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9 00:00:00| 人氣1,86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生態的故事-5

推薦 2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生態的故事-5  (續上) 

 (0)  關於辦班、開學、備課、遠距,還是忙個不完。都是當下無可逃避的責任,雖然獨居生活日久,畢竟不是離群索居。但是,將來同時也必須作好經濟規劃,有關都市農業,公益參與,養生健康,醫療保險,休閒活動等等各種準備。真想要有如道家一般離群索居,的確不易。除了慎獨以居,堅持日常生活與職業倫理的儒家思維或如網路世界一再強調的此處不談情只是以文會友之處,處世則兼採老子〔道德經〕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此外,儘管以前讀過下面這一位生態倫理學思想先驅的相關書籍,此番耗時費力以重新整理其如何與大自然共生共處,崇尚極簡主義的簡樸生活,以及如何調處理想與現實社會的實踐哲學思想,確實值得深思與參考。

(三)西方生態倫理學思想的先驅    Mann編輯、改編、撰寫】 

1. 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 ,1817-1862) 

1)簡介 

       梭羅,是美國超驗主義思想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既是自然學家、文學家,也是思想家,也是一位廢奴主義及自然主義者,有無政府主義傾向,曾任職土地勘測員。他的思想深受美國文藝復興領袖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提倡回歸本心,親近自然以及超驗主義的影響(按1。(所謂超驗主義,簡單說就是主張人可以使用理智超越人的本性,直接體驗或追求神性,進而達成真正自由民主的主義,超驗主義在1830年代的美國造成了一股思潮)。梭羅對於早期對生態倫理學的創立頗為重要,也是產生最直接影響者之第一人。他被同時代的人認為是自然主義者,但是當代學界已公認他的思想是超時代的,「對現代生態運動的顛覆性實踐主義具有精神和先導作用」,他本人也因此被認為是「美國環境主義的第位聖徒」。梭羅除了被一些人尊稱爲第一個環境保護主義者外,還是一位關注人類生存狀況的生態主義哲學家。

1愛默生自述早年就讀哈佛大學神學院期間,閱讀了大量英國浪漫主義作家的作品,豐富了思想與開闊了視野。後來和他的朋友梭羅、霍桑、阿爾柯、瑪格利特等人經常舉行小型聚會,探討神學、哲學和社會學的議題。1835年9月,正式創立「超驗俱樂部」,直到1840年7月,愛默生用化名出版了他在1836年9月創作的第一本小品文《論自然》(Nature)。1837年,愛默生以《美國學者》為題發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講辭,宣告美國文學已脫離英國文學而獨立,告誡美國學者不要讓學究習氣蔓延,不要盲目追隨傳統,不要進行純粹模仿。另外還抨擊美國社會的拜金主義,強調人的價值。被譽為美國思想文化領域的「獨立宣言」。不過,1838年他獲邀回到哈佛大學神學院為畢業典禮致詞("Divinity School Address"),他主論「耶穌是一個人,並不是神」,立刻震驚新教徒的社會。因此,他被譴責是一名無神論者,並毒害了年輕人的思想,但面對批評他並沒有任何回應或辯護。之後40年間,他不曾再度被邀請到哈佛大學演講,及至1880年代中期,他的立場規範確定為「一位論派」的教義。〕 

2)生平 

       梭羅的爺爺在美國獨立前三年,從英吉利海峽的一個島上舉家遷往新大陸一個叫康科德的地方,並且住了近40年後,1817年的7月,亨利·大衛·梭羅出生了。梭羅的父親本來是教師。他也曾幫父親打理生意,梭羅父母家境還不錯,提供給他良好教育的機會。1837年,20歲時畢業於哈佛大學,曾在學校短暫任教,也擔任過家庭教師與務工過活。他後來接手了梭羅舅舅的鉛筆廠,曾經在家族鉛筆廠工作過,還發明了一種可以簡化生產、降低成本的機器,梭羅家研製的鉛筆據說是那一帶最好的。梭羅與哥哥約翰的感情甚篤,也曾經協助哥哥在一所私立學校任教。不過,1838年間,梭羅展開講學演說的生涯,但是始終不甚受到聽眾們的青睞,相對於愛默生的頗受歡迎,他還曾經憤恨地對愛默生提起,並批判了「聽眾想聽的都是憋腳貨」。1839年,他與哥哥曾在康科德河與梅里馬克河畔一週,後來寫成《在康科德河與梅里馬克河上一周》(A Week on the Concord and Merrimack Rivers,1849)一書。兄弟倆作伴旅行期間,同時愛上了一位名為愛倫.西爾華小姐,可是她對於兩個兄弟的愛意卻全不接受。或許是這一段經歷,他曾說過:「愛情無藥可醫,唯有愛得更深。」其後,終生未婚。 

