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9 00:27:26| 人氣26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10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潘文良著作集>小說品>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本文:◎一~五 ◎六~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

  阿文睡得正甜,忽聞——
  茉莉敲著門,叫道‥「阿文……阿文!吃飯嘍!」
  阿文慢了半拍,才‥「嘔!」了一聲,從床上跳了起來,轉頭但見——
  窗外,天已暗了。
  茉莉開了房門,笑道‥「阿文!吃飯嘍!」
  阿文閉著眼睛,點了點頭,叫道‥「好!謝謝……我去洗把臉!」阿文趕忙到浴室,洗了把臉,然後,跟著茉莉下樓;走到餐廳,但見——
  有三個大人、兩個小孩,圍著餐桌而坐。
  阿文彎腰鞠躬、點頭、微笑道‥「大家好啊!」
  大家也跟著點頭、微笑道‥「阿文好!」
  阿文聽了,心裡叫道‥〔哇……大家都會說華語……〕阿文看了一下,發現‥兩個大女人、一個小女孩,都戴著一個小小的心形耳墜子,另外一個大男人,和一個小男孩,也沒戴什麼。
  茉莉跟阿文,一一介紹道‥「這是我媽媽、這是我哥哥、這是我嫂嫂、這是我姪子、這是我姪女。」
  大家一一地,起身跟阿文握手、擁抱後——
  茉莉拉開椅子,笑道‥「請坐!」
  阿文笑了笑,便坐了下來。
  茉莉也坐到阿文旁邊。
  茉莉的哥哥,突然掏出一袋紅包,遞向阿文,笑道‥「聽說你……大難不死,我們又初次見面……這是我們……全家的‥一點心意!」
  阿文兩手推著紅包,搖頭叫道‥「不行!不行!這怎麼好意思呢?」
  茉莉突然嘰哩呱啦了一下。
  哥哥也嘰哩呱啦了一下,硬是把紅包,塞給阿文,笑道‥「收下!收下!大難不死,有福氣……我們的……習俗——你一定要收下!」
  阿文笑道‥「好吧!恭敬不如從命!謝啦!」阿文心想‥〔這「紅包文化」,還是的是‥影響深遠哪!〕
  茉莉笑道‥「傻瓜……你在醫院,收了那麼多錢……你還收啊!? 還謝謝呢!傻瓜!你真是傻瓜!」
  阿文聽茉莉這麼一說,一時間,還真覺得不好意思呢!然而,心想‥〔奇怪了……怎麼我收錢……竟然說我是「傻瓜」呢? 呵呵!有錢拿,當「傻瓜」也沒關係啦!不過‥也真奇怪!怎麼我「大難不死」,大家都給我紅包呢? 習俗!?〕
  媽媽拿了張名片般大小、厚薄的「卡片」,遞給阿文,笑道‥「哪!這是‥『語言解譯器』,這樣,你就能聽得懂,我們在說什麼了!」
  阿文看了看那張卡片,也沒什麼特別之處,於是‥將卡片,放到上衣口袋裡,點頭笑道‥「謝啦!」
  媽媽笑著,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的腦海,忽然就「響著」茉莉的媽媽的聲音,不過是「華語」。
阿文因此,也就知道,她是在說‥「不客氣!」
阿文心想‥〔這張卡,真好用!〕 腦海突然就‥嘰哩呱啦了一陣。 阿文心想‥〔這是他們的語言嘛!只是……我怎麼聽,都是「嘰哩呱啦、咭咿咕嚕」的……〕阿文也學不會怎麼說他們的語言,只好笑道‥「這張卡,真好用!」
  媽媽點頭笑了笑,比著一桌子的菜,叫道‥「好吧!來吃吧!」
  茉莉夾了一塊肉,放到阿文碗裡,笑道‥「吃吃看!這是我做的招牌菜喔!」
  阿文看了看那塊肉,笑問道‥「這是什麼肉啊?」
  茉莉笑道‥「這是我媽媽,最新的研發的‥人造羊肉!」
  阿文叫問道‥「人造羊肉!? 羊肉……可以人造的啊?」
  媽媽笑道‥「這是從『麵包樹』,長出來的……我研究……把羊肉的組織,注入麵包樹,讓麵包樹長出來的果實,變成跟羊肉一樣。」
  阿文驚訝地,叫問道‥「啊!妳還真是……厲害啊!」阿文一念心起,叫問道‥「啊!那其它的肉類呢?也有……也是人造的嗎?」
  媽媽笑道‥「我們吃的肉,都是人造的呀!有西瓜牛肉、冬瓜魚肉、梨子雞肉、蘋果鴨肉……還有牛奶、羊奶等風味的椰子汁;還有人,讓椰子生出酒來的‥天然椰子酒;我則是讓百香果,變成雞蛋,還有香瓜鵝蛋……很多很多種啦!」
  阿文眼睛為之一亮——叫道‥「真是……厲害啊!難怪……我去餐廳吃的肉,覺得怪怪的……感覺好像不是真的肉……可是……又有肉的樣子、肉的味道、肉的感覺……為什麼‥妳們會發展『人造肉』呢?」
  媽媽笑道‥「這是為了『尊重生命』,還有『身體健康』呀! 人類改變不了吃肉的習性,而大量的殺生……不但破壞生態,也不尊重其他動物的生存權……」
  阿文點頭道‥「嗯!地球,不是只有人類的啊!」
  媽媽又說道‥「肉類中,又含有各種毒素,吃了有太多的『副作用』……於是‥我年輕的時候,就跟一群科學家,努力研究,讓植物的果實,長出肉來,而其果肉,有肉的樣子、肉的味道,但去除了肉類所含的毒素……後來,政府就大力推廣……很多年後,人們,就再也不用,為了吃肉,而去飼養動物、殺害動物了!」
  阿文眼睛為之一亮——叫道‥「啊……這真是太……好……太妙了!原本啊!我是吃『方便菜』的!」
  茉莉叫問道‥「什麼‥『方便菜』?」
  阿文笑道‥「就是‥青菜炒肉絲,我只吃菜,而不吃肉嘛!」
  茉莉笑問道‥「你吃素啊!?」
  阿文笑道‥「我吃『方便菜』嘛!倒也不是『全素』啦!要是出門在外,沒地方吃素的話、不方便吃素的話,肉,我也給它吃了啦!」
  茉莉笑問道‥「為什麼……你會『吃素』呢?」
  阿文笑道‥「也是為了『尊重生命』,還有『身體健康』嘛! 吃素是比吃肉,還要來得好啦! 最近幾年,我們那裡,一下子雞瘟、一下子豬隻口蹄疫、一下子牛隻有狂牛症……一下子人類腸病毒、非典型肺炎……然後,就把那些雞啊!豬啊!牛啊!成千上萬隻的,全都活埋了……
我就常說‥『這跟「南京大屠殺」,日本軍將中國人,成千上萬的活埋……還有〈希特勒〉的軍隊,用種種方式,屠殺猶太人……有什麼兩樣呢?』
人類之所以會有『戰爭』,依佛家的說法,就是因為‥『殺生』而來的……被殺的,怨恨難平,也就‥『此恨綿綿無絕期』啦!於是就‥『冤冤相報』啦!
