樣也找不到的關係。我說,不要放在心上。我沒有等很久。

 

  A從口袋掏出鑰匙。單薄的兩支,彼此撞擊,發出微弱的單音。A用其中一支打開了圍牆的門,庭院裡,就如同牆外所看見的那樣。軟濕的土壤踩在腳下,有一種微妙的感覺,隱約像踩踏在柔軟的什麼之上。A又用另一支鑰匙打開了屋子的門,這扇門好像很久沒有被開過,鎖孔有點困難地轉動著。灰塵先是從門縫裡噗噗地揚起,老舊的木頭喀喀作響;隨即,拉門推開,大片的光河水般從屋內湧來,陰涼的廊簷瞬間明亮了起來。

 

 

  小屋裡,什麼也沒有。木質地板反射著整片窗外斜斜照進的日光,像是沙灘一樣。我站在海潮盡頭的玄關。夏蟬叫得更大聲了。

 

  不知道為什麼,A在那個時刻,並沒有像其他房東那樣,絮呱地介紹起屋內的一切。A只是非常安靜地站在我身後。

 

  光線的盡頭,有一個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窗檯邊,一個被光搖晃得輪廓模糊的黃色螢光物。我微微瞇起眼睛。

  感覺瞳孔縮小,光線被調節成剛好足夠辨識物體的流量,我看見那隻黃色雨鞋,就安靜地坐在流理台邊的窗上。

  那是一種奇怪的黃色。被光線的水流沖刷、洗滌,變得更加迫近而刺目,令人忍不住要伸手遮蔽這逆光的視線。在遮蔽裡,不知為何,總感到一種像是瘋狂,卻又無以名狀之物,從那破裂而溢出的鮮豔黃色裡,流洩出來了。

  「這裡是個好房子。」身後,A突然安靜地說了。

  「從前,是我父親和學生共同討論功課的地方。」

  「廚房還在的時候,母親總是在這裡烤著餅乾。偶爾也做炸年糕之類的甜點。父親的學生們就在像今天這樣的下午,騎著腳踏車到來。腳踏車煞車時發出了嗶嘰嗶嘰的聲響,即使坐在這個房間裡,也能清楚聽見。」

  A的聲音,像是投進井底石頭的回聲。非常清晰,而且被單一指名地投遞回來。回音從空盪的房子四周傳來,又逸散在透明的、彷彿無介質的日光裡。蟬聲轟隆轟隆響。

  彷彿變得大聲了。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可是,在那噪音的極大值處,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波長拉到高原的狀態。忽然,令人覺得靜極了。

  窗外,可以看到庭院裡的樹,人臉般的花朵,躁鬱地盛開著。那奇怪而濃郁的黃色,像在對著窗邊的雨鞋說話般地,遠處,腳踏車煞車的鐵鏽聲,嗶──嘰,傳來了。

  「啪」一聲,吊扇的按鈕打開,天花板上,扇葉緩慢地轉動起來,陰影打在地上,終於隨著速度,變成了一個圓形,一個輪狀滾動的圓形。

 

  身後,傳來A的聲音:

  「電力也是正常的。」

  「我母親偶爾會來打掃屋子。她來的時候,就會檢查電箱。」

  「這裡有租給別人過嗎?」我問。

  「有的。不久之前。不過他們住得不久。」A說。

  「對了,這裡還有一個房間。」

  我跟隨著A的腳步,來到起居室隔壁的一扇小門。小門沒有上鎖,A扭轉門把,發出喀擦喀擦的聲響。

 

  探頭進去。那是個牆上只有一面鏡子的房間。四面牆壁,都沒有窗。

  鏡子映照出我的身影。大概是背光的緣故,身體的輪廓,不知怎地,有一種深描的線條。像從那鉛筆線條般的輪廓處洞深的海溝似地。身後,A陰影般地站立著。

  不知道為什麼,我慌亂了起來。

 

  為什麼蟬的叫聲這麼大呢?

  為什麼這個鏡子會在這裡?

  為什麼窗邊有一隻黃色的雨鞋?

  為什麼樹上,開滿那鮮豔顏色的黃花朵?

 

 

  A忽然消失了。

  我跑出那個房間,日光大片灑在起居室的地板,奢侈而瘋狂地發著光亮。吊扇啪噠啪噠地,規律而機械地發出聲響。陰影拍打在我的肩膀上,漩渦一樣。

 

 

  A到哪裡去了?

  他好像說了「我去拿個東西」這樣的話,可是,又好像沒說過似地。我不知道我是否是為了合理化他的消失,才編造出他的話語,但是,他的聲音像是星球般,確實靠近,而倏忽遠去了。我究竟聽到了什麼?

 

  啊。一定是因為蟬的叫聲,太大了吧。

 

  傳來細微的聲音。從房子的角落。

  那是單調的聲響。只有一個音階被揚起。

  木質地板的深處,好像傳來腳步聲。那聲音,像拎著鑰匙的某人,從地板底下,裹著紗布般來了。

 

 

  這是發生在七月左右的事。

 

 

台長: Camille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632) | 回應(2)|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自轉的時間 |
此分類下一篇:多年以後與動物密談給y

鹼性人
看完有點不可思議。

很好,夏天就快來了。
2010-04-11 23:29:09
星晴
寫的很棒
有畫面的情節
不知不覺
深陷其中

還好 七月還未到呢~~><"

午安安....
2010-07-02 15:31:0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