       1840年,梭羅24歲時,已經頗有名聲和地位的愛默生聘他當管家。愛默生非常賞識梭羅,書信中曾記錄梭羅住到他家這件事:「梭羅對我來說就是一位很好的幫手與醫生。因爲梭羅是一個具有不屈不撓精神且非常熟練的勞動者……我已無法離開他了。他是一位真正的學者與詩人,他就像一棵蓬勃成長的蘋果樹,日後必將結出累累碩果。」據說,梭羅也幫愛默生測量土地,教他嫁接蘋果樹,經常和愛默生討論問題。愛默生說,梭羅是他認識的所有人當中最獨立,和最有原創精神的人。後來,1840-1844年間擔任愛默生主編的《日晷》季刊撰稿,也曾被愛默生介紹至愛默生弟弟威廉家中擔任家庭教師。1842年,梭羅的哥哥磨刀時劃傷了手,隨意的包紮卻導致了破傷風,沒多久就去世了,這件事對梭羅打擊很大。1845-1847年,梭羅在愛默森所擁有的土地上、華爾登湖(Walden)畔造屋獨居。初期他去瓦爾登湖,直接目的就是爲了寫作一本回憶哥哥的書《在康科德河與梅里馬克河上一周》,後來卻因為與大自然的共生共處,因而有誕生了更重要的著作《瓦爾登湖》〔又譯:《湖濱散記》〕。1860年,梭羅感染肺病,兩年後逝於家鄉康科德鎮,在世僅45年。 

3)孤獨與寫作 

        寫作,才是梭羅他希望用來謀生的方式,他在華爾登湖畔的生活經驗舉世聞名。梭羅一生致力於寫作,但生前並不知名,在生前其著作之地位並不受青睞,他在過世之後也長達半個多世紀不被重視。曾經被羅威爾(J. R. Lowell)嘲笑為「一種病態的自覺」,也被史蒂文森(R. L. Stevenson)諷刺其人格「生性冷淡、自負而且自私」。直到1940年代以後,美國生態主義興起,梭羅及其作品才獲得了越來越多的美譽,其名望甚至超過了他的導師愛默生。適逢這種孤獨的寫作生涯,始終卻不減其樂趣,他仍舊固執地傳述自己與自然共生共存的絕妙領悟。 

       梭羅說:「大部分時間內,我覺得寂寞是有益於健康的。有了伴兒,即使是最好的伴兒,不久也要厭倦,弄得很糟糕。我愛孤獨。我沒有碰到比寂寞更好的同伴了。」並說:「我愛獨處,我從來沒有發現比獨處更好的夥伴了。在多數情況下,我們外出,到人們中間去時,比呆在自己的屋子裡更為孤獨。

       梭羅對自然有著特殊的愛好,他把大部分時間都用來漫遊和觀察自然。梭羅曾經旅行到過科德角、阿基奧科楚科(Agiokochuk) 和緬因州的卡塔丁山(Mt. Katahdin)。其中緬因州之行到過卡塔丁(Ktaadn)、車桑庫克(Chesuncook)和培諾伯斯科特河(Penobscot River)的東支。他除了推廣遠足和泛舟,支持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也倡導保護自然資源。他闡述了研究環境史和生態學的發現和方法,對自然書寫的影響甚遠,也奠定了現代環境保護主義。他的文體風格結合了對大自然的關懷、個人體驗、象徵手法和歷史傳說,善感敏銳,且富饒詩意。他非常關注在險惡環境底下如何生存,同時他也提倡停止浪費、破除迷思,這樣才能體會生命的本質。 

4)《瓦爾登湖》 

       梭羅被稱為自然隨筆的創始者,其文簡練有力,樸實自然,富有思想性,在美國19世紀散文中獨樹一幟。但是,梭羅為什麼會想到跑去過隱士般的生活?人們有許多不同的猜測。驅使他這樣做最明顯的一個理由,就是他原創性作家的身分一直沒有獲得肯定,他失望之餘,憤然脫離那。有些人則認為,與其說他的目的是想遠離人群,倒不如是說是為了親近大自然和過一種獨立自足的生活。至於他本人則說:「我走入深林,是為了慎重的活著,直面生命的精粹,看看我能否在其中學到該學到的,免得將死時,才發現我從未活過。