『殺生』跟『吃肉』,雖然是兩回事,然而‥大家都買肉,就會增長『殺生』嘛!過去,我曾到我叔叔那裡,去賣過豬肉,星期假日、逢年過節,買的人多了,就要多殺好幾頭豬……要是『生意不好』,那就少殺幾頭…… 要是人人都不買肉,那就沒人會賣肉了……也就不用殺生了……」
  茉莉的媽媽,點頭說道‥「是啊!」
  阿文又接著說道‥「人類為了吃牛肉、為了喝牛奶,就開闢牧場、種牧草,來養牛,其實‥把那些土地,用來種麥子,那麼‥所獲得的『糧食』,會是牛隻的數倍,能使得更多人受益……世界,哪裡還會有地方,會鬧饑荒呢?
人類為了吃魚肉……而大量捕捉魚類……網孔越來越細,什麼『流刺網』,還弄三層的,魚越抓越小,簡直是‥『一網打盡——大小通吃』,台灣海域裡,都沒魚可捕了呢!因為‥流刺網所過之處,還會嚴重的破壞了珊瑚礁,使得海裡的生態,失去平衡,變得是一片空寂……」
阿文一念心起,叫問道‥「啊!那你們這裡的『漁夫』,是在幹什麼的啊?」
  茉莉笑道‥「摘取海中的植物,像是‥海菜、昆布、紫菜什麼的呀!」
  阿文點頭道‥「嗯!真好……人造肉……這樣,我就可以『安心食用』了!
要不然,我吃肉,就會覺得‥蠻對不起那些動物的……
孟子所謂‥『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嘛!」
阿文一念心起,叫道‥「啊!難怪……到處可以看到一些小動物,在那裡遊來晃去的,一點也不怕人……要是在我們那裡,恐怕‥早就被人,抓去宰了吃呢!」
  媽媽笑道‥「哼哼哼哼!好啦……吃吧!別光顧著聊天,菜都冷了!」
  大家於是‥說說笑笑地,把一桌菜給吃完了。
  媽媽、哥哥、嫂嫂,把碗盤給收去洗了。
 
  茉莉拉著阿文,還有兩個孩子,到客廳裡坐下。
  媽媽端了盤水果,放到茶几上,笑道‥「阿文!請用!」
  阿文點頭道‥「謝謝!」
  小男孩按了「電視遙控器」——牆上的大螢幕,也就亮了。
  阿文聽著電視裡的人,嘰哩呱啦來、嘰哩呱啦去的,想是速度太快‥「語言解譯器」,來不及「翻譯」,腦海裡,竟是一片「喧鬧」聲,趕緊把卡片,給放到桌上去,叫道‥「好吵啊!」
  茉莉笑道‥「你要是不想聽,只要想‥關起來!它就會自動關閉……要是想聽,就想‥開開!它就會開啟!」
  阿文聽了,拿起卡片,心想‥〔關起來!〕果然,腦海裡,也就沒有聲音了,又想‥〔開開!〕果然又有聲音了,又想‥〔關起來!〕果然又沒聲音了。
阿文不禁笑道‥「這東西,還真是……妙啊!」阿文一念心起,望著茉莉的媽媽,笑道‥「伯母!妳好厲害啊!能發明這樣東西……對了!妳怎麼『知道』中國話、中國文字呢?」
  媽媽笑道‥「過去,我年輕的時候,曾跟一群科學家、歷史學家,研究過『古中國文明』……所以‥製造了這些語言解譯器,好聽得懂‥古代遺留下來的錄音帶、影碟片等;也因此,看得懂古書等,歷史文獻資料。」
  阿文點了點頭,心想‥〔「古中國文明」……那現在是幾年了呢?〕
  媽媽叫問道‥「阿文!你怎麼會說‥中國話呢?」
  阿文笑道‥「我是中國人,當然會說中國話啦!」
  媽媽又問道‥「你真的是‥來自於中國嗎?」
  阿文點頭笑道‥「是啊!」
  媽媽瞪大眼睛,叫道‥「啊!那你一定是……來自於‥另一個時空的人!」
  阿文瞪大眼睛,叫問道‥「另一個時空?」
  媽媽點頭道‥「嗯!因為‥我們這裡的人,都是『新種人』……」
  阿文叫道‥「新種人!?」
  媽媽笑道‥「地球上的人類、動物、植物,在五億年前,因為人類長期的破壞、污染生態環境,還有可怕的生化戰爭,而全部滅亡了……我們的祖先,是外星人,來到了地球,經過幾 千年的努力,利用種種生物,化石裡的『基因』(DNA),根據人類遺留下來的資料,像是‥書籍、影片等等,重建了這個世界……」
  阿文聽了,不禁瞪大眼睛,看著媽媽,心想‥〔我不是在作夢吧!? 這好像是「科幻電影」的情節……〕阿文一念心起,叫道‥「妳不是……『美國人』嗎?」
  媽媽笑道‥「我是『美果人』,我在『美果』出生。」
  阿文叫道‥「喔!是『美果』,不是『美國』啊!」阿文想了想,叫道‥「這麼說……我是『遠古時代的人』嘍!?」
  媽媽笑問道‥「阿文!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阿文道‥「我記得……我去爬山,到一個瀑布旁的懸崖上,後來,跌到水裡去了……醒來,就在醫院了……聽說‥是被一個漁夫,在海邊救起的……」
  媽媽又問道‥「是哪個瀑布呢?」
  阿文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媽媽道‥「那兒,可能是一處‥『時空交流地』……」
  阿文瞪大眼睛,叫道‥「啊!『時空交流地』!?」
  媽媽點頭‥「嗯!」了一聲。
  茉莉的哥哥跟嫂嫂,走到了客廳,坐了下來。
  哥哥突然撿起茶几旁的「紅包」,遞給阿文,笑道‥「收好!可別掉了喔!」
  阿文把紅包,給放到口袋裡,笑道‥「掉了……就要罰一倍;丟了,要罰十倍……你們這兒的法律,真是奇怪!」
  哥哥笑道‥「誰叫他要把錢給掉了、丟了呢?」
  茉莉笑道‥「阿文真是傻瓜!你拿了那麼多錢,不煩惱嗎?」
  阿文笑道‥「有錢,怎麼會煩惱呢? 呵呵!有錢,是有煩惱啦!怕被偷、怕被搶、怕被綁架勒索…… 不過‥有錢煩惱,總比沒錢、缺錢煩惱的好啊!」
  茉莉笑問道‥「沒錢,怎麼會煩惱呢? 沒錢最快樂了! 像我們,要不是我媽媽,是科學家,比較會花錢……要不然‥有那麼多錢,真是煩惱呢!」
  阿文心想‥〔沒錢最快樂!? 有那麼多錢,還煩惱……那麼‥妳那些錢,都給我好了……〕阿文想了想,不禁笑了笑,一念心起,不禁轉頭向茉莉,問道‥「嘿!妳們醫院,是不是正在舉行‥『一百周年慶』? 而我,剛好是……『第一千萬個病人』,所以‥送我那麼多錢、那麼多禮物啊?」
  茉莉搖頭笑道‥「傻瓜……才不是呢!」
  阿文不禁叫問道‥「不然……怎麼會給我那麼多錢? 大家還都給我紅包……他們是‥『頭殼歹去』……頭腦有問題嗎?」
  茉莉搖頭笑道‥「那箱最大箱的……是救你的人,給你的;第二大箱的,是政府、醫院給的……對於‥『大難不死』的人,我們的習俗,就是要送紅包給他,恭賀他『大難不死』……」
  阿文不禁叫問道‥「怎麼有這麼好的事情? 救了我,還給我那麼多錢?」
  茉莉叫道‥「生命是無價的嘛! 就算是結婚,人家也會給紅包……何況是‥『大難不死』的人呢?」
  阿文笑道‥「真好!這樣子,人家也會給『紅包』…… 我們那個世界,人們都會想辦法賺紅包…… 像是‥搬新家、娶新娘、小孩子周歲、父母七十大壽等等,就要『辦桌』請客,來收紅包……
我有話說‥『公開勒索,卻不犯法,為什麼? 因為‥他在討紅包。』
人們稱紅包為‥『紅色炸彈』,時常被炸得‥一個月的薪水,都沒了呢!
