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10 02:28:05| 人氣16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埃及進行曲】(3)--驚嚇的車程(2004010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跟我們一起拍照的就是載我們的Shady(Sharmy照日後再補),是不是完全不像中東人??★

2004年1月7日

由於我們坐在飛機上幾乎是最後一排,所以也等到最後才步出機門,一走到外頭真是嚇一大跳!所有人擠成一團不曉得前方是發生什麼大事,派探子去探查的結果,原來是要量耳溫,而且居然只有開一條小道,兩個人在量,難怪會這樣大排長龍(其實也沒人在排),可能是去年SARS的陰影還在,更何況這架飛機是從新加坡這個大疫區飛過來的,當然要好好檢查。不過也未免太亂了吧…好歹也要有個工作人員出來控制一下秩序,叫大家排成一排做檢查啊,但是完全沒有,就任憑從飛機下來的幾百個人,隨性的擠在人群堆中慢慢前進,就像演唱會結束後大家要從體育館的小門擠出去一樣痛苦,因為我們是不爭先恐後的年輕人,寧願慢慢邊走邊聊,也不要在那邊衝鋒陷陣,所以終於輪到我們時已經是最後幾個了,檢查人員帶著完全不耐的表情,檢查完我前面一個就「唉」的嘆一口氣,看到我又「唉」的嘆一口氣,接著我檢查完繼續「唉」的嘆一口氣…會不會也太不甘願了啊!?檢查人員給我臉色看就算了,可怕的是耳溫槍是赤裸裸的!!也就是沒有每個人換一個套子,連保鮮膜也沒有,大家的耳朵都被同一支耳溫槍侵犯過……我只能說就算沒有傳染SARS,也會得到皮膚病吧…

走過一家家沒開的免稅商店(開羅機場的免稅店竟然賣的是冰箱洗衣機,有他們的!),我們5個人還沒從量耳溫的混亂及驚嚇中恢復過來,一到海關又是嚇一大跳,一家家的Money Exchange員工正在吆喝著叫我們去他們那邊換錢,保證會給我們最低匯率什麼的…簡直就是夜市裡搶生意的攤販,因為也不知道到底哪家比較好,而且說實話他們開出來的匯率也沒真的有差,所以我們5個就再次鳥獸散的各自去換錢,我跟咪各換了100美金,唐竟然只換50美金,說他覺得不會花那麼多錢,需要的話到旅館再換(結果證明他太小看大家的消費能力了)。

在一陣兵荒馬亂中換好錢,然後到海關前排隊時,又發現還有另一件事我們忘了辦,就是簽證,可是,到埃及不是不用簽證的嗎?問了旁邊一對男女後,發現還真的需要簽證,15美元,他們拿起手上兩張小小奇怪的郵票晃了晃,這真的是簽證嗎?我們抱著懷疑的態度又回去Money Exchange那問,果然還真的要簽證咧!「VISA VISA~」發現我們5個呆瓜連要辦簽證這件事都不知道後,大家又開始吆喝了,我們派唐跟派翠克留守在隊伍裡,我跟咪及凱西則去進行買VISA的工作,由於那是兩張一藍一橘的小郵票,實在不知道應該對它們做什麼事,總不會也是拿著簽證對海關人員晃一下就可以了吧?所以我們又不恥下問的請教了Money Exchange的人,接著那位賺了我們不少錢的先生就示範了如何使用VISA的方法,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態勢完成了以下幾個動作:1、隨意打開護照某一頁,2、將郵票放到舌頭上沾一下口水,3、把郵票隨性的黏在護照上,這樣就完成了貼簽證的工作。於是埃及人的口水就這樣無情的留在那本護照上,而那本正是我的護照……

經過了複雜的換錢及買簽證工程,再過海關被埃及人不太信任的看兩眼(這邊的埃及人還是典型賓拉登及海珊模樣),可能是他們自己英文也不好,所以沒問問題就讓我們通關了,出來到領行李處竟然幸運的每一件行李都沒有丟掉,總共7件行李加一個已經破破爛爛的大塑膠袋(內裝派翠克在中正機場買的書以及我們在新加坡機場買的糧食一大堆),咪眼明手快的去搶了兩台推車,我們5個人就往出口走去,大喊:埃及,我們來了~

踏出開羅機場,看著灰濛濛剛亮的天,呼吸著冰涼的空氣…我的媽啊!大概只有10度吧?派翠克趕緊把包包裡Pashmina的圍巾拿出來圍著(果然是公主,連圍巾都是Pashmina),凱西大包包裡的外套終於可以見天日(包包立刻扁掉,到底為什麼硬要把大外套塞在隨身包包裡啊?),我一直拿在手上的外套也派上用場,把特別放在旅行袋最上層的淺藍毛毛鋪棉外套拿出來借給咪穿,拍了2張「我在寒冷的開羅機場外」照片,接著就看到寫著「RYLA」的牌子在迎接著我們,好像歸國華人一樣第一次有人舉牌子到機場接機耶~

來接我們的是一直負責跟我們聯絡的Sharmy先生以及另一位Shady先生,看到本人時我們才知道:原來Sharmy是男生啊!我們還一直以為是女生呢!(這件事我在回台灣前的最後一晚跟Sharmy等人在咖啡店裡聊天時告訴了他,他不可置信到我們都回國了還要在大家互相聯絡的Yahoo Group裡面說嘴)而且,這兩個人看起來根本就是西班牙人啊!那賓拉登跟海珊跑哪去了??