       因此,184574日,梭羅在愛默森所擁有的土地上、華爾登湖(Walden)畔,親手搭建了一間小木屋,開始兩年兩個月又兩天的獨居生活。在這段獨居實驗裡讀書耕種,不但屋子是他親手建造,連日常飲食也都是自給自足。在每天的捕魚、砍柴、耕作當中,陪伴他的是大自然的湖光水色,以及活潑生動的蟲魚鳥獸。只是,選擇隱居讓他「怪人」的名號不脛而走:但在多年後,他將這段獨居經驗的觀察與省思寫成一部著作,成了史上最著名的自然經典鉅作──《瓦爾登湖》〔又譯:《湖濱散記》〕Walden; or Life in the Woods, 1854),成為超經驗主義的經典作品,被公認為是在美國文學史中最受讀者歡迎的非虛構作品,有着「美國自然文學的典範」之盛譽,1985年,《瓦爾登湖》被媒體列入「塑造了美國民族性格的十本書」。 

    《瓦爾登湖》,共由18篇散文組成,是他在瓦登湖林中生活了22個月又2天的思想紀錄。全書清新健康、引人向上,向世人揭示了作者在回歸自然的生活實驗中所發現的人生真諦。其中大量篇幅記述梭羅觀察到的自然事件,從種子到樹葉,從土壤到地面植物,從露水到天氣,他把這些觀察與事實結合起來,用細微的測量和周期性的記錄,以自然主義的表達方式,展現了那個時期瓦爾登的森林圖景。《瓦爾登湖》究竟寫了些什麼呢?總結起來大概有以下幾點: 

  1】先是介紹了瓦爾登湖的位置、大小,以及周邊環境。 

  2】然後介紹和說明了如何在湖周圍的空地上,開荒種糧,生存下去。 

  3】對湖的美景進行了細膩的刻畫和描寫,而且和自己內心的情感體驗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比如很精細的描述了湖的色彩,湖在春夏秋冬的季節更替中的各種變化。

  4】為人類在物質和精神上建立一種簡樸、獨立的生活,提供了可能,探索出了一種有效途徑。即人們在簡樸、獨立的自然生活中,完全可以變得更好,變得更加寬宏和彼此信任。

  5】通過對自然生活,自然美景的描述和體驗,消減人類的自我不必要欲望,減少人類對大自然的掠奪式開發,喚醒人們的環保意識,教會人們如何與大自然融為一體。 

  6】揭示了一個意象或象徵——即對人類來說,自然是永恆和諧的象徵,是人類賴以存活和發展的春天,是我們內在喜悅和心靈純淨的所在。 

       梭羅在瓦爾登湖畔居住了22個月又2天,這段經歷已經成爲了美國一道永久的知識景觀。梭羅是「大地上的詩人」,是極簡主義生活的原始踐行者。梭羅宣稱,他走向森林,主要是爲了從容地生活,去面對生活中最基本的事實。兩年後,他又回到愛默生的莊園,重新回歸現實,實現自己的理想。他的「出世」和「入世」都是遵從於本心,不拘於世俗觀念,依照自身意願過深刻而有意義的生活,實現探尋心靈價值的目的。所以,他說:「時間決定你會在生命中遇見誰,你的心決定你想要誰出現在你的生命裡,而你的行為決定最後誰能留下。

       梭羅畢生僅出版了《湖濱散記》和《在康科德河與梅里馬克河上一周》,這兩本書的主題都和自然有關。其他主要著作,包括《旅行散記(Excursions1863)、《緬因森林記遊》(1864)、《卡德岬》(1865)及《加拿大記遊》(1866)等,多半都是在他去世後才付梓。1965年,瓦爾登湖正式成爲美國國家歷史名勝。在離湖邊不遠處,有一座梭羅小木屋複製品,屋子非常簡陋:一張牀、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一座壁爐。2006年,《大西洋月刊》將梭羅選為「百大美國形象人物」。

