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8 00:03:37| 人氣21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06~09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潘文良著作集>小說品>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本文:◎一~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六

  阿文看了看四周,搖了搖頭,心想‥〔啊!對了!我得打個電話回家……可是‥我好像沒看到有「公共電話」……呵呵!就算有,我該怎麼打呀? 算了!算了……啊!去買些日用品……然後……嗯!去買一輛……箱型車,可以「遮風避雨」的;要載東西、往來也方便,沒地方住的話,睡在車子裡也行……就像我說的嘛!「車子是第二個家——一個活動的家!」嗯!就這麼辦吧!〕阿文打定了主意,點了點頭,便向另一排樓房走去——
  另一排樓房,有賣服飾的、有賣體育用品的……
  阿文走著逛著,總算看到了一家「超市」,於是‥便走了進去。
  店小姐看到阿文,馬上起身鞠躬,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心想‥〔她大概是在說‥「歡迎光臨」吧!?〕阿文笑著,點了點頭,於是‥去拿了牙刷、牙膏、毛巾、洗髮精、沐浴乳、內衣褲、托鞋等日用品,然後,到櫃台結帳。
  店小姐算了算之後,列印了一張「清單」,遞給阿文,又拿了個紙袋,把東西給裝了起來。
  阿文看著清單,也看不懂要多少錢,便從懷裡,掏出一疊鈔票,遞向店小姐。
  店小姐推了鈔票,搖頭嘰哩呱啦了一陣,轉身打開櫃台後的櫃子——
  阿文一看——櫃子裡,竟是滿滿的鈔票,不禁‥「啊!」了一聲,心想‥
〔放那麼多現金在店裡……不怕被搶嗎?〕
  店小姐竟從櫃子裡,抓了十疊鈔票,裝進袋子裡。
  阿文看得愣了一下,心想‥〔她該不會……也以為我是哪個流氓,來收保護費的吧? 天啊!阿彌陀佛!我是不是……長得太像某個流氓啊? 怎麼會這樣?〕阿文趕忙抓出鈔票,放到櫃台上,搖頭擺手的叫道‥「不!不!不!」
  小姐指著阿文手上的清單,嘰哩呱啦的叫著,又將鈔票,給裝進袋子裡。
  阿文趕忙又把鈔票,給拿了出來。
  小姐又把鈔票,放進袋子裡,一手按住袋子口、一手指著牆上的一個按鈴。
  阿文看那按鈴旁,貼了一張「標示」,字是看不懂,不過‥上頭還有一個「警察」,笑著指著那些字,阿文看了,心想‥〔她是在說‥「你再囉嗦,我就通知警察!」吧!? 我看……我還是少惹麻煩的好……警察來了,語言不通,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到時候‥「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把我當成流氓,抓去關起來,那我可就倒楣了……〕阿文想了想,也只好‥「呵呵呵呵……」的笑了笑,跟店小姐點了點頭,鞠了個躬,拎起袋子,轉身要走。
  店小姐便跟阿文鞠了個躬,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笑了笑,心想‥〔這大概是在說‥「銘謝惠顧!」吧!? 真有禮貌!〕
阿文步出了超市,本想再到處逛逛的,又覺得沒意思,於是‥便往回走——
  那些餐廳小姐、先生,看到阿文,還是又微笑、又點頭、又鞠躬的招呼著。
  阿文只得跟他們,又笑又點頭的,匆匆地,走到停放車子的大樹下,但見——
  一個先生,坐在路邊的涼椅上——(像是在等「公車」。)
  阿文抬頭,看看大樹上,自己的車子「還在」,不禁鬆了口氣。
  公車來了,降到路上。
  那個先生,便上了公車。
  公車司機,跟阿文嘰哩呱啦了一下。(大概是在問阿文‥「要不要坐?」)
  阿文連忙給他‥搖頭擺手了一陣。
  公車司機,笑著點了點頭,便開動車子,昇到空中,向前駛去。
  阿文眼角一亮,但見——涼椅邊,有個手提袋。
阿文轉頭,看了看遠去的公車,又看了會兒手提袋,心想‥〔這下子……怎麼辦呢? 我看……我還是別管的好!警察局,也不知道在哪裡……裡頭,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呵呵!搞不好是「炸彈」呢!〕阿文笑了笑,禁不住好奇的,上前蹲身,輕輕的,拉開手提袋,一看‥「哇……〔一袋鈔票……〕這……這……這……怎麼辦?」阿文趕緊看了看四周——