你們這裡,真好! 不用討紅包,人家還會『自動』給紅包……
我們那裡,要是有人溺水,被救者的家屬,要給救人者紅包,免得他倒楣呢!
你們這裡,竟還給救起的人紅包……還給那麼多……」
  茉莉笑道‥「是啊!救人的人,可以把自己的錢的一半,給被救的人……你很幸運,那個漁夫的錢,想是已沒剩很多,要不然‥你就要拿更多錢了!」
  阿文心想‥〔怎麼會這樣?〕阿文不禁叫問道‥「難道……有錢,真的令妳們……那麼煩惱嗎? 錢多到……救人,還要給他錢? 妳們好像……很不喜歡……『有錢』的樣子吼?」
  嫂嫂笑道‥「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錢……恐怕一輩子,也很難花得完……當然很煩惱啦!」
  阿文不禁叫問道‥「怎麼會這樣? 每個人……都有很多錢……」
  媽媽搖頭笑道‥「阿文的世界,跟我們的世界‥不一樣……我們的世界,小孩子一出生,政府就會給他『十兆元』呢!他一輩子的責任,就是‥把錢給花完!他要是沒能力,一輩子也花不完,那就會‥『禍遺子孫』呢!」
  阿文不禁瞪大眼睛,叫道‥「啊!妳們的政府,怎麼這麼好? 一出生,就給他……一輩子花不完的錢……就像有些大企業家,父親留給兒子,龐大的財產……一輩子花不完的錢……啊!你們的政府,真是『人民的父母』啊!」
  茉莉笑道‥「還好呢!一輩子花不完,死了會下地獄,花完才能上天堂呀!」
  阿文笑道‥「要花完,還不簡單啊?」
  媽媽搖頭笑道‥「不簡單喔!你必須很努力的工作、作生意……才能把錢花完;像我,好不容易,成為科學家,才容易把錢花完!」
  阿文叫道‥「工作……怎麼『花錢』? 買東西,才花錢呀! 工作是為了‥『賺錢』啊!」
  媽媽搖頭笑道‥「我們這個世界,要工作,才能把錢給老闆、給別人;為政府工作的人,把錢給政府……買東西時,老闆會把錢給你……」
  阿文聽了,不禁瞪大眼睛,叫道‥「啊!怎麼會這樣? 『工作花錢、買東西賺錢』……我們的世界,是『工作賺錢、買東西花錢』,要工作,老闆才會給工資……買東西,要給老闆錢……」阿文一念心起,叫道‥「啊!難怪!我去餐廳吃東西,要給他們錢,他們不收,還給我錢……我還以為‥他們當我是流氓,要去收『保護費』呢!」
  茉莉叫問道‥「『保護費』……是什麼?」
  阿文笑道‥「『保護費』就是……流氓跟那些商家……勒索……」
  茉莉又叫問道‥「『勒索』……又是什麼?」
  阿文一時,還真不知‥要如何「解釋」呢!
  媽媽笑道‥「我們這個世界,努力工作,才能把更多錢給老闆;上班摸魚打混,太過分,還有可能會受‥得到錢的懲罰;誰要是‥成年了,還不肯工作,政府就會每個月,給他一筆錢,使他的錢,越來越多……
阿文的世界,卻是‥人人都必須努力工作,才能賺到錢。買東西,要花錢;吃東西,也要花錢;有的人,不想靠勞力工作,也就當壞人,用強暴的手段,去向別人恐嚇取財,或是‥偷拐搶騙……」
  茉莉想了想,笑問道‥「阿文的世界,怎麼會這樣?」
  阿文搖頭笑道‥「妳們的世界,才‥『怎麼會這樣』呢! 我去餐廳吃飯,不想要錢,還差點被老闆揍呢! 後來,我去買日用品,還以為‥店小姐,也當我是壞人,要收保護費,而把錢給我…… 我去買車,他們給我錢,我還以為‥我很幸運,抽到一台電視,不但車子免費,還有錢拿呢! 今天早上,我想出院,人家都給我紅包,我還很高興呢! 我開車超速,警察開我罰單,還給我錢,我還很樂呢! 原來如此…… 難怪‥妳會罵我是傻瓜……我還真是個‥大傻瓜呢!」
  大家聽了‥「哼哼哈哈……」的笑著,一個個,笑得東倒西歪的。
  兩個小朋友,原本迷著看電視,聽了阿文說的,也笑得趴在地上打滾呢!
  阿文等大家都笑停了,方才說道‥「這麼說……我要是不努力……想辦法花錢的話……我的錢,就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多到沒地方放……」
  茉莉笑道‥「是啊!有的人,家裡已經塞滿了錢,連睡都快沒地方睡了呢!」
  阿文笑道‥「他可以換一間……較大的房子嘛!」
  茉莉笑道‥「蓋一間房子,設計師要給你錢、工人要給你錢、政府也要給你錢;親友來慶賀,也要趁機給你紅包……你又不得不收,你就會越多錢啦!」
  阿文想像著‥〔一個人,家裡滿滿的,到處都是錢,連睡的地方,都快沒得躺……〕的情景,不禁便‥「哼哼哼哼……」笑了起來。
阿文想了想,不禁叫道‥「天啊!那我這『大難不死』,豈不就變成……『必有後禍』了嗎? 大難不死,竟讓我得到這麼多錢……一輩子花不完……我的媽呀!」
  大家聽了,又‥「哼哼哼哼哈哈哈……」的笑了一陣。
  阿文想了想,不禁搖頭問道‥「為什麼‥你們的世界,會這個樣子呢?」
  媽媽笑道‥「一千年前,有個國王,名字叫作〈反正〉。
反正王,非常勤政愛民,他是個很仁慈的國王,每每‥『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所以‥『民饑如己饑、民溺如己溺。』
有一天,反正王,微服出巡,觀察民情,回宮後,心想‥〔人民每每得辛辛苦苦、忙忙碌碌的工作,卻還是常為了『沒錢、缺錢』而煩惱,因而無法去過『藝術的生活』,享受『生活的藝術』……我要如何‥才能使人民,脫離貧窮,讓每個人民,都很有錢……有錢到‥會為有錢而煩惱呢?〕 反正王,靈機一動,便下令開始大量印製鈔票…… 反正王,又很有「設計」的興趣與才能,於是‥便召集許多人,一起設計了很多圖樣的鈔票,也印得非常精美,然後,把鈔票,分給每個人民,往後,每一個孩子出生時,就送他十兆元,讓每個人,都很有錢,一生都不會為沒錢、缺錢而煩惱。」

  阿文聽了,不禁睜大眼睛,驚訝地叫道‥「啊……反正王……真好!孩子一出生,就送他……『十兆元』……啊!可是……錢印太多,不就『貶值』了嗎?」
  茉莉問道‥「什麼是『貶值』?」
  阿文笑道‥「『貶值』就是……貶低它的價值嘛! 所謂‥『物以稀為貴。』多了,就不稀奇、沒價值了,錢太多的話……一千元,就變成……一元啦!