     〔2: 在具體史實上,梭羅是在愛默生居住的科羅拉多州傑克遜郡的華爾登湖畔、愛默生擁有的土地上,建了這一座屋子。愛默生與梭羅等幾位友人,常在康科特與他們散步漫談,同時激發了梭羅的天資,而且當梭羅住在華爾登湖時,愛默生提供了食物,並雇用梭羅完成一些工作,以支撐其基本經濟所需。甚至當梭羅在兩年以後離開華爾登湖時,愛默生也因要四處旅行去演講而離開了,當時梭羅便居住在愛默生的家中,兩人關係一向友好。不過,他們友好的關係卻因梭羅出版第一本書《在康科德河與梅里馬克河上一周》時,愛默生卻給了粗劣意見後而導致關係破裂。因為這本書沒有經過很廣泛的行銷設計,而愛默生卻直接帶他去見自己的代理商,這使得梭羅必須自行承受出版此書的成本和風險。這本書面世之後的讀者並不多,因而梭羅開始背負債務。儘管其後他們二人調和了一些觀念分歧,但梭羅在私下仍譴責愛默生逐漸偏離了他最初的人生觀,而愛默生開始將梭羅定位成是一個厭世者。愛默生對梭羅於19世紀時的頌詞給了負面評價,梭羅本人及其著作因而始終不為同代人所青睞。〕 

5)自然主義 

       梭羅提到,瓦爾登湖湖水清澈見底,可以看到湖水中的水草、流動的魚和在水流中靜靜躺著的石子,湖水充滿了光線和倒影,構成水天一色的瑰麗。這裡是屬於大自然的精靈所在,是上帝的神來之筆,給予人類的創世傑作和恩賜,深深地吸引著喜愛孤獨沉思的梭羅在這里築屋、僻地栽種、沉思寫作,隨心的倘佯沐浴在瓦爾登湖的月光水色中,過著原始、簡單、純樸、自然、遠離喧囂塵世的隱居生活。所以,這是一本安安靜靜的書,一本寂靜寂靜可以聽到自己呼吸聲音的書,一本寂寞、享受孤獨個人的書。 

        梭羅筆下對於瓦爾登湖的描繪 

       生長在雜草蔓生的林間小路上的香蕨木和木藍上的露珠會把你下半身打濕。叢生櫟的葉子泛著微微的光,好似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珠流過。從樹稍、樹隙中所看見的小塘像天空一樣滿是光亮。……你見到月光從森林深處一個個樹樁上返射回來,仿佛她在照耀萬物時有所選擇,她的星星點點的光芒使人想起一種叫做月亮籽的植物──恰似月亮將它們栽種在這美麗的地方……。

       有時候,在一個夏天的早晨裡,照常洗過澡之後,我坐在陽光下的門前,從日出坐到正午,坐在松樹、山核桃樹和黃櫨樹之間,在沒有打擾的寂寞和寧靜之中,凝神沉思,那是鳥雀在四周唱歌,或默不作聲地疾飛過我的屋子,直到太陽照上我的西窗,或者遠處公路上傳來一些旅行者的車輛的鈴鈴聲,提醒我時間的流逝。

        關於大自然。梭羅說:「荒野中的一切都是這個世界的寶藏。 

       若是少了周圍這些未經開發的森林與草地,我們的村莊生活會是何等的沉悶啊!我們需要荒野的滋養——偶爾涉水走過鶿鷺與秧雞藏身的沼澤,聽聽田鷸的叫聲,聞一聞沙沙作響的莎草,只有一些更野生、更孤獨的鳥禽會在這裡作巢,水貂則是肚皮貼近地面爬行。在我們認真探索並學習一切的同時,也要求一切都保持神祕與原始,要求大地與海洋永保蠻荒,不受我們的開發與探測,因為它們是無從探測的。 

        天才剛亮,大自然裡的所有生物也剛甦醒,她那平靜而滿足的臉龐在大窗戶外看著我,她的唇邊沒有任何問題。醒過來看到大自然與天光,就覺得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大地的積雪仍深,間或點綴著幾株幼松,我房屋所在的那個山坡似乎在說:向前走吧!大自然沒有提出任何疑問,也不曾答覆人類提出的任何問題;她老早就下定了決心。『噢,王子啊,我們的眼睛以仰慕之情凝望宇宙,並將美妙而變化多端的景觀傳達到我的靈魂。夜幕無疑掩蔽了萬物的一部份光輝,但是白晝來臨,向我們揭示這偉大的作品,甚至從大地延伸至廣袤的蒼穹。 

       另外,梭羅認爲,素食可以節省時間,也更有利於身體健康。他在書裡寫道:「有個農夫吿訴我,『你不能只吃素食,因爲蔬菜不能爲你提供骨骼生長所需的營養』。說這話的時候,他走在牛羣後面,這些牛,僅靠草食供養着骨骼的牛,卻能拖着他和他笨重的鐵犁一起前行。 