  四周無人。
  阿文心想‥〔還是拿去,給那些店家處理好了!〕阿文於是‥抓起手提袋,便走到店家門口,看到一位店小姐,便拿著手提袋,指著涼椅那邊,雖然知道‥她聽不懂,不過,還是一邊比手畫腳的,跟她說‥「我在那邊,撿到一個手提袋,裡頭都是錢……能不能麻煩妳,把它交到警察局去? 那是一位先生掉的。」
  店小姐往手提袋裡,看了一眼,竟然嘰哩呱啦的,又是搖頭、又是擺手的,示意阿文「快滾」。
  阿文只好拎著手提袋,走到隔壁的小吃店——
  店小弟看到阿文,便揮手示意阿文「走吧」。
  阿文一家家的走去,只見——
  大家都紛紛搖頭擺手。
  阿文搖了搖頭,心想‥〔怎麼大家,都不願意幫忙呢? 算了!語言不通,還真是麻煩呢!我看——還是自己送到警察局去好了!要不然‥遇到貪心的人,把這錢給「昧」了,那可就不好了!〕 
 
▃▃▃▃▃▃▃▃▃▃▃▃▃▃▃▃▃▃▃▃▃▃▃▃▃▃▃▃▃▃▃▃

   ◎七

  阿文於是回到車上,開動車子,到處飛馳了一陣,也沒看到什麼,像警察局的地方;突然,看到一處「賣車場」,念頭一轉,也就降落到車場裡——
  「售車員」看到阿文,立即上前,握住阿文的手,又笑又點頭的,嘰哩呱啦了一陣。
  阿文也聽不懂,只好跟著笑著點頭。
  售車員領著阿文,走進「辦公室」,坐到沙發椅上。
  小姐便端來兩杯飲料,擺到茶几上,嘰哩呱啦了一下,轉身走了。
  售車員嘰哩呱啦的說著,擺手示意阿文喝飲料,自己也端起飲料喝。
  阿文喝了一口飲料,將杯子放回茶几上。
  售車員便嘰哩呱啦的說著。
  阿文一句也聽不懂,只好指了指嘴巴,搖了搖頭。
  售車員點了點頭,一時也不知所措。
  阿文指了指外頭,停車場上的一輛藍色箱型車——
  售車員看了,便比著大拇指,嘰哩呱啦了一陣,起身到辦公桌,去拿了張「卡片」(像一般電話卡、信用卡大小),便領著阿文,到箱型車上——
  阿文坐在「駕駛座」上,看看那些儀表、踏板、方向盤,心想‥〔天啊!我又不會開這種車……」
  售車員把卡片,置入卡片夾中——
  阿文搔了搔鼻際,指了指售車員、指了指自己,又轉了轉方向盤——
  售車員想了一陣‥「嘔!嘔!嘔!」的點了下頭,示意和阿文換位置。
  阿文便跟售車員,換了位置。
  售車員便發動了車子,先將車子,昇到空中,然後,向前飛馳。
  阿文經過售車員一番「指導」,很快的,就學會如何駕駛了,在空中繞了一大圈,便開回賣車場。
  售車員待阿文停好了車,便又嘰哩呱啦了一陣,然後,望著阿文。
  阿文心想‥〔他大概是在問我‥「滿不滿意?」吧!?〕阿文便比著大拇指,笑著點頭‥「嗯嗯嗯!」的叫著。
  售車員‥「哈哈哈哈……」的笑著,拍了拍阿文的肩膀,指了指辦公室。
  阿文於是便下車,跟售車員,回到辦公室。
  售車員跟小姐,嘰哩呱啦了一下。
  小姐便拿了個「摸彩」用的箱子,走到阿文面前,嘰哩呱啦的說著。
  阿文心想‥〔這大概是要我「抽獎」吧!? 真好!買車還可以抽獎。〕
阿文於是伸手在箱子裡,抽出一張紙條,打開來,看了看,也看不懂字,於是‥便交給售車員。
  售車員看了一眼‥「哇……」的叫了一聲,拍著阿文的肩膀‥「哈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嘰哩呱啦的說著。
  阿文還真是莫名其妙呢!也只好跟著‥「嘿嘿嘿嘿……」的笑著。
  售車員拿起電話,嘰哩呱啦了一陣,掛下電話後,便又領著阿文,到車子旁。
  阿文但見——
  兩個師傅(想是修車的技工),駕著一輛會飛的「板車」,載著一個大箱子(長一.五公尺、寬一公尺、高二十公分),和一個較小的箱子(五十立分公分左右)過來,將箱子給搬到車上後,跟阿文笑著,嘰哩呱啦了一陣。
  阿文心想‥〔這大概是我抽到的獎品吧!? 哇……這麼大箱,不知道是什麼?打開看看!〕阿文於是便上車,將大箱子,給打了開來——
  箱子裡裝的,(應該)是一台電視。
  阿文又打開小箱子,放眼一看——竟是一箱‥「紅色鈔票」。
阿文看得張大了嘴巴,轉身看著售車員……
  售車員點頭笑著。
  阿文不禁指著那箱鈔票,問師傅道‥「有沒有搞錯啊?」
  兩個師傅,輪流嘰哩呱啦了一陣。
  售車員也跟著‥嘰哩呱啦了一陣。
  阿文搖了搖頭‥「唉……」的嘆了口氣,心想‥〔該不會‥我抽中的獎品,也包括‥這一箱子鈔票吧!?〕
  售車員又指著阿文的「三輛車」,嘰哩呱啦了一陣。
  阿文心想‥〔大概是在問我‥「你那車子怎麼辦?」吧!? 要怎麼辦呢?〕
阿文想了想,便到「三輪車」旁,指著車上的「禮物」,又指了指師傅、指了指箱型車;然後,指著車子,又搖了搖手——請他們幫忙,將東西搬到箱型車上,而三輪車,「不要」好了。