我常說‥『有一天,人們要拿一堆鈔票,去買一張白紙,這才發現‥白紙不印成鈔票,倒比鈔票值錢呢!』 這就是‥『貶值』啦!」
  媽媽笑道‥「哼哼哼哼……是啊!我們的世界,已不用『一元、五元、十元、五十元、一百元、五百元』面額的鈔票啦!最少是『一千元』,然後『五千元』,還有‥『一萬元、五萬元、十萬元』的呢!」
   阿文笑道‥「在我們的世界,替政府工作的『軍、公、教』人員,每年都要『調薪‥調高薪水』,他們的薪水,可是人民納稅的錢哪! 要多支付薪水,就要有更多的稅收…… 稅收要增加,物價就要上漲……結果是‥『水漲船高』,物價也要跟著漲;物價漲了,消費支出就增加,勞工的薪資,也要求跟著提高……
我小時候,一角就可以買十個糖球,現在,十個糖球要五元……國中畢業(民國六十九年),出去工作,工資一個月六千元,便當一個三十元,後來,一個月工資九千元,便當一個三十五元,現在(民國八十八年),一個月,基本薪資二萬多元,一個便當,少說都要六、七十塊錢呢! 『國民所得提高』,其實‥只是『好聽』而已! 數字變成好幾位數,算起來,還更麻煩了!」
  媽媽笑道‥「是啊!反正國王,經年累月,不停的印製鈔票,送給人民之後,大家就變得很有錢,有錢到‥沒地方放錢,於是‥錢就變得一點價值也沒有,丟到地上,都沒人要撿……
  茉莉笑道‥「就是阿文這個傻瓜!還把人家,故意丟掉的錢,給撿起來……
還怕人家貪心……拾而昧之呢!」
  大家聽了,又‥「哼哼哈哈……」的笑了起來。
  阿文只好跟著‥「哼哼哈哈……」的笑了一陣,問道‥「那後來,怎麼會變成……『工作花錢、買東西賺錢』呢?」
  媽媽笑道‥「你想‥錢多到沒地方放,大家都不想要錢,而想把錢給送人……而別人也都不想要錢……這當怎麼辦呢? 後來,政府只好立法‥『工作花錢、買東西賺錢』啦!」
  阿文搖頭笑道‥「開車超速,接到罰單,還『賺錢』呢!」
  茉莉聽了,又‥「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
  阿文一念心起,叫問道‥「啊!『買東西——賺錢;工作——花錢』,那……『上學讀書』,是『賺錢』,還是『花錢』呢?」
  媽媽笑道‥「本來,『上學讀書』,在早年是『賺錢』的,後來,大家發覺‥人從小到大,上學讀十幾年的書,實在賺太多錢了,太不划算,所以‥人民紛紛不想上學、不讓孩子上學,群起抗議,以免賺到太多錢…… 後來,政府為了鼓勵人民、小孩上學讀書,於是就改成‥『上學讀書——花錢』,大家就變得很喜歡上學讀書,有很多人,不想做其它工作,於是‥一輩子,都在上學讀書——花錢呢!」
  阿文笑道‥「『上學讀書——花錢』,這倒跟我們那個世界一樣……不過‥學生、家長,時常在抗議‥『學費』太貴…… 你們這個世界,『花錢』還花得很開心呢!」
  媽媽笑道‥「是啊!能夠把錢花光,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我們這個世界,人人都『為有錢而煩惱』呢!」
  阿文想了想,笑道‥「其實‥我覺得‥『有錢煩惱,總比沒錢、缺錢煩惱好』啦!大家都很有錢,就不會沒錢、缺錢,也就不需要『銀行』了……因為‥再也沒有人,需要向別人,或者是向銀行、向地下錢莊,去『借錢』了!」
  哥哥搖頭笑道‥「『缺錢、借錢』……好陌生的名詞喔! 東西,倒是有人借、有人租,不過‥租的人,會賺到許多租金……但總比買的,賺得少一點啦!」
  阿文心想‥〔啊!那我說租房子……茉莉說算我五萬元……豈不是要我「賺五萬元」嗎? 呵呵!租房子,還可以「賺錢」,這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啊?〕
阿文搖了搖頭,笑道‥「哼哼!我們的世界,時常會缺錢,尤其是商人買賣,常在跑『三點半』,銀行在下午三點半,關門結算,若不把錢存進去,開出去的『支票』,別人領不到錢,也就會『跳票』;過去,我們的法律,跳票就會違反『票據法』,要抓去關的,而人的『信用』,也就完蛋啦! 於是‥有的人,缺錢時,為了調頭寸,向朋友借不到錢,就不得不向『地下錢莊』借錢——地下錢莊,就是放『高利貸』的地方,借一萬元,利息要一、二千元,乃至三、四千元,不是『月息』,是『日息』,要是超過一天沒還,就會『利上加利』,猶如『滾雪球』,越滾越大,比方說‥『每借十萬,那十天的利息,就要四萬;二十五天的利息,就要十萬了;要是十天沒還,那利息就變成八萬……』 就這樣子,搞到人家,還都還不了呢! 地下錢莊的人,像『吸血鬼』一樣,為了討債,就用暴力恐嚇,乃至把人的腳筋挑斷、砍人家的指頭,甚至會要了人家的命,把人抓去『填海』;或是逼迫人家,替他們去走私、販毒來償債;要不然,就把人家的妻子、女兒,抓去當妓女來抵債……那些人,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啊!」
  嫂嫂驚訝地叫道‥「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事情?」
  阿文又笑道‥「就算向親友借錢吧! 我們那個世界,親友之間,就常會為了『錢』,而搞壞了關係。 既是親友嘛!有困難,來借錢,又不好意思不借,但是‥借了,往往就討不回來;有的人,就是沒有責任、沒有信用,就是想要『賴債、逃債』,擺著一副‥『我不是不還你,我只是沒錢——有錢,我就會還』的樣子,你對他,也無可奈何啊! 像我,被人欠了錢,還變得不好意思去他家呢!去他家,就像是要去討債似的;而他見了我,也不好意思…… 而人們,為了『賴債』,往住就會裝得很傲慢的樣子,臉皮裝得厚厚的,你也莫可奈何;有的人,不知感謝人家幫助他,反而還會‥『欠錢怨債主』呢!