       這本書的書寫內容廣泛,揉合了個人體驗、象徵手法、歷史傳說等,一邊細膩描寫湖畔小屋的生活,一邊省思、批判當代社會的浮華虛假,用豐富的文字營造出一個個自然與人文場景,從他與松鼠、潛鳥的生趣互動,談到瓦爾登湖的四季變化;從荷馬史詩的壯闊,到孔孟儒學的謙遜;從反思當代的勞動處境,到批判美國的奴隸制度,瓦爾登湖有如一面明鏡,供我們檢視自己的心靈狀態,進而擺脫身上的枷鎖。他抒發感性的優美文采,也深深吸引了普魯斯特、海明威、葉慈、蕭伯納、林語堂等文學名家。

        梭羅並不反對文明,也不完全接受自然,而是選擇結合自然和文化的田園生活。他對待自然的立場和感情,深受當時英國浪漫主義影響,帶有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強調自然的整體性和人與自然的親近,認為自然界是一個廣闊而平等的「愛的共同體(community of love),其中的存在物沒有任何等級和歧視。基於此,他反對把人提高到其他自然物之上,宣稱「沒有任何理由崇拜人」,人也不應該擁有比其他自然物更獨特的權利。

    關於人類耕作與大自然的關係。梭羅說:

    那豆子結出來的果實,不該由我來收成;他們不也是為了土撥鼠而生長嗎?麥穗不應該只是農民的希望,他的種子或穀物也不是他唯一結的果。如此說來,我們怎麼會歉收呢?即使是雜草豐收,他們的種子不也是鳥類的穀倉嗎? 

    我從未擁有過一畝地,也從未擁有過一個人和他耕種的土地;耕地應是土地的一部分,但更多的應是草地和森林,這不僅是為了眼前的利益,而是要通過植被年復一年的生長和腐爛,來為遙遠的將來準備好一份物種模版。 

6)簡樸生活 

       梭羅在書中由返璞歸真、探索生命的開始,反抗性的個人主義思想,與自然共存之人生價值。他崇尚「極簡主義」的簡樸生活,不喝茶不喝咖啡,連音樂都不大想聽,也認為:「清水是一個聰明人唯一的飲料,酒並不是那麼高貴的液體。」常人視為極為枯燥的生活,卻在文中享受孤獨滋味的詩意,傳述如何與自然合而為一,充滿著精神力量與智慧之光,被後世譽為劃時代的作品,在世界範圍內廣為傳播。在瓦爾登湖畔獨居的2年裏,梭羅內心曾有過的衝突與憤懣,曾經瀕臨崩潰的內心,在經過大自然的洗滌之後自我調整最終化爲對未來生活的期望。 

    《瓦爾登湖》的第一章就是《簡樸生活》。全書十八章,第一章佔了大約四分之一的篇幅。 

       首先,梭羅對於當代文明充滿了批判。他認為:「城市是一個幾百萬人一起孤獨地生活的地方。」「文明人就是一種更有經驗和更聰明的野蠻人。」「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人只需要閉上眼睛,轉個向,就會迷路。」又說:「我願我行我素,不願塗脂抹粉,招搖過市,我也不願---我不願生活在這個不安的、神經質的、忙亂的、瑣細的世紀生活中,寧可或立或坐,沉思著,聽任這世紀過去。」因此,他認為:「我們雖然身處向外伸展的文明之中,但過一過拓荒的生活還是有好處的,哪怕只爲了發現生活的基本必需品是什麼……要麼去看看商人的舊流水帳。 

       梭羅一生與愛默生亦師亦友,但是一貧一富之間,形成強烈的反差與對比。提起富有,他帶有批判的觀點:「最富有的時候,你的生活也是最貧窮的。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一個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過自得其樂的生活,抱著振奮樂觀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宮一般。犯不著千辛萬苦求新,無論衣服還是朋友。把舊的翻新,回到它們中去。萬事萬物沒有變,是我們在變。」他也說:「奢侈的富人不只是得到令人舒適的暖和,而是熱得太過反常……就奢侈和舒適來說,最聰明的人的生活,甚至比窮人過得還要簡單、樸素。   

