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4 00:12:54| 人氣23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16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潘文良著作集>小說品>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本文:◎一~五 ◎六~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六

  阿文睡著睡著,恍惚之間,聽見——
  阿蕬嘰哩呱啦的叫著。
  茉莉‥「嗯!」了一聲,又嘰哩呱啦的說著。
  阿文睜開眼睛,但見——
  茉莉跪坐著,在弄一些,買來的食物。
  阿文挺了下腰,站了起來,伸了下身子,笑道‥「回來啦!」
  茉莉笑問道‥「你又睡一覺了啊?」
  阿文笑道‥「哼哼!沒事嘛!睡覺最好……浪費時間了!」
  茉莉笑了笑,問道‥「你想吃炒飯,還是炒麵?」
  阿文坐了下來,笑道‥「炒麵好了!」
  茉莉便盛了碗炒麵,遞給阿文,笑道‥「哪!請吃!」
  阿文笑道‥「謝啦!」
  小石叫道‥「我要炒飯!」
  阿蕬叫道‥「我要炒麵!」
  茉莉便盛了碗炒麵給阿蕬,又盛了碗炒飯給小石,然後,自己盛了碗炒麵,問阿文道‥「好不好吃?」
  阿文點頭道‥「好吃啊!」(阿文好養得很,對於吃的,一向也沒什麼注重,什麼都嘛好吃;真被阿文覺得難吃的,大概其他人,都不會吃、不要吃了。)
  茉莉笑道‥「這家炒麵、炒飯,可是很有名的喔!」
  阿文笑道‥「不知是‥『有名才好吃』,還是‥『好吃才有名』吼?」
  茉莉愣了一下,笑道‥「可能……都有吧!?」
  阿文笑了笑,也懶得搭話,吃完了炒麵,又吃了碗炒飯,然後‥喝了碗湯,填飽了肚子,便問道‥「茉莉!有沒有……打火機呀? 我來升火嘍!」
  茉莉便從紙袋裡,拿了個打火機,遞給阿文。
  阿文看了會兒打火機,心想‥〔這個世界,車子都在天上飛了,這「打火機」,好像也沒多大的改變嘛!? 呵呵!有得用,就好了啦!〕阿文笑了笑,於是便上前去升火。
  阿蕬跟小石吃飽了,也上前幫阿文升火。
  阿文升好了火,便蹲坐在火堆前,兩手抱著膝蓋,望著火發呆。
  茉莉坐到阿文身旁,笑問道‥「嘿!阿文……你在『沉思』什麼啊?」
  阿文回過神來,笑道‥「哼哼!我在『發呆』啦!」
  茉莉笑道‥「發呆啊!?」
  阿文笑道‥「發呆啊! 哼哼! 我有句話說‥
『作家即使是在「發呆」,別人也會認為‥他是在「沉思」。』
  茉莉笑問道‥「哼哼哼哼……那你在發什麼呆呢?」
  阿文笑道‥「發呆就是發呆,還『發什麼呆』呢?」
  阿蕬突然叫道‥「發呆……真無聊!」
  阿文聽了,不禁‥「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茉莉等阿文笑停了,叫問道‥「笑什麼笑啊?」
  阿文笑道‥「不知道是『無聊才發呆』,還是『發呆才無聊』吼?」
  茉莉搖頭笑道‥「你們作家,就想這些‥奇奇怪怪的問題……什麼‥好吃才有名、有名才好吃;無聊才發呆、發呆才無聊……」
  阿文笑了笑,也懶得搭話,抬頭看著滿空的星星。
  茉莉沉默了會兒,叫問道‥「阿文……想不想‥游泳啊?」
  阿文笑道‥「晚上……游泳……蠻冷的耶!」
  茉莉笑道‥「我就想游泳呀!烤烤火,就不會冷了嘛!」
  阿文笑道‥「要游……妳自己去游!別拖我『下水』啊!」
  茉莉噘了下嘴‥「嗯……」的嘆了口氣,叫道‥「算了!不游就不游……」
茉莉把頭靠到阿文肩上,又嘆道‥「嗯……真的很無聊耶!」
  阿文伸直了腳,笑道‥「無聊……就發發呆嘍!」
  茉莉伸了下腰,便枕著阿文的腿,躺平了身子,閉上眼睛,叫道‥「其實……也是蠻累的了……只是‥我不想,就這麼睡著了……」
  阿文也不想搭話,看看天、看看大海,看看小石、阿蕬——
  小石坐著,竟打著瞌睡。
  阿蕬拿著樹枝,引著火玩。
  阿文又低頭,端詳著茉莉——
  茉莉突然睜開眼睛,笑問道‥「幹嘛這麼看著我?」
  阿文笑問道‥「『欣賞』一下,不可以嗎? 會……少一塊肉啊?」
  茉莉笑著,閉上眼睛,也不搭話。
  阿文又看了會兒茉莉,便倒下身子,躺到毯子上,心想‥〔這樣子……應該是很……幸福的事,為什麼‥我卻覺得‥不實在呢? 我在作夢吧!?〕
  茉莉突然起身,把躺到沙灘上,睡著了的小石,給抱到毯子上,又到車子裡,去拿了條被子來,踢了踢阿文的腿,笑道‥「躺好嘛!」
  阿文便移正了身子。 (躺跟毯子的邊緣平行。)
  茉莉叫道‥「阿蕬!要不要睡覺呢?」
  阿蕬便丟了手中的樹枝,躺到阿文身旁,叫道‥「叔叔……現在是晚上了,你可以‥講故事了吧!?」
  阿文讓阿蕬枕著手臂,擁著阿蕬,笑道‥「好……叔叔說故事!」
  茉莉把被子給攤了開來,蓋住小石、阿文、阿蕬,然後,自己也鑽進被子裡,枕著阿文的右臂,側臥著身子,一手抱著阿文,叫道‥「嗯……這樣……感覺好幸福喔!」
  阿文笑了笑,也懶得搭話。
  阿蕬又叫道‥「叔叔……說故事嘛!」
  阿文笑道‥「好……叔叔說一個……『夢的故事』……我想一個短一點的!」
  阿蕬叫道‥「說長一點的啦!」
  阿文笑道‥「要是妳沒聽完,就睡著了……那我不是‥白講了嗎?」
  阿蕬笑道‥「哼哼!那我不要睡著,就好了嘛!」
  阿文笑道‥「好……那我講一個……『拇指猴』的故事好了!那是叔叔作夢,而改編成的故事……拇指猴,有兩隻,牠們只有人的拇指,一般大小,牠們的猴媽媽,也只有三十多公分高,牠們是從遙遠的星球上,掉落到地球來的……」
阿文說著說著,發覺阿蕬睡著了,於是‥便吞了吞口水,停了下來。
  茉莉突然叫問道‥「然後呢?」
  阿文笑問道‥「妳還沒睡著啊?」
  茉莉笑道‥「剛才想睡,現在就不想睡了。」
  阿文‥「喔!」了一聲。
  茉莉笑道‥「然後呢?」
  阿文笑道‥「然後……就沒啦!」
  茉莉叫道‥「說完嘛!要是沒聽完……很遺憾……很不甘心耶!」
  阿文笑道‥「是嘔!? 好吧!我繼續說——後來……」
  茉莉跟小孩子似的,一邊聽、一邊笑著。
  阿文好容易地,把故事給說完了,笑道‥「妳真是……童心未泯呀!」
  茉莉笑問道‥「『童心未泯』,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阿文笑道‥「看情形啦!不過‥總是還不錯啦!保有一顆童心,會比較快樂的啦!有時候,我會跟小朋友,玩得很瘋……看在別的大人眼裡……還以為‥我『返老還童』了呢! 有的,還會『酸溜溜』的說‥『你都這麼大的人了,還跟小朋友似的……』 像這種人,恐怕就會因為‥失去童心,而活得很苦惱……
而且‥保有一顆童心,對於事物,會有一分好奇與興趣,這也是作家『創作』,所須具備的條件喔! 像一些老人,若是保有『創作力』,那他就會活得很豐富、很快樂;若是對事物,不再好奇、不再感興趣的老人,活著,往往就是在等死哪!」
  茉莉沉默了會兒,突然輕聲叫問道‥「阿文……你說‥我們這樣子……像不像,是在『戀愛』啊?」
  阿文沉默了會兒,笑問道‥「妳說呢?」
  茉莉突然親了阿文一下臉頰,叫問道‥「阿文……你做我的情人,好不好?」
  阿文不禁笑問道‥「妳們……這個世界的女孩,都像妳這樣‥『熱情大方』嗎?」
  茉莉笑道‥「總要自己喜歡的嘛! 誰會對自己討厭的人……熱情大方呢?