要是向『銀行』借錢呢!就需要『抵押品、保證人』,抵押品,就像是車子、房子、土地等等;而保證人,就是保證你有信用,一定會還錢,人們常說‥『保就是呆人,呆人才作保。』 貸款人還不出錢,銀行就會找保證人要;保證人不給、沒法給,銀行就請法院,把貸款人的抵押品,給查封~拍賣來償債。」
  茉莉笑道‥「啊!你們的世界,還真是……麻煩……複雜……恐怖呢!」
  阿文笑道‥「我也常在想‥把錢存進銀行,到底好不好?(別說對不對啦!)把錢存銀行,有『利息』可拿,怎麼不好呢? 而不存銀行,把錢放在家裡,或是去投資,也不安全哪! 我們的世界,多的是壞人,把錢放在家裡,壞人就會像『蜂蝶逐花、蠅蟻競蜜』一樣,想法子偷拐搶騙,把你的錢,給弄到他的口袋裡去。然而‥把錢存進銀行,銀行為了給存錢的人利息,也必須『賺錢』啊! 活期存款,月息利率,在百分之三上下;定期存款,年息利率,在百分之五上下;而放款的月息利率,則在百分之八上下——把錢存銀行,不過是請銀行『保管』錢罷了!
有些銀行的人,暗中搞鬼,帶著鈔票跑啦!使得銀行,惡性倒閉……很是可惡!
而銀行,或是什麼保險公司,集大眾之財,就變得很有錢,於是‥炒股票、買土地、蓋房子……結果‥人們辛辛苦苦的工作賺錢,卻買不起房子,要想買房子,就得向銀行『貸款』,為了付貸款,就得經年累月的,二、三十年、五十年,辛勤地,打拚工作;要是一個不小心,經商失敗,或是工程變故、身體病痛……繳不出貸款,銀行就要法院,去查封房子~拍賣房子,於是‥所有的努力,一夕之間,也就全泡湯了…… 於是‥有錢的人,愈來愈有錢;沒錢的人,還是沒錢……〕
  茉莉叫道‥「過去……我還想不到‥沒錢、缺錢,會這麼煩惱呢! 想想‥還是‥『為有錢而煩惱』,比較好!」
  阿文笑道‥「我們有句俗話說‥『一分錢,逼死英雄好漢』呢!」
  茉莉叫道‥「這真是……不可思議啊!」
  阿文想了想,笑道‥「想想我們那個世界,人人都得辛苦的工作『賺錢』,人們常會為了‥『沒錢、缺錢』而煩惱……
而全世界的國家(政府),為了所謂的‥『國家利益、人民福利』,便廣設『名目』,課徵人民的『稅』——」
  茉莉笑問道‥「什麼是『稅』?」
  阿文笑道‥「哼哼!妳們的世界,真好!大家那麼有錢,也不用繳『稅』……國家、政府,也很有錢,根本用不著‥人民納稅……啊!這真是太好了!
所謂『稅』呢……就是‥比方說‥我賺一百元,就得繳六元給政府,這『六元』,就是稅啦! 賺錢最低繳『百分之六』的稅,賺越多,就繳越多……不但賺錢要繳稅,花錢也要繳『百分之五』的稅……花錢買東西,繳的是『貨物稅』;賺錢繳的『所得稅、營利事業所得稅』;房屋要繳『房屋稅』、土地要繳『土地稅』;房子不住,也要繳『空屋稅』;空地、荒地沒利用,也要繳『空地稅』;汽車要繳『牌照稅』——不是繳一次就好,而是‥年年都要繳;人死了,還要繳『遺產稅』;要把財產送人,也要繳『贈與稅』;買賣不動產,也要繳『契稅』,還有繳什麼『增值稅』;書立各種『憑證』,也要有什麼『印花稅』;進口貨物,有『關稅、平衡稅』;屠宰雞鴨豬牛等,也要繳『屠宰稅』;連人家辦筵席,也要繳什麼『筵席稅』;連辦舞會,也要繳『娛樂稅』……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有各種名目的稅,難怪‥人們常在喊‥『萬稅、萬稅、萬萬稅』啊! 而有的人,死後,留下太多『不動產』,雖然是『好額人』,可是‥卻非『有錢人』,繳不起遺產稅,而『不得不』賣土地、賣房子來繳稅,或是拿土地、房子來抵稅——那些不動產,平常就在繳『土地稅、房屋稅』了,而所有的錢,也早就繳過『所得稅』了呀!」
(以上各稅,參見《六法全書》。)
  茉莉叫道‥「啊!這真是……不合情理呀!」
  阿文笑道‥「有什麼辦法? 『不合情理——合法』嘛!那些立法委員、民意代表……學者專家,有誰會關心這些問題呢? (那些立委、民代、議員等諸公,整天只會為一些‥個人的名利什麼的,或是芝麻蒜皮的小事,吵來吵去的、罵來罵去、打來打去、告來告去,真是‥一點水準、一點風度、一點器量、一點修養、一點幽默感也沒有!還一個個的,努力的『挨錢』,搞成一片『黑金政治』……)
我就常說‥『人民不是牛,牛只能剝一層皮;人民是綿羊,毛長好了就剪~毛長好了就剪~毛長好了就剪……剪到毛不長了,就把羊給宰了,連肉都吃了。』
而人民,真的享受了‥多少『福利』了呢?
什麼『耕者有其田、住者有其屋』? 這麼一代又一代的『繼承』,繳『遺產稅』,總有一天,子孫要是能力不夠,不能賺大錢,也就繳不起遺產稅,就要賣土地、賣房子來繳稅,於是‥土地、房子,就全變成別人的,或是變成政府的啦!
而『所得稅』,那些真正有錢的人,常有辦法『節稅、逃稅、漏稅』,反倒是那些‥『勞工階級』的人,辛辛苦苦,費力流汗的工作——稅,一毛錢也逃不掉……」
  哥哥笑道‥「這『稅』,還真是……奇怪呢!」
  阿文又說道‥「『稅』,在我們那個世界,是有必要課徵啦!然而‥搞了那麼多種『名目』,實在是太……可惡了!其實‥簡單一個『所得稅』,也就可以了!賺的錢,就只繳『一次所得稅』,而不是『一份錢』,一次又一次的課稅……
要不然,就只在花錢時,繳一個『貨物稅』就好了……
而那些政府官員,實在可惡!有的想『自肥』、有的要『貪污』、有的要收『黑包』、有的要拿『回扣』、有的要『官商勾結』,什麼『利益輸送、政治獻金』……一堆人,無所不用其極地,浪費人民的『血汗錢』,從中『圖利自己、中飽私囊』;乃至‥『見利而忘義、見利而忘害』,搞一堆‥『遺害萬年』的事情,像是蓋‥『核能發電廠』、搞『圾垃坑』等等,一再的去破壞自然生態,搞了一堆爛攤子,留給‥『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去收拾殘局、慘局……
人們常說‥『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我則是說‥『兒童是國家未來的冤大頭!』
  大家聽了,都笑了起來。
  阿文說得憤慨,便繼續說道‥「像什麼‥編列預算『七千五百萬』,整修議員的研究室;每『一年半』,要花費『八百二十四萬』,去維持『北投溫泉活動中心』,供現任、卸任的議員、員工,免費使用——真是浪費『民脂民膏』啊!