  售車員想是明白阿文的意思,便跟師傅們,嘰哩呱啦了一陣。
  兩個師傅,便動手搬東西。
  售車員便將「卡片」給取下,領著阿文,回到辦公室裡,把卡片交給小姐,嘰哩呱啦了一下。
  小姐便招呼著阿文,嘰哩呱啦了一陣。
  阿文又聽不懂,只得瞪大眼睛,「疑惑」地望著小姐。
  小姐想了想,便指著自己衣服上的「名牌」。
  阿文‥「嘔!」了一聲,叫道‥「妳在問我『名字』啊!? 潘文良!我叫‥潘文良!」
  小姐也聽不懂,搔了搔頭,轉頭嘰哩呱啦的,叫著售車員。
  售車員嘰哩呱啦了一陣,揮了揮手。
  小姐‥「嗯嗯嗯!」的點著頭,示意阿文,朝「麥克風」講。
  阿文便對著麥克風,叫道‥「潘文良!」
  小姐點了點頭,又示意阿文,進到一個‥像是「電話亭」的玻璃亭裡。
  阿文便進到亭子裡——
  一道光,從亭頂照了下來,好會兒,方才滅了。
  小姐點頭,示意阿文出來。
  阿文便走出亭子,看了看那亭子,心想‥〔這是啥麼東西啊? 會不會是……「人體掃描器」?〕
  小姐朝麥克風,嘰哩呱啦了一陣,好會兒,電腦旁的一個卡夾,便跑出了五張卡片。 小姐便起身,雙手捧著卡片,送到阿文面前,笑著鞠了個躬,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接過卡片,看了看卡片上頭,有自己的相片,一旁還有一行他們使用的文字,想是自己名字的「譯音」;阿文抬頭看了看小姐,心想‥〔這樣就好了嗎?
怎麼沒跟我說……要多少錢?〕
  小姐又鞠躬,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便轉身,看著售車員。
  售車員也鞠了個躬,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不禁搔了搔鼻際,心想‥〔怎麼回事啊? 難道……我抽中的是……連車子也不要錢嗎? 天底下,會有這麼好的事嗎? 我們那個國家,廠商搞那些「抽獎」的把戲,是為了要促銷產品‥「大獎」,通常都是抽不到的,就算有人抽中,往往也是他們「自己人」…… 這裡怎麼會這樣? 媽呀!我是走了‥什麼運啊?一抽,抽中了一台電視、一箱鈔票……車子也不用錢……〕阿文滿腦疑惑地,走出辦公室,走到箱型車旁,回頭看了看‥那個售車員跟小姐——看他們的樣子,也沒像想「要錢」的樣子,還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呢!
阿文到車上,拿了一疊「紅鈔票」來看,看看「鈔票面額」,心想‥〔這是「五位數字」的,想是應該比「綠鈔票」的面額還大吧!? 呵呵!誰知道‥他們的錢,是綠鈔票面額大,還是紅鈔票面額大呢?〕阿文搖了搖頭,一念心起,但將紅鈔票,給倒進大箱子裡,改裝成一箱綠鈔票,然後,抱著一箱綠鈔票,回到辦公室裡,遞給小姐——
  小姐看了一眼,便將箱子,推還給阿文,嘰哩呱啦的搖手叫著。
  售車員走了過來,嘰哩呱啦的叫著,又笑著猛搖著手。
  阿文皺了皺眉頭,心想‥〔算了!是你們不要的喔!可不是我不給啊!〕
阿文只好抱著箱子,走出辦公室。
  售車員跟小姐,跟著送阿文,走到車子旁。
  售車員幫阿文打開車門,嘰哩呱啦了一下。
  阿文只得上車,將箱子扔到後頭,拿出一張卡片,放入卡片夾內,發動車子。
  售車員幫阿文關上了車門,舉手嘰哩呱啦了幾聲。
  阿文只得笑了笑,跟售車員、小姐,揮手再見,於是‥將車子昇到空中,向前駛去。 
 
▃▃▃▃▃▃▃▃▃▃▃▃▃▃▃▃▃▃▃▃▃▃▃▃▃▃▃▃▃▃▃▃

   ◎八

  阿文駕著車子,飛馳了一陣,突然感到「前途茫茫」,一時也不知‥「何去何從」,不禁搖了搖頭,心裡叫道‥〔阿文!阿文!你不是一直想要去「雲遊四海、浪跡天涯」嗎? 現在,可真的是在「雲遊四海」了,何以會有「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從」之感呢? 呵……想是‥還沒準備好吧!? 畢竟‥這太突然了……突然來到這麼個‥人生地不熟……連語言文字也不通的地方…… 我看……我還是先去租個房子好了!先住下來,再作打算……慢慢的,再去「研究」一下 ,這個國家,再來作下一步的打算……呵呵!要住哪呢? 要到哪裡,才有租人家房子的呢? 我看——還是去剛才那些「別墅區」,找找看好了,我還是喜歡‥住在安靜點的地方……要不然,就「住」車上也罷!〕
阿文於是將車子調頭,循著來時的路線,回到「別墅區」的上空。
阿文正想下降時,眼角一亮,但見——
  路上五十公尺高度的地方,有一輛粉紅色的敞篷車,停在空中。