        所以,梭羅提倡:「簡樸、簡樸、簡樸!」他並認爲,人們擁有更多的財產時候是一種負擔。他說:「我看到年輕人,我的同鄉們,他們的不幸就是繼承了農場、房屋、穀倉、牛羣和農具;因爲這些事物都是得之容易去之難。」他們忙於「粗鄙地勞作,而無法採摘生命更精緻的果實。」他是說人們爲了掙錢,無暇顧及自己的精神生活。所以,他也說:「一個人越是有許多事情能夠放得下,他越是富有。

       此外,梭羅在《經濟篇》中有一個自然的段落,專門對人們的舉債與負債行爲進行了批判。他說:「我們都知道,你們中的一些人生活艱難,像過去一樣苟延殘喘。有些讀者甚至付不起飯錢,更別說衣服和鞋了。」「大多數人過著一種平靜的絕望生活,他們心中的歌和他們一起埋入墳墓。 

       面對貧窮這個前提,梭羅認為:梭羅說:「不論你的生命如何卑賤,你要面對它,生活它;不要躲避它,更別用惡言咒罵它。它不像你那樣壞。你最富的時候,倒是最窮。愛找缺點的人就是到天堂裡也找得到缺點。儘管貧困,你要愛你的生活。」一旦「人生如果達到了某種境界,自然會認為無論什麼地方都可以安身。」他說:「我願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盡生活的骨髓,過得紮實,簡單,把一切不屬於生活的內容剔除得乾淨利落,把生活逼到絕處,用最基本的形式,簡單,簡單,再簡單。」只要是人們「他的生活愈簡單,宇宙的法則就會以同等的比例減少其複雜性,於是孤獨不再是孤獨,貧窮不再是貧窮,而脆弱也不再是脆弱。 

       至於有關生活層面,梭羅提到人們不能過度勞動而無知與謬誤,更應該顧及追求精神生活:「大部份的人,即使在這個相對自由的國度,只是因為無知與謬誤,為了生活中無謂瑣事與過度粗俗的勞動而鎮日忙碌,卻不能採擷生活中比較精美的果實;他們的手指因為過度勞動變得笨拙且顫抖,無法從事如此細膩的工作。事實上,日復一日,成天勞動之人,無暇顧及精神生活的完整,無法與他人維持人與人之間應該有的關係,其勞動的價值也會在市場上貶值。因為沒有時間,讓自己淪為機器。 

       所以,梭羅主張人的自我覺醒。他說:「智慧和純潔來自努力,無知和縱慾來自懶惰。」「唯有我們覺醒之際,天才會破曉。破曉的,不止是黎明。太陽只不過是一顆晨星。」因為「一個人怎麼看待自己,決定了此人的命運,指向了他的歸宿。我們的展望也這樣,當更好的思想注入其中,它便光明起來。不管你的生命多麼卑微,你要勇敢地面對生活,不用逃避,更不要用惡語詛咒它。」是以,「如果你歡快地迎來了白天和黑夜,生活像鮮花和香草一樣芳香,而且更有彈性,更加繁星,更加不朽,那就是你的成功。

 7)實踐哲學 

       不過,與此同時,在具體實踐上,其實也有不少人認為梭羅在瓦爾登湖的生活並不算真正的「隱居」,也不是真正的「隱士」。愛默生在梭羅謝世後就明確地對此予以批駁,並且指出這是一個莫大的誤解,因為這種簡樸生活在具體實踐上,一旦脫離了基本的人類文明與社會,其實根本難以落實。 

       一方面,因為梭羅還是脫離不了基本的社會經濟供需法則,因而他在所謂的隱居期間,還是經常到村莊上活動,並在湖畔接待訪客,並在康考特城裡城外擔任他擅長的零工,包括:築籬笆、油漆工、木匠、園丁。另一方面,因為他也經常接受愛默生夫妻的接濟,包括食物提供、雇用完成一些基本工作,才能夠支撐其基本的經濟所需。所以,在康科德一帶,曾經廣為流傳着這樣一則悲涼的笑話:「愛默生先生(夫人)搖響了晚餐鈴,梭羅從林中猛衝出來,手裏拿着餐盤排在隊伍最前面。」梭羅他自己也曾經承認並說道:「我並非生來就是隱士,若有必要,我可能會安坐在酒吧間,並且比屁股最沉的常客坐得還久。」