(自由時報,民國八十八年五月三十日。)
有個男立委說‥『我想‥建一個新的立法院,花二百四十一億元,不是自肥……』台北市建捷運,長度『八十八公里』,預算要『四千五百億新台幣』,實際所費,不知多少,是全世界,最貴的捷運。(自由時報,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五日社論。)
為了解決『流浪狗』的問題,『台北市家畜衛生檢驗所』,未來『四年』,將編列『二億六千萬元』來解決。(自由時報,民國八十八年四月十七日。)
『金錢外交』的政策,將以『三億美元』」(一百億新台幣),人道援助『科索沃』地區的難民。(自由時報,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九日。)
(這表示‥我們的國家,真是有錢得很哪!有錢得可以援救‥他國的人民哪!
 佈施救難,總是好事,然而‥為什麼『台灣』,還會有窮人、還會有乞丐呢?
 若是世界上的有錢人,能夠行善佈施,那世界上,哪裡還會有窮困的人呢?)
『台灣』總統,一個月薪水『新台幣八十多萬元』,加上其它補助費,恐怕也有『一百多萬』,是世界第二高的,當四年總統,把錢存在銀行,其世世代代的子子孫孫,不必工作,光領『利息』來用,就可以生活無憂了,竟然還要(想要)有『退休金』,每年還要有什麼『房屋修繕費』,修繕費的金額,都足以買一棟房子了。那麼大的『金額』,還真是想像不出‥若把錢堆在面前,『長、寬、高』,會是多少呢!」阿文念頭一轉,笑道‥「呵呵!難怪,有那麼多人,擠破頭的,想要當總統……古時候的人,『堯舜』時代,人家要他當『皇帝』,他還不想當皇帝,而跑去躲呢! 現在的人,卻擠破頭的,想要當總統,真是……人心不古啊! 以前是『推賢讓仁』,現在,民主時代,喊的口號是『選賢與能』,然而,實際上,卻成了『選錢與佞』,看誰花的錢多、誰說的好聽,就會當選…… 『選舉』成了『有錢人』,玩的把戲, 而真正想要『為民服務』的,卻往往選不上,而負債累累……」
  茉莉笑道‥「你們的世界……真是教人……難以想像啊!」
  阿文笑道‥「我們的世界,大家都為了錢……錢錢錢……拚命的想搞錢……
像一些政府的機構,編列預算,往往超過實際所需,沒用完的話,下年度,就沒能有那麼多預算;『編列預算』的能力,還會被人懷疑、取笑,於是就‥亂用、亂用、亂亂用……圍牆、水溝,建了拆~拆了建;馬路、人行道,補了挖~挖了補;牆壁油漆,這個月漆米白色的、下個月漆乳白色的;找人來修一個鎖,或是幾個電燈,也要八、九千元…… 真是‥他媽的……混蛋加可惡!(抱歉!非得這麼說,才顯得出‥心中的憤慨!) 為什麼就沒有一位立法委員,或是民意代表,出來說說話、想想辦法‥『改善』一下『預算制度』呢? 我們有句話說‥『台灣錢淹骹目。』 台灣錢,多得很,可是‥人民的福利呢? (骹目‥腳背。)
『強制』實施的『全民健保』,卻每年在叫『虧本』,人民所受的醫療品質、服務,還是垢病百出、怨聲載道——小感冒,還得去看幾次醫生,才會好;洗個牙,還得分六次……而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卻得不到幫助,只因為‥『健保不給付』,而讓家屬,每每為了龐大的醫療費,而憂悲惱苦……
什麼‥『小孩津貼、老人年金』,真正有需要的人,卻往往難以領得到錢。
有時候,我還真懷疑‥那些錢,本來就是百姓的『血汗錢』,為什麼‥政府卻像是在『施捨』呢? 還要給不給的…… 政府自己,卻在那裡,努力的浪費‥人民的血汗錢…… 所謂‥『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嘛! 人民,得到『福利』,卻好像是『乞丐』,得到『施捨』一樣…… 什麼是『福利』啊?
我們那個世界,像中東那些『石油輸出國』,國家就很有錢,人民福利就很好。小孩讀到大學畢業,也不用花錢,還有零用錢、獎學金可拿;看病也不用錢……老人無經濟的憂慮;沒工作,光領救助金,都餓不死…… 這才是福利啊!
像有個叫『汶萊』的國家,小小的一個,國家有錢到‥人民不用納稅;讀書不用錢;十二歲以前,看病不用錢,十二歲以後,看病只是象徵性的,收『一塊錢』……『美國』第六任總統‥〈林肯〉先生,他有句『民族主義』的不朽名言說‥
『民有、民治、民享。』
我們的總統說‥『人民是頭家。』
頭家,就是『老闆』啦! 人民是頭家,那政府官員,就是『員工』啦! 然而‥自古以來,『官員』的身分、地位、權勢,都成了『達官貴人』——踩著頭家(人民)的頭,而高高在上;官員住的是豪華的官邸,而大多數的人民,住的是像『鴿子籠』似的,乃至像『棺材』似的公寓房子;官員出入,有外國進口的『黑頭仔車』,還有司機開車、還有『保安人員』;而大多數的人民,天天得擠公車、騎機車,受風受雨受日曬的——「員工」倒比「頭家」,還享受呢!
也有所謂的『父母官』,政府官員,猶如人民的父母——而政府卻不知、不會、不肯、不能照顧人民,不知、不會、不肯、不能‥『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卻想盡辦法,要壓榨、剝削人民…… 我看‥人民才是政府官員的‥『衣食父母』呢!」
  茉莉叫道‥「聽你這麼一說……我才真的覺得‥我們的世界,真是太好了!
到外面去吃東西,還有錢拿……買東西,還有錢拿……看病,還有錢拿……」
  阿文笑道‥「還有更糟的呢!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阿文心裡笑道‥〔啊!那這個世界……豈不要變成‥「君子惡財,花之有道。」了嗎?〕
阿文搖了搖頭,笑道‥「呵呵!然而‥有的人,想要錢,卻希望能『不勞而獲』,於是‥一大堆壞人,成天『偷拐搶騙、恐嚇、詐欺、綁架勒索、賭博、走私、販毒』……啊!這倒也不能說是『不勞而獲』啦! 他們也很『努力』的……偷拐搶騙啊!那也很『辛苦』哪! 只是‥方法『不正當』罷了! 他們無所不用其極、不擇手段的,就是為了要錢;更有一些人,在印製幾可亂真的『假鈔』呢!」
  嫂嫂叫道‥「真是……可怕的世界……」
  阿文笑道‥「為了錢,而『親子失和、親戚反目、兄弟鬩牆、朋友興訟、勞資糾紛』的,大有人在…… 人們拚命的,想累積財富,到底要幹什麼呢?