  一位金髮小姐,坐在車子裡……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阿文看那位金髮小姐,很「面熟」的樣子,於是‥便將車子駛近——
  金髮小姐,看到阿文,樂得招手‥「嗨!嗨!嗨!」的叫著。
  阿文停下車子,看個仔細——那小姐,果然是‥醫院裡的那個護士。
  金髮小姐,開了阿文的車門,進到車子裡,叫道‥「啊……看到你……真是高興……」
  阿文聽了金髮小姐說的「華語」(雖然‥她有點「吞吞吐吐、口齒不清」,像是洋人講華語,怪腔怪調的,但總歸還是「華語」),一時,欣喜非常,正是‥
   ˙身為異鄉客,舉目無親朋,忽聞自國語,心中喜難勝。
 
  阿文不禁張大眼睛,樂得叫道‥「啊!妳……妳……妳怎麼會講『華語』?
昨天,妳還跟我玩『比手畫腳』呢!」
  金髮小姐‥「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摸了摸耳朵下,一顆心形的耳墜子,笑道‥「語言……解譯器!」
  阿文看了下她的耳墜子,笑道‥「天啊!竟然有這麼好用的東西……掛在耳朵下,連外國話,都會講……」
  金髮小姐笑了笑,說道‥「它會……翻譯……你所講的……語言,讓我……明白你的……意思……再把我……想講……的話,翻譯成你的語言……讓我知道……怎麼說……」
  阿文笑道‥「這麼……厲害啊? 哪兒買的? 我也想要有一個!」
  金髮小姐笑道‥「這是……我媽媽做的……沒得買……」
  阿文叫道‥「妳媽媽做的!?」
  金髮小姐笑道‥「我媽媽……是科學家……會……發明東西……」
  阿文聽了,一念心起,叫問道‥「妳媽媽……是『中國人』嗎?」
  金髮小姐笑道‥「我媽媽……是『美國人』……但她……知道……中國話。」
  阿文聽了,點了點頭,心想‥〔美國人……那這裡……是哪裡?〕阿文想了想,叫問道‥「請問……這裡是什麼國家?」
  金髮小姐笑道‥「這裡是……反正國。」
  阿文叫道‥「反正國!?」
  金髮小姐點了點頭,笑道‥「你出院了啊!? 我正想去……醫院找你呢!」
  阿文笑道‥「是啊!要不然,再住下去……醫療費,不知要花多少呢!」
阿文停了一下,得意地笑道‥「不過‥我也真是幸運,一毛錢也沒花……倒是得到‥很多鈔票呢!」
  金髮小姐聽了,竟望著阿文‥「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阿文不禁笑問道‥「笑什麼笑? 有什麼好笑的?」
  金髮小姐又‥「哼哼哼哼!」的笑了一下,叫道‥「我的車……壞掉了……我先……打電話……找人來……拖去……修理……」
金髮小姐說著,按了下阿文車上儀表旁,一個螢幕下的開關,嘰哩呱啦了一陣——
  螢幕便亮了起來,出現一個小姐——嘰哩呱啦了一下。
  金髮小姐,也嘰哩呱啦的,說了一陣。
  螢幕裡的小姐,又嘰哩呱啦了一下。
  金髮小姐,也嘰哩呱啦了一下。
  螢幕裡的小姐,又嘰哩呱啦了一下。
  螢幕便自動關了起來。
  阿文看得不禁叫道‥「哇……這車子……功能好像很多吼?」
  金髮小姐笑道‥「這是……影像……語音撥號……電話!」
  阿文一念心起,叫問道‥「這能不能打到……『台灣』?」
  金髮小姐疑惑地,叫道‥「台灣!?我不知道……『台灣』是在哪裡……」
  阿文叫道‥「台灣……在亞洲……中國大陸旁邊……日本下邊……」
  金髮小姐叫問道‥「亞洲……中國大陸……日本……在哪裡?」
  阿文望著金髮小姐,心裡叫道‥〔「台灣」小,不曉得「台灣」在哪裡,也就罷了!竟然連「中國大陸、日本」,那麼大的國家,妳也不知道!? 連「亞洲」都不知道……我看——妳……地理一定是考不及格!〕
  金髮小姐叫道‥「這樣吧!我們去……找我媽媽,我媽媽……可能知道!」
  阿文點頭說道‥「好吧!」
  這時候,一輛「卡車」,飛馳了過來,停在敞篷車前。
  卡車司機,回頭嘰哩呱啦了一陣。
  金髮小姐便也探頭,嘰哩呱啦了一陣。
  卡車司機,便點了點頭,將卡車降低~倒退到敞篷車底下,然後上昇——
  敞篷車,便落在卡車上了。
  阿文看了,心裡笑道‥〔哇……這還真是方便啊!〕
  卡車司機,又向金髮小姐揮手,嘰哩呱啦了一下。
  金髮小姐,也嘰哩呱啦了一下。
  卡車司機,便向前飛馳而去。
  金髮小姐,拍了拍阿文的肩膀,指著前面,叫道‥「走吧!」
  阿文‥「嘔!」了一聲,開動車子,向前飛馳了一陣,一念心起,叫問道‥「妳們這裡的『警察局』,在哪裡呢? 我撿到一袋子的錢……」
  金髮小姐聽了,叫問道‥「什麼!? 你……撿到一袋子錢……你幹嘛要撿!?」
  阿文叫道‥「我不撿……要是被貪心的人撿去……拾而昧之……哪怎麼辦?