經過了將近24小時的飛行+轉機時間,我們五個人根本就已經呈現半瘋狂狀態,本來是想立刻衝去飯店洗澡的,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RYLA要住的飯店不是此刻要去的這家,這是我們RYLA結束後要住的三星級飯店,而我們RYLA住的可是五星級呢!也就是說我們得先到四天後才要住的飯店待到中午才會出發去RYLA的飯店,胡言亂語一番後,我跟咪還有凱西就上了Shady的車,唐跟派翠克則坐Sharmy的車,之前以為埃及最混亂的一面在機場就被我們看完了,等到開車上路後才發現真正的驚險才要開始…

車子發動後坐前面的凱西就負起跟司機聊天的任務,而我跟咪就負責東張西望跟玩來玩去,看著清晨7點的開羅機場,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我們真的在夢想中的埃及了耶….ㄟ,我們怎麼突然停下來了?這…這裡不是高速公路嗎?我跟咪看看車窗外,下意識緊張得互捏,然後兩台「併停」的車上司機就開始對話了「@$#%#%$^…」(阿拉伯語對我們來說完全是天方夜譚),接著Shady就回頭對我們說,原來是Sharmy不認識路走錯了,「早說嘛!我來帶路啊!」我們的車就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過了大概5分鐘,當車內的氣氛又恢復到凱西跟Shady快樂的聊天,我跟咪快樂的東張西望及玩來玩去之時,突然間車子又停了!我跟咪又互捏:現在又是怎樣?什麼!?走到逆向車道?在高速公路上?這不是只有在過年期間才會在新聞上看到「…過年期間有些人喝得太高興,酒醉駕車竟然將車子逆向開上交流道…」嗎?怎麼在埃及這種事事隨便發生的?說話的同時就看到對向的車子迎面呼嘯而過,而我們三個台灣女生臉上的斜線可以說已經編織成一張漁網了…於是兩台車只好「從容不迫」的來個U-Turn,回頭順應著正確的遵行方向再度開下交流道…(精神都來了咧!)

如果以為這樣就結束了雲霄飛車之旅的話,恐怕就是想太多,因為我們之後又經歷了在過高速公路的收費站時,由第一車道橫向切到第五車道然後過關的事蹟,
不過這不完全是司機先生們的錯,收費站也是很奇怪,因為我們乖乖的排到第一個收費站前時,收費人員就做了「這邊不收費」的手勢,叫我們到最右邊那一道,於是我們兩台車就只好90度右轉,切到第五車道,然後收錢過站…

經歷這些事時,我們都是以僵硬的笑容來進行「什麼?逆向?」「這不是高速公路嗎?」「啊~~」這類的對話,幸好他們埃及人也不懂國語,不然我們三個緊張兮兮的談話八成會讓他們覺得小題大作了!

終於開出機場範圍後,先進入的是開羅的main street(不確定叫什麼名字),當時我看到埃及建築物的第一印象是:還滿高級的嘛!不會落後啊!原來據說那一整區都是好業人住的有錢人區,連總統大人都住在那一區,而且那區的地竟然全部是屬於一個英國人所有,當初那位英國人的女兒因為需要時時照到陽光,所以英國爸爸還特地蓋了一間全是玻璃落地窗的旋轉屋給他女兒住,於是我們當然立刻詢問那位英國先生需不需要乾女兒?結果答案是他已經過世了,真可惜,不然我們就有機會在開羅擁有自己的旋轉屋了…

過了有錢區後,進入的是開羅市區(商業區),也是有著一棟棟的高聳建築物,公司什麼的也是有著巨大的看板,雖然稱不上氣派豪華,倒也還有個樣子,但過了市區後就進入窮人區,房子外那沒有上漆的磚瓦赤裸裸的任風吹雨打,還有許多房子只建到第二層就沒了,剩下上面的破垣殘壁也不知道是未完成還是他們的房屋特色?從居住水準看起來,埃及的貧富差距應該也是很大的(這些假想在日後一一得到印證)。

除了那些驚嚇的時刻外,車程的大部分時間都是歡樂又有趣的,除了好奇的張望外頭一路飄過去的新鮮景觀外,對話一定就是聊聊年齡、職業什麼的,結果這位看來高頭大馬的Shady竟然才26歲(請往上拉再看一次Shady的照片),我們幾個看來跟小笨蛋的老女人竟然已經28歲,真的是哭了…

在開了快一個小時的車後,我們終於抵達了RYLA結束後幾天要住的Salma Hotle。

<未完待續>

台長: 藍娃娃
人氣(16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