        彼得.法朗士(Peter France認為,「梭羅是個對東方宗教滿懷熱忱的人。他修習打坐,稱自己為一個偶一為之的瑜珈行者,並把『光來自東方』(Ex Oriente Lux)奉為座右銘。不過,他所嘗試過的孤獨生活,對古代的印度人來說卻不是什麼稀罕的事,反而是被認為是每個人人生的自然歸結。根據印度的哲學,隱士生活是成熟階段的人所應該選擇的生活。這種哲學在印度沈寂了相當時間後,受到梭羅的同時代人羅摩克里希納(Ramakrishna)的復興。他在孤獨中尋求開悟,並從開悟裡帶回來豐盈的教誨。這些教誨,被他的弟子帶到了歐洲和美國,重新點燃了西方人對東方宗教的興趣(這種興趣至今方興未艾)。他的教誨最本質的部份和可以讓所有人都受惠的部份就是:所有宗教都是殊途同歸的。」

       法朗士對於梭羅日記進行具體實踐的考證。研究中指出,受到自己閱讀和愛默生引介的浪漫主義詩人詩歌的激發,梭羅很早就有透過孤獨生活去領受大自然的信息的念頭。他把隱居在湖邊視為是對自己所主張的經濟哲學的一個實驗。這種經濟哲學,可說是古代隱士思想在19世紀的一種擴充和表達。因為梭羅把人生的活動分為兩種,一種是為維持生活所必須要從事的勞動,一種是個人自由選擇的活動。前者是枯燥乏味的,而後者則是有價值的。因此,美好生活的原則,應該就是儘可能把「自由時間」擴充到最大,把從事枯燥勞動的時間減少到最少。事實上,梭羅宣稱,他的目標就是要把聖經「六天工作,一天休息」的教誨給顛倒過來。梭羅按照美國拓荒者的傳統,找來一些鄰居,幫他把屋架豎起來和鋪上屋頂。梭羅並不認為這樣做是違背了自己追求獨立自足的原則:「在幾個相熟的鄰居的幫忙下,我把屋架豎了起來;我請他們幫忙,與其說是出於必要,不如說是為了藉此增進鄰居情誼。」屋子寬10英尺,長15英尺。全部的造價是28.125美元。根據這一點,梭羅指出:「我發現,一個學生如果想有一個可住一輩子的遮蔽處,他用一年的房租錢就盡夠自己蓋一間。」為了把飲食的開支降到最低,他闢種了一個菜園,裡面最引人注目的作物就是一列又一列的豆子,它們加起來有七英里那麼長。由於梭羅自承「就豆子而言,我是個畢達哥拉斯派。(按:表示他不愛吃豆子)」,所以,他會種豆子,純粹是為了貫徹他的經濟理想。不過,他卻把種豆子的時間歸類為「自由時間」,因為他發現他愛上了這種活動,而且鋤土也「使我跟土地發生連繫,讓我變得像安泰俄斯(Antaeus)一樣有力量。」在鋤土的過程中,他不但感到靈感勃發,而且常常神遊於古人和今人之間。 

       當然,《瓦爾登湖》還是可以被視為一部實踐哲學。由其中可以清楚看出梭羅之與自然共存之人生價值,與持續不斷對社會關懷之批判性思考,及人類生活真正價值的深入探討,充分反映其生活觀點與道德良知。梭羅在書中提到:

    人們安於現狀,聽天由命。這種生活狀態,無論是在城市,抑或是在鄉村,都瀰漫著深深的絕望。即使錦衣華服,用麝皮或者貂皮來武裝自己,這也只是於絕望中尋求一絲安慰而已。很多人都熱衷於遊戲或者娛樂,這也是一種發泄,不是放鬆。真正的智者,是不會沉溺於絕望之中的。對於人生的真諦、生存的意義、生命的本質,人們的選擇總是趨於一致的。那些看似是經過了慎重而明智的考慮做出的選擇,其實僅僅是因為在內心中別無他選。因為固有的觀念蒙蔽了我們智慧的大腦,只要保持冷靜而健康的思維,你就會知道,每天的太陽都會提供新鮮的光芒,舊日的偏見時刻都能夠被摒棄和糾正。無論多麼古老的思想或者行為,在沒有被有效驗證之前,都不足以服人。 

       他還提到:「知道自己知道什麼,也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這就是真正的知識。」是以,「做一個哲學家不用奇思妙想,也不需成一家之言,而是愛好智慧到奉為圭臬,過簡單、獨立、豁達而誠信的生活。」「一個人若能自信地向他夢想的方向行進,努力經營他所嚮往的生活,他是可以獲得通常還意想不到的成功的。 