好多錢呢!不是一百、兩百元……一千、兩千,掉了,就算了……」
  金髮小姐聽了,不禁搖頭笑嘆道‥「你真……笨!自找麻煩……要是你把它送到……警察局……十天,沒找到……丟錢的人……那錢……就是你的了!」
  阿文叫道‥「是嗎? 這麼好! 十天就歸撿到的人所有……我們那裡,失物招領,好像要等三個月……還是幾個月,東西才歸撿到的人所有呢!」
  金髮小姐聽了‥「哼哼哼哼……」的笑著,直搖著頭。
  阿文心裡叫道‥〔笑……這有什麼好笑的?〕
  金髮小姐,按了下螢幕的開關,嘰哩呱啦了一陣。
  螢幕上,顯示出一個警察,嘰哩呱啦了一陣。
  金髮小姐也嘰哩呱啦了一陣,然後,問阿文道‥「你撿的……那袋錢呢?」
  阿文叫道‥「在後面……」
  金髮小姐叫道‥「去拿來!」
  阿文叫道‥「喔……哪妳來駕駛一下!」
  金髮小姐笑了笑,按了一些按鈕,叫道‥「好啦!自動駕駛!」
  阿文叫道‥「哇……這麼好!還會自動駕駛!?」阿文便到後面,把撿到的手提袋,給拿到駕駛座來。
  金髮小姐問道‥「你是在哪裡……撿到的?」
  阿文叫道‥「有很多餐廳……小吃店那裡……路旁的一張涼椅旁……」
  金髮小姐,嘰哩呱啦了一陣。
  螢幕上,便顯示出阿文去吃「午餐」的地方,那些樓房的「立體實物地圖」。
  金髮小姐把手指,按在房子上,向右移動——
  「地圖」所顯示的位置,也就跟著改變了。
  金髮小姐叫問道‥「你在哪兒……撿到的?」
  阿文便試著去移動地圖,找到路旁的涼椅,叫道‥「就是這裡!」
  金髮小姐便按了下涼椅,嘰哩呱啦了一陣。
  螢幕上,便又出現那個警察先生。
  金髮小姐便跟警察先生,嘰哩呱啦來,嘰哩呱啦去的,好一陣子。
  螢幕才關閉了起來。
  金髮小姐笑道‥「但願‥找得到……那個……亂丟錢的人……要不然……那些錢……就是你的了。」
  阿文心想‥〔聽妳的口氣,好像「錢多」是「麻煩」的樣子……什麼‥「要不然,那些錢,就是你的了」……變成我的錢,不好嗎?〕
  金髮小姐突然叫問道‥「嘿!請問你……尊姓大名啊?」
  阿文笑道‥「我叫〈潘文良〉……妳叫我〈阿文〉,就可以了!」
  金髮小姐笑著,點頭道‥「阿文……」
  阿文也點了點頭,叫問道‥「那……請問妳‥貴姓芳名呢?」
  金髮小姐笑道‥「我叫〈紫茉莉〉!」
  阿文笑道‥「紫茉莉……茉莉……」阿文點頭道‥「嗯!真是‥『芬芳美麗』的……芳名!」
  茉莉小姐聽了,不禁掩著口‥「哼哼哼哼……」的笑著。
  阿文不禁望著茉莉小姐,心想‥〔這也好笑嗎?〕
  〈茉莉〉小姐笑了笑,突然叫道‥「左轉!」
  阿文便轉動方向盤,把車子左轉。
  茉莉看了會兒阿文,笑問道‥「嘿!阿文!你說……你來自於哪裡啊?」
  阿文笑道‥「『台灣』啊!」
  茉莉點頭‥「喔!」了一聲,笑了笑,又問道‥「你怎麼來的啊?」
  阿文搖頭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我去爬山,跌落溪澗裡……醒過來,就在醫院裡了呀!」阿文一念心起,叫問道‥「對了!妳知道‥是誰救我到醫院的嗎?」
  茉莉笑道‥「聽說是……一個漁夫,在海邊,救了你。」
  阿文叫道‥「啊!海邊……從山上……流到海邊……我是昏迷了幾天啊?」
  茉莉笑道‥「五天!」
  阿文不禁驚叫道‥「五天!?」
  茉莉笑道‥「醫生說‥你沒死……很幸運哪!」
  阿文笑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難怪‥我會得到那麼多錢……」
  茉莉聽了,瞪著阿文,笑道‥「傻瓜……」
  阿文笑道‥「我們中國老祖宗,有句話說‥『傻人有傻福!』 還有句話說‥『天公疼戇人!』」
  茉莉聽了,不禁‥「哼哼哼哼……」的笑了起來。