我不喜歡的,我理都不理呢!」
  阿文笑道‥「我們認識,不過兩天,妳就對我這麼……親啊親的……」
  茉莉笑道‥「在醫院,我可是……看顧你五天了耶!」
  阿文笑道‥「喔!是這樣子啊!? 那真是‥謝謝妳啊!」
  茉莉笑道‥「哼哼!不客氣!那是身為護士,所應該做的啦!」
  阿文笑道‥「那也才……七天呀!」
  茉莉笑道‥「不是有句話,說什麼……嘔!『一見如故……一見鍾情』嗎?」
  阿文不禁嘆道‥「呵……阿文真是……『幸福‥幸運又有福氣』啊! 竟然有個漂亮的美女……主動要我當她的情人……這可怎麼辦呢?」
  茉莉笑道‥「像你這種人‥『愛在心裡口不開』的,總是很『被動』……如果我不說,只怕‥你永遠也不會開口……我只好『主動』嘍!」
  阿文不禁自問自答道‥「我是不是在作夢啊? 我一定在作夢!」
  茉莉笑道‥「作夢也好呀!作這樣的『美夢』,也不壞嘛!」
  阿文笑道‥「是啊!作作美夢,過過乾癮也罷!人生,又何嘗不是‥一場夢呢?」
  茉莉又問道‥「你說……好不好嘛?」
  阿文笑問道‥「如果我說‥『不好』,那妳會怎樣?」
  茉莉笑道‥「不怎樣呀!還能怎樣? 不好就算了嘛!」
  阿文笑道‥「那就好!」
  茉莉叫道‥「好啊!? 我好高興喔!」茉莉竟然親了阿文好會兒,方才叫道‥「我有男朋友了……」
  阿文叫道‥「嘿!我是說‥妳能這樣想‥『不好就算了』,這樣就好……我可還沒說『好』啊!」
  茉莉沉默了會兒,叫道‥「你好討厭喔!說這種話……人家追我,我還不讓他追呢!你竟然……你就別在那裡……有句話,怎麼說啊? 嗯……啊!『枵鬼假細膩』啦!」
  阿文笑道‥「哼哼哼哼!連『台語』,妳也會講啊!?」
  茉莉笑道‥「『台語嘛會通』嘛!有這『語言解譯器』,我還能說『客家話、廣東話』呢!」
  阿文不禁叫想‥「哇……這『語言解譯器』,還真是……厲害呢!」
  茉莉接著說‥「國語、台語、客家話、廣東話,還不都是『中國話』嘛!?」
  阿文笑道‥「說的也是!」
  茉莉又叫問道‥「那你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啊? 人家……美女要當你女朋友,是你的榮幸耶!」
  阿文笑道‥「說的也是……哼哼!我還能說『不好』嗎? 那未免也太『不識抬舉』了吼!?」
  茉莉叫道‥「是啊……那就是『好』嘍!?」
  阿文笑道‥「有這麼好的事,當然好啦!」
  茉莉聽了,竟然高舉手臂,手指比了個「V」字,叫道‥「耶……太好了!」
  阿文不禁笑道‥「嘔……妳真是……有點『三八』耶!」
  茉莉叫道‥「三八……二十四……什麼意思?」
  阿文笑道‥「聽不懂,就算了……〔免得妳打我!〕」
  茉莉一翻身,趴到阿文懷裡,叫道‥「嗯……好幸福、好快樂喔……」
  阿文笑道‥「我有話說‥
『當你(妳)失去她(他)時,還能好好活下去,那你(妳)再戀愛、結婚吧!』
『失去』呢……有許多種情形啦!像是‥負心而去、意外死去、失蹤……都會『失去』,失去的時候,還能好好的活下去……不為『失去』而憂悲惱苦、愁煩啼哭的話,那就去戀愛、去結婚吧!」
  茉莉叫道‥「為『生離死別』而悲傷,這是很正常的……情緒嘛!」
  阿文笑道‥「是啦!只希望‥不要悲傷得太久啦!不然‥何益於他人、何益於自己呢? 我說這句話,也只是一種‥心理準備啦!因為‥『世間無常』嘛!這種『幸福、快樂』的感覺,往往也只是一時的……激情、一時的迷戀罷了!」
  茉莉沉默了會兒,嘆道‥「唉……你真會……潑冷水……殺風景……」
  阿文笑道‥
「人家說‥『愛情是盲目的。』
 戀愛的人,常因痴迷,而看不清楚真相……也不想看清楚真相,
 所以就‥『自欺欺人』,一直『自我催眠』的說‥『我愛他,他也愛我!』
 結果‥往往就上當受騙……
 當然啦!有時候,對方也『不是故意』要騙妳的。
 他在當時,往往也是‥真情流露、真心愛妳啦!
 只是‥妳沒看清楚‥對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會是個有責任心的人嗎?
 結果‥就傻傻的付出……感情,乃至於金錢、身體……
 有一天,他若跟妳說‥『我覺得‥我不愛妳了!我們分手吧!』
 妳會很瀟灑地,跟他分手嗎?
