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2 10:53:59| 人氣55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笑臉殭屍~帶把刀~

箴18:21 生死在舌頭的權下,喜愛它的,必吃它所結的果子。
詩55:21 他的口如奶油光滑,他的心卻懷著爭戰;他的話比油柔和,其實是拔出來的刀。
59:7 他們口中噴吐惡言,嘴裏有刀;他們說:有誰聽見?

負面的話刺穿聽者的心。這些話如果不除去,會使人深受傷害。
沒有人能在心裡帶著負面話語的傷害,仍然成就神對他們生命的目的,就好像沒有人能胸部中劍卻到處遊走而且活很久。(斷開掌控你的力量)

在關係裡,如果有衝突,有僵持。我一定是沉默的忍受一方。
因為我有多害怕失去關係。
因著害怕,所以總是沉默作為最好的妥協。
沉默默許在關係裡任何傷害我都一併接收。
我不想傷害我愛的人,我以為沉默不會傷害任何人,但沉默卻總是悄悄的傷害我。
沒說的話也像刀一樣,捨不得亮刀,往肚裡吞。

最近長這麼大的我也試著吵架,但吵完的收穫是,不論是誰贏,都一定是兩敗俱傷。
看起來你好像得到你要的結果,卻輸了關係。這場戰爭其實沒有人獲勝......

劍插我的全身,我忍著痛,當個微笑的負傷者。


以前的我不斷不斷努力的服事,卻服事越勞累。
越發的給,越乾渴、越枯乾、越不滿足、越不喜樂、越缺乏。
以前我不懂,以為是生命不夠,
其實因為穿戴著兒子的外袍下裝著一個僕人的心。
我跟我媽都是一樣都是劍靶,從醫院逃出來。
自己放棄治療,還想幫別人找醫生。
到處遊走的活死人還想到處服事,僕人想服事想瘋了。

以為服事增加他的身分價值和產業,想用自己的努力賺取神的愛跟恩惠和產業。
他渴望別人需要他,證明他的價值。
現在我懂了,我承認也正視我滿身的劍。
我以為自己關起門就沒人發現。我以為打開門就可以繼續衝到戰場裡幫助人。
我以為折斷外面的劍,血就不會流。

現在我進入更深的內室,好好的正視問題,我跟神的關係,好好承認我所有的傷是疼痛的。
好好承認我是一個病人,我必須住院觀察。不再自己拖延救醫,自行服用止痛劑。

我會停止所有使我分心讓我虛弱的服事,不是不願意,是知道現在不合適。
先釐清女兒的身分,活進去,才拿得動、正確的行使兒女的權柄。

即便我不想要當領袖,我還是有影響力。
收起影響力,濫用,只會讓缺乏帶出缺乏,還是安分聽耶穌最好~
有病的人,需要耶穌!

台長: 鴿子
人氣(55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思緒的瞳鈴眼 |
此分類上一篇:我也會自己去死,死得遠遠得。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