  阿文一念心起,叫問道‥「嘿!對了!茉莉小姐!請問‥妳們這兒,有沒有人租房子啊? 我想找個住的地方!」
  茉莉過了會兒,方才笑道‥「傻瓜!租房子,一個月……要二十萬哪!」
  阿文不禁比著兩根指頭,叫道‥「什麼!? 一個月,要『二……十萬』啊!? 
我看……我還是睡路邊……睡車上好了!」
  茉莉笑道‥「到我家吧!我家……還有……幾個房間……你可以住。」
  阿文聽了,叫道‥「真的啊!? 謝謝妳啊! 那要算多少?」
  茉莉問道‥「什麼……多少?」
  阿文笑道‥「租金呀? 人家要二十萬,妳算我多少?」
  茉莉笑道‥「哼哼!不用啦!」
  阿文叫道‥「多少要一點的嘛!這樣,我才心安……總不能‥白吃白住吧!?」
  茉莉聽了‥「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叫道‥「你真老實……好吧!一個月,算你五萬!」
  阿文點了點頭,心想‥〔真好!有住的地方了……〕
  茉莉突然指著‥前頭下方的一棟房子,叫道‥「到了!我家到了!」 
  阿文於是放慢車速,慢慢下降,放眼但見——
   ˙雙層別墅,石頭砌成;一片瓜棚,竹子搭就。
   ˙幾座青山,屋後坐立為靠背;一條清溪,房邊繞過成護手。
   ˙庭中芳花朵朵開,蝴蝶飛舞、蜜蜂忙碌;
    園裡綠樹處處栽,松鼠跳躍、小鳥築巢。

 
▃▃▃▃▃▃▃▃▃▃▃▃▃▃▃▃▃▃▃▃▃▃▃▃▃▃▃▃▃▃▃▃

   ◎九

  茉莉待阿文降至地面,指著「車庫」,叫道‥「開進去!」
  阿文將車開進車庫,停好了車,取出卡片,不禁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呼……」的吐了口長長的氣,叫道‥「回家的感覺,真好……啊!有家的感覺,真好……」
  茉莉笑道‥「下車吧!」
  阿文下了車,關了車門,一念心起,叫道‥「啊!我忘了一件事……茉莉小姐!請問‥妳們這兒,哪裡有『銀行』啊?」
  茉莉愣了會兒,叫問道‥「銀行? 銀行是什麼?」
  阿文叫道‥「銀行……就是『存錢的地方』嘛!」
  茉莉叫道‥「存錢的地方……『錢倉』嘛!?」
  阿文笑道‥「妳們稱之為『錢倉』啊!?」
  茉莉笑道‥「放錢的地方,就叫『錢倉』嘛!」
  阿文笑問道‥「哼哼!那妳們這裡,哪裡有『錢倉』? 我想把我的錢,給存進去!」
  茉莉叫道‥「你可以放……另一個房間……不能……跟我們的錢,放在一起,會搞混……」
  阿文聽了,覺得怪怪的,叫道‥「我自己設一個『戶頭』就好了呀!怎麼會搞混呢?」
  茉莉瞪著一雙大眼睛,叫問道‥「戶頭……是什麼? 是不是『戶長』?」
  阿文笑道‥「『戶頭』就是……在『銀行』,辦一本『儲金簿』嘛! 就是‥『設一個戶頭』嘛!」
  茉莉叫問道‥「儲金簿……是什麼?」
  阿文心裡叫道‥〔奇怪……怎麼連這個,也不知道!?〕
阿文搖了搖頭,笑道‥「『儲金簿』就是……也可以稱之為『存摺』啦! 就是‥銀行……記錄你存多少錢、提多少錢、利息多少的一本小簿子嘛!」
  茉莉搖了搖頭,叫道‥「利息……我……不明白……啊!有了!」
茉莉說著,拉著阿文,到客廳的一面大螢幕前,嘰哩呱啦了一陣。
(註‥大螢幕約三公尺長、二公尺寬、厚十公分。)
  螢幕上,出現了一位女士。
  茉莉回頭跟阿文笑道‥「我媽媽!」
  阿文舉了下手,叫道‥「嗨……媽媽好!」
  茉莉嘰哩呱啦了一下,最後,比著阿文,叫道‥「阿文!」
  媽媽便笑著,點了一下頭,叫道‥「阿文!你好!」
  阿文便點頭,笑了笑。
  茉莉又嘰哩呱啦了一下,然後說‥「銀行……」接著,又嘰哩呱啦的說著。
  媽媽笑了笑,銀幕的左半部,便出現了一堆字。
  阿文就只有「銀行」二字,看得懂而已,其它的字,想是「解釋」吧!?