 他說的,也是『實話』啊!
 因為‥男女之間的愛,也是‥『無常變異法』。
 所謂‥『無常變異』,就是‥『不會永遠都這樣子』啦!
 就算有『永恆的愛』吧!
 他會跟妳說‥『我覺得‥妳並不是我的真愛……我還沒找到‥我的真愛……』
 如果‥有一天,他離開妳了,妳會怎樣呢?
 會覺得‥自己吃虧、上當了嗎?」
  茉莉半天也不答話。
  阿文笑道‥「說個……『案例』給妳聽好了! 嗯……還是『長話短說』吧!
有一天,有個女孩……是我的讀者啦!
她打電話找我,她喝了酒,還說想自殺,為什麼呢?
因為‥男友不要她了,她『人財兩失』……不想活了。
我呢!靈機一動——要她去拿了個盆栽,跟一支剪刀。
她拿了盆『榕樹』的盆栽。
我要她把榕樹的枝葉,一一的剪掉,然後,我問她說‥『妳覺得‥這榕樹,被妳剪掉了枝葉……被妳『傷害』成這樣子,這榕樹,還活得下去嗎?』
她說‥『應該可以啊!』
我便說‥『是啊!只要根在、主幹在,過不了多久,他還是會再發芽的啊!
而妳,受到這樣的傷害——但命也還在……為什麼‥會活不下去,而想「自決」(自殺解決)呢?』
她聽了,也就恍然而悟,答應要好好活下去啦!

  茉莉笑道‥「哼哼!你真是聰明!這種辦法,你也想得到。」
  阿文笑道‥「我有話說‥
『我不是特別聰明,我只是愛動腦筋。』
『動動腦——萬事好;不動腦——費手腳。』

  茉莉笑道‥「哼哼哼!你的『話』……還真多呢!真是厲害!」
  阿文笑道‥「如果是妳……『人財兩失』的話……喔!這世界,『失財』是不會難過啦!如果是妳……妳會怎樣呢?」
  茉莉沉默了會兒,說道‥「我想……只要他不是故意騙我……不是『始亂終棄』,那我應該可以……接受吧!?」
  阿文笑道‥「呵呵!不接受,也得接受啦! 就算他是故意騙妳的,妳也得接受啊!教自己因此而‥『憂悲惱苦、愁煩啼哭』,那『損失』,豈不是更大了嗎?妳要是活得不好,乃至於『自戕』,那豈不是‥稱了他的心? 所以說‥要能勇敢的、好好的活下去,才不會讓他看笑話嘛!」
  茉莉笑道‥「說的也是!」
  阿文又道‥
「再說‥本來,我們就沒辦法『擁有任何人』。
 想『擁有』,那不過是‥自己的『貪欲、佔有欲』作祟罷了!
 本來就『沒有』,在一起時,就覺得『有』,其實‥那也只是『暫有』;
 後來沒有了,也只不過是‥恢復以前的『沒有』罷了!
 再說‥本來就『沒有』,又何嘗『失去』什麼呢?」
  茉莉翻身枕著阿文的手臂,笑道‥「話是不錯啦!不過……我覺得‥怎麼一談到『愛情』,你的想法,就有些悲觀、有些消極呢? 你就只想這些『負面』的、只看這些『壞的』,越想就越糟……難怪‥你會……不交女朋友、不談戀愛、不結婚……你根本就是……被自己給嚇到了嘛! 這叫作‥『鑽牛角尖』,對不對?」
  阿文笑道‥「哼哼!我只是做『最壞的打算』罷了!
或許是因為‥我走的,是『修行』的路,所看的、所想的、所說的,自非一般人,所能認同哪!
佛謂‥『愛是生死、苦惱根源。』
蓋‥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惱苦哪!
『愛情』對世間人,有其是處;但對修行人,則無其是處哪!
這世間人,要說『愛情』,有什麼『正面的、美好的』的話,那麼‥
有人說‥『愛情,可以使人,成為詩人;愛情,是藝術創作的泉源。』
有人說‥『世間許多偉大的文學作品、藝術作品,都是因「愛情」而產生的。』
有人說‥『愛,使人變得勇敢。』
有人說‥『愛使生活豐富、使人生幸福。』(以上四句,其實是阿文說的。)
有人說‥『如果沒有愛,我不知活著,要幹什麼。』(這句話是阿文亂講的!)
有人說‥『愛是生活的架構,生活因愛而光彩,人生因愛而美麗——
 愛不只是愛,而是希望、快樂。』
(這句,不知是誰說的。)
〈拜倫〉說‥『愛情乃完善生活之最大基礎。』
〈雨果〉說‥『生命是一朵花——愛情是花蜜。』
呵呵!這就是世間人,對於『愛情』的看法啦!
看起來,真是『美好』極了,然而,我就常說‥
『愛情』的『快樂屋』,卻是建築在『痛苦的泥沼』上哪!
你必須很小心……很小心,要是一不小心,就會陷入泥沼之中——
『憂悲惱苦、愁煩啼哭、牽掛恐怖、怨恨忿怒』一番……
說起來,實無益於‥『了生脫死』之道也!」
  茉莉笑道‥「我啊……說不過你啦!我只是覺得‥
『儘管愛情的路上,有荊棘、有猛獸、有泥沼、有陷阱……
 儘管我會遇難、會受傷……乃至會死亡——
 我都願意去走一遭,才不枉此生!』

  阿文笑道‥
「好啦!我們就別『討論』這個了!『觀念』,其實是很『個人主觀』的——
 人生,有很多種相貌;生活,有很多種形式;生涯,有很多個方向……
 為人最可貴的,就是『自由』!
 人們,可以自由的,去選擇自己所想過的生活嘛!
 只要他『心甘情願意歡喜』,那麼‥別人又有什麼好說的呢?
 又能說什麼呢?」
  茉莉笑道‥「哼哼!想來啊!你真是……不同於‥我過去的那些男朋友……」
  阿文笑道‥「哼哼!每個人,都嘛是不同的呀!」
  茉莉笑道‥「我是說‥他們才不會跟我談這些呢!」
  阿文笑問道‥「那……他們都跟妳談些什麼呢?」
  茉莉笑道‥「不告……訴你!」
  阿文笑道‥「不告訴我,那就算了!我是不會‥像有些人一樣‥『人家不說,就更想知道;不知道,就會很難受……』 人家不說,還鬧到人家非說不可呢!」
  茉莉打了下阿文的肩膀,嬌嗔地叫道‥「你好討厭喔……」
  阿文笑問道‥「討厭……還要我做妳的男朋友?」
  茉莉突然‥「哼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竟嘆道‥「唉……真拿你沒轍耶……真是又好氣、又好笑!」茉莉叫著,又趴到阿文懷裡,搥了下阿文的肩膀。
  阿文笑道‥「好啦……能不能讓我起來一下? 我去……給花澆水一下!」
  茉莉叫問道‥「三更半夜的……幹嘛去給花澆水?」
  阿文笑道‥「我去尿尿啦!」
  茉莉愣了一下‥「嘔!」了一聲,方才翻身,躺到一旁‥「哼哼哼哼……」的偷笑著。
  阿文起身,笑道‥「這樣也好笑啊?」
  茉莉笑道‥「尿尿就尿尿……還給花澆水呢!」
  阿文笑道‥「我給花施肥,不行嗎?