『英國』的〈黛安娜〉王妃,其死後遺產,據估計,可能達到『六千四百億美元』(自由時報,民國八十六年九月二日)。她一生賺了那麼多錢,死了之後,錢之於她,便一點意義也沒有了——活著還用得到,死了,就用不到啦!
『印尼』前總統〈蘇哈托〉,《時代雜誌》,揭露‥其家族於〈蘇哈托〉在位期間,斂財『一百五十億美元』之多。(自由時報,民國八十八年六月二日。)
『北韓』的前總統〈金日成〉,也是因為‥在位期間,拚命斂財,而被別人給『轟』下台的——貴為一國之尊,卻為了錢,而搞得身敗名裂……何樂而為之呢?」
阿文說得還真是‥「義憤填膺」呢!不覺耳酣口渴,於是‥便拿起水果來吃。
  茉莉搖頭道‥「真是……不可思議……」
  阿文笑道‥「我就常在想‥像我們台灣,有『兩千多萬人口』,那麼‥一個人出『一塊錢』,就有『兩千多萬元』;把這兩千多萬元,當『本金』存入銀行,把每個月的利息,一一地,存到每一個貧窮人的戶頭當『本金』,那他一輩子,就可以不用工作,光領『利息』,省點用的話,就衣食無憂了…… 如是‥台灣還會有窮人嗎? 還會有人缺錢嗎? 若以此,擴及整個世界,那還會有人,需要辛辛苦苦、忙忙碌碌的工作嗎? 呵呵!想想這世間的『金錢遊戲』,還可真是好笑呀!」阿文念頭一轉,問道‥「啊!這個世界,人人都很有錢,想必‥壞人、壞事,都少了很多吧!?」
  媽媽點頭道‥「是啊!是少啦!不過……也還是有啦!像是‥有人亂丟錢;像是‥把錢,偷偷的,放到你的車子裡、家裡去;數十年前,還有幾個人,擋下卡車,把好幾噸的錢,強行搬上卡車去,要給人家呢! 後來,那些人,被抓到了,被罰到政府的錢倉當『倉管』,每天都在看鈔票、數鈔票、搬鈔票……」媽媽說著,又笑道‥「哼哼!後來,其中一個,就發瘋了,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呢!」
  阿文聽了,想想那些情景、過程,不禁‥「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媽媽又說道‥「我們這個世界,錢是沒人偷、沒人搶啦!不過‥東西倒是有人會偷……因為‥他們把東西偷來,也就不會賺到錢;所以‥東西可以便宜一點的賣出去,讓買的人,少賺一點錢,這樣子,他自己的錢,就能花得快一點……
而各式各樣的『賭博、比賽』,也都有啦!像是‥中國的象棋、圍棋、麻將、西洋棋、樸克牌……都有,其它,像是‥賽馬、鬥狗、鬥鹿、鬥雞、鬥鳥,也都有……而人們,也常喜歡『打賭』……動不動就會‥『我跟你打賭一萬元!』 不過是‥輸的人,就得收下贏的人的錢啦!」
  阿文不禁搖頭笑道‥「哼哼!賭博……還真是‥『禍害永流傳』呢! 不過‥輸的拿錢,這還真是好玩呢! 我們那個世界……中國人,有一種『划拳文化』,划拳輸的人,要喝酒;贏的人,卻沒酒喝,但也很高興;輸的人,卻還賺到酒喝呢!你們這個世界,賭贏的人,給賭輸的人錢,會很高興;而賭輸的人,拿到錢,就會很頭大……呵呵……真是有趣!」
  媽媽笑道‥「我們這個世界,大家都在想‥怎樣才可以趕快把錢給花光……」
  阿文聽了,笑道‥「哼哼!這不就像是‥我們玩『樸克牌』的『心臟病、吹牛』等遊戲嗎? 最快把牌出完的最贏,而拿到越多牌的人,也就越輸…… 所以‥總是希望‥人家拿的牌,比我還多;總是在想‥如何讓人家的牌,越拿越多;自己的牌,越來越少…… 又像是人們‥喝酒划拳——總是希望‥人家比自己,喝更多酒……這真是有趣啊!」
  媽媽笑道‥「是啊!搞到後來,就變得有點『競賽』的味道。大家都希望,也都在設法‥讓人家的鈔票,比自己多……」
  阿文笑道‥「啊……這真是‥太有趣了!」阿文突然一念心起,叫問道‥「啊!那你們這個世界……有『妓女、牛郎』,這種行業嗎?」
  茉莉叫問道‥「什麼是『牛郎』?」
  阿文道‥「牛郎就是……『男妓』啦!」
  茉莉點頭笑道‥「有啊!」
  阿文笑問道‥「啊!那不是……妓女給嫖客錢、牛郎給女客錢嗎?」
  茉莉笑道‥「是啊!」
  阿文不禁搖頭笑道‥「呵呵!阿彌陀佛!這種事,真是……怪!嫖妓還有錢拿!這種事,要是在我們那個世界,那男人,恐怕要樂死、爽死了呢! 不過‥那不是變成‥『女人去找牛郎』了嗎? 而女人找牛郎,也有錢拿,不就變成‥『男人去嫖妓』了嗎? 這是『反客為主』,還是『喧賓奪主』呢? 這真是……奇怪啊!」阿文念頭一轉,叫問道‥「對了!妳說什麼‥『把錢花完,死了就上天堂;花不完,死了就下地獄。』這是誰說的啊?」
  茉莉笑道‥「大家都這麼說嘍!不過‥這真是迷信!其實‥這是過去的政府,怕人民好逸惡勞,而不肯工作,所以‥就散佈這麼句『謠言』,使人民害怕,而不得不努力『工作——花錢』…… 政府還搞了很多……把戲,譬如‥要電視節目,演那些‥招死人的靈魂,回來做見證,教人民相信‥『花完錢,死了上天堂;花不完錢,死了下地獄;剩下越多錢,下越苦的地獄』呢! 人民也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就怕死了下地獄,而拚命努力工作,想法子,要把錢給花完,才敢死呢!只是‥要是他沒花完錢,那他的子孫,就會有更多的錢,也會花得很辛苦呀!」
  阿文笑道‥「哼哼哼哼!我們那個世界,父母過世了,子孫就搶著繼承財產;而這個世界,父母過世了,子孫可就為要‥繼承財產而難過了……」
  茉莉笑道‥「是啊!」
  阿文笑問道‥「對了!妳怎麼知道‥是『政府——要電視台,演那些‥招死人的靈魂,回來做見證』什麼的呢? 妳這麼說,像是在……『批評』政府耶!不怕……有人告妳‥『誣告政府』嗎?」
  茉莉笑道‥「我們的政府……很有度量,能接受民眾的批評、建議……也承認『招魂作見證』,是政府策劃的……但動機總是好的嘛!怕民眾不工作……」
  阿文笑道‥「這樣的政府,真好! 我們那裡的政府,現在也較『民主』了,過去,我們的政府,雖說是『民國‥民主之國、人民之國』,然而‥骨子裡,卻還是『專權、軍權、集權』時代,那時的政府,就沒什麼『器度、修養、雅量』了,像我前面說的那些,包準被『爪耙仔』告密,抓去關起來的……『爪耙仔』就是‥『國家特務放的線民』啦!時常靠告密賺獎金的……過去,就抓了很多…『批評政府、抗議政府』,乃至只是『建議政府』的人……我們稱之為『白色恐怖』……」
  媽媽笑道‥「一個政府,要能接受批評、建議,聽取民眾的意見,國家才能進步嘛!這才是‥全民的福祉啊!」
  阿文笑道‥「是啊!政府要是一直不注重、不尊重『民意‥人民的意見』,不照顧人民的需求的話,就會激起『民怨』…… 難怪‥自古以來,一直會有人民,起而『革命』,這種事情發生啦!」
  媽媽笑道‥「是啊!我研究『古文明』,發現‥人類,就是一直在『戰爭』中度過。」
  阿文笑了笑,叫問道‥「那……這個世界,有戰爭嗎?」
  媽媽搖頭笑道‥「沒有!」
  阿文點頭笑道‥「真好!人們常說‥『戰爭是為了「真理、正義、和平」而戰爭。』然而,我看戰爭,往往失去『真理、正義、和平』,殊不知‥戰爭如果能導致和平的話,應該早就沒有戰爭才對啊! 『為真理、正義、和平而戰爭』,真是笑話啊! 譬如‥要到『台北』,卻走向『台南』,如何能到『台北』呢?