  茉莉看了一下,便跟媽媽,嘰哩呱啦來、嘰哩呱啦去的,好一陣子,方才點了點頭,叫道‥「我懂了!」接著,又跟媽媽,嘰哩呱啦來、嘰哩呱啦去的,好會兒,方才跟媽媽揮了揮手。
  媽媽也揮了揮手,突然叫道‥「阿文!晚上見嘍!再見!」
  阿文趕忙揮手叫道‥「再見!」
  螢幕便自動關閉了。
  阿文笑問道‥「妳懂什麼叫『銀行』了吧!?」
  茉莉笑道‥「懂了!」
  阿文笑問道‥「那麼‥哪裡有『銀行』呢?」
  茉莉搖頭笑道‥「我們這裡,沒有『銀行』……這種地方!」
  阿文叫道‥「沒有銀行……那……妳們都把錢,存在哪裡?」
  茉莉笑道‥「『錢倉』嘛……每家都有。」
  阿文叫道‥「每家都有!?」
  茉莉笑道‥「我……帶你去看,走!」
  阿文跟著茉莉,上到「閣樓」。
  茉莉對著閣樓的門,嘰哩呱啦了一下。
  門便自動的打了開來。
  阿文跟著茉莉,進到閣樓裡。
  茉莉笑道‥「這就是……我家的錢倉。」
  阿文一看,但見——
  五十坪左右的閣樓裡,竟有二分之一的空間,放的全是「鈔票」。
  阿文不禁上前觀看——
  鈔票有「綠的、黃的、紅的」三種,而鈔票的圖案,有動物、有植物、有人物……倒是有很多種。
  阿文看得不禁瞪大眼睛、張大嘴巴,好半天,方才轉身,叫問道‥「放這麼多錢在家裡……不怕被人偷……被人搶嗎?」
  茉莉一臉疑惑地,望著阿文,問道‥「偷錢……搶錢……幹什麼?」
  阿文看著茉莉的表情,一時還真不知道‥要如何「解釋‥偷錢、搶錢,幹什麼」呢!阿文想了想,笑道‥「錢很好用啊!我們那裡——
有句話說‥『錢非萬能,但是沒錢,萬萬不能。』
我也有話說‥『錢非萬能,但錢至少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能。』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
『錢』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啊!」
  茉莉聽了‥「哼哼哼哼……」的笑了一陣,叫道‥「我們這裡……沒人會偷錢、沒人會搶錢的……」
  阿文不禁叫問道‥「真的啊!? 治安那麼好!? 我們那裡,常有人『偷銀行、搶銀行』呢!要是知道‥妳家放了這麼多錢,一定會想辨法……來偷搶拐騙的。」
  茉莉聽了,叫道‥「你們那裡的人……真是……好奇怪喔!我們這裡……把錢……丟在路上……都沒人……要撿呢! 喔!就是……你這個傻瓜……還把它撿起來……自找麻煩!」
  阿文不禁叫問道‥「奇怪了……把錢丟在地上……都沒人要撿!?」
  茉莉叫道‥「要是……亂丟錢……被人抓到的話……要受罰的……」
  阿文叫問道‥「什麼!? 亂丟錢……錢有人『亂丟』的嗎?」
  茉莉搖頭道‥「很少……我們這裡的人,都很……守法……但是……也會有一些……壞蛋,會亂丟錢。」
  阿文聽了,叫道‥「啊!對了!妳先前說什麼‥『亂丟錢的壞蛋』……丟錢,怎麼會是壞蛋呢?」
  茉莉叫道‥「丟錢的人,很可惡啊!」
  阿文偏著頭,問道‥「丟錢的人,會很……難過,怎麼會是『壞蛋』呢?」
  茉莉叫道‥「怎麼會難過? 丟了錢,他才高興呢!」
  阿文不禁瞪大眼睛,叫問道‥「什麼……還會有人,丟了錢,很高興的!?」
  茉莉又叫道‥「故意亂丟錢……最可惡了!」
  阿文聽了,不禁叫問道‥「什麼……什麼‥『故意亂丟錢』啊? 還會有人‥『故意亂丟錢』的嗎? 丟錢,都嘛是‥「不小心」丟的……〕
  茉莉想了會兒,叫道‥「要是『不小心』的……叫作『掉錢』;『故意』的話,叫作『丟錢』。」
  阿文聽了,笑道‥「喔!妳們這裡,還區分得真清楚呢! 『不小心的,叫作「掉錢」;故意的,叫作「丟錢」。』……我們那裡,丟了錢,就是掉了錢……意思是一樣的。」
  茉莉叫道‥「丟錢的人,或是毀損鈔票的人,被抓到的話……要罰他丟的錢,或毀損的錢的十倍,到一百倍……還要勞動服務、坐牢,或是鞭笞;如果是錢掉了的話……要先報案,等找到錢,才罰他一倍……要是沒報案,而被警察先撿到錢,就以亂丟錢處理。」