       不論如何,梭羅洞察到的哲學真理,包括像印度的聖雄甘地、美國的約翰·甘迺迪和馬丁·路德·金這樣的政治家,還有俄國文學泰斗托爾斯泰,都曾在著作或演說當中聲言深受其影響。論及社會與個人的衝突、自然與人性的對立時,梭羅也如預言者般地宣示了當今最重視的「公民精神」與「環保意識」,使得《湖濱散記》不只是一本哲學思辨,更是實踐哲學的典範。

       其他作品,有政論《論公民的不服從義務》(又譯為《消極抵抗》、《論公民抗命》、《公民不服從論》(1849)、《沒有規則的生活》(1863),充分代表梭羅富反抗性的個人主義思想的文章,討論面對政府和強權的不義,為公民主動拒絕遵守若干法律提出辯護。他的論公民不服從與權力之「公民不服從」,是建立在「惡法非法」的理念上。因為他認為法律是基於人類社會的道德所建立的約束制度,而非政府控制人民的手段。法律既然是出自於道德,它必須是正義的。但是法律是人制定的,有時會被當權者操弄而變得不具道德性。梭羅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人民便不應該服從不道德的法律。這就是「公民不服從」的核心概念。例如;1846年美墨戰爭爆發。美國為了奪取原本屬於墨西哥所有的德州,開徵了戰爭人頭稅。梭羅因為不認同美國政府發動戰爭的作為,而拒繳這筆稅。這位哲學家還因此入獄了ㄧ天。他在日記裡寫道︰「我碰過的唯一攔路強盜就是國家。當我拒絕繳稅的時候,它就逼我接受那我不想要的保護。這跟搶劫有什麼兩樣?我只不過是向它申明當初它宣稱要賦予我的自由,它卻監禁我。我愛人類,卻痛恨他們的祖輩設立的制度。」他認為繳這筆戰爭稅是不義不對的,如果每個人民都盲目順從的繳交無異是為虎作倀,間接成為美國政府的殺人幫兇。因此,連續六年拒絕繳交戰爭人頭稅,以實踐他的「公民不服從」理念。他甚至認為在一個不正義的政府統治下,有道德的人因為追求正義而違抗政策時,不惜去坐牢才是正義的表現。印度的聖雄甘地就是受到梭羅「公民不服從」的理念影響而倡導「不合作運動」。 

       不過,梭羅在世的時候,他的政治文章並沒有太大的迴響,所以他的同代人視他為自然主義者,而不是激進分子。

----------------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百度、期刊、論文………等網路資訊,暫不列。

梭羅(H. D. Thoreau)著, 劉泗翰譯,2020,《湖濱散記: 關於簡樸、獨立、自由與靈性,梭羅獻給我們這個世代的心靈筆記》。台北:果力文化。

梭羅(H. D. Thoreau)著, 許崇信、林本椿譯,2013,《湖濱散記》。台北:高寶出版社。

梭羅(H. D. Thoreau)著, 林玫瑩譯,2002,《孤獨的巨人-梭羅的生活哲學》。台北:小知堂出版社。

虎尾厝沙龍,2021/01/29,<《湖濱散記》:後疫情的哲學思辨>,《記疫見‧COCID 19》。

彼得.法朗士 (Peter France),梁永安譯,2018/08/21,<隱居到森林的梭羅,卻因欠稅坐了一晚的牢>,《隱士》第二版。台北:力序文化

台長: Mann
人氣(1,862) | 回應(3)| 推薦 (24)| 收藏 (0)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研究草稿 |
此分類下一篇:生態的故事-6
此分類上一篇:生態的故事-4

藍心
好久不見
秋節愉快
祝福一切都好
2021-09-21 12:58:04
版主回應
謝謝藍心來訪,目前一切尚稱順利,忙而不盲!
感謝您多年前的詩作平台,欣賞世界的真善美!
終於輪到我啦,準備下週打第一劑疫苗BNT了!

謹祝 中秋佳節快樂,闔家平安!
2021-09-21 13:20:29
藍心
您之前一陣子關台
今天有幸在格友那兒遇見您,開心

希望您的第一劑疫苗之後持續保持身體健康,平安
2021-09-21 13:38:17
版主回應
實在不敢當,不敢當,我是偶爾寫這裡的文,平時是以研究與教學為主體!
月泱台長去的地方真的是超有創意,似乎可以讓人倘佯詩林文湖.洗滌心靈,
謝謝您的祝福.
2021-09-21 14:10:19
(悄悄話)
2021-09-27 05:56:4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