到『台南』,又哪能找到『台北』呢? 哦!台北在北部、台南在南部……天南地北,相差甚遠……」
  大家聽了,都點了點頭。
  阿文想了想,笑道‥「『把錢花完,死了就上天堂……』 我倒是有個想法,那麼‥何不在人將死之時,活著的人,像他的親人、朋友,就將他的錢,每個人,平均分擔一些,這樣,他就能把錢,全給『花光』了嘛! 這樣,他不就可以『安心』的去死……安心的死去了嗎? 死了,也就可以『上天堂』了啊!」
  茉莉點頭笑道‥「嗯……這真是個‥好辦法耶!」
  哥哥笑道‥「可是‥這樣子……大家不就都不想工作了嗎? 反正‥剩再多錢,也不必煩惱了嘛!」
  阿文笑道‥「為什麼要工作呢? 啊!為什麼要為了『賺錢』……或是『花錢』而工作呢? 這世界上,就只有『人類』在『工作』啊!
如果‥我餓了的話,我就得為了肚子,而去種田、種菜嘛!
如果‥我冷了的話,我就得為了身子,而去製造衣服啊!
如果‥我沒地方住,我就得為自己,去蓋房子啊!
如果‥我需要路、需要橋,那麼‥我就得為了走得方便,而去開闢、建造……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那麼‥就集合很多人,一起『分工合作』,這樣‥食衣住行,就沒問題啦! 再說,我想‥
工作的意義,應該不止是為了『賺錢』而已!
對你們而言,也應該不只是為了『花錢』而已! 我覺得‥
工作,應該是一種‥『自我理想的實現、自我才能的發揮、自我的價值肯定』啊!
當每個人的『食衣住行』,都沒問題了,那每個人,就可以‥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像是‥繪畫、雕塑、研究各種學問等等……就算這是工作吧!大家也會工作得很愉快的!」
  茉莉聽了,點了點頭說‥「嗯!是啊!說得好!」
  媽媽笑道‥「我當科學家,就很快樂!每次研究、發明出一件‥有益於大眾、萬物的東西,我就很高興。」
  阿文笑道‥「是啊!科學家,當多研究一些‥有益於大眾、萬物的東西,像是‥如何有效、快速、安全、衛生、無害的處理垃圾等等……我們那個世界,都快被垃圾淹沒啦! 很多國家,為了所謂的‥『國家安全』,就召集了一大堆科學家,卻在那裡‥研究各種武器,製造核子武器、生化武器…… 殊不知‥
『武器無法帶給人們安全,武器只會是帶給人們恐懼與毀滅。』
  媽媽搖頭嘆道‥「唉……難怪‥你們的世界,會毀滅……」
  阿文心想‥〔呵呵!我還真是會扯呢!從工作扯到武器……戰爭……〕
阿文搖了搖頭,又說道‥「所以說‥工作也不一定是為了賺錢……(你們是‥工作也不一定是為了花錢啦!) 我們的世界,就有很多『義工、志工』,去幫助人,都是出自於自願的——『心甘情願意歡喜』,不但免費服務,有時,還自掏腰包,出錢又出力呢! 像是‥有個團體‥『嘉邑行善團』,專門在造橋舖路的,大家出錢又出力,效率、成果,比政府還快、還好呢! 所建的橋,比政府花錢造的橋,還要堅固耐用呢!」
  媽媽聽了,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茉莉的哥哥跟嫂嫂,突然嘰哩呱啦的說著。
  茉莉、媽媽,也跟著嘰哩呱啦來、嘰哩呱啦去的。
  哥哥跟嫂嫂,也就起身,跟阿文說道‥「阿文!我們還有事,先回去了!明晚再來!」
  阿文趕忙起身,叫道‥「喔……好啊!再見!」
  哥哥叫道‥「再見!」說著,又跟兩個孩子,嘰哩呱啦了一下。
  孩子們,也嘰哩呱啦的一下。
  哥哥跟嫂嫂,也就跟媽媽、茉莉、阿文,和兩個孩子,一一「擁抱~告別」。
  茉莉等哥哥、嫂嫂走後,回頭跟阿文笑道‥「明天,我們帶小朋友去玩!」
  阿文點了點頭,一時無話可說,竟笑問道‥「妳……明天還休假啊!?」
  茉莉笑道‥「休假七天嘍!」
  阿文聽了,點了點頭。
 
  這時候,想是電視節目結束了——
  兩個小朋友,起身跟「阿嬤、姑姑」,嘰哩呱啦了一陣,擁抱、親親了一下,回頭跟阿文揮手叫道‥「叔叔……晚安!」
  阿文笑道‥「晚安!」
  兩個小朋友,便上樓去睡覺了!
  媽媽也笑道‥「我也想去休息了!」媽媽說著,便跟茉莉擁抱了一下,然後,也擁抱了一下阿文,笑道‥「阿文!晚安!」
  阿文笑道‥「晚安!」
  媽媽點了點頭,便上樓去了。
  茉莉笑問道‥「你還要看電視呢?」
  阿文搖頭笑道‥「又聽不懂……不看了!」
  茉莉朝電視嘰哩呱啦了一聲——
  電視便關了起來。 
 
==========================================================
※舊文整修,重舖於「新聞台」。
■潘文良著作集>小說品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01~05。2021.05.26.三 00:05:42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128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15307705247458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06~09。2021.05.28.五 00:03:37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3051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18355138276048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10。2021.05.29.六 00:27:26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3838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21440721300823
■標籤:鞠躬、微笑、習俗、紅包、吃素、時空、基因、信用、貸款、貪污、器度、修養、雅量、戰爭、晚安
▃▃▃▃▃▃▃▃▃▃▃▃▃▃▃▃▃▃▃▃▃▃▃▃▃▃▃▃▃▃▃▃▃

台長: 阿文
人氣(264)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品 |
此分類下一篇:◎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11
此分類上一篇:◎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06~0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