  阿文一時間,還真是聽得‥一頭霧水呢!不禁叫問道‥「什麼啊!? 不小心掉了錢……還要被罰一倍……那損失,不是更大了嗎? 怎麼會這樣?」
  茉莉叫道‥「是啊!很倒楣,所以‥要小心……不能把錢掉了。」
  阿文點了點頭,又叫問道‥「人家不要錢,把錢丟掉,也不行嗎? 還要坐牢……罰人家錢……真是奇怪!」
  茉莉叫道‥「不行不要錢……像你去買東西,如果不要錢,警察來了,你就倒楣了,要罰十倍呢!」
  阿文想了想,叫道‥「耶……丟錢……又罰他十倍……怎麼會這樣? 真奇怪……難道‥有人錢多,不想要錢,而故意亂丟錢? 既然‥他不想要錢了,又罰他十倍的錢……嘿!你們的法律,也真是奇怪!」
  茉莉叫道‥「有什麼好奇怪的……好啦!我們下去了……不要一直……待在這裡……看到這麼多錢……我就很煩惱……」茉莉說著,轉身便走。
  阿文跟著茉莉後頭,走下閣樓,一邊笑道‥「哼哼!看到這麼多錢,高興都來不及了,還會煩惱呢! 呵……有錢煩惱,總比沒錢煩惱好啊!
  茉莉回頭笑道‥「你真奇怪!」
  阿文笑道‥「妳才奇怪呢!」
  茉莉笑了笑,走到二樓的一個房門前,說道‥「這是我媽的房間……」接著,又指著另一個房門道‥「那是我的房間。」然後,走到另一個房門前,打開房門,轉頭叫道‥「你可以睡這間。」
  阿文跟著茉莉,走進房裡,看看房裡的擺設,倒是簡單優雅。
  茉莉打開窗戶,轉身指著一個門,叫道‥「那是……浴室!」
  阿文笑著,點了點頭,叫道‥「謝謝妳啊!」
  茉莉搖頭笑道‥「不客氣……你先休息……我去……準備晚餐!」
  阿文笑著,點了點頭。
  茉莉揮了揮手,笑了笑,便走出房間,把門給帶上。
  阿文閉上眼睛,做了個深呼吸,倒到床上,不由得,打了個哈欠,心想‥〔還是‥先洗個澡吧!〕 阿文於是起身,走出房間,下到一樓,看看廚房、看看四周,並沒看到茉莉小姐,心想‥〔大概是去買菜吧!?〕阿文聳了聳肩,走到車庫,看到車上‥那幾箱鈔票、禮物,心想‥〔這兒……真的沒人偷錢、沒人搶錢嗎? 嗯……我看……算了!就擺在車上吧!搬來搬去的,也麻煩呢!再說‥這麼多,一個人,也搬不動。〕 阿文拿了自己買的日用品,以及醫院送的衣物等,回到房裡,洗了個澡,便躺到床上,一天下來,也真夠累了,一下子,也就睡著了。 
 
==========================================================
※舊文整修,重舖於「新聞台」。
■潘文良著作集>小說品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01~05。2021.05.26.三 00:05:42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1287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15307705247458
◎潘文良《反正國——有錢的煩惱》06~09。2021.05.28.五 00:03:37
 https://mypaper.pchome.com.tw/avun01/post/1380643051
 FB佈:https://www.facebook.com/avun.pan/posts/3718355138276048
 
■標籤:日用品、歡迎光臨、銘謝惠顧、保護費、貪心、箱型車、雲遊四海、解譯器、銀行、存錢、錢倉、偷錢、搶錢、丟錢、掉錢
▃▃▃▃▃▃▃▃▃▃▃▃▃▃▃▃▃▃▃▃▃▃▃▃▃▃▃▃▃▃▃▃

台長: 阿文
人氣(21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小說品 |
此分類下一篇:◎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10
此分類上一篇:◎反正國——有錢的煩惱 01~0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