我有話說‥『不用就沒用,要用就有用。』
我這叫‥『廢物利用』嘛!」
  茉莉聽了,又摀著嘴巴‥「哼哼哼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阿文搖了搖頭,於是便到樹林裡,找了一棵花「施肥」,然後,又撿了些枯樹枝,回到火堆旁。
  茉莉坐在火堆旁,看到阿文,問道‥「怎麼去那麼久?」
  阿文坐了下來,說道‥「撿木柴嘛!」阿文說著,便給火堆,添了些柴。
  茉莉依著阿文的肩膀,輕叫道‥「阿文……我們來跳舞,好不好?」
  阿文笑道‥「我不會跳舞呀……為什麼‥要跳舞?」
  茉莉笑道‥「我想跳舞嘛……跳舞,可以增進感情呀!」
  阿文抬頭看著明月,深深地,呼了口氣。
  茉莉笑道‥「我看……你不只是‥『太老實、太君子、太道德、太宗教』,還『太木頭』了呢!」
  阿文笑道‥「木頭啊!
孔子說‥『朽木不可雕也!』 我說‥
『朽木不可雕——但朽木可以當柴燒——
 廢物也可以利用‥不用就沒用,要用就有用。』

  茉莉搖頭笑道‥「哼哼哼……你是真的傻,還是『裝傻』呀? 都不懂人家的心……不懂人家的情……我看——你是『裝傻』啦!你能當作家,怎麼會傻呢?」
  阿文笑道‥「哼哼!是這樣子嗎?」
  茉莉笑道‥「我都二十歲了……你也不敢愛我、不能愛我嗎?」
  阿文笑道‥「二十歲……太年輕了!」
  茉莉笑道‥「不是有一句話說‥『年齡不是問題、身高不是距離、體重不是壓力……國藉、膚色、學歷,沒有關係』嗎?」
  阿文笑道‥「還『男女都可以』呢!」
  茉莉‥「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搖頭笑道‥「我覺得……你這人啊!真不是個好情人……」
  阿文笑道‥「是這樣子嗎? 哼哼!我也是這麼覺得耶!
『阿文不會是個好情人——不過‥阿文會是個好朋友!』
  茉莉笑道‥「說的也是……我猜呀!你一定不會寫『愛情小說』,對不對?
你要是寫『愛情小說』,一定沒人要看的!」
  阿文笑道‥「何以見得?」
  茉莉笑道‥「一點都……不精采嘛!」
  阿文笑道‥
「我是『不為』也!而非『不能』也!
 要是真想寫,那就勤快一點,『收集資料』……『七世姻緣』,我都可以寫哪!
 年輕時候的我,就想了好多的小說題材,像是‥科幻的、武俠的……
 當然,也有愛情小說啦!
 長大了,也就不想寫那些,愛得‥悱惻纏綿、夢縈魂牽……
 活來死去、哭哭啼啼,什麼海誓山盟、天驚地動……
 波折不斷、高潮疊起、精采無比……
 感人肺腑、扣人心弦、賺人熱淚……的愛情小說啦!」
  茉莉笑道‥「是喔……是這樣子嗎?」
  阿文點頭笑道‥「沒錯!就是這樣子!」
  茉莉搖頭嘆道‥「唉……我真服了你!要你跳個舞,你就跟我扯一堆……」
  阿文起身,笑道‥「好吧!好吧!跳舞……跳舞……」
  茉莉起身,笑道‥「等一下!」茉莉說著,便到車子上去「放音樂」。
  阿文笑道‥「小聲點……別吵到人了!」
  茉莉把音樂轉小聲了些,笑道‥「這裡……方圓十里,沒人哪!」
  阿文笑道‥「我是人、妳是人;阿蕬、小石,都是人哪!」
  茉莉走到阿文面前,雙手摟著阿文的脖子,笑問道‥「你真的不會跳舞嗎?」
  阿文把雙手摟著茉莉的腰,搖頭笑道‥「不會啦!」
  茉莉笑道‥「那……跟著我腳步走,就好嘍!」
  阿文但隨著茉莉,前進、後退、左轉、右轉……的跳了起來,舞步雖不熟悉,但還算配合得好——沒踩到茉莉的腳。
  茉莉跳著跳著,便擁抱著阿文,把頭靠到阿文的肩膀上,叫道‥「這樣子,感覺好幸福、好快樂喔!」
  阿文笑問道‥「幸福、快樂……這麼輕易可得嗎?」
  茉莉笑道‥「這哪輕易可得啊? 要認識一個人、喜歡一個人……肯跟你跳舞……哪是輕易可得啊?」
  阿文笑道‥「說的也是……」
  茉莉突然問道‥「那你覺得呢? 幸福、快樂嗎?」
  阿文輕笑道‥「呵呵……還很『甜蜜、溫馨』……還很『感動』呢!」
  茉莉笑道‥「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吼!?」
  阿文也懶得搭話,抬頭看看天、放眼看看海……做了下深呼吸,跳著跳著,一念心起,胡亂詠道‥「我歌……聲悠揚;我舞……步凌亂……」
  茉莉抬頭笑道‥「我歌……情綿綿;我舞……身翩翩……」
  阿文想了想,又詠道‥「我歌……心歡樂;我舞……影婆娑……」
  茉莉笑道‥「好好玩喔……然後呢?」
  阿文笑道‥「然後……沒有啦!想到再說!」
  茉莉又把頭,靠到阿文肩上,漫步地跳著。
  阿文隨著茉莉,跳啊跳的,也不知跳了多久,只覺得無聊,於是便停下腳步,笑問道‥「小姐……妳跳過癮了嗎?」
  茉莉望著阿文‥「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輕吻了一下阿文的唇,然後,便瞪大眼睛,望著阿文。
  阿文呶了呶嘴,「乾脆」也張大眼睛,直看著茉莉。
  茉莉低頭笑道‥「幹嘛一直看著人家!?」
  阿文笑道‥「哼哼!嘿!是妳先看我的耶……妳不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妳呢? 妳也真……奇怪!妳看我就可以,我就不可以看妳啊?」
  茉莉打了下阿文的手臂,叫道‥「嗯……你真討厭耶……你就不會讓我一下呀? 說話……都不饒人的……」
  阿文笑道‥「好啦……對不起!好嗎?」
  茉莉摟著阿文的腰,笑道‥「好……我們走走,好嗎?」
  阿文便搭著茉莉的肩膀,笑道‥「好……要走就來走!」
  茉莉便跟阿文,沿著沙灘走著。
  阿文走著走著,一念心起,叫問道‥「嘿!阿蕬、小石他們,不會怎樣吧?」
  茉莉笑問道‥「會怎樣?」
  阿文笑道‥「會不會……有老虎啊……還是熊呀……跑出來咬他們?」
  茉莉笑道‥「哼哼!你可真會……想像啊! 還有……流星,掉下來,砸到你的頭呢!」
  阿文笑道‥「難說喔!天底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
  茉莉突然舉拳,敲了阿文一下頭,笑道‥「流星……砸到你的頭了!」
  阿文撫了撫頭,笑道‥「妳還真是……頑皮呢!」阿文於是‥彈了一下茉莉的耳朵,閃到茉莉面前,笑道‥「老虎咬妳耳朵了!」 (阿文本是想‥抓一下茉莉的屁股,叫道‥「老虎咬妳屁股了!」不過一轉念, 也就下不了手了——那太沒禮貌了!)
  茉莉伸手揉著耳朵,愁著臉,卻笑道‥「會痛耶……」
  阿文笑道‥「妳敲我的頭,也會痛耶……」
  茉莉叫道‥「討厭……」茉莉叫著,突然一拳又打向阿文——
  阿文趕忙向後,跳了一步,趕緊轉身便跑。
  茉莉便也追著阿文跑。
  阿文跑了會兒,心想‥〔一直跑……還真累人呢!〕阿文於是便停下腳步,轉身舉起雙手,叫道‥「好……我投降……」
  茉莉卻來不及煞車,一把撞上阿文,把阿文給撲倒了——
  浪潮衝了過來,竟淹沒了阿文。
  阿文一時不備,竟喝了口海水,嗆得‥「嗯哼!哦喝!哦喝……」的咳著。
  茉莉伏在阿文懷裡‥「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浪潮又衝了過來……
  阿文只得摒住呼吸、閉上眼睛,等浪潮退了,趕緊叫道‥「快起來……我淹死啦……」
  茉莉這才笑停了,起身拉起阿文。
  阿文不禁叫道‥「真倒楣……這下……妳可高興了吧!?」
  茉莉笑道‥「誰叫你突然停下來的? 自作自受!」
  阿文也只得笑了笑。
  茉莉望著阿文,撥了撥被水浸濕、覆蓋在面前的頭髮,好會兒,笑了笑,竟把洋裝給脫了下來。
  阿文笑問道‥「幹嘛?」
  茉莉把洋裝給扔到沙灘上,笑道‥「游泳……」茉莉說著,便走進海水裡,游起泳來。
  阿文便雙手抱胸,看著茉莉。
  茉莉叫道‥「阿文……下來玩水嘛!」
  阿文笑了笑,於是便脫了上衣,下到水裡,笑問道‥「妳很喜歡游泳吼!?」
  茉莉笑道‥「我從小,得過好幾次‥女子游泳冠軍呢!」
  阿文叫道‥「是嘔!難怪……妳下到水裡,就像『如魚得水』似的……」
阿文笑了笑,跟著茉莉,游了好半天,覺得累了,方才起身叫道‥「茉莉啊!妳游過癮了沒啊?」
  茉莉叫道‥「過癮了!」
  一陣海風,吹了過來。
  阿文打了個冷顫,叫道‥「過癮……就走吧!」
  茉莉便跟著阿文,上到海灘,把衣服泡到海水裡,沖掉沙子,然後,晾到樹枝上去。
  阿文走到火堆前,便添了些柴,到火堆裡。
  茉莉到車上,拿了兩條大浴巾,走到阿文身旁,坐了下來,遞了條大浴巾給阿文,然後,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朝阿文笑道‥「你褲子,不脫下,去晾起來嗎?」
  阿文笑道‥「免了!烤烤火就乾了!」
  茉莉笑道‥「又沒人……又沒其他人,你還不好意思啊!?」
  阿文笑道‥「不是不好意思……是避免‥『瓜田李下』之嫌嘍!」
  茉莉笑道‥「什麼意思?」
  阿文笑道‥「『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免得被人當賊呀!」
  茉莉想了會兒,笑道‥「你還真……彆扭呢!」
  阿文笑道‥「什麼『彆扭』呀? 這是『自重』哪! 像是‥女孩子到我房間,或是‥我到女孩子房間,我是不會關門的,即使是她要關門,我也不要她『鎖門』哪!她鎖了,我就給它開開,免得人家擔心……免得人家的父母擔心嘛!即使她的家人都不在…… 這是『自重』,也是『尊重』別人哪!」
  茉莉笑道‥「你還真是‥『君子』呀!」
  阿文笑道‥「君子一點,才可以省去許多麻煩哪! 我有話說‥
『自愛、自重、自治、自律,是自保的最好方法!』 (自保‥自我保護。)
要不然,她要怎樣了,要賴給我,還是我被誤會,那我可就‥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呀!」
  茉莉想了一下,笑問道‥「根據我的資料……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嗎? 怎麼變『長江』了?」
  阿文笑道‥「『黃河』的河水,終年黃濁濁的,哪裡洗得清嘛? 『長江』的水,比較乾淨呀!」
  茉莉笑了笑,叫道‥「說的也是!不過……穿著濕褲子,舒服嗎? 你都三十五歲的人了,還這麼『害臊』啊?」
  阿文笑道‥「呵呵!『害臊』還有分年齡的嗎?三十五歲,就不能害臊嗎?」
  茉莉笑道‥「哼哼哼!說的也是!」
  阿文一念心起,於是‥便起身,背著茉莉,把長褲給脫了,然後,把大浴巾,給圍住下身,想想,乾脆也把內褲給脫了,接著,把樹枝插在火堆旁,把褲子給掛在樹枝上烤火,然後,蹲坐到毯子邊。
  茉莉笑道‥「這就對了嘛!我又不會對你怎樣,你怕什麼?」
  阿文不禁笑問道‥「呵呵!天啊……妳是什麼『世代』的人啊?」
  茉莉移了下身子,坐到阿文身旁,笑問道‥「什麼『什麼世代』?」
  阿文笑道‥「我們那個世界,所謂『X、Y、Z』世代的『新新新人類』,那些年輕人,生活得太富裕了,人生沒什麼目標,成天就作怪胡搞……」
  茉莉笑問道‥「然後呢?」
  阿文搖頭笑道‥「走在路上,看人不順眼,拿著刀,就追著砍人……男女關係,越來越大膽……連剛認識的,都可以上床……十五、六歲……的女生,就在那裡,比誰的性經驗多……真教老一輩的人,不敢領教啊!」
  茉莉聽了,只是‥「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
  阿文一念心起,笑問道‥「我講個笑話,給妳聽好了!」
  茉莉叫道‥「好啊!」
  阿文笑道‥「嗯……
有個女生,想到男生宿舍,去找她的男朋友,卻被『舍監』給攔了下來——
舍監叫道‥『小姐!妳沒看到‥『女賓止步』的告示牌嗎?』
女生一臉疑惑地,叫問道‥「奇怪……我們女生宿舍,有『男賓止步』,怎麼男生宿舍,也貼了張‥『女賓止步』呢? 我又不會對他們怎樣……」
舍監叫道‥『不是怕‥妳對他們怎樣,而是怕‥他們對妳怎樣呀!』」

  茉莉聽了‥「哼哼哈哈哈……」的笑了一陣,叫道‥「真好笑……」
  阿文笑道‥「哼哼!真好笑……」
  茉莉把頭靠到阿文肩上,嘆道‥「噯……跟你談戀愛,真是……不過癮!」
  阿文笑道‥「那可真是抱歉嘍!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談戀愛嘛!」
  茉莉突然摟著阿文脖子,親了阿文一下,笑道‥「不過‥我喜歡……也很高興!過去,我談戀愛的時候,總覺得‥『愛得頭昏昏』的……」
  阿文笑道‥「人家都說‥戀愛的人,像『喝醉酒』;像『暈車、暈船』嘛!」
  茉莉笑問道‥「怎麼跟你……就不會咧?」
  阿文笑道‥「大概是……我太理智‥太君子、太道德……太木頭了吧!?」
  茉莉聽了‥「哼哼哼哼……」的笑著。
  阿文說道‥「戀愛的人,尤其是在『熱戀』其間,往往雙方都很痴迷,所以‥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像是‥到墓仔埔約會……
有個電影的情節,女主角跟男主角說‥『你要是真的愛我的話,就脫光衣服、光著屁股,到街上去,大喊‥「我愛妳!」』
這麼無理的要求,男主角,竟然還真的做了呢!
女孩子嘛!戀愛的時候,為了證明自己對他的愛、為了抓住對方,往往就糊里糊塗的付出……感情啦!金錢啦!身體啦……
有的,竟然還為了男友,而去犯罪……跟著男友去搶劫;有的,竟然去賣淫、販毒,賺錢來供男友花用呢!
真是……真是……除了一個『痴』字、『傻』字,我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呢!
結果‥常是悔不當初,然而‥為了『面子』、為了『活下去』,她也只好『自欺欺人』地,說她‥『無怨無悔』,其實是‥『不敢怨、不敢悔』啦!
因為‥那是自己笨嘛!
一般人,不喜歡自己笨,所以‥不承認、不相信自己笨,只好把一切過錯,全都推到對方去,讓對方承擔……然而‥夜深人靜的時候,才在那裡‥『暗自神傷』……
呵呵!女孩子啊!真的要小心哪!別那麼喜歡被人家哄、被人家疼、被人家寵……聽了甜言蜜語,就昏頭轉向,那很容易上當哪!
即使‥他不是存心欺騙妳,但到頭來,受傷的,還是妳自己呀!」
  茉莉聽了,搖頭笑道‥「哼哼哼哼!哪有男人,像你這樣理智的呀? 還在替女人著想……」
  阿文笑道‥「替女人著想,有什麼不對嗎? 我也有妹妹……
人都有母親,或者是姊妹、女兒嘛!以人家的兒子、兄弟、父親的角色去想,自是不希望‥自己的母親、姊妹、女兒,吃虧上當嘛!
自己不希望,又怎能希望‥別人的母親、姊妹、女兒,吃虧上當,而受害呢?」
  茉莉笑道‥「是是是……你說的是…… 我的意思是說‥像你這麼理智……這麼木頭,哪交得到女朋友呢? 難怪……你會交不到女朋友!」
  阿文笑道‥「呵呵呵!什麼我交不到女朋友? 我是不想交女朋友呀!」
阿文念頭一轉,笑道‥「還有女孩子,主動要我當她的情人呢!我怎麼會‥交不到女朋友呢?」
  茉莉瞪著阿文,笑道‥「哼哼哼……好啦!好啦!對不起……我說快了嘛!
不過啊!像你這樣‥『尊重』女孩子的啊!女孩子或許會覺得‥你真是……『不解風情』啊! 像是‥人家親你,你還在那裡‥『裝傻——得了便宜又賣乖』呢!
真是‥太木頭了!」
  阿文笑了笑,也懶得「辯解」,想了想,便笑問道‥「嘿!茉莉啊!說真的!妳是真的……喜歡我,還是在尋開心……開我玩笑呢?」
  茉莉笑道‥「怎麼了? 你對自己……沒信心啊? 有美女喜歡你……愛你,你還懷疑啊?」
  阿文一時間,無言以對,只得笑了笑。
  茉莉沉默了會兒,叫問道‥「阿文……那你愛不愛我呢?」
  阿文想了,笑道‥「我還不知道‥我該不該愛妳呢!」
  茉莉笑問道‥「怎麼說?」
  阿文笑道‥「我想‥有一天,我會離開這個世界……回到我那個世界去……那妳會怎樣……妳要怎樣呢?」
  茉莉叫問道‥「你那個世界……那麼不可愛……為什麼‥要回去呢?」
  阿文搖頭笑道‥「俗話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雖然‥我們那個世界,越來越糟糕……前途堪慮……人們為了『活下去』,只好『麻痹』自己……『麻痹』,是一種‥『自我欺騙的保護方式』啦!譬如‥把針刺在手上,起初會痛,但後來,就不會覺得痛了,因為‥痛神經麻痹了;要不麻痹的話,一直痛下去的話,真會痛不堪言、痛得要命、痛得要死,乃至於‥痛昏了呢!
人們也只好、也只能把自己身體,洗得清潔溜溜;把自己家,打掃得乾乾淨淨……對於外面,那樣糟糕的環境,只好麻痹自己‥不去注意、不會關心、不去理會……因此‥才能在這‥日益惡化的環境裡,繼續生存下去……
要是人們去注意、去關心、去理會那些污染……就會活得很難過、很難受哪!
我每次下山,看到山下的『垃圾收集箱』,垃圾一大堆……我就很……感傷……
人們時常抱怨‥環境惡劣,卻沒想到‥自己往往也是‥破壞環境的兇手之一……
雖然‥我那個世界,越來越不可愛了,但總是我的世界啊!
這裡,還真像是‥我一直夢想、追尋的『世外桃源』呢!我很喜歡……非常喜歡!然而‥我這個身為『作家』的,總有那麼點‥『自以為是的使命感』……雖然‥
我無法『兼善天下』,連『獨善其身』都蠻難的,不過‥我想‥基於身為人類,
我有『責任』……或者是『義務』,去『宣導』一下‥我在這裡的所見所聞……
『讓每個人,都能遠離貧窮,都能很有錢‥一生不會因為缺錢、沒錢而煩惱。』
還有‥去建議那些科學家,不要老是在那裡‥研發武器,互相恐嚇;改成研發‥
『瓜果人造肉、百香果雞蛋、椰子牛奶』……這才真的是‥人類、眾生的福氣哪!我想‥我至少也要回去一趟……然後,再回來這裡……只是‥我要是真的回去了,還能再回到這裡嗎? 要是‥我不回來……我不能回來,那妳會怎樣呢?」
  茉莉笑道‥「那我會很難過……但也只能……只好想你嘍!」茉莉想了想,叫道‥「我想……去找我媽媽她們,研究研究一下……或許真能弄個『時光遊行機』什麼的,那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到你們的世界去……參觀參觀嘍! 然後‥我們再回到這個世界。」
  阿文點頭道‥「嗯!要是真能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
  茉莉沉默了會兒,拉著阿文的手臂,笑道‥「睡覺吧!」
  阿文摸了下褲子,還沒乾,於是笑道‥「妳想睡……就先睡吧!」
  茉莉笑了笑,把頭靠到阿文肩上,望著火堆,過了好會兒,便抬起頭,唱起歌來——
  阿文只覺得‥茉莉的歌聲甜美、曲調柔和,也聽不懂‥她在唱什麼,於是‥便笑問道‥「妳唱什麼歌啊?」
  茉莉笑道‥「情歌!」
  阿文笑道‥「嘔!蠻好聽的嘛!什麼意思?」
  茉莉笑道‥「大意是‥
『我跟我的愛人,坐在火堆旁……愛像火一般‥溫暖了我的心房……
 我跟我的愛人,坐在花叢旁……愛像花一般‥美化了我的人生……
 願時光能停止,讓我們可以……這樣相偎依,直到‥永遠永遠……』」

  阿文笑道‥「時光要真的停止了……我們不能動……那就變成『雕像』了!」
  茉莉聽得‥「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叫道‥「你真是……殺風景!」
  阿文沉默了會兒,閉上眼睛,不覺就打了個哈欠,於是‥便躺到毯子上。
  茉莉叫道‥「躺好嘛!」
  阿文移了下身子,躺到阿蕬身旁。
  茉莉便躺到阿文身旁,把被子給蓋好,然後,側著身子,一手抱著阿文。
  阿文雙手抱頭,叫道‥「妳就躺好吧……這樣子,好像有根木頭,壓在我身上,我很難睡得著的……睡著了,會作惡夢的耶!」
  茉莉撒嬌道‥「嗯……不要嘛……這樣子,感覺好……幸福、好甜蜜喔!」
  阿文只好叫道‥「好吧!好吧!妳不要亂來就好!」
  茉莉聽了‥「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叫道‥「嘿……這句話,應該是女生說的耶!」
  阿文問道‥「什麼話……還『應該是女生說的』?」
  茉莉笑道‥「什麼‥『你不要亂來就好』……」
  阿文愣了一下,叫道‥「我的意思是‥妳別亂動……亂踢……腳可不要再跨到‥我身上來了……」
  茉莉曲起膝來,把腿給壓到阿文腿上,笑問道‥「這樣子嗎?」
  阿文叫道‥「對啦!」阿文等了會兒——
  茉莉竟沒把腳伸回去的意思。
  阿文於是‥便伸手捏了下茉莉的腿,叫道‥「還不伸回去啊!?」
  茉莉‥「啊噢……」的叫了一聲,伸回了腳,揉了下大腿,搥了下阿文的肚子,叫道‥「會痛耶……」
  阿文笑道‥「誰教妳——越說越故意……」
  茉莉笑道‥「你真奇怪……」
  阿文笑問道‥「奇怪什麼?」
  茉莉問道‥「你不喜歡……這樣嗎?」
  阿文問道‥「喜歡怎麼?」
  茉莉笑道‥「有美女跟你睡覺……男生應該是‥『求之不得……夢寐以求』,才對呀!」
  阿文笑道‥「睡覺就睡覺嘛!不要……亂來就好!」
  茉莉聽了,又‥「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阿文做了下深呼吸,說道‥「其實‥我很珍惜,這樣的時光啦!
人家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能夠這麼躺在一起,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啦!小時候,我跟鄰家的大姐姐、噢妹,一起睡過覺……長大了,也跟我的表弟、表妹、堂弟、堂妹們,一起睡過覺……喔!那時候,他們還在上小學啦!能夠在床上,說說故事、笑話、聊聊天,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很美好哪!」
  茉莉笑問道‥「那……你有沒有跟大女孩,睡過覺呢?」
  阿文笑道‥「現在,就在跟一個大女孩睡覺呀!」
  茉莉笑道‥「除了我之外啦!」
  阿文沉默了會兒,笑問道‥「妳說呢?」
  茉莉笑道‥「哼哼!我怎麼知道嘛……」
  阿文笑道‥「十五、六歲,算是大女孩了吧!?」
  茉莉叫道‥「嘔……那個……『美少女』啊!?」
  阿文不禁‥「呵……」的吐了口氣,心裡,有些感傷。
  茉莉笑問道‥「你們……有沒有怎樣?」
  阿文問道‥「什麼怎樣?」
  茉莉叫問道‥「聽不懂啊!?」
  阿文想了想,笑問道‥「妳說呢?」
  茉莉叫道‥「我怎麼知道嘛……」
  阿文笑問道‥「那妳希望‥答案是什麼呢?」
  茉莉想了想,笑道‥「我也不知道‥什麼答案比較好……」
  阿文笑道‥「如果有怎樣的話,那阿文就不會被說‥『太理智、太老實、太君子、太道德、太宗教……太木頭』了啦! 這樣,妳明白了嗎?」
  茉莉把頭靠到阿文懷裡‥「哼哼哼……」的笑了一陣,叫道‥「我真是……服了你!」
  阿文伸手,輕摟著茉莉,慢慢地,呼了口氣,說道‥
「一個大女孩……會跟我睡覺,我想‥除了喜歡我之外,也表示‥她信任我……
 就算是一個小女孩吧!
 她天真純樸,不會有那麼多‥大人的心思;不會有那麼多‥大人的顧忌……
 她喜歡你、信任你,她就會纏著你……
 能夠被人喜歡、被人信任,是很難得的。
 我喜歡這種‥『能夠被信任』的感覺。
 我不會去破壞它;也不想、不願去破壞它。」
  茉莉笑道‥「說好聽的話,你還真是君子呢!說難聽的話‥你還真……真『不是男人』呢!」
  阿文笑道‥「哼哼!什麼嘛……不是男人,就不是男人嘛! 妳是不是‥還想說我‥『無能、沒種』呢?」
  茉莉笑道‥「我可沒說唷!」
  阿文笑道‥「說也沒關係啦!我早就聽過了……我才不會在意呢!」
  茉莉笑問道‥「哼哼!你脾氣還真好!聽到這種話,不會生氣啊!?」
  阿文笑道‥
「我不是『男人』——我是『好男人』嘛!
 有能、無能;有種、沒種,我自己知道,又有什麼好氣的?
 要是女人,膽敢跟我說‥『你是不是無能、沒種?』
 我要是覺得‥很不爽的話,就回她一句‥『那妳要‥試試看嗎?』
 她就沒話說了。」
  茉莉笑道‥「哼哼哼哼……我真是服了你! 不過‥她要是喜歡你,跟你說‥『好啊!要試就來試啊!』 那你怎麼辦?」
  阿文不禁搖頭笑道‥
「女人應該‥感謝……珍惜‥男人對她的『尊重』啦!
 難道‥男人就得對女人……色瞇瞇的、毛手毛腳的,
 才像是個‥『有能、有種』的『男人』嗎?
 或許多數的男人,是那樣子的吧!?
 但總不是『全都是那樣』啊!
 既然,已是一個『大人』了,那就應該懂得‥『自律、自重』,
 至少‥也該知道‥『發乎情——止乎禮』嘛!
 而不再像青少年那樣,那麼容易……衝動。」
  茉莉聽了,竟‥「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阿文笑了笑,實在也累了,不覺地,閉上眼睛,打了個哈欠。
  茉莉笑道‥「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愛你,沒愛得頭昏昏的了!」
  阿文笑問道‥「為什麼呢?」
  茉莉笑道‥「就是因為你‥『太理智、太老實、太君子、太道德、太宗教……太木頭』了嘛!」
  阿文笑問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呢?」
  茉莉想了想,笑問道‥「你說呢?」
  阿文笑道‥
「哼哼!如果一個人,能夠‥『自愛、自重、自治、自律』,當然是好的呀!
 這樣,人生世間,會少了很多‥憂悲惱苦、愁煩啼哭的!」
  茉莉沉默了會兒,說道‥「所以嘍!想必是我除了愛你之外,還有敬佩你……因而不會‥愛得頭昏昏的…… 說也奇怪!我為什麼‥會這麼快的,就愛上一個人呢? 過去,我不會這樣啊……我們認識,才兩、三天而已呀!」
  阿文笑道‥
『愛』,往往不是『加法』,而是『乘法』嘛!
 『愛』,往往不是『與日俱增』,而是以『倍數』成長。

 有句成語叫‥『一見鍾情』,更有句成語叫‥『一見傾心』。
 一不小心,很快的,就會愛得‥死去活來的啦!
 阿文有句『名言』道‥『愛是想來的、情是做來的。』
  茉莉叫問道‥「不是應該是‥『愛是做來的』嗎? 做愛、做愛……怎麼變成‥『情是做來的』呢?」
  阿文愣了一下,不禁叫道‥
「嘿……妳講到哪去了啊? 什麼『愛是做來的』?
 我有話說‥『愛不一定要做,做了,也不一定有愛。』
 唉呀……我那句話的意思是說‥愛是因為‥一直想~一直想,才會愛上對方;
 而情是做來的,所謂的‥『做人情』嘛!
 男女之間,一旦喜歡對方,然後,就會『朝思暮想』‥
 洗臉,會在臉盆裡,看到他(她);照鏡子,會在鏡子裡,看到他(她)……
 寫字嘛!不知不覺地,就寫了對方的名字……
 就這麼‥想啊想的,也就愛上對方啦!
 然後‥就開始展開追求,送花啦!打電話啦!寫情書啦!約會啦……跳舞啦!
 這麼做,是在‥『培養感情、促進情誼』嘛!
 這就是『愛情』的由來——『若不想不做,就無愛無情』也……」
  茉莉笑道‥「嗯……你說得很有道理耶!」
  阿文笑道‥「好啦!那妳可以‥躺好了吧!?」
  茉莉叫道‥「不要嘛……讓我這樣,睡著你懷裡……」
  阿文笑道‥「要是有一塊大石頭,壓在妳胸前,妳睡得著……睡得好嗎?」
  茉莉叫道‥「我又不是大石頭……我是美女耶……」
  阿文笑道‥「哼哼!美女……美女又怎樣? 狗看到了,不認識妳,照吠不誤……就算是‥孔子那樣的『聖人』,狗不認識他,看了,也會照吠不誤啊!」
  茉莉笑問道‥「你是狗啊!?」
  阿文不禁叫道‥「嘔唔……我真是‥敗給妳了……」
  茉莉叫道‥「好啦……讓我聽著你的心跳、聽著你的呼吸……這樣,我才可以感覺到‥你的存在……只怕‥這是一場夢,醒來一場空……」
  阿文笑道‥
「即使是人生,也是一場夢呀!
 就算這是夢,也好啦!
 夢中,萬般光景……
 夢醒了,沒有幸福快樂、沒有甜蜜溫馨……
 也沒有憂悲惱苦、沒有愁煩啼哭……
 即使是現實人生,我們也是在夢中相遇……
 夢中夢醒仍是夢,今朝醒來猶夢中……
 夢醒的時候,就一笑置之吧!」

  茉莉‥「嗯……」了一聲。
  阿文也實在是累了,於是‥做了三下深呼吸,輕撫著茉莉的頭髮,一邊默做「數息觀」,結果‥很快的,就睡著了。 
 
▃▃▃▃▃▃▃▃▃▃▃▃▃▃▃▃▃▃▃▃▃▃▃▃▃▃▃▃▃▃▃▃▃

※舊文整修,重舖於「新聞台」。
■潘文良著作集>小說品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01~05。2021.05.26.三 00:05:42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128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15307705247458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06~09。2021.05.28.五 00:03:37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3051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18355138276048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0。2021.05.29.六 00:27:26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3838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21440721300823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1。2021.05.30.日 00:06:04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474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24353847676177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2。2021.05.31.一 00:01:13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5834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27295400715355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3。2021.06.01.二 00:01:12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709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29999033778325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4。2021.06.02.二 00:00:36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823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32756343502594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5。2021.06.03.四 00:01:02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895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35503099894585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6。2021.06.04.五 00:12:54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9618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38347996276762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7。2021.06.05.六 00:04:05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50445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41178239327071
 
■標籤:恍惚、沉思、發呆、作夢、睡覺、創作、福氣、美夢、感情、尊重、君子、情歌、乘法、石頭、一笑置之
▃▃▃▃▃▃▃▃▃▃▃▃▃▃▃▃▃▃▃▃▃▃▃▃▃▃▃▃▃▃▃▃▃

台長: 阿文
人氣(233)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品 |
此分類下一篇:◎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17
此分類上一篇:◎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1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